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132|回复: 0

楚人爱国思想影响下的“潇湘妃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7:50: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楚人爱国思想影响下的“潇湘妃子”
王巧林
自古楚人爱国是有传统的。楚文化的精髓,不仅仅是表现在诸多物质文化或非物质文化方面,更重要的是体现在楚人深固难徙的爱国主义情结和爱国主义文学等精神文化方面。楚人热爱祖国,比之周人更为突出,民族感更强。楚国历来不乏贤臣良将,素有杀身成仁的大无畏精神。荆楚文化的核心便是同爱国主义精神密切相联的,史上第一个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还有为了民族和平挺身而出到塞外和亲的王昭君,都是楚人爱国主义典型的例子。
屈原,名平,出身于楚国的贵族,是楚武王熊通之子屈瑕的后代,约于公元前340年,出生于楚国丹阳(今湖北县秭归)三闾乡乐平里,他自称是颛顼帝的后裔。屈原自幼勤奋好学,胸怀大志,26岁就担任楚国左徒兼三闾大夫。起初他颇受楚怀王的信任,曾做到左徒的高官,他主张授贤任能,彰明法度改良内政,联齐抗秦。但是,楚怀王的令尹子椒、上官大夫靳尚和他的宠妃郑袖等人,由于受了秦国使者张仪的贿赂,不但不阻止怀王接受屈原的意见,并且使怀王疏远了屈原。此时的楚国中央政府,危如累卵。结果楚怀王被秦国诱去,囚死在秦国。顷襄王即位后,屈原继续受到迫害,并一度被放逐到江北蛮地,即鄂渚之东地方。屈原在《哀郢》中吟道:
将运舟而下浮兮,上洞庭而下江。去终古之所居兮,今逍遥而来东……背夏浦而西思兮,哀故都之日远……当陵阳之焉至兮,淼南渡之焉如……
屈原还讲到“方仲春而东迁”,到“今逍遥而来东”,一路都是顺长江“下浮”而“背夏浦”,夏浦,即夏浦口,在今武汉市的下游和黄州的上游之间。因楚国都城在夏浦之西,故云“背夏浦而西思”;“当陵阳”之句,则是指古西陵之阳。《水经注》说:“江夏有西陵县”,西陵在今黄冈西北。这就是说诗人“今逍遥而来东”之目的地,应为离“夏浦”不远的凌阳,即今鄂东地方,也即古弦子国或者是当时蕲国所在地,而不是郢都南面的“沅湘之间”。
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有一次,他乘船来到鄂渚江北蕲地的沧浪水边(今浠水至武穴一带)。颜色憔悴、形容枯槁的屈原,俨然一个囚犯,他在沧浪的水边,伫立良久,若有所思,后遇上一位渔父,渔父向他问道:“您不是三闾大夫吗?为什么来到这样一个地方?”
  屈原说:“举世皆浊我独清醒,众人皆醉我独清醒,因此被放逐。”
  渔父又说:“圣人不拘泥于任何事物,而能随着世道一起变化。世上的人皆混浊,你何不搅起泥沙,推波助澜?众人都醉,你何不连酒带糟喝它个大醉?你为什么对事情想得那么深,行为又那么高超,以至于自己搞到被人放逐呢?”
  屈原说:“我听见说,刚洗头德人,必定弹干净帽子,刚洗澡的人,必定抖干净衣服。怎么能让干干净净的身体,取沾染外物的污浊呢?宁可投入到湘流(指沧流或鄂渚),葬身于江鱼之腹中。怎么能以皓皓之清白,而蒙受世俗之尘埃啊!”
渔父莞尔一笑,划动着船桨准备离开,乃唱道: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
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
渔父歌罢,于是离开了,不再同屈原说话。
这是汉代王逸《楚辞章句》记载传为屈原所作《渔父》中的故事。屈原被放逐至鄂渚对岸凌阳这一带之后,在一次乘船至蕲地同渔父对话中,渔父劝他“与世推移”,不要“深思高举”,自找苦吃。屈原表示宁可投江而死,也不能使清白之身蒙受世俗之尘埃。在渔父看来,处世不必过于清高。世道清廉,可以出来为官;世道浑浊,可以与世沉浮。至于“深思高举”,落得个被放逐,则是大可不必。屈原和渔父的谈话,表现出了两种处世哲学。渔父听了屈原的一番陈词之后,并不生气,只是“莞尔一笑”。这微笑之中是有深沉的意味的,大概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各走各的道吧!于是,渔父敲打着船梆,唱着“沧浪歌”离去,不再与屈原说话,只留下一串意味深长的歌声在沧浪之水上回荡……
多少年来,不少学者为屈原放逐到鄂渚的地点多有争议或猜测,有说是今鄂州之东的黄冈境内,有说是洞庭湖沅江一带,争来吵去,莫衷一是。不知何故?他们为何不追根溯源将屈原与沧浪之水的渔父对话联系起来呢?这就是说,解开沧浪之水在哪里,便能迎刃而解了。殊不知屈原被流放的地点,以及历史上这个著名的“屈原与渔父”对话故事地点的沧浪,都是在今黄冈市境内啊!所谓鄂渚,就是在古鄂国与蕲国相交的长江一带地方,而这一带地方在战国时期属于古彭蠡泽所在地区。蕲地自古有歌咏民谣的传统,诞生渔父为屈原唱的这首《渔父词》也就不足为怪了。
所谓沧浪,也称沧海。在古楚地鄂渚以东的的长江段,古时被称作沧浪之水,古人所谓沧海横流,指的便是这沧浪之水四处泛流。但是,几千年来人们习惯称为沧海。据《晋书·王尼传》载,晋代王尼在洛阳陷落后,避乱江夏,看到江夏境内的沧浪之水四处泛流,每晚躲在车里过夜,时常叹气说:“沧海横流,处处不安也。”后来人们用来比喻天下大乱,社会动荡不安。宋代的苏轼,当年被贬黄州时,见到黄州不远处汪洋恣肆的沧海(沧浪)之水,于是在《前赤壁赋》中写道:“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后人将沧海一粟,比喻极其渺小,意思是就像这沧海中一粒粟米。清末诗人蕲州人李炎龙在《东坡》一诗中有诗句:“只有文章磨不得,至今沧海落潮声。”(《吐云山诗稿》)均是将今鄂东地区作为沧海来吟咏。战国时期的长江中游,西起楚蕲国的兰溪,东至楚桐、皖二国(今安徽安庆一带),不像现在只是一条长江,而是一望无涯的茫茫沧浪之水,所以,古人称作沧海。即便是在唐朝时还有这种叫法,直到宋代以后,地质变动,昔日沧海变桑田,人们才将沧浪(沧海)改称大江。至今位于大别山和小匡山(今属武穴市)之间有一条大峡谷,峡谷之中依然还被称作沧浪之水。
由于屈原后来辗转被放逐于“南楚沅湘之间”,而且自沉在湘北的汨罗江。后来有人为迎合屈原投汨罗江之说,说湖南汉寿境内沅江下游有一条由沧水和浪水汇合而成的支流叫沧浪。说者有意,然史料无证。不过,明代湖广未分省时,蕲州所在的鄂东南地区也是被称作湖南的,甚至将蕲江借寓作“湘江”,或许,当今学者不知道其中缘故。如明代著名文学家李东阳在替蕲州大名士撰《华编修伯瞻墓志铭》时说:“予见伯瞻书势已逼人,私喜吾湖南后来之杰,盖其在此。”只是后来满清定鼎后,析湖广为湖北、湖南两省,而将今鄂东南地区划作湖北了,以致后人不知详情。这说明在明代以前的历史,今黄冈地区被楚人称作楚南,而不是像清代文人称作“楚北”(湖北)。又如明万历间官至兵部右侍郎、总督山西宣大军务的麻城人梅国桢,其号为衡湘。即便是清代也依然如此,如明末流寓南京的著名遗老杜茶村的儿子,名湘民,又如国学大师黄侃的父亲黄云鹄,其字为湘芸。由此可知,旧时蕲黄的名士对于湘水无不情有独钟,说明他们都是将自己作为楚湘人。明亡后,由于蕲城经历过张献忠屠城兵燹,面目全非,昔日的繁华不见了踪影。所以,顾景星在《红楼梦》中吟有“湘江旧迹已模糊”、“叫人焉得不伤悲”的诗句。
从种种迹象表明,当时屈原东谪的地点,以及《涉江》的起点,应该都是在鄂渚以东的江北,也即今天的黄冈市境内,而沧浪则是指旧时蕲国所在地,即今浠水至武穴一带。据论者考证,屈原当年所走的路线是:发于鄂渚之江北,过沧浪,至修水(今属江西省九江市),再下汨罗。可能有读者不知道,汨罗江便是发源于沧浪之水南岸不远的今九江市的修水县黄龙山梨树埚,经白石桥,于龙门流入今湖南省平江县境内,最后于汨罗江口汇入洞庭湖。大约是屈原在沧浪之水与渔父对话后乘船继续东下,再辗转来到江南的修水,继而曲折向汨罗江行进,途中闻到楚国都城沦陷,于是便有了上面投江殉国的故事。据旧时《蕲州志》载,蕲州城临江边建有“三闾祠”,内塑屈原像,便是蕲州人为纪念屈原而立。
屈原被放逐到鄂渚之东的江北期间,仍然心忧故国,他每天站在长江北岸的江边发问、哭泣,后来人们将屈原《涉江》、《问天》,以及愤而为《离骚》哭泣之处的江边称作鄂渚,再后来蕲黄的文人将蕲州至武汉这段江泛称为鄂渚。屈原为后世留下了许多不朽名篇。根据今蕲州地区的老一辈人传说,屈原遇到的那位渔父便是古蕲地的一位学问高深的隐士,而不是普通的渔夫。如清代诗人厍世膺(今武穴市人)题《蕲州龙矶寺》有诗句:“僧随渔父为俦侣,寺与江城共古今。(《数鸭堂诗集》)”所以,后来人们将沧浪作为隐居、隐士的代名词。一代大隐顾景星,明亡后在扬州时,心怀故国家园,大有屈原爱国遗风,他在《广陵郊游柬胡山公(江)》诗中,慨然吟有“不知吟望里,春色到沧浪”的诗句。(《白茅堂集》卷之六)又如他在《寄答徐存永·延寿》一诗中有“沧浪清可濯,云梦火非畋。”(卷之九)意思是说,沧浪的清水可以濯洗,云梦(指家乡湖北)之火可不是焚林而畋,我们不可只顾眼前利益,而不顾长远利益啊!在《酬邵子湘》一诗中有诗句“君去青门卧草堂,我归双枻理沧浪。”(卷十三)则是说,老兄你回到青门卧你的草堂去吧,我还是摇着双桨回到我的家乡,隐居在昔日的沧浪水边上,效仿三闾大夫哭我的故国去!
公元前278年,秦国大将白起率兵南下,攻破了楚国国都,屈原的政治思想破灭,对楚国前途感到绝望,虽有报国之心,却无回天之术,只得以死明志,就在同年五月五日楚人端午节这天,屈原在绝望和悲愤之下怀抱一个大石投入到楚南的汨罗江自杀了。当地百姓闻讯马上划船捞救,然而始终不见屈原的尸体。于是人们继续划船为他招魂,并投粽子于水中,惟恐江河里的鱼吃掉他的身体。后来,楚人为了纪念屈原投江,每年逢端阳节吃粽子,将粽子投入到水里,以及划龙船为其招魂,民间龙舟竞渡的习俗由此而来。
楚人顾景星不仅是屈原的爱国粉丝,更是屈原的文学粉丝。顾景星是明末清初时期,运用骚体写作最多的一位文学家,而且也是写得极有水准的一位!如《释怀九章》、《山中人四章》等,均是骚体。此外,不少借香草美人寄托乱离的骚体赋。如《获神龟赋》:“爰启椟而筮之兮,布筳篿而从横繇。告我以好辞兮,曰君子之余庆。”又如《桂赋》“偕申椒兮比性,颉皇橘而同芳”。尤其是他有一次驾着一叶扁舟,在《雨中读骚》(卷十七),更能说明他对屈原的无比怀念和对明亡的一番感慨。诗云:
秦火不焚骚,雄魂正可招。
斯文肯磨灭,奇笔本孤■。
        ……
异代增凭吊,千秋四郁陶。
灰心宗社陨,吞恨虎狼骄。
痛饮谁名士?行歌果寂寥。
孤舟今夜读,风雨下萧萧。
国家灭亡了,他眼睁睁地看着那些如虎狼一般骄横之人为所欲为,只好吞声痛哭。于是,他不再唱歌,只好在孤舟上一边读《离骚》解闷,一边借酒浇愁,任凭风雨萧萧地下吧!有道是:抽刀断水水更流,借酒浇愁愁更愁!又如他在《和卢澹岩哭王子云韵》有诗句:“哭从秦殿思存楚,赋就怀沙忍吊湘”(卷十四),从这诗句中,作者那是一种何等地爱国激情哪!他模仿骚体诗文这种文学样式,在其所著《红楼梦》中多有表现,如《红楼梦》中著名的“警幻仙姑赋”和“芙蓉女儿诔”等,没有骚体功力的文学家,是很难达到《红楼梦》中所表现出的文学高度。
即便是楚国灭亡之后,楚人在屈原“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以求索”的爱国主义精神感召下,历代爱国志士不乏其人,除屈原外,还有一位鼎鼎大名的,那就是王昭君。
王昭君,名嫱,字昭君,乳名皓月,汉族,为汉元帝时期宫女,西汉南郡秭归(今湖北省兴山县)人。昭君出生于秭归的一条溪边上,后来人们为了纪念她而称之为香溪。其父王穰老来得女,视若掌上明珠,兄嫂也对其宠爱有加。王昭君天生丽质,聪慧异常,擅弹琵琶,琴棋书画,无所不精,“娥眉绝世不可寻,能使花羞在上林”。昭君的绝世才貌,顺着香溪水传遍南郡,传至京城。公元前36年,汉元帝昭示天下,遍选秀女。王昭君为南郡首选。元帝下诏,命其择吉日进京。王昭君为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一。后嫁给匈奴呼韩邪单于,称为阏氏(匈奴语:妻)。
公元前33年,北方匈奴首领呼韩邪单于主动来汉朝,对汉称臣,并请求和亲,以结永久之好。汉元帝尽召后宫妃嫔,王昭君挺身而出,慷慨应诏。呼韩邪临辞大会,昭君丰容靓妆,光彩照人,孤影徘徊,更加妩媚动人,元帝见到后,竟然不知后宫竟有如此美貌之人,大为悔恨,很想把她留下来,但又碍于惟恐失信,只好赏给她锦帛二万八千匹,絮一万六千斤及黄金美玉等贵重物品,让她跟随呼韩邪出关而去。王昭君在队车毡细马的簇拥下,肩负着汉匈和亲之重任,披上象征汉族吉庆的大红狐斗篷,骑着白色骏马,怀抱红色琵琶,别长安,出潼关,渡黄河,过雁门,一路艰辛,马嘶雁鸣,撕裂着她的心。如此悲切之情,使她心绪难以平静。每当心情烦乱时,她便在坐骑之上拨动琴弦,奏起悲壮的离别之曲。顿时,南飞的大雁听到这悦耳的琴声,看到骑在马上的这个美丽女子,忘记摆动翅膀,跌落至地下。后来,历代的文学家将美女描写成有落雁之容,便是来源于此。此后“落雁”这个词,也就成了王昭君的专用雅称了。历时一年多,她才到达漠北,受到匈奴人民的盛大欢迎。呼韩邪单于得到如此美人后,大为欢喜,封她为“宁胡阏氏”。所谓“宁胡”,言胡得之,即部族安宁之意。
昭君出塞后,汉匈两族团结和睦,国泰民安,“边城晏闭,牛马布野,三世无犬吠之警,黎庶忘干戈之役”,展现出欣欣向荣的和平景象。两年后,呼韩邪单于亡故,留下一子,名伊屠智牙师,后为匈奴右日逐王。昭君按照成帝的敕令,“从胡俗”,也就是“父死妻其后母”的风俗。王昭君以大局为重,忍受极大委屈,嫁给呼韩邪大阏氏的长子复株累单于雕陶莫皋,又生二女。
王昭君自嫁到匈奴,无日不想念祖国、家人。据东汉文学家蔡邕《琴操》记载,说昭君终日心思不乐,便作了一首琴曲《怨旷思惟歌》,歌曰:
秋木萋萋,其叶萎黄。
有鸟处山,集于苞桑。
养育毛羽,形容生光。
……
高山峨峨,河水泱泱。
父兮母兮,道里悠长。
呜呼哀哉!忧心恻伤!
这首琴曲《怨旷思惟歌》,就是被后人称为著名的《昭君怨》。
王昭君去世后,传说厚葬于今呼和浩特市南郊,墓依大青山,前傍黄河水,后人称之为“青冢”。到了晋朝,为避晋太祖司马昭的讳,改称明君,史称“明妃”。
民间野史的记载就更加富于传奇色彩了。《西京杂记》中记载过这样一则故事:
元帝后宫既多,不得常见,乃使画工图形,案图召幸之。诸宫人皆赂画工,多者十万,少者亦不减五万。独王嫱不肯,遂不得见。匈奴入朝,求美人为阏氏。于是上案图,以昭君行。及法,召见,貌为后宫第一,善应付,举止优雅。帝悔之,而名籍已定。帝信于外国,故不复更人。乃穷案其事,画工皆弃市,籍其家,资皆巨万。
文中说由于宫廷画工毛延寿的卑劣行径,耽误了王昭君的青春,害得她背井离乡,远嫁异域。元代著名戏剧作家马致远在此基础上引申发挥,进行艺术虚构,写下了著名的杂剧《汉宫秋》。在剧中,描写毛延寿的阴谋败露,元帝与昭君双方大谈恋爱,爱得死去活来,毛延寿畏罪逃至匈奴,把昭君的画像献给单于,单于便率百万雄兵入侵边境,指名要索取昭君为妻。元帝迫不得已,忍痛割爱将昭君嫁往匈奴。这是剧作家丰富的想象力下的最早的昭君戏。
王昭君的历史功绩,不仅仅是她主动出塞和亲,更主要的是她作为平民出身的宫女出塞,使汉朝与匈奴和好,边塞的烽烟熄灭长达50年之久,增强了汉族与匈奴民族之间的民族团结。她与她的子女后孙以及姻亲们对胡汉两族人民和睦亲善与团结做出了巨大贡献,因此,她得到历史的好评。王昭君是中华儿女的骄傲,更是楚人儿女的骄傲!
可惜的是,王昭君原本是民族团结友好的使者,可是,在古代汉族的文人笔下,却将其描写成为民族“屈辱”的象征。历代骚人墨客在诗词中,大多是一片哀怨之声,或怜其红颜薄命,或悲其远嫁伤情,或发怨于汉元帝,或谴责于毛延寿。李太白《王昭君》有诗句“汉家秦地月,流影照明妃”,杜子美《咏怀古迹》有诗句“千载琵琶作胡语,分明怨恨曲中论”,骆宾王《王昭君》有诗句“金钿明汉月,玉箸染胡尘”,王荆公《明妃曲》有诗句“意态由来画不成,当时枉杀毛延寿”,又有“明妃初嫁与胡儿,毡车百辆皆胡姬”。最令人记忆犹新的是《红楼梦》第六十四回作者借林黛玉作《五美吟》中的《明妃》,诗云:
绝艳惊人出汉宫,红颜命薄古今同。
君王纵使轻颜色,予夺权何畀画工?
明末清初,两朝文学巨擘顾景星,对王昭君一生命运赋予极大同情,平生对其多有题咏,仅《白茅堂集》便有六首是咏王昭君的诗作,如果加上《红楼梦》“五美吟”中的《明妃》,那就是七首。从古至今,这恐怕是历史上同一题材题咏最多的吧?这是为什么?例如,《白茅堂集》卷之三标明十一至十四岁作的乐府《宫怨》一诗:
离宫夜静蕉心展,井梧作花更漏短。
罘罳小妾学迷藏,十二珠帘任开卷。
镜台闲却千蛾眉,碧玉方年知未知。
银环恩宠亲宣赐,不道君王听画师。
好一个“不道君王听画师”!虽然写得有些稚嫩,但是,这与《红楼梦》中“予夺权何畀画工”如同一辙,两首诗作均是采取《西京杂记》中的说法。如此一个乳臭未干的少年便能作出如此诗作,实在是有些令人不可思议。又如标明十六岁作的乐府《王明妃·有序》(卷之三),序曰:
王明妃当元帝初,待诏掖庭,久不得幸,妃内颇不平。值单于求汉,女盛饰越席请行,光彩动左右,帝惊悔不及。单于谓汉赐厚,献白璧騵马珍宝之物,请为天子守敦煌,休中国士卒。妃痛非本意,作诗日志念,沉抑不得颉颃,翩翩之燕,远集西羌。顾子曰:妃不得志于中国而远嫁单于,卒使汉受其福,有孤臣义士之隐情焉。于是壮之作十一韵:
李陵不背汉,王嫱悲集羌。
君恩不肯再,断绝彼中伤。
丈夫各异志,女子亦有行。
……
久戍获归国,病马亦解缰。
长安百万户,共道娥眉疆。
这首长诗比起前一首来,笔力更加成熟。诗人在这首诗作的序言中为我们提供了一些鲜为人知的历史史料,说当时单于认为大汉赏赐甚厚,于是献白璧騵马及匈奴珍宝等物作为酬谢,并请代为汉朝天子守敦煌。我们今天能已然知道的昔日河西走廊西端沙漠戈壁上丝绸之路的重要市镇敦煌,还有前秦时期开始建造的敦煌壁画莫高窟,之所以能保护下来,除开历代朝廷的保护,自然也少不了单于、王昭君的一份功劳啊!而这样的史料一般都很难见到,不知少时便读过万卷书的顾景星此说从何而来。又如《明君词·有序》(《白茅堂集》卷之三)二首乐府诗,现取其中一首,序曰:
予幼有王明妃乐府,壮其有忠义之情,读李白“昭君拂玉鞍”,白居易“汉使却回凭”,寄语二词,又,未尝不尽伤也。体事缘情,复有斯作。
红颜天上落,呼韩笑解兵。
虽为胡地妾,不负汉宫人。
又如《明妃》(卷十一)诗云:
陈平奇计诒阏支,故画娥眉急解围。
道是阴谋终报却,真成薄命有明妃。
诗人在该诗后自注:陈平计,一说机关如偃师舞于城上;一说画像贻单于阏氏。陈平为汉高祖谋士,或许这是后人附会,顾景星同样可以借题发挥。这首诗为《列女偶咏八首》组诗之一,另外七首分别为《钩弋夫人》、《文君》、《冯婕妤》、《张孔贵嫔》、《太真》、《冼夫人》和《花蕊夫人》等,诗人将明妃与这七位女子一起合称为“八列女”。不难想象,为什么《红楼梦》中林黛玉咏有《五美吟》。其实《五美吟》便是同样咏的是“五列女”。而且,顾景星所咏的“八列女”中的“太真”,就是白居易笔下的“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的那位史上鼎鼎有名的大美人杨贵妃。请看顾景星《太真》诗云:
可怜宋玉抽毫日,已是襄王梦觉时。
不见马嵬佛堂下,枫糖从事郑畋诗。
安史之乱爆发后,唐玄宗逃离长安,途至马嵬坡,六军不肯前行,说是因为杨国忠(贵妃之堂兄)通于胡人,而致有安禄山之反,玄宗为息军心,乃杀杨国忠。六军又不肯前行,谓杨国忠为贵妃堂兄,堂兄有罪,其堂妹亦难究其责,于是,杨贵妃亦被缢死于路祠。作者在这首诗中隐喻的是崇祯帝自缢于景山的海棠树上,与咏“明妃”一样,同是借古喻今哪!这与《红楼梦》第五十一回《怀古绝句十首》中的“马嵬怀古”的寓意又是如同一辙。又如同载录于《白茅堂集》卷十一的又一首同题诗《明妃》,诗云:
旄头豹尾乍支持,贱妾当熊只一时。
多少沙场御魑魅,愿君莫忘羽林儿。
这首诗作,是与《文君》、《太真》同一卷,且是同连在一起,可以当成组诗。这首《明妃》系三首诗作之一,这与《红楼梦》中的诗题一样,同以“明妃”冠之,似乎就是《三美吟》!由此可见,诗人对于《明妃》、《太真》反复题咏,这是为什么?当然是与明亡有关。历经过乱离亡国的顾景星,有太多的感慨,他是一位祈盼和平的爱国人士,这从《红楼梦》中的人名“裘世安”(求世界安宁)可以看出,所以,这就是他对汉朝和平使者的楚人王昭君反复吟咏的原因。公元1963年,已故的国家副主席董必武来到内蒙古视察,瞻仰了昭君墓,感慨万端,于是作了一首《谒昭君墓》的诗,于今被镌刻在昭君墓前的石碑上。诗云:
昭君自有千秋在,胡汉和亲识见高。
词客各抒胸臆懑,舞文弄墨总徒劳。
    楚人董必武不愧是一位政治家,一扫千百年来骚人词客抒发个人胸臆的老调,开创了一代歌颂王昭君的新声。他将“昭君出塞”赋予一番新意,说成是当时胡、汉高瞻远瞩的见识,史上那些舞文弄墨的词客,任你怎样抒发心中的愤懑,也是徒劳!
当中国历史进入明清之际,顾景星这种爱国情怀,伴随他的一生。明崇祯十七年,即南明小王朝弘光元年的九月,顾景星参加了南明组织的七省流寓贡生试,在录取九十九名中,被主考官御史陈良弼推举第一。十月,武英殿面试,仅仅被授为一个小小的福州推官。顾景星并不计较官职的大小,他眼看国家危殆,当即上书《敬陈四事疏》,根据当前大局,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句句切中时弊,且言词剀切,可是朝官吓得不敢呈给皇上。有“王佐之才”的顾景星感到心灰意冷,殊不知顾景星不仅是一位极有谋略和远见卓识的政治家,而且还是自幼熟读兵法的极具军事才能的军事家。当时,假若有官员将这份《敬陈四事疏》呈交到皇上,皇上完全按照景星的意图行事的话,按照当时南明的兵力,足以可以与南下的清军主力抗衡,或许能扭转乾坤,反弱为胜,亦未可知。可是,当时马贵阳把持朝政,继而又将阉党阮大钺结党营私,马贵阳曾经使人密招附己,遭到顾景星拒绝。他深感无奈,只好去游黄山白岳,归言时事,痛哭失声,因浮家淀湖为长隐计。大清兵既下昆山,多罗贝勒土赖固山额真强致军中,命以原职,随征浙闽。景星力辞养亲,回到淀湖,尝着幅巾锦裶襦,酒薜自酖。已而奉父命归蕲,结茅为庐,隐居乡里,以著述为娱。大清定鼎后,顺治、康熙二帝三召天下贤士都有他的大名,而景星宁困不仕,过着穷困潦倒的自由生活。这也是他雕刻有一枚“再登人生殿,三却进贤冠”印章之故。他一生忧国忧民,为改善民生奔走呼号。他感到遗憾的是,明朝故国离他愈来愈远。好友朱韶九在赠给他的诗句中说他是“东方大隐志未遂,梅服神仙道自尊”(《白茅堂集》卷十四)所谓“志未遂”就是“复国”大计未能实现。例如,他在《感事》(卷六)一诗中有诗句:
故国江山好,还乡士女悲。
偏逢子规鸟,啼血上棠梨。
好一个爱国的东方大隐顾景星!字里行间,透露出一腔爱国情怀。或许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两百多年后,一支以楚地两湖爱国志士为首将满清朝廷彻底给推翻了!
    我们再回到《红楼梦》一书,作者在该书中塑造了一位别号潇湘妃子的林黛玉,不少学者只是从书中原文因大观园有湘妃竹而有潇湘馆之得名。为什么会有这个别号呢?潇湘妃子又意味着什么?林黛玉这一形象的塑造,尽管是以作者的妻子诸多故事而写的,但是,实质上是作者将其爱国主义情怀寓于其中。作者说大观园里的一处建筑有湘妃竹,因而将该建筑取名潇湘苑(馆),将林黛玉安排此处居住,并给好哭的林黛玉取了一个别号叫“潇湘妃子”。为什么作者会有这样的设置?当然有他的深意在里头。首先,顾景星家的白茅堂,为临水建筑,旁边便是曲折三十里的雨湖,而顾家白茅堂住所的竹园便是湘妃竹。世人知道湘妃竹的来源,便是与舜帝的两个妃子和眼泪有关。据晋张华《博物志》记载:
尧之女,舜之二妃,曰:“湘夫人”。帝崩,二妃啼,以涕挥竹,竹尽斑。
南北朝时期的科学家兼文学家的祖冲之在《述异记》中也说:“舜南巡,葬于苍梧,尧二女娥皇、女英泪下沾竹,久悉为之斑,亦名湘妃竹”。历代文人雅士对此多有题咏,晚唐名将兼诗人的高骈曾写有《湘浦曲》,诗云:
虞帝南巡去不还,二妃幽怨水云间。
当时垂泪知多少,直到如今竹尚斑。
高骈功业辉煌时期,正值黄巢大起义,他多次重创起义军。被唐僖宗任命为诸道行营兵马都统。后中黄巢缓兵之计,大将张璘阵亡。高骈由此不敢再战,致使黄巢顺利渡江、攻陷长安。此间,高骈便作了这首《湘浦曲》。顾家既有湘妃竹园,作者家乡历经张献忠屠城,且又经历过亡国之恨,自然就会联想到虞舜二妃潇湘水边哭泣泪洒竹而成斑之典。不难想象,作者平素日当会有戏谑妻子为“潇湘妃子”的事。林黛玉之所以有“潇湘妃子”称号,既是与顾家湘妃竹园有关,同时更是与张献忠屠城和明亡有关。否则,书中的林黛玉好哭的基础是什么?难道真像有学者所说的北京人“曹雪芹”为情而哭吗?非也。博学多才的顾景星当也读过高骈的这首《湘浦曲》,其意是感叹国亡家破,这便是作者为何将林黛玉描写成是舜妃化身的缘故。如《法宝寺张丽华胭脂井阑》(卷六)诗云:
崇徽公主岩边迹,湘水夫人竹上斑。
离别无过亡国恨,莫嫌宫井雷翩澜。
    这首诗作写于其江南避难期间。历经明亡乱离的顾景星,有太多的感慨。“湘水夫人竹上斑”,很明显是运用了“斑竹”典故,而“离别无过亡国恨”则是将斑竹故事与“离别”和“亡国之恨”联系起来。类似这样的诗作,这在顾景星《白茅堂集》中还有很多很多。又如卷二十二中《铭湘妃竹杖》,诗云:
八尺裁来已过眉,不同邛竹异桃枝。
手中一把湘妃泪,何处云山诗九疑。
   作者将自家湘妃竹园的竹子连根拔起砍掉一棵作为竹杖,并刻了铭文,在送给友人时,写了这首诗,与上面的诗作所表达的意思一样,那就是感叹国亡家失!又如《新篁解箨声次调阳韵》有诗句“想象湘夫人,鞙鞙佩长璲。”(《白茅堂集》卷九)又如《病中喜蓖陵蒋俟斋至订病起之约兼见秋屏》诗句“楚天云雨隔湘妃,海畔风涛梦泉客”(《白茅堂集》卷二十一)。又如《题文待诏潇湘八景·潇湘夜雨》(卷十五)有诗句“极浦婵媛泪,秋风逐客哀”。古人题八景,或七言绝句,或七言律诗,或七言古风,运用五言题景则较少见,体现出顾景星写诗作文不落窠臼之性格。又如《送季深宝应扫墓》(卷六)有诗句云:
乾坤何处非匆狗,江汉思归一腐儒。
零涕莫悲邹曼父,近多南乡哭苍梧。
“零涕莫悲邹曼父,近多南乡哭苍梧”,唱响了明亡后的一曲爱国悲歌。邹曼父为孔子的父亲叔梁纥以侄儿所立的嗣子;所谓“哭苍梧”,同样说的是是舜之二妃哭泣之事。这首写于明亡后的诗作,诗人在字里行间中,明末遗老的一腔爱国情怀频繁地出现在诗作中。由此可以看出《红楼梦》作者顾景星在诗作中多次引用湘妃的典故。再如顾景星的妻子萧瑜生去世后,他为爱妻写了一篇《亡室安正君状并诔》,他在该篇状诔的末尾处歌道:“从帝子兮,潇湘渚。”这更是《红楼梦》林黛玉别号潇湘妃子的铁证。所谓安正君,便是顾景星的妻子萧瑜生。萧瑜生去世后,乡党私谥为“安正君”。所谓“从帝子兮,潇湘渚”,就是说萧瑜生死后如今跟随舜帝的妃子女英到潇湘的水边哭泣去了。由此可以看出,无论是《红楼梦》书中的潇湘妃子林黛玉,还是生活中的“潇湘妃子”萧瑜生,实质上,乃作者自己的一番感慨,对于当时众多的明末遗老或亦寓焉。
顾景星为什么会有这些诗作、诗句呢?这是因为:历代楚地的爱国志士均以屈原、王昭君为乡邦文化代表和人格楷模,他们为了祖国的富强,为了人类的和平而奋斗着。尤其是舜妃哭泣湘江故事,更是给顾景星莫大启发。在顾景星看来,国家灭亡了,能不哭么?既哭自然而然地便会想起舜帝这两个妃子——娥皇和女英泪洒斑竹的典故,也就是屈原在鄂渚所作《九歌》中说到的湘君(娥皇)、湘夫人或帝子(女英)的故事。这说明了一个什么问题呢?说明《红楼梦》作者顾景星是为明亡而哭!对于国亡家破,从而有感而发。所以,他在《红楼梦》一书中塑造出一个“以泪尽还债”林黛玉的形象来。从顾景星诗作中反复运用湘妃、湘夫人,足可为证。此外,蜀王杜宇化为杜鹃而啼血和咏杨贵妃马嵬坡自缢的典故,也是他诗作中经常所引用的,其意思同上。这就是说,书中的“潇湘妃子”所哭的基础是明亡!可以说,在当时民族主义意识观念特强的清初,能创作出一部具有爱国主义典范的古典名著《红楼梦》,甚至可以说,非楚人不可为!
大清定鼎的顺治三年(1646年),蕲黄地区,明末遁迹于蕲北山区的荆王朱常淼与英山的一个名叫王六姐的壮士,纠集蕲黄四十八寨的人民抗清,以图收复故国。朱常淼,本是樊山王的一支,其兄朱常沧嗣樊山王,而朱常淼封镇国将军,后张献忠屠蕲城,接着崇祯帝自缢,荆王世子朱禾志先前逃至九江,后去向不明。大约南明弘光改封其为荆王。明亡后,朱常淼他们先是据蕲水(今浠水)斗方寨,继而据蕲州司空寨,将被清朝占领去的蕲州城予以夺回,连克数州县,取广济,得黄梅,最后袭破太湖城,这时,根据地司空寨被清军攻破,后寡不敌众,朱常淼、王六姐拒绝同清廷合作,宁死不屈,拼命抵抗。顺治五年,蕲黄人民不因失败而放弃,当时,明末清初将领辽阳人金声桓,明亡后随其子梦庚降清,任江西总兵,驻守南昌,后以不得封侯,又受巡抚排挤,率部起兵反清,反正归明。蕲黄山寨抗清余部再竖起抗清旗帜,起而相应,金派驻守九江的将领吴高率师援助蕲黄抗清武装,攻蕲州城久攻不下而退。后闻清军攻南昌,城破,金声桓自尽于城内东湖,蕲州境内抗清武装见大势已去,坚持到五月才收兵。
康熙十三年(1674年),平西王吴三桂据云南叛清后,蕲黄 48寨义军子弟乘时并起,揭竿响应,历时半载,先后被来势汹涌的清军剿灭。
    由此观之,楚人爱国是有传统的。尤其是夷族统治汉人时期,显得更为强烈!楚人之撰《红楼梦》,有爱国之意寓焉。我们不难想象,辛亥武昌首义为什么会发生在武昌?为什么是以两湖的革命志士为首发动起来的,而不是发生在别的地方!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