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141|回复: 0

一曲红楼梦 谁是梦里人(8)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7:28: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文原载于2010《红楼研究》增刊)
从《红楼梦》中人物生日、节气看顾景星家人生日
及其所生活的时代印记在书中的曲折表现
    《红楼梦》中众多人物生日均与顾家人有联系。如书中第四十九回写道:此时大观园中比先更热闹了多少。李纨为首,余者迎春、探春、惜春、宝钗、黛玉、湘云、李纹、李绮、宝琴、邢岫烟,再添上凤姐儿和宝玉,一共十三个。叙起年庚,除李纨年纪最长,他十二个人皆不过十五六七岁,或有这三个同年,或有那五个共岁,或有这两个同月同日,那两个同刻同时,所差者大半是时刻月分而已。连他们自己也不能细细分晰,不过是弟兄姊妹四个字随便乱叫。作者为何这样说呢?自有他的意图和目的。
    先来看贾宝玉、平儿、宝琴、岫烟、蕙香(四儿)等与顾景星生日之间的联系。书中的宝玉、蕙香、平儿、宝琴、岫烟均为八月十七生日,而顾景星的生日为八月初七,仅仅相差十天。因为真的要是将宝玉、蕙香、平儿、宝琴、岫烟等人的生日如实地写成八月初七,那太敏感了。又如第七十七回,(王夫人)因问:“谁是和宝玉一日的生日?”本人不敢答应,老嬷嬷指道:“这一个蕙香,又叫作四儿的,是同宝玉一日生日的。”蕙香之名,这与顾家人从昆山回到蕲州有关。蕙香者,回乡也。再如宝琴的生日,为何安排也与宝玉同一日生呢?这与作者有一把心爱的七弦琴有关,大约是作者睹物思人,即怀念昔日那些在黄州一起吟诗弹唱而死去的友人,如王子云等,所以虚拟出一个才女来。如《素琴二首》:“我琴木不素,漆光久已灭。七弦絓其间,亦与无弦别。对之久不弹,幽意自怡悦。龙吟声在角,琴理岂异说。世无钟子期,吾宁坐缄嘿。”“风从牖中入,琴在壁上鸣。七弦流一韵,莫辨宫商声。至音属天籁,仿佛通神明。高山与流水,浅矣人间情。”(卷十)作者当年那把七弦琴由蕲州带到昆山,又从昆山带回蕲州,后来由于家里每况愈下,没有心情弹琴,挂在墙壁上,作了这首诗,可见作者慨叹知音难觅,因而在书中杜撰出一个宝琴似乎还感到意欲未尽,同时虚拟出一个“抱琴”的人名来。由此可以看出,贾宝玉、蕙香、宝琴等人的生日八月十七,均是由顾景星的生日八月初七变化而来,只是日增十天而已。
    林黛玉、袭人生日与顾景星的妻子萧瑜相近。如第六十二回,袭人道:“二月十二是林姑娘,怎么没人?就只不是咱家的人。”探春笑道:“我这个记性是怎么了!”宝玉笑指袭人道:“他和林妹妹是一日,所以他记的。”而顾景星的妻子萧瑜生日为正月二十五,因林黛玉、袭人生日颇为敏感,故在萧瑜生月上增一倍,日减一倍。
    薛宝钗与萧瑜生日同为正月。如第二十二回,凤姐道:“二十一是薛妹妹的生日,你到底怎么样呢?”又如第六十二回,“过了灯节,就是老太太和宝姐姐(生日)……”作者虽然作模糊处理,没有直接一次说出宝钗生于正月二十一,而是通过两次说出的,但是,从文中可以看出她的生日为正月二十一,这同样是从萧瑜的正月二十五日生变化而来,正月二十五日生自然也是过了灯节,作者为了避嫌,故写成正月二十一,而不是正月二十五,惟恐后人解读书中人物身份,作者往往将书中不少人物与其家人的生日同月的写成初一或二十一。
    探春 的生日与景星乳母许氏同月而日减十。书中的探春为三月初三日生,顾景星撰《乳母许氏墓碑》云:“(母)生于万历戊子三月十三日,享年九十三。”一个生日为三月十三,一个生日为三月初三,又是相隔十天。当然,探春这一形象与其乳母许氏无甚关联,只是顾景星曲折的将其乳母的生日表达出来而已,在作者心目中,也算是作为一个纪念吧。
     凤姐与景星先祖德宣公妣朱孺人同为九月初二日生(社日)。如第四十三回,这里贾母又向王夫人笑道:“我打发人请你来,不为别的。初二是凤丫头的生日,上两年我原早想替他做生日,偏到跟前有大事,就混过去了。今年人又齐全,料着又没事,咱们大家好生乐一日。”“展眼已是九月初二日,园中人都打听得尤氏办得十分热闹,不但有戏,连耍百戏并说书的男女先儿全有,都打点取乐顽耍。”李纨又向众姊妹道:“今儿是正经社日,可别忘了。”而据顾景星《忌日丘墓记》载,其先祖德宣公妣朱孺人,生于嘉靖三十年辛亥九月二日生。两人均为同月同日生。
    贾母与景星姑母刘贞节同生于八月初三。如第七十一回,“因今岁八月初三日乃贾母八旬之庆……”请看顾景星撰《忌日丘墓记》中“旌表刘贞节”条云:“旌表刘贞节,隆庆四年庚午八月初三日辰时生,崇祯十六年癸未九月初九日辰时卒。”书中说“八月初三日乃贾母八旬之庆”,此日正是顾景星姑母刘贞节之生日。作者为何将其姑母的生辰真实的写入书中,而不是祖母,为何又不避嫌呢?这是因为,作者祖母早逝,继而祖父亦逝,其父顾天锡当时尚年幼,于是,其姑担当起“长姊为母”“长姊为父”的角色。刘贞节无儿无女,虽然是姐,然而,视幼弟如己出,以致刘贞节去世后,其弟顾天锡斩衰三年。所谓斩衰三年,就是披麻戴孝三年,无论是当时,还是后来之人皆不信有此事,毕竟是姐弟关系,何以披麻戴孝?而且一披就是三年哪!古人斩衰非父母丁忧时期不可为。故比顾景星小十七岁的章学诚,在《湖北通志检存稿》卷四“湖北通志辨例•烈女刘钺妻顾氏传•天锡服斩衰三年”载:“驳议云:天锡氏幼弟也,虽有抚育之恩,万无斩衰之制,恐误。今按:《白茅堂文集》本文如此,非误也。顾氏经术名家,动行礼法。按本传,天锡方娠,母欲不举,姊以锦袄密嘱乳医,曲折全之。蕲州城陷,姊挺身语贼请代弟死,始得保全。至天锡自幼以长,受其教养,又其次也。似此恩义廉隆,情同母子,故用理与义起斩衰三年,此虽近于贤智之过。然汉陈重为会稽太守,以姊忧去官,则古人所为未可。悉以后世偷薄之习轻议之也。”再如《耳提录•先世遗事》云:“府君曰:先君幼多疾,早失母,茕茕只影,而姑新寡,兼母丧,益欲以身殉,水浆不入口。祖桂岩公戒之曰:‘儿守刘氏节,抚顾氏孤,在汝一身,毋轻死也。’姑应诺,乃抚弟如抚子。或稍有不率,即闭阁不食而泣,俟先君悔痛求责乃已。以故先君终身事之如事母,其丧也,亦如丧母,不敢以姊呼之。”可见,顾天锡的生命是其姊用锦袄换来的。“男昌曰:先世行迹,府君家传详矣。此皆所说逸事,然博览之,亦可以风世……至于贞节,则吾家一门之接续关焉。生死以焉。百世而下,顾氏子孙,绳绳不绝者,非斯人之赐而谁赐也欤?”“且(府君)遗命四时家祭,必先奠贞节,昔人谓侄无祀姑之礼,况祖姑乎。嗟乎!亦顾其德恩与功为何如者。”顾昌对其姑奶奶评价极高,道理在于:他们一家能有今日,先是刘贞节救了他的祖父顾天锡,后是张献忠陷蕲城,刘贞节不仅再次救了他的祖父顾天锡,同时也救了他的父亲顾景星,救了他们一家。这样一来,顾景星自然将其姑母视若祖母看待。因是姑母而不是祖母,常人难以将贾母与刘贞节二人对号入座,故将其生日真实日期写于书中。这也是作者为何将刘贞节描写成警幻仙姑这样一尊女神,以及将此“长姊弱弟”“情同母子”故事嫁接到贾妃与宝玉身上的原因。
    贾政与景星父亲顾天锡生日同为腊月。如第十六回,一日正是贾政的生辰,宁荣二处人丁都齐集庆贺,热闹非常。虽然书中没有说明贾政的具体生日,但是从后文中可以看出,贾政生于腊月。理由何在?因为接下来便是太监夏守忠持圣旨宣贾政入朝,后来夏太监出来道喜,说大小姐晋封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再接着便是元宵日元妃省亲。请看第五十三回,宁府除夕祭宗祠的时间是腊月二十九,为什么选择这一日祭宗祠?是有原因的,因为作者父亲顾天锡的生日便是在这一天,作者这样写自然是为了纪念其父的诞辰日。据顾景星撰《忌日丘墓记》云:“先府君贞誉先生,万历十六年戊子十二月二十九日寅时生,康熙二年癸卯十一月二十七日午时卒,葬时思圃贞节坊北。江西参议前提督、山东学政宣城施公闰章志。黄冈举人王公一翥题:明高士贞誉顾先生之墓。”(《白茅堂集》卷四十六)由此可以推论,书中的贾政生日当在元宵节以前,也就是春节之前的腊月二十九,与顾景星之父顾天锡同日生。因贾政的生日最为敏感,故作者采用烟云迷雾法,仅仅是一笔带过,可以看出作者狡猾之至。或许有人会问,宁府除夕祭宗祠时,贾政还没有死,怎么能扯得上呢?这与书中的甄士隐死在前,贾政在世于后是有联系的。我想:聪明的读者一定会知道这只是作者的一种暗示罢了。
    王夫人与景星生母明氏生日同为三月。如第六十二回,探春笑道:“三月初一日是太太(生日)……”这与顾景星在《先妣明孺人行状》说“母生于万历庚子三月二十六日”又是同月。为什么书中的王夫人生于三月初一,而不是三月二十六?作者要突出其母生日之大,故写成三月初一,就像书中的元春、太祖太爷的生日均从正月初一、薛宝钗的生日从萧瑜的正月二十五写成正月二十一一样,如果将王夫人的生日真实地写成其母明氏的三月二十六,则难以避嫌。再者,作者的母亲姓明,书中的王夫人姓王,由明到王,当是暗喻明亡,极合作者惯常之曲笔。
    观书中人物生日,不难发现,都有一个共同的规律和特征,那就是或与顾家某个人同月又同日,如贾母与刘贞节同一日,王熙凤与朱孺人同一日;或与之同月而日加十,如宝玉、平儿、宝琴、岫烟、蕙香(四儿)与景星;或同月日减十,如探春与乳母许氏;或生月增一倍,日减一倍,如黛玉与萧瑜;或与之同月,以初一、二十一代之,如王夫人与景星生母明氏、薛宝钗与萧瑜;或对于极为敏感的人物委婉地说出生日而采取模糊处理的,如贾政与景星父亲顾天锡等。非但如此,即便是林如海、贾琏乃至薛蟠的生日,也与顾家人有关。如将生卒日颠倒相差十天的,如林如海与顾天锡庶妣吴孺人、薛蟠与景星祖父顾大训;或生卒日合二为一的,如贾琏与景星生母明氏等,不胜枚举。且书中人物无一不是作者在其家人的生日或卒日中变化而来。为何作者作如此变化?这是因为其家人生日也是较为敏感的,惟恐清初猖獗的文字狱对号入座,故而以此惑人耳目。
    又如书中的冬至和芒种。冬至、芒种,为古代二十四节气之一,自古农民种庄稼必须知道这些节气,而蕲州无论是庄稼人,还是读书人,无一不会背出二十四节气的口诀。《红楼梦》书中写了不少节日,除固定日期的节日外,独冬至和芒种两节写出具体日期。
    首先说说冬至。如第十一回,“这年正是十一月三十日冬至。”作者为何将此节气写出具体日期呢?其用意何在?这个冬至节究竟是指哪一年呢?论者以为,应该指的是崇祯十五年(1642年),即农历壬午年。经过查阅万年历,这一年的冬至正是农历十一月三十日。因为书中的秦可卿形象的塑造是以崇祯帝为原型的。而秦可卿病在前,由此推断她死在壬午之后,倘若不是作者影射朱由检自缢煤山事,书中何来“千红一窟(哭)”“万艳同杯(悲)”?何来如此多的国公、王爷或子孙前来吊丧?不是皇上驾崩,哪里有如此壮观的送葬场面和隆盛的葬礼?明末遗老的顾景星,对故国的灭亡表示出一种惋惜,故借此暗示。
    再来谈谈芒种。如第二十七回,“至次日乃是四月二十六日,原来这日未时交芒种节。”这个芒种节究竟是指的哪一年呢?不少学者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论者以为应该是指康熙七年戊申(1668)年。作者为何将这个芒种节写出具体日期呢?从多种迹象表明,作者写此书的具体时间为康熙五年农历丙午年(1666)冬开始的。这是因为:丙午冬为其父去世的三年守制期满,顾家又遭到难以逃脱的失火的劫数,以至作者将此事件作为甄士隐家失火写入该书开头。那么,从康熙丙午至康熙戊申已是三个年头,实际上只有一年半左右的时间,康熙七年(1668)的芒种节之时,应该是作者刚好写到第二十七回,无论是从时间上,还是从情理上来说都极相符合。再者,康熙七年(1668)的芒种节,根据万年历的推算,正好是农历四月二十六日,恰好与《红楼梦》书中所言日期相吻合,只是作者信手拿来,委婉说出此书写作年代而已,没有别的意义。然而,有不少研究者为了说此书为曹雪芹所写,说乾隆元年(1736)四月二十六日就是芒种节,试问:乾隆元年曹雪芹有多大?此说当有失偏颇,不少研究者甚至硬要来个张冠李戴,则未免显得牵强。而康熙七年,顾景星有四十七八岁,正是一个作家创作笔力最为老练的黄金时期。
    再如贾宝玉同宝钗、黛玉诸人搬进大观园日期与顾家所在的蕲州城被屠有关。如第二十三回,贾政遣人来回贾母说:“二月二十二日子好,哥儿姐儿们好搬进去的。这几日内遣人进去分派收拾。”薛宝钗住了蘅芜苑,林黛玉住了潇湘馆,贾迎春住了缀锦楼,探春住了秋爽斋,惜春住了蓼风轩,李氏住了稻香村,宝玉住了怡红院。作者为何选择二月二十二日这一天宝玉等人搬进大观园呢?原来也是有来历的。这个日期的来历是因为崇祯癸未(1643年)正月二十二日夜大雪蕲州城陷之日变化而来的,书中说二月二十二日搬进大观园,仅仅是相差一个月。在作者心目中,二十二日这一天是一个特殊的日期,那就是作者刻骨铭心不堪回首的日子,写上此日期,极具象征意义。论者以为其意思无非有二:一是难忘屠蕲城之恨,二是暗喻自己如今又回到故乡蕲州,一洗屠城之辱。连贯起来说就是“正月二十二日无家可归,二月二十二日我又搬回来了。”以“正月”“二月”喻前后两个不同的时间段,即张献忠屠蕲城导致全家人避难昆山是因,从昆山归蕲重建全胜坊老宅、搬进白茅堂是果。由此可以看出:搬进大观园这个日期是由当年蕲州城陷的日期变化而来。显而易见,这个日期刻骨铭心,有作者特别的感慨和用意在。
    书中的诸多日期数字与顾家、蕲州多有相合之处,并非偶然,而是作者特意将其家事、蕲城被屠事件和明亡等直接或曲折地奉献给读者,同时也是为后来的研究者留下一个伏笔。(待续)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