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130|回复: 0

一曲红楼梦 谁是梦里人(6)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7:29: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文原载于2010《红楼研究》增刊)
从甄士隐家、贾府和大观园的布局看蕲州城及其荆王府的地理环境在书中的表现
    首先,《红楼梦》一书所表现的地理方位与蕲州是完全相吻合的。如第一回,贾雨村要进京考取功名,途中寄居葫芦庙结识甄士隐。临别时,甄士隐对贾雨村道:“十九日乃黄道之期,兄可即买舟西上,待雄飞高举,明冬再晤,岂非大快之事!”这里“买舟西上”,而非“北上”,古时候蕲州的士子参加乡试,均选择乘船西上武昌。即便是上京城参加会试,也是如此。旧时有两条官道可走:一条是先乘船西上武昌,再通过陆路官道经信阳入京,可视为“水路”;另一条则是从麻城翻越大别山,直接取道河南潢川入京,可视为“陆路”。两条官道均可到达北京。即便是今日交通如此发达,蕲州、蕲春人乘车、乘飞机到京城依然是先上武昌。即便是不熟悉蕲州地理环境的人,也可以通过查阅地图来进行验证。依此推论,此“买舟西上”当是作者刻意描写蕲州的地理环境。
    又如第三回,黛玉第一次从扬州来神京的外婆贾府家里弃舟登岸,其环境同样说的是蕲州。试想一下,如果说林黛玉所走的路线,是从大运河到的北京,弃舟登岸,恐怕脚夫用轿子很难抬到家,不会累死才怪呢!因为不会是一点点儿远的路程,而蕲州城岛正好是在江边,用轿子抬林黛玉完全符合情理。又如第六十三回,贾敬死后,作者写道:天子听了,忙下额外恩旨曰:“贾敬虽白衣无功于国……令其子孙扶柩由北下之门进都。”这是由于作者将其顾家作为贾府来写,玄妙观当做玄真观来写,而将荆藩王邸所在的城郭作为都城,因顾家、玄妙观均在州城外之东,若进城当是走北下之门。为什么作者说“由北下之门进都”呢?蕲州城自古以来,固若金汤,易守难攻,该城昔日共有城门六座,其分布是:东门一座,南门两座均临雨湖,西门两座滨临波涛汹涌的长江,这五座城门,且都是建在平地上,惟有北门建在麒麟山上,城门下为一陡坡,居高临下,且位于护城河内的陆地上,顾家所在全胜坊的白茅堂和玄妙观就在此护城河城岛上的东面,顾家人也好,玄妙观的道人也罢,若要进城,则从北门直入无疑,而荆王府恰恰在城内,故作者说皇上恩旨“令其子孙扶柩由北下之门进都”,而且作者特别强调“北下之门”,假若作者写的是明清时的京城的北门玄武门或皇城北门的话,则不会这样写,因为玄武门和皇城诸门外均为平坦之地。由此可以得出此“北下之门”当为蕲州城北门——“雄武门”,该门至今尚存,可以一睹其旧貌。可见作者写的是蕲州城的北门,只是作者将荆王藩都予以“放大”,变成“京都”或“神京”而已。
    其次,贾府与荆王府布局的雷同。从宁、荣二府及大观园的整体布局来看写的是荆王府。
如第三回,林黛玉来到贾府,忽见街北蹲着两个大石狮子,三间兽头大门,门前列坐着十来个华冠丽服之人。正门却不开,只有东西两角门有人出入。正门之上有一匾,匾上大书“敕造宁国府”五个大字。因为当年荆王府牌楼便有“两个大石狮子,三间兽头大门”,石狮至今还保存在蕲州李时珍纪念馆里。其中“敕造宁国府”与当年荆王府牌楼上书“敕造荆王府”五个大字也完全吻合。当时荆王府左右还有敕造牌坊两座,一为“忠孝坊”,一为“贤良坊”。据《荆藩朱氏家谱•荆坊表考》载:“忠孝坊、贤良坊在荆藩府左右,因端王辞禄,钦赐石坊二座以褒之。”所谓左右,指的就是东西,因为中间是荆王府,荆王府的左右正好与书中的宁府在东,荣府在西也相合。
    再如贾府及周边街道纵横与荆王府诸多府邸及其周边环境也是相同的。根据第二回贾雨村的描述,以及第三回林黛玉的所见:“街东是宁国府,街西是荣国府,二宅相连,竟将大半条街占了。 ”由此可知,宁荣二府所占的面积是很大的,而正合荆王府的诸王爷的府邸所占的面积。据 “荆藩第宅考”载:“荆藩旧邸在州城内麒麟山麓,前抵六脚牌楼,后齐山,左右齐官街。樊山邸在文明门内,前齐官街,后齐宗正府,左抵岳家街,右齐周家街。永新邸在东门内观音塘前。前齐富顺府,后齐李宅,左齐东城,右齐关街。富顺邸在南城内,前齐分司,后齐永新府,左抵泮池,右齐城脚。德安邸在南城内凤凰山麓,前齐官街,后齐山,左齐南府,右齐樊山府。都昌邸在城隍庙右,前齐街,后齐山,右齐儒学。宗正邸前抵州卫,后抵周家街。”荆王府位于麒麟山的脚下,这从“荆藩宅第考”中所记录的规模可以得到印证。
    又如第十八回中的贾妃省亲情节与蕲州城地理环境的相合。书中写道:“贾赦等在西街门外等候”,“忽见一对红衣太监骑马缓缓的走来,至西街门下了马,将马赶出围幕之外,便垂手面西站住。”“一时,舟临内岸,复弃舟上舆,便见琳宫绰约,桂殿巍峨。”首先是作者为何写到“在西街门外等候”呢?这是因为当时荆王府在重大场合出进多从西门,因为多数客人走的是水路。旧时蕲城的西门共有二门(后来又增二门)均临江,便于戒严,只有重大场合才开启。东门、南门均濒临雨湖,而日常行人多从北门出入。书中“至西街门”,以及贾妃“舟临内岸,复弃舟上舆”等语,与蕲州城西门临江地貌相合。再如贾妃一上岸,“便见琳宫绰约,桂殿巍峨”,这实际上写的是当年蕲州城内的儒学(孔庙)和众多的牌坊壮观景象。蕲州儒学始建于南宋,当年的墙壁上还刻有朱熹的《蕲州教授厅记》,内建大成殿、明伦堂、学宫、泮池、状元桥、泮宫坊、文明坊、崇圣祠、名宦祠、乡宦祠、忠义祠、尊经阁、文昌阁、学政廨、训导廨、节孝祠,庖所、学科、学舍、礼门、义路和骑马、射箭等建筑和场所,明末张献忠屠城罹遭兵燹,清初进行重建,位于荆王府的东面,顾景星还曾替其作有《修蕲州儒学庙序》一文。再者,据老辈人传说,旧时蕲州城十步一座牌坊,素有“九十九座牌坊”之说,实际上远远超出此数目,据明、清时期的《蕲州志》、《湖广通志》以及蕲州耆老的口述有一百余座。可惜多毁于四清至文革特殊时期。在封建社会的牌坊,是一个人获得崇高荣誉的象征。一般说来,牌坊都是为旌表本地、本族、本州或在此为官的先贤而建。树牌坊是彰德行,沐皇恩,流芳百世之举,也是当时人们一生的最高追求。这便是作者为何写贾妃一弃舟登岸便见“琳宫绰约,桂殿巍峨”的缘故。
    第三,大观园与蕲州城的诸多契合。其证据如下:
    一是大观园面积的描写与蕲州城完全相当。如第十六回对该园大小的描写:“从东边一带,借着东府里花园起,转至北边,一共丈量准了,三里半大。”三里半大是个什么概念呢?并非指整个园子边长的总和,而是指纵横各有三里半长距离。若依明清两朝市制度量,三里半相当于今天的一千数百余亩,若按照当今方法丈量,准确地说,则是一千三百一十二亩。所谓“转至北边”,说明大观园是环宁荣二府,蕲州城便是环荆王府。这个面积正好是蕲州城内整个的面积。因为蕲州城内的面积,东西、南北走向方圆大约正好各是 “三里半大”, 这当然指的是一个概数,并非实指。如果有兴趣研究红楼梦的学者,可以参阅嘉靖《蕲州志》所载蕲州城及荆王府地形布局图,或直接莅临蕲州现场勘查丈量。试想一下,古代有谁个豪门贵族私家花园有如此之大呢?除非是御花园。
    二是大观园的山水走流之向与蕲州城相合。我们从第十七回中可以看出,大观园是由东北主山——大主山及其分支山脉再配上人造假山构成。荆王府后的主山脉为麒麟山,且位于城之东北、麒麟山之南麓,其支山脉以城内的玉带山、胭脂山和笔架山等组成,可惜的是,解放后为建房子将这三个支山脉几近履为平地,如今看不到这些支山脉的全貌了,尽管如此,还能隐约看到一些痕迹。就整个蕲州城而言,这些山脉西南以凤凰山为主,东北则以麒麟山为核心,且是位于东北方位,荆王府正处于东北方位的麒麟山麓,只是麒麟山的主山脉从东北向西延伸至长江边,而大观园的主山大主山也是位于东北方位。再看大观园的水。如贾政因问:“此闸何名?”宝玉道:“此乃沁芳泉之正源,就名‘沁芳闸’。”此处所说沁芳闸为沁芳泉之正源,源于麒麟山多沁眼,昔日山坡上有古井数口,至今还有部分尚存,这与书中所言“篱外山坡之下,有一土井”也是相合的。而同样是蕲州城内的凤凰山,则鲜有古井。其中沁芳闸,便是通外河之闸,与蕲州城内之水流向外河长江也合,再说 “沁芳闸”和“沁芳亭”之“沁芳”一词,为顾景星惯常喜爱用语,如作者在《茉莉赋•有序》中便有“洁沁芳心”之语。
    三是“石桥三港”及其水源走势。如第十七回,众人“再进数步,渐向北边,后文所以云进贾母卧房后之角门,是诸钗日相来往之境也。平坦宽豁,两边飞楼插空,雕甍绣槛,皆隐于山坳树杪之间。俯而视之,则清溪泻雪,石磴穿云,白石为栏,环抱池沿,石桥三港,兽面衔吐。”此处“石桥三港”,与旧时蕲州城内河港完全相吻合。作者为何这样写来?因为旧时蕲州城内有三条内流排水港,河上且多桥。昔日蕲州人为预防下雨季节遭到洪涝灾害,加之麒麟山多泉,常年清泉汩汩,考虑到排水的问题,遂于城内开凿了三条人工河港,其水最终排到西面的外河长江,只是解放后长江北岸筑有大堤,三条内河港均被填平。且蕲州城岛昔日内外多桥,这也是为何作者轻松说出“石桥三港”以及说水排向“外河”之故。大观园的水源从原会芳园北拐角墙下引入后,自东北大主山山坳分作两支而流遍全园,最后在位于北方后门怡红院汇为一处。在该回最后快出门时,书中特别提到水的流向和出口是街北内河港,而蕲城墙脚下的街北便有一内河港,称为“后壕”。后壕之水直接流向西边的长江。书中所谓大主山实际上就是荆王府后面的麒麟山,麒麟山为自然生成之山,当然像书中说的那样而非人工所能穿凿。如第十七回作者写道:“便见一所清凉瓦舍,一色水磨砖墙,清瓦花堵。那大主山所分之脉,皆穿墙而过。”此批提示了两个值得注意的特征,其一是稻香村处于盆地,其二是主山处处映带连络不断组成环山,而麒麟山便是这样一起一伏的绵延小山包。如果说北京明清时的故宫及其清初诸王爷的府邸,西北、正西边,为北海、中海和南海,从西北进入围绕宫城的护城河构成其水源。紫禁城周围及其城内除了人造的景观外,无自然的山丘,且宫中地势也是极为平坦,丝毫没有明显的倾斜现象,而蕲州的地势则如书中描写的盆地一样,其走势为东高西低。
   四是大观园题咏与蕲州城岛之间的联系。如第十八回,大观园题咏,林黛玉赞美大观园的诗句“借得山川秀”,一个“借”字,含义深刻,意犹未尽,说明大观园为天造地设的山水相依景致,而非人工所造。这在描绘大观园的众多诗句中,均能体现出这个特征,而蕲州城岛便是天然生就的岛屿。又如“衔山抱水建来精,多少工夫筑始成。天上人间诸景备,芳园应锡大观名。”“山水横拖千里外” “秀水明山抱复回,风流文采胜蓬莱”等诗句。所谓“衔山抱水”“秀水明山抱复回”,则是指的整个蕲州城,而不是单纯指大观园。因蕲州城依凤凰、麒麟二山而筑,西临长江,东、南、北三面被湖水环绕,这样一来为四面环水,当然是“衔山抱水建来精”。既然四周是水,当然是“衔山抱水”和“秀水明山抱复回”。而“多少工夫筑始成”,则指的是蕲州城。且蕲州城自古以来有“小蓬莱”之称,被历代堪舆家极为推崇的中国四大风水宝地之一。另外三大为江西临川、江苏宜兴和泰州市黄桥镇。同时,蕲州又是文昌之乡、佛道兴盛之地,故作者说成是“风流文采胜蓬莱”,而北京少有如此天然“衔山抱水”景致。据《荆藩朱氏家乘•荆藩第宅考》载:“荆四府左抵樊山老府,右抵华人屋。白云深处在荆府内麒麟山之阳,林木四匝,群峰合抱。常有白云凌虚之壮。荆端王于此构亭养静,都名公咸题咏焉。”书中大观园的题咏情节与荆端王“构亭养静,都名公咸题咏焉”也是相合的。书中贾政所言“偌大景致,若干亭榭”与当年荆王府所在的蕲州城也是完全相合。
    五是大观园内的太明宫,当是作者将荆王府作为原型来写的。古者建宫立极,有“取象于天”以定居之意,是谓“南宫”。这也是书中贾府和荆王府为何在山之南的缘故。如第十八回,太监说贾妃酉初刻进太明宫领宴看灯等语。此处所说的太明宫,当指大明宫。太者,大也,故太明宫即大明宫,既然是大明宫,当然也就指的是大明朝(荆王府)的宫殿了。另外,书中所说的“凤凰来仪”,与蕲州昔日凤凰山上有此石碑和麒麟山上的“双凤坡”自然也有联系。这是因为,蕲州旧时不但是出美女、才女的地方,更是出才子的地方,故书中有“凤凰来仪”之说。
    此外,关于书中“老明公号山子野者”。如第十六回,说到建造大观园时,“全亏一个老明公号山子野者,一一筹画起造。”此处“老明公山子野者”当为顾景星本人。大概当年其好友佟国器在南京建造“僻园”、顾家从昆山归蕲建造白茅堂,顾景星均参与筹划过怎样建造事宜。运用此名的同时,或许借此对大明王朝的怀念。至曹雪芹生活的年代,明朝遗老们再长寿也当早已作古人了,如果是曹雪芹何以会杜撰出“老明公号山子野者”之语?当然不会。只有明末遗老出身的顾景星才有这种可能!这并不是说顾景星参与过蕲州城或荆王府的建设筹划,只是作者的一种假托而已。
    总之,从蕲州城及其荆王府的总体布局来看,有街有巷,有山有水,有亭有坊,与贾府里的东宁西荣二府及其大观园的布局是何其相似!所以说,书中的贾府及其大观园,无论是建筑布局、景观描写,还是对各种植物花卉的描绘,均是以蕲州城及其府等作为雏形,以及对楚蕲之地常见植物的刻意描写。当然在大观园整体建筑布局以及景观的描写上,也不排除会有一些虚构的成分在内,因为文学作品并不是完全照搬生活。(待续)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