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135|回复: 0

为何说《红楼梦》的作者是顾景星(3)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7:54: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为何说《红楼梦》的作者是顾景星(3)
王巧林
第六,从书中语言幽默和大量隐语层面来看,可以说,非顾景星莫属。谁都知道,作者一定是一位像庄子、东方朔、淳于髠这样的滑稽之雄!作者非但熟悉古代贤文警语,而且也熟悉农村各种俗语,从而,能看出作者说话风趣幽默,嬉笑怒骂,皆能恰到好处。如王熙凤同林黛玉说“既然吃了我家的茶,怎么不给我家做媳妇;你看看宝玉,到底是家俬配不上呢,还是模样配不上”,俨然家庭主妇口吻,亲切而幽默。又如刘姥姥:“老刘,老刘,食量大似牛,吃一个老母猪不抬头”,以及说出“树林子作街坊”等通俗易懂之语,诙谐风趣,完全适合一个平民口吻。自古蕲春人素以幽默著称天下,堪称是我国古代歇后语之类的原创俗语最多的一个地方之一。在清初的文人中,顾景星堪称是一个笑星,他走到哪里就会给哪里带来欢乐,我们从其诗句中可以看出他说话通俗诙谐,令人喷饭!如“篱下菜名懒汉,林间鸟唤思归。”(《答龚仲震》)“生儿过周岁,老子始还家。”(《二十七日抵家示内》)“吴翁貌古心亦古,万历遗民七十五。”(《吴翁赠桃源图》)又如“不惜千金骏,能弯八石弧。风流卫叔宝,妒极 李君虞。”(《答姬人问顾郎何如人》)又如“昔不见晋陶潜伸足度履王弘前,昨不见林古度八十裸卧当星露。一今一古皆贤豪,世人那得知其故……”(《愚山为予制幛幔寄林茂之》)又如“横草曾经战几回,策功群小乱成堆。汉王若论千金赏,夺得乌江一体来。”(《一鼓虫尸忙万蚁》)能将蚂蚁写得如此生动具有神韵,可见其手笔真个不凡耳!又如“后死哭前死,呜呼毋乃愚。”(《哭谈长益》)可谓不胜枚举,诙谐中而又不失典雅。历朝的文人,有多少文人如此写诗呀!可知顾景星的诗作高雅与俚俗并存,以含蓄幽默、新颖别致见长。这也是戚蓼生为何在《石头记》书序中评价说“立意遣词无一落前人窠臼”之故。
书中不仅出现诸多幽默之语,而且,还存在大量的隐语。可以说,《红楼梦》作者将隐语做到极致。从潇湘妃子、史湘云、曹雪芹、吴玉峰、顾虎头等人名字号,乃至某些建筑物名称不等,无一不是作者从国家兴亡、家乡和个人所经历的事件中赋予某种深意而来。如赋予故国之思的大观园的建筑:怡红院即“忆红院“,与“悼红轩”意同,当隐忆故国朱明;芦雪庵即“庐血淹”,当隐张献忠屠蕲城事、满清军屠戮扬州城、昆山城等江南城池事;潇湘馆即湖南馆,隐楚人、汉人哭明亡事;蘅芜苑即“恨无缘”,当隐其无缘为大明王朝(南明)承担“补天”事,也即他为挽救大明朝上疏受阻事;也可以说是作者叹恨自己当年在西子湖畔与著名才女卞梦珏“相偕杵臼”,后因人事错迕导致有情人未能成眷属事;梨香院即“离乡远”,当隐他有过远离故乡蕲州避难江南事;藕香榭即“偶想写”,隐其撰写《红楼梦》源于一个偶然的灵感或念头;绮霰斋即“蕲燹灾”,当隐屠城事事,抑或是蕲州曾发生过大型的冰雹灾害;秋爽斋即“求赏斋”,当隐其乞食于人的故事,意为请求僧人给他一顿斋饭;缀锦楼,当隐“著经楼”。因为,“缀”有著作或组织文字以成篇章之义,如韩愈《短灯檠歌》:“夜书细字缀语言,雨目眵昏头雪白”。故当隐其撰有经学著作《黄公说字》之所。借“著经楼”含蓄地说出他著有《红楼梦》。这或许是书中所有建筑命名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名字之一。因为,历史上著经(“小学”)者,可以说寥寥可数,如此则一下子缩小了范围。同时,还牵涉到作者,乃至其家族,必定有写隐语的习惯。然而,蕲州顾家素来就有写隐语写作的传统。如《湖北文征》第五卷里便录有顾景星的父亲顾天锡撰写的一篇《讔骚》二章。何谓讔?讔者,隐语也。也就是打谜语。《集语》:“讔,廋语也。”《吕氏春秋·重言》:“荆庄王立三年,不听而好讔。”注:“讔,谬言。”按,讔者,隐也。《文心雕龙》说:“昔楚庄、齐威,性好隐语。至东方曼倩,尤巧辞述。但谬辞诋戏,无益规补。自魏代以来,颇非俳优,而君子嘲隐,化为谜语。谜也者,回互其辞,使昏迷也……观夫古之为隐,理周要务,岂为童稚之戏谑,搏髀而忭笑哉!然文辞之有谐讔,譬九流之有小说,盖稗官所采,以广视听。”刘勰告诉我们,古代楚庄王、齐威王都是善于打隐语的国君,而东方朔更是以滑稽著称于时。
《红楼梦》几乎全篇充斥着隐语、谜语,尤其是人名。我们从顾景星的众多诗作,可知他说话不仅滑稽幽默,且还运用骚体写过谜语式的诗作《九讔》(《释怀九章》)。同时,他还写过一篇赞颂古代幽默大师东方曼倩的《东方朔赞》一文。就是说,他平素日写作有用隐语、打谜语的习惯。清咸丰间,蕲春出了个名扬鄂豫皖赣数省的陈细怪,被世人称作“滑稽之雄”,大有同邑先贤顾大训、顾景星滑稽遗风!可见,蕲春出现滑稽幽默者不是偶然的,而是有传统的。因此,近百年来,诸多学者费尽了脑汁来猜《红楼梦》中的谜子。非但索隐派在猜谜子,主流考证派的红学家也同样是在猜谜子。这不能不说顾景星在《红楼梦》中将隐语推向了极致。
第七,从书中记录的种种西洋物品,可以看出该书作者为顾景星。按《红楼梦》中屡屡写到西洋器物,绘画、药品、衣物、钟表以至玩具等皆有。如自行船、葡萄酒、雪花洋糖、洋布手巾、金怀表、波斯国的玩器等,不一而足。还写到令刘姥姥大吃一惊的西洋式的穿衣镜,王熙凤屋中叮当作响的自鸣钟,贾母看戏时所用之聚光灯,宝玉所穿雀金呢等织品,以及各种香露,特别是治疗头痛的药物“依弗哪”等,种种当时异样难得之物事,皆写西洋产品,可以看出都是西方文明东渐的具体证物,为当时一般贵族所不能有者。
那么,有哪个贵族家庭能见到如此之多的西洋玩意儿?早在明万历间,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来中国传教,将西方文明传至中国。当时,仅仅只能从宫廷或少量亲王王府才能见到自鸣钟、镜子之类物品。那么,顾景星如何见到这些西洋物品呢?一是他少时在荆王府就当能看见到过部分西洋物品,因为,荆王府王爷与万历皇帝属于同宗同支,即同属于燕王朱棣的这一支。二是在友人佟国器府上能见到西洋物品。当然,仅仅荆王府还不够齐全,特别是后来他在清定鼎后的顺、康时期,从天主教徒的好友佟国器家里,就能全部见到《红楼梦》中出现的所有这些西洋物品了。据史料记载,佟国器夫妻均是虔诚的天主教徒。清顺治十二年(1655年),时任闽浙巡抚的佟国器,曾资助在福州传教的意大利籍耶稣会传教士何大化重建毁于兵火的三山堂。四年后的顺治十六年,佟国器又资助意大利特伦多耶稣会士卫匡国在杭州建天主教堂。几十年来,居住于南京的佟国器每个礼拜都要偕同夫人萧氏上教堂去做弥撒。顺、康之际,佟国器在与西方传教士的交往中,自然也将西方资本主义文明引入中国。而佟国器与明遗民顾景星交往至为密切,显然,对于书中自鸣钟、鼻烟壶之类的舶来品的描写是有根据的。况且,佟本人又是康熙皇帝的叔伯舅父,同年友顾景星自然能在这位国舅爷家里见到自鸣钟、鼻烟壶这些对于当时来说是奢侈品的物品。因为,这些物品在顺、康年间依然还算是稀罕玩意儿,皆非寻常之物。又比如说,书中出现的西药“依弗哪”,就是意大利语“麻黄”Ephedra的译音,即治感冒、贴头疼的。又如宝玉所说的福郎思牙“金星玻璃”叫“温都里那”,同样也是意大利语aventurine之译音。这与作者的好友佟国器与意大利诸多传教士的交往有着密切的关系。顾景星与佟国器一生过从甚密,几乎是属于不分彼此的关系,从武昌到南京、到福州,再到南京、江西,他们数度相聚,当用过佟家赠给他治疗头痛的“依弗哪”之类药品。而乾隆时期,则罕有这些东西。这是因为,1720年(康熙五十九年)12月17日,由于在是否允许祭祀祖先和孔子的问题上发生矛盾,康熙皇帝发出谕令禁止天主教在中国的存在!因而,从此开始,历经雍正、乾隆、嘉庆、道光四朝长达120余年的禁教,乾隆时人根本很难见到这些西洋物品,要见到也只能是少量西洋物品,如自鸣钟之类,更何况是一些与西洋传教士无甚瓜葛的普通贵族之家!就是说,作者若不认识信仰天主教的高官友人是无法接触、从而无法写出这些西洋物品来。而且,能接触到这些西洋物品者,只能是生活在晚明至清顺、康时期。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