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171|回复: 0

曹雪芹写作《红楼梦》的底牌在哪(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7:45: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曹雪芹写作《红楼梦》的底牌在哪(上)
王巧林
古往今来,任何一个地方能产生大方之家,无论哪一学科,只要能称得上顶尖的或谓大师级人物,都必须具备有两大前提条件:一是他所生长的地方要有文化底蕴极为深厚的文化土壤。所谓文化土壤,不光是历史遗迹、典故,而更是指自古以来形成的一种良好的文化艺术氛围或环境。他所居之地,必是逸人高士辈出之乡。如世界一流的伟大科学家、我国明代著名的医药学家李时珍,便是出生于这样的一个文化艺术医药之乡——蕲州,那里的文化底蕴深不可测,当时的蕲州便是拥有一大批精通佛道儒医、天文地理等综合修养极高的文人集群,所以,他能写出被英国著名生物学家达尔文誉为“东方医药巨典”和“中国古代百科全书”的伟大科学巨著《本草纲目》。二是一个具有深厚博学功底和高深文学造诣的文人,往往必须具有深厚的家学渊源或师从顶尖名师亲授的条件。譬如说,是否能确定满族旗人曹雪芹为作者,先要设问曹雪芹博学从何而来?如果无法找到根源,则应该趁早放弃,甚至即时否定。像明末清初蕲州的顾景星家族,不但是理学世家,而且其祖上对于天文地理、五行八卦、佛道儒医,无所不通。他们家族甚至对于烧丹炼汞,辟谷导气,乃至神秘楚巫、卜卦命理等的研究,都达到了极深的造诣。其中一些具有神秘色彩家学渊源的东西甚至不外传。顾景星之所以博学,是因为他家祖上流传下来上百橱历史经学百家书籍,供他少时阅读,而且,其父就是一代大儒高士。正如《红楼梦》书中众幕宾大赞贾兰:“小哥儿十三岁的人就如此,可知家学渊源,真不诬人矣!”又如,近现代的蕲黄地区,人才辈出,如著名国学大师楚蕲人黄侃,为北宋著名文学家黄庭坚的直系后裔,原本他的父亲黄人鹄便是一代大儒,加之他藏书丰富(藏书3万册),故他也是具有深厚的家学渊源,后来又师承中国近代著名朴学大师章太炎,深得其师三昧,薪火相传,培养出一大批出类拔萃赫赫有名的学者,如范文澜、金毓黻、杨伯峻、龙榆生、陆宗达、殷孟伦、程千帆、潘重规(侃之女婿)、徐复观、刘赜、黄焯等。在我国现、当代学术史上影响深远,可谓名师方能出高徒。又如清朝著名的古文流派——“桐城派”,也不是偶然就能产生的,当时桐城派的主要代表人物戴名世、方苞、刘大櫆、姚鼐等家族,同样也具有深厚的家学渊源。自古江淮流域的名士相互往来,他们家族的先人多与当时的顶尖名士有过交往,如方苞家族的先人,如方坦庵与蕲州大儒顾天锡交,坦庵子方孝标、方亨咸与天锡子顾景星相交甚厚。方、顾两家堪称世交,家学互有影响。还有,大名鼎鼎的方以智等桐城籍一大批名士,都与顾家人关系密切。后来方孝标的从孙方苞成为“桐城派”领袖之一,非偶然哉!其中与方家有通家之好的戴名世,除其家学外,又是深受方家的影响,最终因“南山集案”而得祸,便是与方家交往有些关联。又如“桐城派”的另一代表人物姚鼐家族的先人姚彦昭也是顾景星的至交。这些都是一个人是否能成为大家或顶尖大师级人物至关重要的两大前提条件,二者缺一不可。当然,还有受到许许多多外部因素的影响,对于一个人的成功也能起到关键影响或作用。
撰写《红楼梦》一书,不仅要具备以上两大前提条件,而且,还要有极强的民族主义爱国情怀,以及必须具备广博的学识、丰富的人生经历和社会阅历等。其实,考证和判断谁是《红楼梦》的作者,是要根据书中所涵盖的内容作全面考量,而不是根据某些讹传史料去进行附会,更不能因某一名家说谁就是谁,这要经得起历史的验证。况且,从诸多迹象表明,书中曹雪芹只是作者的一个化名,而不是他的真实名号。可是,我们的主流红学家居然将作者这一化名或托名说成是康熙间满族正白旗曹寅的孙子,即乾隆间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北京文人曹雪芹。那么,主流红学家是否能说得通呢?我们姑且从主流红学家的说法,就算当时有曹雪芹这么一个人,他也不会是曹寅的孙子,更不会是《红楼梦》的作者。这是因为,曹家谈不上有像众人称赞贾兰一样的“家学渊源”,曹寅尚可称得上是一个文人,但是,曹家至其儿、孙辈时,汉学文化的传承几乎“断层”了。如果曹家都像曹寅一样,与当时顶尖的文人交往,他的后代或许也有不同凡响者,遗憾的是曹寅老来得子,可惜又过早地离世,由于他死得太早,其子、其侄尚幼,没有这样的机会留给他的子孙。从《红楼梦》字里行间,乃至行文布局和篇章结构,折射出作者的文化素养和智力因素都是极为高超而卓越的。我们从《红楼梦》一书文本综合来考量,无需列举书中那么多方面的文化素养,简要地从他所受教育、所交友人、社会阅历、佛道文化、医药针灸、琴棋书画、天文地理(扶乩测字),以及从文本中彰显出作者的民族主义情怀和具有苏、扬二州和湖南家乡情结等方面来看,新红学家眼中的曹雪芹都不像是《红楼梦》作者。由于书中的民族主义情怀不是几句话能说清的,故只能另作专题论述了。现就前面九大条件,看满族旗人曹雪芹写作《红楼梦》这部百科全书式的文学巨著的底牌在哪?
第一,从曹雪芹是否受到过良好的教育入手,可以判定他不是《红楼梦》作者。一个作家文化素养的高低,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自身是否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和家庭环境的影响。曹雪芹是否受到过良好的教育呢?这是至关重要的一大条件。若有,虽然不能肯定他能写出《红楼梦》,但是,至少也不能盲目地加以否定。或者说,那还有得考虑,若无,则毫无悬念地完全可以否定。
根据史料记载,曹寅卒于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其子曹颙继任江宁织造,不幸卒于三年后的康熙五十四年(1715年)。于是,康熙帝改由曹寅的继子曹頫继任江宁织造。红学家所言的曹雪芹,据说就是这位曹頫之子。
曹頫(1706—1774)字昂友,号竹居,曹寅弟宣(荃)第四子。雍正五年(1727年)十二月,他被参劾“行为不端”,骚扰驿站,雍正帝立即下旨交部严审,随后又将其革职抄家问罪,时年21岁。曹頫被“抄家封产,田地、房屋、奴仆都赏了别人”(周汝昌语)。次年家口回京,曹雪芹时年四岁。
新红学对于所谓曹雪芹生平的研究成果专著或论文数以万计,然而,在曹雪芹是否受到过良好的教育问题上,无一不是无根无据或自相矛盾。据周汝昌考证,曹雪芹四岁时,其执掌江宁织造的父亲曹頫因亏空朝廷银两和骚扰驿站而获罪,于是家口回京。若按曹頫事发的时间,其子四岁年龄是合理的。但是,这一说法却遭到不少红学家的抨击。 俞平伯先生说“大约只九岁余”,也有不少红学家推测为“十三岁”。就算十三岁又怎样呢?胡适为了证明曹雪芹离开南京前见证过曹家昔日在南京时的繁华,故将其生年推断为康熙五十四年,即1715年,否则,写不出书中贾府的繁华。可是,见过曹家昔日的繁华就能写出《红楼梦》么?我看未必。若以此观点,那亲自体验过金陵繁华的当事人曹寅岂不是更能写出?试想:曹寅之孙儿童时代便经历过抄家这样的大事件,可以说,他的童年或少年时代是在极度恐惧中度过的,这种恐惧的阴影甚至会伴随他的一生。就是说,曹雪芹错过了少年儿童智力开发和就学读书最宝贵的黄金时间,也就是他少时没有受到过良好的教育。既如此,他没有机会来博极群书。则其深厚的文化底蕴从何而来?即便曹家回到北京后不至于一败涂地,有钱给他请塾师,要知道一个前提,那就是从满清定鼎中原至乾隆初年,清廷为了培养满族后备人才,不惜意欲将汉人满化,当时,内务府包衣旗人学校主课是满文,汉学只是被列入副课而已,故他没有机会学到多少汉文化。
从深层面来说,我们看不出曹寅家族谈不上有很深的家学渊源。自古以来,一个富有文学素养和博学的学者,往往是自幼受到父祖或兄长耳濡目染“熏陶”出来的。已知的曹寅曾祖曹锡远为汉人行伍出身,先是在明军服役,因战败而投降后金,故曹家后成为满清皇家包衣(奴隶)。可是,没有资料能证明曹锡远、曹玺等有很深的学问,相反,他们甚至有可能不认识汉字。直到曹寅这一辈,为了笼络汉人儒士,曹玺才开始让儿子学习汉文化。毕竟曹寅少时由于舅氏顾景星的这层关系,以及其父曹玺执掌江宁织造缘故,有机会同当时生活在江南的诸多汉遗民大儒有过交往,甚至能得到汉人亲授汉学的机会。如周栎园、施愚山、黄冈“二杜”(杜茶村、杜些山)等。但是,若将曹寅与其舅父顾景星及当时大江南北诸多汉儒大家相比,可谓不足道之,充其量也只能同南方的普通文人水准相当。根据《楝亭诗钞》,寅弟宣稍有文名。就是说,在文学素养上,曹寅这一辈还算过得去,而到他的子侄这一辈,则谈不上有如何高深的文学素养了。因为至今没有发现他们任何著作传世,也无当时文人与他们交往唱和的信息,更莫说曹寅的孙辈了。他们曹家之所以世袭江宁织造,完全是奴才沾了主子康熙帝的光,同时也是沾了隶属满族正白旗的光,非是通过进士及第获得,不像汉人是凭借真才实学通过科举考试进士及第而获得的官职。如果此人未能受到汉人大儒的亲授,如此很难想像他能写出《红楼梦》。
从血缘关系来说,曹寅自幼有“神童”之称,其天赋和文学素养无不与其生母顾氏出生于蕲州一个赫赫有名理学和文学世家有关。古人所言“神童”,也即今日所谓“天才”,即指良好的遗传基因、家学渊源和后天造化催生出有智慧的人。任何人不得不承认还是有的。根据红学家的研究,曹雪芹是曹寅同父异母弟曹宣(荃)的嫡孙,而不是曹寅的嫡孙。换句话说,曹雪芹的父亲曹頫只不过是在曹寅死后过继给到其名下的嗣子而已。从雍正时期的官方文书里可以看出,曹頫乃一庸才,而不是像陈林所说的那样能著《红楼梦》之高才。当时,朝中对曹頫却很少有好听的评语,巡视两淮盐课噶乐泰向雍正报告说:“访得曹頫年少无才,遇事畏缩”,“人亦平常,织造事务交与管家丁汉臣料理。”雍正则批云:“岂止平常而已”,“原不成器”。这是被当今红学家广泛引用的话。由此可以看出,曹頫比起他的父亲曹寅差远了。这就是说,曹雪芹即便有其人,他也没有得到曹寅的遗传基因和在文学上的天赋灵气。再者,曹頫被抄家削职,很难想象他的儿子有博览群书的机会。如果没有,那么,作为曹頫儿子的曹雪芹在文学上所显示出来的原子能般爆发力又是从何而来?况且,周汝昌先生也曾说过:“八旗满洲连作诗学文也要犯罪,和汉人文字往来、朋友交契、论弟称兄,都是‘国法’所不容了!乾隆时期将满人与汉人行辈往来者视为恶习,‘一经发现,决不宽贷’”(《曹雪芹小传》)。就是说,曹雪芹在青少年时代,无论从哪一方面讲,他都没有受到良好的教育。这也是周汝昌查阅八旗宗学、官学科举名录,也无法查到曹雪芹、曹霑或曹芹溪等名字的缘故。没有受到良好的教育,就意味着他的文学艺术修养无法达到撰写《红楼梦》一书的思想艺术境界。谁都知道,《红楼梦》一书为汉文化的集大成者,没有深厚的汉文化功底之人岂能写出?若说曹雪芹能写出《红楼梦》,无异于自欺欺人。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广播台

精彩推荐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