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88|回复: 0

孙悟空究竟是何许人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7: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孙悟空究竟是何许人也
——兼谈《西游记》作者问题
作者:王巧林
    《西游记》作为古代长篇神魔小说杰出代表作,向人们展示了一个绚丽多彩的神魔世界,人们无不被作者大胆而丰富的艺术想象而感到惊叹。任何一部伟大文学作品都是一定时期社会生活的反映,当然《西游记》也不例外。作者通过虚幻的神魔世界,描写了唐三藏师徒取经历经九九八十一难的艰苦历程。书中第一主人公孙悟空形象的塑造,数百年来,一直倍受人们喜爱。作者将其描写成一个非常了不起的英雄。他有变化无穷的通天本领,同时,还具有不屈不挠的反抗精神,他天不怕地不怕,即便是昊天金阙无上至尊的玉皇大帝他也敢于面对面的斗争。他有着旷世英雄的不凡气度,也有爱听恭维话喜欢人家拍其马屁的缺点。他机智勇敢又诙谐好强,所以有“齐天大圣”的美名。他还有横扫一切妖魔鬼怪的大无畏英雄气概,他的本领高超得令一切妖魔鬼怪闻之胆寒,反映了当时人民的愿望和要求。他代表了一种正义的力量,表现出人民战胜一切困难的必胜信念。尤其是六小龄童在长篇电视连续剧《西游记》里扮演的孙悟空,由于扮演者将孙悟空扮演得惟妙惟肖,极受世人喜爱!以致六小龄童主演的《西游记》多少年来一直盛传不衰!
    然而,读者也好,观众也罢,你们可曾知道孙悟空究竟是哪里人吗?历来研究《西游记》的学者,不知孙悟空何许人也,也就是说不知孙悟空的原型究竟出自何处?以为这是作者的杜撰,其实孙悟空这一形象的塑造是有原型可寻的。本人近年来在研究《红楼梦》一书作者时,翻阅《荆藩朱氏家乘》和《武陵蕲阳八修顾氏宗谱》等资料,发现孙悟空的原型为蕲州荆王府家庙——昭化寺的一名高僧。所谓孙悟空,便是“僧悟空”。何以见得?主要依据是明嘉靖年间的一代高士顾问曾经写过一篇《荆王重修昭化寺碑记》,顾问在该碑记中说:“昔成化时,有僧悟空,悦其山明水秀,结草为庵,朝夕诵经,坚守法戒。”撰文者已经明确地告诉人们荆藩家庙昭化寺“有僧悟空”。论者以为,《西游记》的作者在塑造孙悟空这一形象时,当是受此法号悟空的高僧启发无疑。
    近些年来,不少学者研究《西游记》一书成书于蕲州,当是有证据和道理的。不过,关于《西游记》的作者是否真的为吴承恩,至今没有确凿的证据,所以我不敢苟同。因为,如果《西游记》一书是荆王府纪善吴承恩所撰,那么,吴承恩晚年一定是在蕲州了此终身的,至少也得待过十年八年的,而不是像有些学者所说的吴承恩只在蕲州荆王府仅仅只待过一年便返回老家淮安的,若按照此论推理是不符合情理的。为什么呢?
    首先,书中的佛道文化和诸多与蕲州的地名,吴承恩不可能一下子知晓得那么多。吴承恩的才学高下姑且不论,就其在蕲州区区一年便打道回府,这样短暂的停留,很难想象吴承恩能写出《西游记》一书。如书中第三十六回、第六十回、第六十一回、第六十八回、第六十九回、第七十一回、第七十四回、第八十八回、第八十九回等众多章节中分别写了朱紫国(即朱子国,指荆藩国)、玉华县和玉华府(荆王府有玉华宫),以及花果山、麒麟山、凤凰山、狮子山、竹节山、火焰山、云丹山、平顶山、白鸡山、狮子洞、宝林寺、南天河等众多地名,皆可从明嘉靖《荆州志》等众多蕲州地方文献典籍中找到同名同景的地名和寺庙。即便是今天,这些地名依然保持至今。其中不少地名在今蕲北大别山区,一年时间,吴承恩不可能一下子游历这么多地方,这在古时完全依靠坐轿子和步行是很难达到的。此外,蕲北山区还有八戒石、猴儿石、观音石、猴王洞、两座齐天大圣庙等自然景观和建筑。
    其次,书中的佛道文化和乡风民俗,这在《西游记》一书中也是表现较多的,尤其是书中的佛道文化,如八卦炉炼丹,与当年蕲州玄妙观方士炼丹事相合,还有僧、道同处一座山,同处一座庙等,又如民俗方言,诸如端午节“解粽插艾、饮菖蒲雄黄酒、看斗龙舟”,元宵节“正月十三,到晚就试灯,后日十五上元,直至十八九,方才谢灯”等皆与蕲州地区的风土人情相合。另外,蕲州一带的方言也大量应用于书中,如“皇帝老儿”、“你这老儿”带“儿”后缀的名词,以及蕲方言将“用力”说成“着力”等都是蕲州人最常用的口语。吴承恩在较短时间内是难弄清楚的。
    所以,我对吴承恩撰写《西游记》一书存在疑虑。
    近百年来,尽管学界将《西游记》作者已经定论为吴承恩,但是,持否定说的中外学者不乏其人,最早对吴承恩为小说《西游记》作者提出怀疑的是俞平伯。早在1933年,他就在《驳〈跋销释真空宝卷〉》中明确提出:“吴氏作《西游记》,根据《淮安府志》,志书上所谓《西游记》是不是这个《西游记》呢?也难定。又如1948年,日本学者小川环树在他的《<西游记)里吴承恩的改作》的长文中,在“《西游记》为吴承恩所作这一点是明白无误的”这一总体认识中,又怀疑这一结论的根据未必可靠。再如1983年,章培恒先生在《社会科学战线》第4期上发表《百回本(西游记)是否吴承恩作》一文,更加详细地论证了百回本小说《西游记》非吴承恩作。据顾景星第十二代侄孙顾常德先生说,《西游记》最早定稿一百回刻本为蕲州金陵书院根据荆王府手抄本付梓刊刻的。而学界称之为“新刻”的金陵“世德堂本”应该是在蕲州金陵书院刻本基础上重新刊刻的,故名“新刻官版大字西游记”,这是很多学者所不知道的信息,或说是鲜为人知的。由于这个缘故,有人认为《西游记》是荆王府樊山王朱翊钅氏所撰,交给吴承恩修改的,也有人认为是樊山王与荆王府纪善吴承恩合撰的。论者以为合撰的可能性很小,因为樊山王的才学是非常高的,且晚年师从顾景星的曾祖父顾阙修道,完全可以独立完成。如果说交给吴承恩修改的可能性还是有的。所以后人,包括后来撰写《淮安府志》的人以为吴承恩撰有《西游记》一书,或许是一种误会。此其一。
   其二,我还有一个新的说法,那就是《西游记》一书,我推测可能与《金瓶梅》一样,同为一代高士顾大训所撰。其理由是:顾大训生活在嘉靖、万历年间,出生于理学和道教世家,喜欢读野史、小说,少时,便写有《太和山赋》,太和山就是武当山的旧称,自然熟悉道教文化,尤其是深谙蕲州的佛道文化,以致他的孙子顾景星在写作《红楼梦》一书时,无论是人物说话,还是点戏看戏,多次提到孙悟空的名字,或许是顾景星的一种暗示,亦未可知。我们可以进行一个大胆的猜测:顾景星的祖父撰有《西游记》,而《西游记》开头写孙悟空出世是“石头缝里蹦出的一个美猴王”,理所当然地可以称为《石头记》了。所以,顾景星受此启发,也来撰写一部《石头记》,故在《红楼梦》一书开头,以石头说事,讲到石头幻形入世的故事。两相比较,这与顾家人历代崇尚佛道关系密切,顾家每个男人的出生,无一不是将其渲染成神乎其神,就像众多史书记载历代帝王出生一样。这是我个人的一种猜想,推断正确与否,有待新的证据发现,但可以作为学者们研究《西游记》时参考。
    当然,无论是谁撰写《西游记》,成书地在蕲州是毫无疑问的。
附:《荆王重修昭化寺碑记》原文
荆王重修昭化寺碑记
明·顾问撰
    蕲城北有山,巍然逶迤,茂林修竹,清泉瀑左,奇石踞右,白云横峤,丹霞映谷,翠柏撑空,长河盈渎,背赤东湖,面江南麓,层峦叠嶂,形胜可录,此亦武夷、武陵、终南、太行、大泉之余胜也。昔成化时,有僧悟空,悦其山明水秀,结草为庵,朝夕诵经,坚守法戒。盖佛沉香身石莲座,原自建昌随荆王迁蕲,向在内宫供俸,奉令回录,请至本庵。日久庵倾,僧佛露处,居民具启国主,主上素抱与人为善之心,即捐金千许,命匠构成,题名昭化。延及嘉靖年间,寺为风雨倾颓,近侍启知国母刘,刘请启主上,仍宏施慧力,赐金五百,传令内使,督工修理。于是殿宇梁柱,竖以碣石,欲其可久。佛像僧舍,涂以丹青,极其壮观、庄严俱足,焕然一新,诚为功德无量矣。何须羡遗(遣)使西域,请骨流沙,周围千间浮屠,数级之为盛哉。由是,寺僧感戴荆国,屡代洪庥,给金修造,虔心礼拜,奉诵华严,上祝圣寿齐天,福利藩封,绵绵延延,兴隆万载;下愿众心归善,永崇释教,林总共沐恩光。余虽讬迹宦林,晚年乐志泉石,寺僧高素与余善,因索余为文,复令工勒石,以纪其盛云。
注:原载《荆藩朱氏家乘》和《武陵蕲阳八修顾氏宗谱卷首二·文献》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