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158|回复: 0

一曲红楼梦 谁是梦里人(5)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7:29: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文原载于2010《红楼研究》增刊)
蕲州独特的佛、道文化和鬼神思想在《红楼梦》中的直接反应
    蕲州独特的宗教现象最典型的便是佛道并存。蕲谚云:“三千和尚八百道,同驻一座山,各修各的庙。”又云:“南北禅宗甲天下,蕲黄禅宗寓于蕲。”又云:“佛道一家亲,同为出家人。”又云:“佛不诽道,道不谤佛”。自古以来,佛、道作为势不两立的两大宗教,历来是水火不相容的,而蕲州的佛、道最显著的一个特征便是:佛道并存,亲如一门。蕲州以东、以南地区,如以佛教而闻名的九华山、普陀山,以道教而闻名的龙虎山,而蕲州以北的佛教名刹,如建于东汉建安年间的当阳玉泉寺,唐代的黄州安国寺,再往北有佛教圣地少林寺、五台山,蕲州以西有中原道教圣地武当山。而有着“吴头楚尾”之称的蕲州(包含庐山)板块,则是佛、道并存。有一山佛、道并存,如庐山、横岗山既有寺庙,又有道观。还有一庙佛、道并存现象,即一座庙里既供有神仙,同时又供有菩萨,如蕲北横岗山的武当行宫,蕲州的外行宫,便都是同时供有仙人和菩萨,只是殿堂有别而已,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奇特的现象,这种现象在其他地区则较为少见。这种一庙佛、道并存的现象在蕲州还有很多,与书中所描写的几乎相同。既然佛道并存,自然就有僧、道携手而行的事,旧时蕲州便有僧道一路化缘。如第一回,“一日,正当嗟悼之际,俄见一僧一道远远而来,生得骨格不凡,丰神迥别,说说笑笑来至峰下,坐于石边高谈快论。先是说些云山雾海神仙玄幻之事,后便说到红尘中荣华富贵……”又如,“那僧笑道:你且莫问,日后自然明白的。说着,便袖了这石,同那道人飘然而去,竟不知投奔何方何舍。 ”“一僧一道,结伴而行”,来去相携,且配合默契,这种现象,惟存在于蕲州,别的地方则鲜见,这正是蕲州“佛道一家亲”的独特现象在书中的直接反应。
    昔日蕲州寺庙道观林立,民间传说为九十九座,这是从道家的说法,实质上远远超过九十九座,根据明嘉靖《蕲州志》和清光绪《蕲州志》等相关史料,结合解放前蕲州寺庙情况,辑录有一百三十余座,如建于西晋的有天长观;建于隋唐的有四祖寺、五祖寺、北禅寺、瞿金寺(存真,存金)、宝林寺、慈化寺、盘石寺等;建于宋代的有石鼓寺、高溪寺、弘慧寺、忠烈寺、龙峰寺(也叫罗峰寺、灵峰寺)、慈云寺、灵山寺、白云寺、上元寺、文庙(也称孔庙)、包公庙(也称黑老爷庙)、烈士庙、岳飞庙、五显庙、萧公庙、玄妙观、禹王阁、四官殿等;建于明代的有铁佛寺、乾明寺、法胜寺、昭化寺、广教寺、水月山寺(也称作水月庵)、菩提寺、沙泾寺、灵泉寺、灵虬寺、永福寺、元善寺、松山寺、明善寺、屈原庙、三官庙、天王庙、城隍庙、龙王庙、鲁王庙、张飞庙、下河庙、南屏庙、东岳庙、宗远庵、天池庵、云天庵、如是庵、文殊庵、宝月庵、三泉庵、隐静庵、宗远庵、白石庵、镇宝庵、鹿苑庵、衍庆庵、观音庵、铁佛庵、缽莲庵、万福庵、慈云庵、天真观、武当行宫、祈嗣宫、外行宫、观音阁、纯阳阁、文昌阁等。建于清代的有:太平寺、龙兴寺、广缘寺、新林寺、武庙(也称关帝庙)、齐圣庙、仙姑庙、火星庙、百神庙、顺济龙王庙、白马将军庙、显神庙、远尘庵、洞下庵、云峰庵、三圣宫、三元宫和靖烈宫等。这是就蕲州州城内外近范围而言,还不包括古时大蕲州和现在整个蕲春县境内,若要全部算起来则有数百座乃至千座,可见蕲州自古以来佛道之兴盛。
    顾景星生长在蕲州这样一个佛道兴盛之地,自然深受佛道思想的影响,张献忠屠蕲城后,继而大明朝的灭亡,作者感慨良多,其思想也自然异常矛盾,以致时常出入寺庙道观,寻求精神解脱,所交友人亦多佛家高僧或道家真人,这也是作者为何自取别号玉山居士、玉山道人的缘故,以至在书中塑造了跛足道人和癞头和尚等大仙形象的原因。当代年轻人,大多数不知道四祖寺、五祖寺,而知者就像知道黄梅戏一样是“起源于”黄梅,而不知道四祖寺、五祖寺及其佛教禅宗象黄梅戏一样,同样起源于蕲州,这不是凭空妄论,而是佛教经典的记载。众多佛教经典均记载四祖、五祖出道时驻锡传教,蕲州早于黄梅,这是什么缘故呢?早在隋大业年间,四祖道信受蕲州信众之邀,首驻锡蕲州凤山寺,后称“四祖寺”,也称“四祖正觉禅寺”。“四祖寺”在蕲州临江凤凰山上,这里风景优美,景色宜人,波涛浩浩的长江就在其脚下流淌,常年舟楫往来不绝,令人心旷神怡。凤凰山不高,但颇为险峻,其西面临江,崖如刀削,天堑弥漫,自从四祖来此传教,加上蕲州信教者众,一时名动天下,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是也。据嘉靖《蕲州志》载,隋大业年间,四祖道信于蕲州凤山寺传衣钵与弟子弘忍,弘忍于蕲州雨湖边上的枣儿林建真慧寺,后世称为五祖寺,弘忍于蕲州传衣钵与惠能,惠能后为禅宗南派祖师,弘忍的另一弟子神秀告别师父,离开蕲州,往北创立了禅宗北派。然而,蕲州地处长江边上,时常遭水灾,蕲谚云:“可作千年寺,难养千年僧”。由于来学禅的人日益增多,唐永徽五年(654年),弘忍放弃蕲州枣儿林寺庙,前往黄梅东山建寺,宋真宗敕赐为“真慧禅寺”,该寺因五祖弘忍所创,世称五祖寺。尽管如此,即便是蕲州的五祖寺依然香客盈门,并未遭到冷落。后来,真慧禅寺取代了蕲州的真慧寺,从而成为弘忍传法的永久道场,被宋英宗御赐为“天下祖庭”。此后,世称弘忍为中国禅宗五祖。弘忍(60l一674年),俗姓周,蕲州广济(今属武穴市)人。唐永徽三年(651年)道信付法传衣钵给他。道信圆寂后,他继承法席。弘忍大师作为佛教禅宗的创始人,对佛教影响深远。至今黄梅五祖寺的碑刻依然冠之“蕲州五祖寺”。例如今天的韩国人要想出家当和尚,必须取得国家承认的佛教名刹颁发的度牒才算合法,否则被视为私自剃度,其僧人身份和各种权益也得不到保障。因蕲州黄梅五祖寺在东南亚佛教界久负盛名,其资格最老、最具影响力,故韩国欲出家之人必须前来中国蕲州(黄梅)五祖寺,接受高僧“培训”一段时间,便可以获得五祖寺高僧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佛教协会颁发的度牒,度牒上依然冠有从古之称“蕲州五祖寺”字样,由此可以看出蕲州与佛教禅宗的渊源。
    顾景星与贞慧寺(五祖寺)更是颇有缘分,先后撰有《重修贞慧寺众姓大忏文》、《迎佛幢和尚东山开讲启》、《真慧寺碑》(即今黄梅五祖寺碑记)、《五祖真慧寺重建钟鼓楼佛幢华禅师作大僧伽吼居士顾景星欢喜为作颂》等。作为一名居士的顾景星,不但替该寺作碑记、启、颂,而且身临其境听佛经、虔诚拜佛,以及与那里的高僧一起探讨佛理,可见他与真慧寺(五祖寺)的高僧关系是何等密切!这也是《红楼梦》书中第二十二回作者巧妙地借薛宝钗之口,说出五祖传授衣钵给六祖的故事来。宝钗道:“实在这方悟彻。当日南宗六祖惠能,初寻师至韶州,闻五祖弘忍在黄梅,他便充役火头僧。五祖欲求法嗣,令徒弟诸僧各出一偈。上座神秀说道:‘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有尘埃。’彼时惠能在厨房碓米,听了这偈,说道:‘美则美矣,了则未了。’因自念一偈曰:‘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五祖便将衣钵传他。今儿这偈语,亦同此意了。只是方才这句机锋,尚未完全了结,这便丢开手不成?”这段话的出现,显然是作者有意为之。为何要这样说呢?因为五祖让徒弟所念的这两首偈语,源于五祖在蕲州以念偈的方式传衣钵给弟子六祖惠能的故事,故至今蕲州稍微与佛有缘的老年人大多还能背出,可见这个故事在旧时的蕲州是人人知晓的了。
    自古蕲人妇女无人不信佛,至今依然如此,如顾景星《白茅堂集》卷十七《浴莲庵龚端毅公令蕲水县时建二首》诗句:“处处内人随拜佛,不曾重到浴莲庵(浴莲庵在蕲水,即今浠水县)。”蕲州的妇女没有一个不信佛的,诗中的“处处内人随拜佛”,虽然说的是古代大蕲州的蕲水(今浠水县),但是,实为蕲州地区妇女信佛的真实写照,由此可见一斑。《红楼梦》书中的众多女性,从贾母到邢、王二夫人,再到宝钗、黛玉诸人,乃至家奴,无人不信佛,尤其是宝钗、黛玉谈起禅来,头头是道。其中贾府的四千金惜春更是削法为尼,正合顾景星诗句中所表达的意思。
    又如第十三回和第十四回中说到秦可卿死后,延请道士、高僧念经和优伶唱戏之事,以及安葬之俗,与蕲州自古及今风俗几近相同。又如第二十九回,原来冯紫英家听见贾府在庙里打醮,连忙预备了猪羊香烛茶银之类的东西送礼。此处“在庙里打醮”,实际上是指贾母一行在清虚观打醮,并非在某一寺庙,这与蕲州人习惯上称道观为庙的叫法一致,同时与上文中蕲州“九十九座庙”中的“庙”包含道观的称谓保持一致。再如第三十七回,李纨道:“从此后我定于每月初二、十六这两日开社,出题限韵都要依我。这其间你们有高兴的,你们只管另择日子补开,那怕一个月每天都开社,我只不管。只是到了初二、十六这两日,是必往我那里去。”为什么选择初二、十六开社呢?月头月中是其次,主要原因是:蕲俗初一、十五为善男信女入庙进香许愿还愿之日,大家都忙碌着上庙里进香。这也是如书中第二回林如海乃说:“已择了出月初二日小女入都……”,以及第二回中说到贾雨村“因那年士隐赠银之后,他于十六日便起身入都”等启程日期,多回避初一、十五的缘故。所以,李纨如此提议每月初二、十六这两日开社。
    从《白茅堂集》的顾氏家传中可以看出,顾氏家族与佛、道的渊源,上溯昆山始祖顾阿瑛,下至顾景星生活的时代。尤其是旧时蕲州多有信仰佛、道,因此,顾家多有信佛崇尚道教之人,如顾景星姑母刘贞节、妻子萧瑜、姐姐顾长存,都是佛教徒,自然她的母亲、嫡母及家奴也同样是信佛的。顾景星的先祖鸿如公、顾问、顾阙、顾天锡等,都是道教徒。
    蕲州人崇尚佛、道由来已久,上文已经说过蕲州最早的道观、寺庙和庵,有建于西晋的天长观,有建于隋唐的凤山寺(又名四祖寺、四祖正觉禅寺)和五祖寺,有建于宋代的玄妙观,明清时期则更多,光蕲州城岛上便有数十座,其中以玄妙观最为著名。书中说到贾敬服食丹砂身亡,当年明嘉靖皇帝的父亲兴献王朱祐杬与四世荆王朱祐橺乃同宗同支兄弟,常来蕲州玄妙观,由于好炼丹,一住便是数月,这也是书中贾敬炼丹和殡天之地为何叫玄真观的缘故。玄妙观的炼丹炉,数百年来一直保存完好,直到文革时期才毁,五十年代以编剧电影《李时珍》而闻名的学者张慧剑,曾经来蕲州玄妙观实地考察,见到玄妙观的炼丹炉等物,在其编剧的电影《李时珍》和编写的“李时珍”小册子上,作者均将蕲州道士炼丹过程大肆渲染一番。顾家男士与道教结缘,先祖顾阿瑛姑且不论,如《鸿如公传》载:“公讳宗儒,字鸿如,好道术。有妾八人,年且百岁。眉尽白而色理如壮时。”又如《伯祖日岩公传》云:“(公)好服食丹砂,寿八十一。”此外,顾景星曾祖父顾阙、父亲顾天锡晚年无不崇尚道教,昼夜静坐,至于辟谷顾家无人不会。如顾天锡《祖桂岩公传》载:“万历十六年戊子大旱,斗米千钱,不忍食,辟谷五十日,而神益王。”书中贾敬于玄真观服食丹砂中毒死亡,与当年蕲州好道人士于玄妙观炼丹事情完全相合。非但如此,顾家女子除信奉佛教外,不少也信道教,如顾天锡撰《从叔妣隐节朱孺人》载:“寡饮食,少言语,日中夜半,正坐服气,能述古女仙自缑婉妗下百余人,雅俚不一。”又如书中写到《参禅偈》、《石上偈》等,而顾景星平生写过十多篇偈语的文章,如《僧上水募僧伽黎偈》、《募荳偈》、《代僧宏度发愿募铜鼓偈》、《正觉寺募墙垣什物偈》、《黄陂县募藏经阁偈》、《雨华寺建大悲阁疏并偈》、《雪岸上人募衣钵偈》等,这在古代文人诗文集里也是较少见到如此之多的偈文。可见,顾景星不但深懂佛理,而且是写作偈文的高手。
    又如书中所体现出的蕲州佛道文化。如念经。蕲俗,一般老了人或有亲人死去都要延请道士念经。旧时富贵人家则是和尚、道士同台念经,还要唱戏,并非每个地方都是这样。此俗源于明嘉靖年间,据嘉靖《蕲州志•风俗》条载:“嘉靖新令于后俾人知所戒云:监察御史刘谦亨等奏为禁奢,以正风俗事。内开丧葬之家肆,筵裂帛,扬旛结彩,崇僧、道念经,聚优伶为戏,恬不为怪乞要。”如第十三回,秦可卿死后,“宁府的人,一面吩咐去请钦天监阴阳司来择日,推准停灵七七四十九日,三日后开丧送讣闻。这四十九日,单请一百单八众禅僧在大厅上拜大悲忏,超度前亡后化诸魂,以免亡者之罪;另设一坛于天香楼上,是九十九位全真道士,打四十九日解冤洗业醮。然后停灵于会芳园中,灵前另有五十众高僧、五十众高道,对坛按七作好事。”此处“停灵七七四十九日”、“九十九位全真道士”,为蕲州人从道教说法,道教认为人死后,在七七四十九日之内魂魄依然还在屋里,故每七要念经超度,以便死者顺利通过奈何桥,可以早日托生。道教还认为,天有“九十九”重,乃至高无上。如蕲州旧称有九十九座牌坊、九十九口井、九十九座庙等,实际上远远不止此数,但是从道教说法,只说“九十九”,而不说一百余。其中“单请一百单八众禅僧”,蕲州人也有说法。为什么要请这个么多的禅僧呢?这是从佛家说法,佛家认为人生有一百零八种烦恼,故蕲州旧时大型斋醮场合念经超度时往往用一百零八僧,寺庙里敲钟也要敲一百零八下,原是帮助世人敲醒烦恼。所以,书中有“单请一百单八众禅僧拜大悲忏”之语,那就是让死者早日脱离苦海。又如同一回,“会芳园临街大门洞开,旋在两边起了鼓乐厅,两班青衣按时奏乐,一对对执事摆的刀斩斧齐。”这与嘉靖《蕲州志•风俗》所载“聚优伶为戏”一样。为什么死了人还要唱戏呢?因为蕲人将丧事说成是“白喜事”,有别于婚嫁“红喜事”,既然称之为白喜事,那当然要唱戏,以增添热闹气氛。若是以胡适等红学家之说此书为曹雪芹所撰,曹当写不出此俗。
    又如铭旌文字。如第十四回,“至天明,吉时已到,一般六十四名青衣请灵,前面铭旌上大书‘奉天洪建兆年不易之朝诰封一等宁国公冢孙妇防护内廷紫禁道御前侍卫龙禁尉享强寿贾门秦氏恭人之灵柩’。”这铭旌上书有四十六字,这也与蕲俗相合,合在哪里呢?同样合在蕲俗中的佛道文化,佛教认为人有“生老病死”,而道教认为人生无非是一“苦”字,所以人死后要念经超度,令其脱出“苦海”。蕲俗将佛道合二为一,便是“生老病死苦”,所以,无论在灵幡铭旌,还是墓碑上的主题词,或书或镌之字,均要以“生老病死苦”五字循环,而最后一字要求以“生”字落脚,以上秦可卿铭旌所书之字,即要念九个“生老病死苦”,至最后的一个“柩”字,恰好落脚为“生”字,这就是秦可卿的铭旌上为何有长长四十六字之故。当然,不是每个人死后有如此多的字,因为秦可卿与众人不同,一是家族显赫,二是诰封的命妇职位有别于常人,所以有这么多的文字。也就是说,蕲俗常规要求要么为六字,要么为十一字,要么为十六字,要么为二十一字,如此类推。当然,普通人去世,其文字多为十一字,十六字以上为有官职之人。请看顾景星撰《亡姊萧淑寄葬砖铭》末云:“弟顾景星镌砖,而大人为之铭曰:蕲州顾重光长女长存之柩。”顾天锡为其女所题砖铭正好是十一字,末尾“柩”字同样是以“生”字落脚,与秦可卿铭旌上末字相同。又如刘贞节的丈夫刘钺死后,刘一直守节,后来有司建坊旌表,其文字为:“已故童生刘钺妻顾氏贞节”共为十一字,最后一个字同样是落脚为“生”。由此可知秦可卿铭旌所书字数,正好符合蕲俗丧葬所体现出的佛、道文化,不难看出,这正是蕲俗。可以说,非蕲人不可为!
    又如“传灯照亡”与蕲俗也同。如同一回,“这日乃五七正五日上,那应佛僧正开方破狱,传灯照亡,参阎君,拘都鬼,筵请地藏王,开金桥,引幢幡,那道士们正伏章申表,朝三清,叩玉帝,禅僧们行香,放焰口,拜水忏,”所谓“传灯照亡”,指的是“放路灯”。蕲俗共有两次。第一次是在出殡的前一日黄昏时分,用竹筒装上灯捻再浇上植物油扎成的火把,死者亲人披麻戴孝,家族人和亲戚等紧跟其后,大家手举火把,一路走,一路燃放鞭炮,每隔几步远插上点燃的香一支或数支不等,香要插入路边,并且沿途撒“往生钱”。其路线有二:一是从亡故者家门前至东岳庙;二是往往绕城一周,农村的则绕村落一圈,因俗传是为亡魂前往阴间照路,让亡者一路好走,故谓传灯照亡。第二次是在死者“五七”斋醮之时。斋醮时设经堂,挂佛像,请大批道士念经文,斋醮的重点之一是“游旌”活动,即和尚或道士若干唱引于前,孝子捧灵牌行于后,伴以锣鼓唢喇乐队,游行十余里而返,途中每隔数步置一火光,谓之放路灯,也称“照路”,俗传是为亡灵回家照路,与上面给亡灵到天堂放路灯正好相反;及至家门前,用白布数十丈架成桥状,和尚、道士引导孝子捧灵牌从“桥”上走过,继而再引导孝子于“桥”下,谓之“参桥”,也说成是开金桥。俗传这样可以把亡灵从“阴府河”的对岸接引到阳间来。
    又如上文所说的“这日乃五七正五日上,那应佛僧正开方破狱……”,同样也是蕲俗。宁府斋醮为何不选择在五七的第七日呢?这是因为蕲俗认为,斋醮时要烧“往生钱”,也就是纸钱,当日烧的纸钱是“热钱”,亡者烫手拿不去,所以要提前一、二日进行。只有提前一二日烧的是“冷钱”,亡者才能拿去。书中“五七正五日上”念经超度,与蕲俗提前念经正好相合。
    又如绕棺。如第六十六回,尤三姐道:“姐姐信他胡说,咱们也不是见一面两面的,行事言谈吃喝,原有些女儿气,那是只在里头惯了的。若说糊涂,那些儿糊涂?姐姐记得,穿孝时咱们同在一处,那日正是和尚们进来绕棺,咱们都在那里站着,他只站在头里挡着人……”此处所说的“绕棺”,正是蕲俗。所谓绕棺,就是道士或和尚在给死者超度亡灵时,一面念经,一面率死者至亲绕棺而行,为死者免下地狱,早上天堂托生为人。
    又如路祭。如同一回,“又有十三众尼僧,搭绣衣,靸红鞋,在灵前默诵接引诸咒,十分热闹。走不多时,路旁彩棚高搭。设席张筵,和音奏乐,俱是各家路祭:第一座是东平王府祭棚,第二座是南安郡王祭棚,第三座是西宁郡王,第四座是北静郡王的。”蕲俗,贫穷人家死了人后,便请阴阳生择日安葬,不会久留,一切从简,只延请道士在一七和七七念经,家庭稍微好一点的有一、三、五、七念经的,富贵人家去世则大不一样,每七和百日要念经做道场,当延高僧高道念经忏悔,以示死者早日超生。其中“路祭”“祭棚”是什么意思呢?蕲俗:一般在出殡时,灵柩所经之地,其至亲好友便要在路上设棚路祭,即摆上香案供品,点燃香烛,为死者烧纸钱,是为路祭。除敲锣打鼓吹唢呐、放鞭炮外,并给抬棺的人施以汗巾或铜钱之类的礼物,场面极为热闹。至今蕲州地区老了人依然如此。
    又如春、秋祭祀祖先。蕲俗历代从楚俗,自古有之。明王世贞在《顾氏祠堂记》中说:“春秋牲牢,相协厥资。”如第六十四回,“大约必是七月因为瓜果之节,家家都上秋祭的坟,林妹妹有感于心,所以在私室自己奠祭,取《礼记》‘春秋荐其时食’之意,也未可定。”可见,此处说到春秋祭祀,是从楚俗、蕲俗。
    又如念《金刚咒》。所谓《金刚咒》,就是《金刚经》中的咒语。《金刚经》是佛教的一部经典,属大乘佛教,因文字简短,易于念诵,所以最为流行。旧时,蕲州人在家人临死之前均要高声诵念《金刚经》,尤其富人家更是如此。相传死者便少受苦难,且容易过奈河桥,有不在阴间受苦早托生之意。如顾景星撰《亡室安正君状并诔》载:“十一月中旬微疾,察其神气有异,强之琴,一弄未终,明日痢血数斗,医谓血热,误投香连丸,血遂剧,诸儿跪诵《金刚》,普翦肉代香,肉从炉中爆出,捉入者三,以为不祥。”“予高声诵《金刚》,君目而微笑,及曰:‘好!’遂瞑。”如第二十五回,可巧王夫人见贾环下了学,便命他来抄个《金刚咒》唪诵唪诵。当然,念《金刚经》古时全国皆然,但蕲地风此尤盛。   
    再如书中的火化、土葬,与蕲俗也同。蕲州在明朝正德以前多实行火葬,其火化的场地在蕲州城北门外的平顶山火化场,即今蕲州镇中所在地,直到嘉靖年间方实行土葬,顾景星的先祖顾敦为蕲州最早倡导土葬的人。如顾天锡《曾祖化之公传》载:“先是俗,多火葬,言于州守周公广荣,以北门外平顶山,教民葬,立禁格,为文谕之。”这也是第七十七回,晴雯死后为何抬往城外化人场上去之说。
    可见,书中的丧葬文化,与旧时蕲州习俗完全相合,且大部分习俗至今依然如此。
    此外,蕲州人的鬼神思想在《红楼梦》中的体现也是很多的。楚俗,自古巫风盛行。自秦至清,上下五千年,楚地巫祝风俗,一直大行其道。《列子•说符篇》载:“楚人鬼而越人礻几。”《汉书•地理志》云:“楚有降汉川泽之饶……信巫鬼,中淫祀。”唐代著名诗人元稹《赛神》说:“楚俗不事事,巫风事妖神;事妖结妖射,不问疏与亲。”屈原在《离骚》、《九章》中,更是描绘了一个个神仙世界。顾景星的家乡蕲州,巫祝之风更为繁盛,几乎没有不信鬼神的,俗传“举头三尺有神灵”,人们希望得到的或避免的事,往往借助于神灵。既然信神,自然也信命运、信报应、信风水、信福荫等,蕲州人如此信神信鬼,可能与自古崇尚佛道有莫大关系,换言之,蕲州佛道与古代楚地信神信鬼也有关系。
    顾景星自幼生长在蕲州这个敬事鬼神的环境中,尤其是父祖辈崇尚道教,对于炼丹、辟谷、符水,乃至巫术作法、镇魔法或驱鬼神等事,可以说是了如指掌。如春秋时期便有的傩戏,被誉为当今戏剧的“活化石”,而这种起源于宗教的民间戏剧艺术就是与驱鬼神灾疫和祈求丰收、平安有关,当代艺术家、江西省艺术研究所特约研究员、中国戏曲表演学会常务理事毛礼镁撰写的《江西傩及目连戏》一书,其考证傩戏的渊源时,多次引用古楚地的蕲州地区的傩戏作为证据,可见,傩戏原来由古楚地的蕲州流传到近邻的江西、安徽等地,说明蕲州地区早在春秋时,便崇信鬼神。如顾景星《销甲》诗句:“俭岁多谈鬼,连营尚裹创。”《乡傩》(事详文集蕲志论)诗句:“春社作已毕,土风尚傩驱。云旌夹翠早,钲鼓趋中衢。妇稚候门喜,罗拜陈牲醹。田蚕及鸡彘,禳祝凭神巫。雕几列神像,被以红锦须。中坐天宝帝,左右双明姝。太尉复何人,题额黄金涂。凤胄雷将军,位与睢阳俱。郎君白玉面,细马腰雕弧。酒酣招百戏,啰唝何纷挐。假狮西凉舞,卷■骑蛮奴。”又如《阴兵篇中元前夜作》(蕲俗七月朔夜,于景佑真君庙伐鼓吹螺,以小钲巡于市,名放兵。望夜如之,云收兵。兵谓鬼也,此十五日内,士庶家各祭亡者,又自九夜至望夜,七日内敛钱作佛事,所谓乌兰盆拿〈按:即盂兰盆会〉。道书云,中元考校也。有司皆出行香。收兵之名,最为凄绝。作《阴兵篇》。):“双星既已别,孤月又不圆。凉飙动四野,凄咽鸣寒蝉。草根上清露,隧道闻流泉。耸冢无人行,新孤皆荒阡。礼魂本楚俗,设食哦灵篇。华灯散川陆,唱叹盟诸天。吹螺高鸣鸣,击鼓深鼘鼘。何以名收兵?此名绝可怜。鬼中有国殇,闻螺来独先。死时鼓角急,魂听犹辛酸。幽冥莫能收,救度维真仙。为我谓司牧,此理殊不然。惟当保民命,薄海无戈钅延。苦酒消岳虫,况乃■王化。”可见,蕲俗自古便有驱鬼祈福的活动。再举一个鬼神的例子,如顾景星在《先嫡母李孺人行状》里说了一个蕲州出鬼的故事,《状》云:“辛巳大疫,有奇鬼常见人家画幅上,器皿衣折中,一卖鳖翁过州,鬼从鳖桶跳出,黑色,一目一手,走入州人壁中,疫死殆尽。”可谓活灵活现,信乎?不信乎?由此可以看出楚蕲自古尚鬼神。又如书中第二十五回,作者写马道婆受了赵姨娘的银子并欠条,这时,满口里应着,伸手先去抓了银子掖起来,然后收了欠契。又向裤腰里掏了半晌,掏出十个纸铰的青面白发的鬼来,并两个纸人,递与赵姨娘,又悄悄的教他道:“把他两个的年庚八字写在这两个纸人身上,一并五个鬼都掖在他们各人的床上就完了。我只在家里作法,自有效验。千万小心,不要害怕!”再如第八十回,(夏金桂)半月光景,忽又装起病来,只说心疼难忍,四肢不能转动。请医疗治不效,众人都说是香菱气的。闹了两日,忽又从金桂的枕头内抖出纸人来,上面写着金桂的年庚八字,有五根针钉在心窝并四肢骨节等处。于是众人反乱起来,当作新闻,先报与薛姨妈。薛姨妈先忙手忙脚的,薛蟠自然更乱起来,立刻要拷打众人。金桂笑道:“何必冤枉众人,大约是宝蟾的镇魇法儿。”无论是马道婆作法害宝玉与凤姐,还是夏金桂折纸人,用银针钉在纸人心窝并四肢骨节等处嫁祸于人,旧时蕲州多有此魔法,直到五十年代初,依然还有人在练习这些魔法。顾景星对于此类鬼把戏太清楚了,故将其写于书中。
    所谓送祟,蕲俗认为人生病是在外撞上什么鬼神了,需要折些纸马,送至病人外出所经方位去烧掉,病当自愈,谓之“送祟”,也说成“安神”。如第四十二回,刘姥姥道:“小姐儿只怕不大进园子,生地方儿,小人儿家原不该去。比不得我们的孩子,会走了,那个坟圈子里不跑去。一则风扑了也是有的;二则只怕他身上干净,眼睛又净,或是遇见什么神了。依我说,给他瞧瞧祟书本子,仔细撞客着了。”一语提醒了凤姐儿,便叫平儿拿出《玉匣记》着彩明来念。彩明翻了一回念道:“八月二十五日,病者在东南方得遇花神。用五色纸钱四十张,向东南方四十步送之,大吉。”后来凤姐命人请两分纸钱来,着两个人来,一个与贾母送祟,一个与大姐儿送祟。果见大姐儿安稳睡了。此处“八月二十五日,病者在东南方得遇花神”之句,当取自作者生于八月和妻子萧瑜生日(正月)二十五日生中的两组数字,此段话中送崇之事,是为蕲俗。如此习俗与蕲地相合的举不胜举,足见作者是刻意展示蕲地习俗。
    可见,作者写书时是借鉴蕲州独特的佛道文化现象和鬼神思想及其民俗来写的。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