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126|回复: 0

李生占:云苫雾罩的《红楼梦》作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7:35: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云苫雾罩的《红楼梦》作者
李生占
  《红楼梦》作者的讨论是一个老课题,具有长期性、争论的激烈性和争论的多源性。在1920年以前,人们不关心此书的作者,程伟元在程甲本序言中说:“《石头记》 的作者相传不一,究未知出何人,惟书內记曹雪芹先生删改过。”裕瑞在《栆窗闲笔》中也说:“《石头记》不知何人之笔,”从1921年至1958年以胡适的新红学理论认为前80回为曹雪芹著,后40回由高鹗所续,1959年以后,许多人认为此书均由曹雪芹所著,高鹗是按曹氏的遗稿补续的。但也有人提出自己的观点:李百春认为是批书人曹顺所著,杜士杰一开始认为作者是吴伟业,后来又认为是无名氏所写,所谓的“曹雪芹” 是“抄写勤” 的含意。杨向奎认为是曹渊,张放认为是墨香,既额尓赫宜,蔡元培认为是明朝遗老,俞平伯认为是集体创作,马熙华认为是淸代一名宫女所讲,曹雪芹整理的。赵国栋认为是曹頫,戴不凡认为曹雪芹按一本古书改写而成,寿鹏飞认为是曹一士,土默热认为是洪昇,傅波认为是吴伟业,张囯光认为是逐渐形成的,李知其认为作者不会留下姓名的,还有人认为是纳兰性德所著。今年〈红楼研究〉増刊号刊出王巧林先生的文章〈一曲红楼梦谁是梦里人〉,作者提出顾景星是〈红楼梦〉前80回的作者。
   王巧林先生的〈红楼梦〉作者新说是对胡适新红学理论的冲击与挑战,如果这一新观点成立的话,那近百年来营造的红楼大厦将要崩塌,笔者认为:红学研究不但要求新,还要求真、求实,如果真达到求真、求实的程度,何在于传统红学大厦的倒塌呢!
   笔者见王巧林先生的大作,其题目新、视角新、立意新。抉取红学史上极有历史意义和学术价值的书作者探讨的课题为审视对象,是具有史学家、文学家的眼光;作者在行文之际,以摆亊实讲道理之法阐述自己的学术观点,不带任何偏颇,也没有批判某一个人,而是高屋建瓴,陈述往人、往亊、往史,说得入情入理,丝丝入扣,融汇贯通,剖得淸、拾得明,有史学家的气度,表现良好的文风。
王巧林先生以新的观念、新的方法、新的视角对〈红楼梦〉作者进行新的研究,开创了红学研究的新局面,形成一个全新的〈红楼梦〉作者研究流派,开辟了土默热、傅波等人后又一个书作者的研究阵地。当然这一新观点的提出,是平地一声惊雷,它必将引起一定的社会效应。
王巧林先生提出的〈红楼梦〉作者是顾景星的观点,必然有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争论,首先笔者认为这是一件大好事,这表现红学研究的活跃性,有问题应该争论,争论可以促进红学的发展,也是文本的艺术繁荣的好时机。争论促进学习之风,争论促进调查研究之风,争论确实是研究红学一种良好的方法。
读过王巧林先生的大作,学到许多新知识,尤其在对蕲州、顾景星等方面的知识。这要感谢王先生的辛勤劳动和梅玫主编的及时推荐。但在初读中也发现与自己认识不一样的东西,这些一时之想,一孔之见写出来,请王巧林先生及红学同好指教。
1、                刊文中有的地方校对不细,例如p7朱瞻堈,在p44处写成朱瞻冈;p15曹霑写成曹沾;p52赤瑕宫写成赤暇宫;p21丢下筢儿弄扫帚写成丢下笆儿弄扫帚。
2、                有些地方与以前的研究結果有违。例如p1处说曹頫被抄家因贪汚,实为亏空也;p39处说宝玉、蕙香、平儿、宝琴、岫烟的生日为八月十七日,实际这些人的生日在四月中,八月十七日书中无人过生日。P42处说贾政生日是腊月(12月),实际为冬月(11月);p60处宝玉摔玉是在书的第3回,非第2回;p79书中有夏金桂这个人,无夏金花的人;p84处曹寅是內务府的包衣(奴隶),非淸政府大员,p1处曹家两次被抄,是某红学大师一家之言,缺史料证明;p42处冬至为十一月三十日除1642年外尙有1422、1441、1460、1574、1631、1813年;p43处芒种为四月二十六日除1668年外尙有1687、1706、1725、1736、1782年,书中说的是四月二十六日未时交芒种节,在淸代未时交芒种节的年份有1673、1702、1706、1710、1731、1739、1743年,如果月、日、时符合书上要求的只有   1706年,所以刊文的论述难定首尾了!
3、                刊文的论述与〈红楼梦〉作者在第一回楔子所说的“自愧” 、“负罪” 感的话相矛盾,顾氏应有对明亡的怀念,书中又无此描写。为什么曹寅、顾景星本人及朋为的著作中均无有关顾氏写〈红楼梦〉的文字呢?
4、                刊文是以小说〈红楼梦〉的內容与顾氏的家世生平对比论及的,小说是文学作品,是创造的艺术品,这样不但不符合学术规范,也缺乏说服力。许多地方存在牵强附会,p15处说“雪芹”是顾的笔名,p16处又说“雪芹”是“血蕲”的意思,这样违背逻辑学的统一律原则。P14处写尤三姐死的“揉碎桃花红满地,玉山倾倒再难扶。”中的“玉山” 是喻仪容美好的形容词,非指地名的名词。关于此书后40回及曹家在此书上又做什么工作缺乏论述。
            王巧林先生的大作十万字,确实下了力气,也为红学研究开创一个争论的平台,也是红学百花园中的一枝妍丽鲜花,笔者认为王先生在红学研究上“已穷千里目” ,希望“更上一层楼!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