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155|回复: 0

一曲红楼梦 谁是梦里人(2)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7:3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文原载于2010《红楼研究》增刊)
从贾宝玉的叛逆性格看逸士高人顾景星叛逆思想产生的土壤和根源
    任何一个地方,能产生大方之家,就像某种植物一样,必须有这种繁殖和赖以生长的土壤。蕲州这个弹丸之地,历史上之所以能产生大文学家、大学者、大科学家,是因为蕲地自古便是一个文昌之乡,就像这块土地能产生世界一流的科学家李时珍一样,绝非偶然。
    蕲州地处长江北岸,万里长江迂回于此,自然形成一座天然岛屿。建于南宋景定四年的蕲州城新城,便是凭借得天独厚、风光妍丽的岛屿上凤凰、麒麟二山和江边崖如刀削的岩壁天险而筑。蕲州自古号称“吴头楚尾”、“荆扬交会”和“荆楚锁匙,皖西屏障”,从汉魏起便作为历代长江上著名的军事重镇,为历来兵家必争之地。历代成就霸业的帝王将相,抑或是草莽英雄,无不对蕲州城虎视眈眈,从唐末黄巢、王仙芝,到南宋金兵制造的嘉定蕲难;从徐寿辉、陈友谅、朱元璋在蕲地的起义或战争,再到明末的张献忠屠蕲城,即便是晚清的曾国藩与太平军交战的主战场也是在蕲州一线,由此可见一斑。在历史长河中的区区数百年,象蕲州一样两次遭到屠城,这在中国历史上尤为罕见,足见蕲州这块神秘之地所展示出的无穷魅力。也难怪当年大明王朝的仁宗第六子第一代荆王朱瞻堈,将荆王府从江西建昌迁徙至蕲州。相传朱瞻堈当年在建昌的府邸屋梁上出蟒蛇,于是请了一堪舆高人走遍了长江中下游诸多地方,最终确定选址在蕲州,可见蕲州自古以来便是一块风水宝地!
    蕲州城四面环水,风光旖旎,犹如一个站在长江边上天生丽质的绝世佳人,为历代政治家所钟情。历唐以来,蕲州便是一个钟灵毓秀之地。在这块土地上,曾经产生过一个高僧高道、医药大家和文学大家的集群,而形成这种集群现象是有其特定历史背景的。这里地灵人杰,天宝物华,历代频出逸士高人,过去《黄州志》载:“蕲春物宝著高士,蕲水悠悠出大贤。”此话是有来历的,并非虚传。高道高僧有西晋的王全真人、宋代的罗乙真人,隋唐有道信、弘忍、慧能和神秀等:医药大家有北宋的庞安时、释白岩,明代有李言闻、李时珍父子,文学大家和理学家有横跨南唐北宋的吴淑,还有北宋的著名三隐士吴瑛、林敏功和林敏修,明代有理学家顾问、顾阙兄弟,还有顾阙之子顾大训、孙顾天锡,清初有顾景星、卢綋、汪蘅、李炳然等。
    高僧高道和医药姑且不论。蕲州的文学,可以追溯到唐代。当时蕲州的文人雅士,如裴员外与当朝诗人李白、杜甫、戴叔伦、刘长卿等交,李子烈与白居易、元稹、刘禹锡、杜牧交,崔涯与张祜交,杨蕲州与贾岛交,小裴员外与罗隐、李山甫交等。这些文人与同时期的诗人相互唱酬,书函往来,惜年代久远,诗函多不见存,我们只能从《全唐诗》、《蕲州志》、唐人诗文集及其他史料寻觅到一些蛛丝马迹。
    及至南唐、北宋时期,两朝文学巨擘吴淑,可以说是蕲州古代文人中的著名代表人物。吴淑(947——1002)字正义,父文正,其先润州丹阳(今属江苏镇江)人,时任蕲春令,老于蕲,后世遂居蕲州焉。淑为南唐进士,归宋后,被荐至学士院,授大理寺评事,参加御修《太平御览》、《太平广记》,又同李昉等参与编撰《文苑英华》等著作。太宗赏其优博,官至员外郎,赠尚书右丞。淑性纯静,博学好古,善书,平生著作宏富,有《吴淑文集》、《事类赋》、《江淮异人录》等十三种著作二千六百余卷传世。淑子遵路、孙瑛,皆著作丰富,《宋史》有传,然从其祖籍。其孙吴瑛与同邑林敏功、林敏修兄弟为北宋蕲州著名三隐士。哲宗朝,吴瑛诏为吏部郎中,就知蕲州,坚卧不起,卒年八十四。林敏功、林敏修兄弟,其诗文列入江西诗派。林敏功(1040——1125)字子仁,别号松坡居士,嘉祐举人,年十六乡荐应进士试不第。此后二十年遂杜门不出,治平中,蕲州知州范纯仁(按:范仲淹子)荐之不仕,后诏征亦不赴。政和中,举其隐德,赐号“高隐处士”。敏功著作主要有《东坡诗注》、《蒙山集》一百卷,《林敏功集》十卷(见《宋史•艺文志》),《高隐集》七卷,《松坡集》四卷及《杭州图经考》等。黄庭坚曾经赞曰:“林处士诗甚佳,碧落碑无赝本也。”林敏修(1042——1125)字子来,嘉祐举人,工于诗,与兄相倡和,同为北宋著名隐士。著有《无思集》四卷。《江西诗派小序》云:“‘二林’有诗文百二十卷,今所存十无一二,兄弟皆隐君子(隐士),不但以诗重……”《中国文学家大辞典》、《增补事类统编•人物》等多处列载二林其人其事,明末清初一代文学大家顾景星还曾作有《咏三隐》诗以纪之。
    南宋时期,蕲州著名爱国词人王澜,于景定辛巳十四年(1221年)二月,金人血洗蕲城,避难江南湓江,其书于新亭(今属南京)的那首脍炙人口的《念奴娇》,词云:“凭高远望,见家乡,只在白云深处。镇日思归归未得,孤负殷勤杜宇。故国伤心,新亭泪眼,更洒潇潇雨。长江万里,难将此恨流去。遥想江口依然,鸟啼花谢,今日谁为主?燕子归来,雕梁何处,底事呢喃语?最苦金沙,十万户尽,作血流漂杵。横空剑气,要当一洗残虏。”(《宋词鉴赏辞典》)从词中可以看出词人的卓越才华和悲愤之泪。由此可知,蕲州人爱国是有传统的。
    元末明初之际,江南著名隐士顾瑛第七子顾士征隐居蕲州。据《白茅堂集•始祖隐士七官人(传)》载:“吾顾氏,晋丞相雍之后。蕲始祖,元总管公初讳宪,更讳士征,字季贞,元平江路昆山州人。相传曾大父某,怀孟路总管,妣陶氏,赠县君。二传至武略将军,妣赵氏,十四子,八子成立。公小字福四,就八子行次,七官人呼之。举进士乙榜。至正中,贼徐寿辉悉众渡江,袭陷武昌。威顺王及行省平章皆遁。时李黼总管江州,兼摄蕲州。公年甚少,在黼幕中。江州陷,黼阖门死。公走,诣卜颜帖木儿,请兵复江州,进复蕲州。以辟举,遥授蕲州路总管,固辞,其后州守以城降大明,公遁,依族姓于庐州路无为州兔儿岗,又徙英山,最后徙蕲钴鉧潭,称顾七官人,躬耕自晦。”顾士征为元末明初蕲州著名隐士,自此,其后代子孙多有效仿。
    明嘉靖年间,顾士征的第八世孙顾问、顾阙兄弟,同为理学名家,学界比之“二程”,兄弟二人均为进士及第,中年挂冠归里创建书院,传播程朱理学,一开蕲、黄理学之风。同时,在文学上也颇多影响,嘉靖、万历间著名文学大家王世贞多次力邀顾阙入社。嘉靖末至万历年间,蕲、黄之地,理学之风盛行,以黄安(今属红安)人耿定向、耿定理兄弟及蕲州二顾,即顾问、顾阙兄弟为代表。此四人各建有书院讲学,传道解惑。由于顾问、顾阙兄弟崇尚理学,对于忠孝节义尤为重视,从他们的小传中便可以看出端倪。明嘉靖一朝,蕲州除顾氏家族外,还有诸如李时珍家族。一代大儒李时珍在乡试落第后,隐居乡里,立志行医济世,后发现历代本草多有舛误,遂重新考证历代本草,花费近三十年编撰成《本草纲目》一书,为我国中医药的发展和传承奠定了基础。嘉靖末至万历间,顾阙的儿子顾大训也是像其父辈一样,同为一代高士,著有《续高士传》等。
    当时,蕲州的士人或从乡试落第,或厌恶奸臣当道,官场险恶,不愿与其同流合污,转而隐居乡里著书立说。除以上诸人外,还有著名的隐士朱绅等。由于蕲黄之地文化的极为活跃,人们对封建统治思想逐渐发生了动摇,以致封建思想的叛逆者应运而生。与二顾同时代的有一个与儒家学说相对立的叛逆者,与蕲、黄结下不解之缘,尤其是对后来顾阙的曾孙顾景星的叛逆思想的形成有着极大的影响,此人便是历嘉、隆、万三朝的一代奇才——李贽。
    李贽(1527—1602),号卓吾,又号宏浦、温陵居士,泉州晋江人。父亲李白斋,为当地大儒。李贽自幼丧母,幼时倔强难化,儒释道均不信,自称“见道人则恶,见僧则恶,见道学先生尤恶。”明万历九年(1581年),五十四岁的李贽辞官后,居住于湖广黄安(今红安),与黄安人耿定理共同讲学,二人志向相投。定理之兄定向,是个道学家,极力维护封建礼法,然而“言不顾行”,原本也是李贽的好友,然而,李贽对他的一言一行颇为反感,乃至厌恶,多次致函讥笑他,且措辞尖锐,引起耿定向以及理学名家蕲州人顾问、顾阙兄弟的极大愤恨。万历十二(1584)年定理死后,李贽深知黄安不是久留之地,遂于次年移居一县之隔的麻城城外三十里龙潭僧舍芝佛院,过着清贫的居士生活,从事学问研究。万历十四年(1590年),李贽六十三岁时,其诗文集《焚书》刻印引起当时道学家们的极大惶恐,其后所写著作更象狂风一般在蕲、黄大地传播开来,从之者有数千,最多时高达上万人。后来李贽在遭驱逐时,友人劝其到黄安暂避,他却回答说:“丈夫在世,当自尽理。我自六、七岁丧母,便能自立。……若要我求庇于人,虽死不为也。”封建势力在恐吓无效之下拆毁了他的芝佛院。据顾天锡《祖桂岩公(传)》说:“温陵李卓吾喜高论,公颇不合,卓吾称学行必首公,付公姓字于《阳明集》后,曰:‘楚理学之著者也。’”李贽与顾阙在论史论事观点上的不合,二人互相作对。尽管如此,然而李贽又客观地承认论学行顾阙必推第一,楚理学之第一。可见,李贽和顾阙,既是友人又是学术思想上的对头人。或许李贽当年将其撰写的《焚书》、《续焚书》、《藏书》等著作,均有赠送给顾阙,以至后来顾阙的曾孙顾景星少年时代多有阅览,甚至感触良深,某些观点与其不谋而合。这样一来,李贽的著作犹如一支催化剂,更加坚定了顾景星叛逆性格的形成。
    明末清初,蕲州人顾景星可以说是蕲黄之地本土“出产”的叛逆者。他的叛逆思想深受李贽极大影响。无论是叛逆思想,还是在文学上否定一切格套,肯定创制体格,以及重视戏曲小说等,都受李贽思想的影响。如李贽在《世纪•王莽篇》题为“篡弑资贼”。在《藏书》两部分中,共记载了从战国到元亡约八百多名历史人物。与书中第二回,雨村道:“天地生人,除大仁大恶两种,余者皆无大异。若大仁者,则应运而生,大恶者,则应劫而生。运生世治,劫生世危。尧,舜,禹,汤,文,武,周,召,孔,孟,董,韩,周,程,张,朱,皆应运而生者。蚩尤,共工,桀,纣,始皇,王莽,曹操,桓温,安禄山,秦桧等,皆应劫而生者。大仁者,修治天下;大恶者,挠乱天下。清明灵秀,天地之正气,仁者之所秉也;残忍乖僻,天地之邪气,恶者之所秉也。今当运隆祚永之朝,太平无为之世,清明灵秀之气所秉者,上至朝廷,下及草野,比比皆是。……”以上所列历史人物,无论是三皇五帝,还是贤臣良相、隐士贤达,抑或是乱臣贼子,在顾景星诗文集里,或褒或贬,无不有所反应。书中将王莽、曹操列为一类人物,请看顾景星《张僧彻论》:“昔汉举孝廉,士或矫情盗声,王莽、曹操之徒,亦从是出。”(卷二十九)此论与李贽观点几乎相同。可见,贾雨村的一番言论正是顾景星的世界观和哲学思想在书中的曲折反应。
    再说蕲州顾氏,为蕲、黄之地的一大望族,历代不乏名儒高士。蕲州顾氏的祖籍昆山,昆山顾氏,更是名震江南的一大望族,历代多风流隐逸之士。谈到顾氏家风,自然要谈到他们的昆山始祖元末明初文学家顾瑛。顾瑛(1310——1369)又名阿瑛,字仲瑛,别号金粟道人。家世豪富,轻财结客,风流豪迈。举茂才,署会稽教谕,力辞不就。后以子官封武略将军,钱塘县男,晚称金粟道人。顾瑛从小生于官宦之家,祖父任职元廷时,定居昆山界溪。少时轻财结客,倜傥豪放。十六岁时,顾瑛就外出闯荡,在京师经营商业。凭着过人的机敏和出色的交际能力,顾瑛在京城如鱼得水,不但与达官贵人、文人学士交往密切,还常常与一帮官宦子弟骏马华服,招摇过市,很快就攒下万贯家财。当顾瑛回到昆山时,他已一跃成为苏州地区屈指可数的巨富之一。他的好友,元末四大家之一的倪云林称赞他“能廓充先世之业,昌大其门闾,逍遥户庭,名闻京师。”年三十时始折节读书。又筑别业曰“玉山佳处”。日夜与客置酒赋诗,四方文学士人咸荟聚其府。尝举茂才,不就;张士诚据吴,欲强以官,乃去。隐于嘉兴之合溪。母丧归,张士诚再征召用。阿瑛遂削发,称金粟道人。洪武初被强徙安徽临濠。《诗论纵横》说:“阿瑛世居界溪之上,轻财结客,年三十,始折节读书,购古今名画。三代以来,彝鼎秘玩,集录鉴赏,殆无虚日。筑玉山草堂,园池亭馆,声伎之盛,甲于天下。四方名人,如张仲举、杨廉夫、柯九思、倪元镇、方外张伯雨辈常主其家,日夜置酒赋诗,风流文雅,著称东南焉。淮张据吴,遯隐嘉兴之合溪。母丧归。绰溪张氏再辟之,断发庐墓,繙阅释典,自称金粟道人云。”顾瑛著有《玉山璞稿》、《玉山名胜集》、《玉山纪游》、《草堂雅集》等。《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称他“好事而能文,其所作不逮诸客而词语流丽,亦时动人”,这个评价颇为中肯。
    到了明末清初的顾景星父子时期,可以说更是达到了顶峰。蕲州这种自古以来的文风,影响了大清朝蕲州地区的士子,相继出现了“楚北大儒”陈诗、状元陈沆、探花陈銮和帅师瀛、一代学者兼廉吏黄云鹄等,即便是清末至民国之际,也出现了国学大师兼革命家黄侃、中国近代民主革命的先驱詹大悲和新闻先驱田桐,以及现代著名学者兼民主革命的斗士闻一多和著名的文艺理论家兼革命家胡风等。
    蕲州作为一个理学儒乡,在明清之际,尊卑之风尤甚,尤其是封建宗法制度下的嫡庶之争。如果一个人为庶出,不单受外人歧视,就连自己家族的人同样也是看不起的;如果一个庶出的姑娘,是很难嫁出去的。这种嫡庶尊卑差异,在《红楼梦》一书表现得尤其较多。如第五十五回,凤姐儿笑道:“好,好,好,好个三姑娘!我说他不错。只可惜他命薄,没托生在太太肚里。”平儿笑道:“奶奶也说糊涂话了。他便不是太太养的,难道谁敢小看他,不与别的一样看了?”凤姐儿叹道:“你那里知道,虽然庶出一样,女儿却比不得男人,将来攀亲时,如今有一种轻狂人,先要打听姑娘是正出是庶出,多有为庶出不要的。殊不知别说庶出,便是我们的丫头,比人家的小姐还强呢。将来不知那个没造化的挑庶正误了事呢,也不知那个有造化的不挑庶正的得了去。”再如同一回,风姐儿笑道:“我也虑到这里,倒也够了:宝玉和林妹妹他两个一娶一嫁,可以使不着官中的钱,老太太自有梯己拿出来。二姑娘是大老爷那边的,也不算。剩下三四个,满破着每人花上一万银子。环哥娶亲有限,花上三千两银子,不拘那里省一抿子也就够了。”作为贾政嫡妻的王夫人月例是二十两银子,而赵姨娘则只有二两,只有王夫人的十分之一。贾宝玉、林黛玉等人“满破着每人花上一万银子”,而环哥“娶亲有限,花上三千两银子”,可见嫡庶悬殊,有如天壤之别,这正是当年蕲州嫡庶尊卑之表现。
    根据顾景星《先妣明孺人行状》载:“不孝儿时,先姑刘贞节言……汝嫡母病,吾愁子息难。闻何翁孝,有女贤,以外祖母所遗金杯,聘年十七,从吾起居,寒暑不出阀。三年而后侍汝嫡母,其娠汝也。”顾景星母亲因是父亲小妾,自然属于庶出了,而顾家作为理学世家,当然在尊卑上更胜人家一筹,他们母子俩当然也经历了赵姨娘和环哥一样的被人歧视过的事,书中如此写赵姨娘、贾环母子,作者自然是有根据的,且是自身之事。可见赵姨娘、贾环母子有作者母子的影子在。顾景星好就好在他的嫡母李氏无子,他是父亲这一脉惟一可以延续香火之人,故嫡母也非常疼爱他,视如己出,再加上他自幼聪慧异于常人,有圣童之称,相貌又好,人见人爱,这样一来,自然他比别的人家庶出的孩子要幸运得多,这也是作者为何将贾政的小妾以赵姨娘称之,而不称张姨娘李姨娘的缘故。赵者,为百家姓之首,有“天下第一姓”之称,言其大也。
    再拿近代著名国学大师蕲春人黄侃来说,至今学界大都知道其人,黄侃的叛逆性格的形成,一如顾景星,除当年受到国外新思潮新思想的影响之外,更大的程度则是饱受庶出之辱,之所以将他同顾景星相比,是因为他与顾景星一样是庶出,又同为蕲春人。黄侃少时,因其为庶出,不单其乡人看不起他,就连其家族的人也都看不起他,几乎不把他当人看。所以,后来他长大了,要砸掉封建主义这个桎梏,他要参加革命,他要推翻封建王朝!《蕲春县志》“人物”条里记载了一个故事,说的是黄侃于1908年(光绪三十四年)生母病笃,回国归里治疗,适逢光绪帝和慈禧太后先后驾崩,蕲州高等小学堂举行哭灵仪式,学生田桓因没有下跪,而被堂长杨子绪开除,黄侃闻讯,立奔学堂,砸掉虎头牌,大骂杨子绪,迫使杨收回成令。后田桓带头剪掉辫子,又被杨子绪悬牌记大过,他闻讯后,再次砸掉虎头牌,持杖冲进堂长室,声称要打死杨子绪,杨避之于床底下,这与早他近三百年的顾景星的叛逆性格极为相似,换一句话说,要是顾景星晚生三百年,同样也会参加革命,参与推翻帝制行列。
    此外,顾景星生活在明末清初之际,为理学盛行时期,嫡庶尊卑现象在蕲州则表现得极为突出。顾景星生长在这样一个理学大行其道之地,且又是出生于如此一个理学世家,嫡庶尊卑更为讲究,这样自然会使他自幼便形成一种叛逆性格,因为理学世家的规矩多、家法严厉。在这种环境下生长的孩子,能不产生反叛心理吗?作为一个庶出的孩子,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极大地创伤,这种不合理的尊卑秩序,在他的心里烙下了深深的印记,自然敦促他自幼叛逆性格的形成,这也是他为什么在书中塑造赵姨娘、贾环的原因。所以,借此书大胆地揭露封建宗法制度的不合理,象其父顾天锡一样,什么人也敢骂,只是他比父亲骂得委婉,骂得含蓄罢了,以致清初的文字狱未能命中他。
    不难看出,作为理学世家的顾家,产生叛逆性格的顾景星并非偶然,而是有其必然性的。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