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97|回复: 0

一曲红楼梦 谁是梦里人(9)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7:28: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文原载于2010《红楼研究》增刊)
从《红楼梦》中王爷、国公、侯爷爵位名称和四大家族姓氏
看蕲州城被屠及明亡
    《红楼梦》书中第十四回写了一个亲王,四个郡王。亲王暂且不论,四个郡王分别是东平郡王、南安郡王、西宁郡王、北静郡王,去掉前面东南西北,则是平安宁静,换一句话说,便是安平(乡)宁静,即没有战争的太平日子。因为蕲州城旧时所属安平乡,作者此书写于张献忠屠蕲城后满清执政的三藩战乱时期,这对于一个饱尝乱离之苦的爱国志士来说,当然也就不排除作者有祈愿家乡和整个国家平安宁静无战事之意。如第十四回,诸郡王前来参加秦可卿丧事,“原来这四王,当日惟北静王功高,及今子孙犹袭王爵。”北者,江北也;静者,荆也。故北静王当是指江北荆王。为何说北静王就是江北荆王呢?先从字面来看,北静王从谐音,既是江北荆王,同时又暗喻“北京王”,即燕王朱棣,朱棣后来当了皇帝,书中“当日惟北静王功高,及今子孙犹袭王爵”,则指的是朱棣后代子孙袭封王位,也即袭封荆王。因为荆王府在江北蕲州,为明仁宗朱高炽之子、成祖朱棣之孙朱瞻冈于明正统十年(1445)从江西建昌迁都蕲州,至张献忠屠蕲城时止,共有整整两百年十代荆王于此摄政。由于作者先祖与蕲州历代荆王均为世交,甚至联姻。如顾景星曾伯祖顾问、曾祖父顾阙,祖父顾大训,父亲顾天锡等均与同时代的荆王府的王爷和世子、将军等有旧交,其姑婆适荆王府某中尉,故北静王府当为江北荆王府。再从描写次数来分析,观《红楼梦》一书,惟有北静王或北静王府出现过不少于十次以上,其余王爷、王府均是一笔带过,至多也只是出现一次或二次,贾宝玉对北静王或北静王府尤为友好,与顾景星本人及其父祖辈当年与荆王府友好之事相合。
    又如书中诸国公、伯、侯爷名称。该书第十四回共写了八位国公,其中宁、荣二国公与明、清两朝及顾家之间的联系主要在于:
    首先来看看宁、荣二公(二府)。宁者,南京也,大明朝也;荣者,草也,大清朝是也,也即以一家二府寓一个中国两个不同的朝廷,就像书中的玉字辈寓大明朝,草字辈寓大清朝一样。如第五十三回中的“宁国府除夕祭宗祠”,作者为何安排在宁国府而不是荣国府呢?表面上看是宁国府为长房,实则是将宁国府寓大明朝。因为明朝在前,满清在后,宁国府自然是“长房”了。又由于作者为明末遗老,那么,自然要祭祀亡明。又,《红楼梦》一书称贾府为军功起家,你看大明王朝的朱元璋和大清王朝的努尔哈赤,两位太祖,哪一个不是军功起家方取得天下?书中说宁荣二公,暗喻一个大中华的两位开国皇帝,即朱元璋和努尔哈赤,一明一清。如第二十九回中的点戏一节,第一曲便是《白蛇记》,所暗喻的便是朱元璋起义之事。又,书中的贾府非指某一家,书中所写之事,也非某一家之事,实属当时社会生活的一个典型概括。其中荣国府之“荣”,还有“春荣秋衰”之意,暗喻大清朝的最终结局,正如王熙凤梦中听到秦可卿所言“荣极必衰”,历来荣辱盛衰是“周而复始”,万事乃是否极泰来,泰极否至。即便是“引愁金女,度恨菩提”也难以挽回,就像大明王朝一样的结局,乃历史之必然。当然,并非宁、荣二府完全表示明清两个朝代,这只是一个象征而已。同时,宁、荣二字合起来看,也暗喻明末遗士。荣从草,暗喻明末遗士志甘草泽或被清廷遗弃于草泽蓬蒿之中。这也是为何顾景星在写作《石头记》时期所生的两女,也是最后生的两个孩子,取名玉玖、玉藻的原因。
    又如书中下剩的六公,他们分别是修国公(侯明)、缮国公(无名氏)、治国公(马魁)、理国公(柳彪)、齐国公(陈翼)、镇国公(牛清),尽管写的是他们的孙子来参加秦可卿的丧事,但是作者委婉地说出了六个国公的爵位。作者为何写出这六个国公呢?不难看出,若将此六个国公合起来看便是:修、缮、治、理、齐(蕲)、镇。为什么要作这样解释呢?这是因为,“齐”不单与蕲州、蕲春之蕲音同,同时,古代蕲州、蕲春曾经一度名为齐昌。据嘉靖《蕲州志》载,南朝齐永明四年(公元486年),置齐昌郡,驻齐昌(今蕲春)。换言之,齐镇、齐昌就是蕲州、蕲春的代名词。如顾景星《汉阳太守行》诗句:“已经十世居齐昌。”(卷二十二)此诗句中的“齐昌”,指的便是蕲州、蕲春。蕲州作为古代著名的军事重镇和商业重镇,由于《红楼梦》作者青年时期,蕲州城历经战乱兵燹,可谓百孔千疮,需要重建、修复,故作者向大清朝廷委婉地呐喊“修缮治理齐(蕲)镇”,刻不容缓!
    再来看看书中的诸侯爷。该书第十四回共写了五位侯(爷),他们分别是平原侯、定城侯、景田侯、襄阳侯、忠靖侯,不难看出,合起来看便是平、定、景(荆)、襄、忠(中)。荆襄犹言楚地,实指湖北,与书中称京城为“长安”一样,为从古之称。平定荆襄中,指的是明军戡乱李自成、张献忠两路农民起义军事。
    崇祯十四年(1640) 张献忠大败明军于开县黄陵城,长驱出川,破襄阳,杀襄王朱翊铭,进破光州等地。明督师杨嗣昌畏罪自杀。十六年据武昌,称大西王。不久克长沙,宣布免征三年钱粮,从者愈众。张献忠于是年正月率部乘夜攻下蕲州,大肆屠杀。三月,“义军”连下蕲水、黄州、麻城等地。五月,“义军”西取汉阳,继而渡过长江,迅速攻占武昌府城及楚王府。张献忠从武昌楚王府中“尽取宫中金银各百万,辇载数百车不尽”。同时杀死楚王朱华奎。此时,李自成也在襄阳建号称王,并对张献忠占据武昌十分不满。这时,左良玉兵复西上,大西政权官吏多被擒杀。“献忠惧,谋去之”。两境相接,形成了并立的两大农民军势力。张献忠力弱,无法与李自成对抗。八月,张献忠率部南下湖南,以二十万重兵攻占岳州。随后进攻长沙,明总兵尹先民、何一德投降。
    所以,书中有“平定荆襄中”之说。作者字里行间,处处瞻念故国故土,这就像书中诸多楚地名一样,可惜不少研究者以为作者只是随意因事取名,实不知作者另有所指。崇祯十五年,作者友人——巡抚郧阳等处都察院右佥御史昆山人王永祚,便是在此间郧阳失陷被贬官的,作者在《大中丞王公哀词》中述说友人被贬经过,后遣戍吴淞,顺治乙酉年死。因书中许多情节写的都是作者青少年时事,故有此暗示。
    此外,在同一回中,作者还列举了两位伯公,分别是临安伯、锦乡伯。临安伯,即取蕲州城临安平乡之意。锦乡伯,即今乡伯,特指顾家从昆山归蕲后贫困之时,救济过他们家的乡党。
    再如书中贾史王薛四大家族姓氏。书中“四大家族”为何取“贾史王薛”为姓?而不用其他姓氏?虽然这四大家族是作者的杜撰,但是并非完全没有根据,其根据在哪里呢?明、清之际,蕲州便有所谓“冯顾郝李”四大家族之说,当然四大家族并非都是显赫已极的贵族,但在蕲、黄之地也算得上是响当当的望族,历代进士及第不乏其人。据嘉靖《蕲州志》及后来的《蕲州志》以及《蕲春县志》均有记载,这四大家族具体是:冯,即顾景星祖父顾大训的岳父,也即嘉靖朝刑部尚书冯天驭家族;顾,即理学世家顾问、顾阙家族,也即后来的顾景星家族;郝,指郝守正、郝守道家族;李,指李儒或李时珍家族。因这四大家族,历代以读书传世,多有取得进士及第或做官之人。“中国哲学家评传系列丛书”之一的《李时珍评传》(唐明邦著)就曾说到冯顾郝李“四大名门”,指的就是这四大家族。《红楼梦》作者以蕲州顾家作为贾(假)府雏型,当然也有较多的虚构成分。所谓贾府,便是虚构之府,小而言之是指一大家族,大而言之则是指当时整个中国,也就是一个国家的缩影。那么,作者为何写贾史王薛作为四大家族姓氏呢?原来这四大家族的姓氏是有深刻寓意的。所谓贾史王薛,错动来看便是“薛(写)王(亡) 贾(家) 史(事或史)”,或说“王(亡)贾(家)薛(血)史(事)”。所谓亡家,既是顾家及其家乡蕲州之“小家”,也是指大明王朝之“大家”,也就是作者暗喻此书为一部明末遗士家亡国破的血泪史。若按照胡适之等众多红学家的“曹雪芹说”,曹家即便衰落,曹雪芹真的像不少学者说的那样穷困潦倒,也不至于说这部书是“写亡家史”或“亡家血史”。
    由此可以看出,《红楼梦》这部书主要写的是明亡,即蔡元培所言的“叹明之亡,揭清之实。”所以说,非曹雪芹辈所能经历,更非能体会得出来,自然他也虚拟不出贾史王薛“四大家族”来。(待续)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