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116|回复: 0

红楼梦醒时 金瓶梅绽开(2)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7:18: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红楼梦醒时  金瓶梅绽开
——《金瓶梅》作者简考
作者:王巧林
    三、《金瓶梅》中独特的佛道文化和性文化解析
    蕲州地区独特的佛道文化在书中多有表现。蕲人早在西晋便建有“天长观”,而且还诞生了蕲州地区乃至中国最早的真人之一——王全真人。就佛教而言,蕲州为中国佛教禅宗的发源地。早在隋大业年间,蕲州便建有凤山寺,四祖道信驻锡于此,后称“四祖寺”或“四祖正觉禅寺”。继而,四祖的弟子弘忍在蕲州雨湖边上的枣子林建有“真慧寺”,后世称为“五祖寺”,可见,蕲州人崇尚佛、道由来已久。如书中第三十九回对于佛教四祖、五祖的描写:唱完,大师父又念了四偈言:“五祖一佛性,投胎在腹中,权住十个月,转凡度众生。”又如同一回,月娘因问王姑子:“后来这五祖长大了,怎生成正果?”王姑子复从爹娘怎的把千金小姐赶出,小姐怎的逃生,来到仙人庄;又怎的降生五祖,落后五祖养活到六岁;又怎的一直走到浊河边,取了三桩宝贝,径往黄梅寺听四祖说法;又怎的遂成正果,后来还度脱母亲生天;直说完了才罢。据佛教相关史料和嘉靖《蕲州志》载,四祖道信、五祖弘忍均在蕲州设立佛场传教,一时信徒者众。后迁徙于蕲州境内的黄梅,以致今日黄梅的四祖寺、五祖寺的石碑上,至今还刻着与蕲州的渊源。早在四祖、五祖驻锡蕲州之前,蕲州便有天竺僧人传教。据《历代名僧录》载,天竺僧人二梵,隋唐时入中国,卓锡于蕲州境内圆峰山建寺,后世称“二梵祖师寺”,俗称“圆峰寺”。光绪《蕲州志》载:“寺旁有亭,土人王氏所建,即祖师真身所藏处”。可见,蕲州与佛道之渊源。
    又如第八回,西门庆拿了数两碎银钱,来妇人家,教王婆报恩寺请了六个僧,在家做水陆,超度武大,晚夕除灵。道人头五更就挑了经担来,铺陈道场,悬挂佛像。王婆伴厨子在灶上安排斋供。西门庆那日就在妇人家歇了。不一时,和尚来到,摇响灵杵,打动鼓钹,讽诵经忏,宣扬法事,不必细说。和尚、道士同台念经为旧时蕲俗。
    又如第六十六回,道众先将魂幡安于水池内,焚结灵符,换红幡;次于火沼内焚郁仪符,换黄幡。高功念:“天一生水,地二生火,水火交炼,乃成真形。”炼度毕,请神主冠帔步金桥,朝参玉陛,皈依三宝,朝玉清,众举《五供养》。举毕,高功曰:“既受三皈,当宣九戒。”九戒毕,道众举音乐,宣念符命并《十类孤魂》。炼度已毕,黄真人下高座,道众音乐送至门外,化财焚烧箱库。此处道士为李瓶儿念经,完全是采用的蕲州道家文化。
    又如同一回,因向伯爵说:“今日是他六七,不念经,烧座库儿。”伯爵道:“好快光阴,嫂子又早没了个半月了。”西门庆道:“这出月初五日是他断七,少不的替他念个经儿。”蕲俗,一三五七等“七”,必须要念经的,而且每个“七”到来之际,一般要提前一天,为什么要提前呢?这是因为提前做七烧的“往生钱”是冷钱,死者可以拿去用,如果是当日做七烧的纸钱是“热钱”,死者拿着“烫手”难以拿去。《红楼梦》中秦可卿死后五七的第五日念经,便是从蕲俗。人死后的最后一个“七”,蕲州人视为“断七”,乃重中之重,更是要念经的。祈求死者顺利过奈何桥,以便早日托生为人。
    又如第六十二回,李瓶儿教迎春把角门关了,上了拴,教迎春点着灯,打开箱子,取出几件衣服、银首饰来,放在旁边。先叫过王姑子来,与了他五两一锭银子、一匹绸子:“等我死后,你好歹请几位师父,与我诵《血盆经忏》。”蕲州的道教认为,女子去世后要念《血盆经忏》,简称“血盆经”。书中所描写的人死后念经的习俗,完全是照搬蕲州道教文化的,此俗至今依然如此,也是道士这一职业在蕲州一直倍受青睐的原因。
    蕲州自古道教盛行,其流派源于东汉张道陵所创的“正一道”,蕲州的道人与江西龙虎山历代的张天师密切相关。在这块土地上,千百年来,炼丹术、炼秋石、乃至炼金术等在蕲州地区一直大行其道。及至明嘉靖年间,蕲州的方士倡导养生,以求长生不老,炼丹、服食丹砂,以及驾驭女人之风,盛于一时。嘉靖年间,炼丹术等之所以在蕲州盛行起来,以及嘉靖皇帝之所以好服食丹砂、频召宫女进宫试验,是有其渊源和社会背景的,这是因为其父兴献王好服食丹砂,而其父好服食丹砂又是源于蕲州玄妙观的方士。相传当年兴献王莅临荆王府多次,一住便是数月,时常到玄妙观与道人一起炼丹。这也是该书第七十回,作者为何写道:“国师林灵素,佐国宣化,远致神运,北伐虏谋,实与天通,加封忠孝伯,食禄一千石,赐坐龙衣一袭,肩舆人内,赐号玉真教主,加渊澄玄妙广德真人、金门羽客、达灵玄妙先生。”所谓“玄妙广德真人”“达灵玄妙先生”,当与蕲州玄妙观方士真人有关。据嘉靖《蕲州志》载,玄妙观,为宋祥符间道士李可道建于蕲州城内麒麟山,明洪武年间道士王德荣迁建于蕲州城东门外,明天顺四年荆靖王重修,明正德、嘉靖间荆府复修。清康熙年间因犯“讳”,曾一度更名为“元妙观”。很明显,书中所谓“达灵玄妙先生”和“玄妙广德真人”之说,乃作者委婉地将玄妙观写进书中。其中“林灵素”,当是隐喻嘉靖朝著名方士陶仲文。陶仲文,黄冈人,做过黄梅县掾吏,是否在蕲州玄妙观炼过丹,不得而知,但是,他曾经在蕲州辖内之罗田万玉山修道。后入京师,深得世宗信任,位极人臣,宠极一时。
    蕲州的玄妙观为历代长江流域著名的炼丹道观,且顾家位于玄妙观附近,崇尚道教,历代不乏其人。章学诚在《湖北通志检存稿•顾问传》中说:“祖宗儒有道术,多小妻”,据《白茅堂集•祖桂岩公》载:“万历十六年戊子,大旱,斗米千钱,(公)不忍食,辟谷五十日,而神益旺。”“几精筮卜、天文、风角其学,不传门人。”又如《祖鸿如公》载:“公讳宗儒,字鸿如,好道术。有妾八人,年且百岁。眉尽白,而色理如壮时。”又如《曾祖化之公》载:“公讳敦,字化之,多隐德,苦读书。弱冠,为学生有声。鸿如公八妾。” 又如《伯祖日岩公》载:“(公)好服食丹砂,寿八十一。”由此可以看出顾大训的父祖辈均有驾驭女人的癖好。作者出生在如此一个道教世家,当对炼丹、驾驭女人及其性用品的使用了如指掌。这给顾大训在写作《金瓶梅》一书时诸多借鉴,也是《金瓶梅》一书为何对性的描写如此熟练之故。《红楼梦》中描写宝玉挨打后睡过春凳的事情,同样与蕲地的性文化有关,与顾家人历代好道有关。这也是与顾大训同时代同城相邻的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一书中,对于“炼丹”、“秋石”、“女人经血”及诸多矿石等功能的描写如此娴熟的原因。《红楼梦》一书,将玄妙观写成“玄真观”。该观的炼丹炉,直到五十年代还存在,以至著名作家张慧剑在编剧电影《李时珍》时,为了找到有关李时珍撰写《本草纲目》的素材,特地来蕲州采风,亲眼见到当时玄妙观的炼丹炉、成堆的各色矿石和炼丹所用的其它设施等,后通过丰富的想象,将玄妙观方士炼丹过程等情节详细地表现在电影《李时珍》中,以及写到《李时珍》的小册子上。
    不难看出,乃作者刻意将家乡的佛道文化和性文化等特有民俗刻意地写入书中。
    四、《金瓶梅》中独特的鬼神思想解析
    自古以来,楚俗巫风盛行。数千年来,楚地卜卦、算命、符水等一直大行其道,尤其是蕲州地区。甚至于“魇魔法”、“回背”等法,多少年来盛传不衰,此风一直沿袭至民国时期,直到解放后才绝迹。蕲谚云:“举头三尺有神灵”。如今天的蕲春人,尤其是妇人,无人不信神信鬼。这也是为何一直以来佛道和卜卦、算命在蕲州兴盛的原因。如第十二回,刘婆道:“他虽是个瞽目人,到会两三桩本事:第一善阴阳算命,与人家禳保;第二会针灸收疮;第三桩儿不可说,--单管与人家回背。”妇人问道:“怎么是回背?”刘婆子道:“比如有父子不和,兄弟不睦,大妻小妻争斗,教了俺老公去说了,替他用镇物安镇,画些符水与他吃了,不消三日,教他父子亲热,兄弟和睦,妻妾不争。若人家买卖不顺溜,田宅不兴旺者,常与人开财门发利市。治病洒扫,禳星告斗都会。因此人都叫他做刘理星。也是一家子,新娶个媳妇儿是小人家女儿,有些手脚儿不稳,常偷盗婆婆家东西往娘家去。丈夫知道,常被责打。俺老公与他回背,画了一道符,烧灰放在水缸下埋着,合家大小吃了缸内水,眼看媳妇偷盗,只象没看见一般。又放一件镇物在枕头内,男子汉睡了那枕头,好似手封住了的,再不打他了。”那金莲听见遂留心,便呼丫头,打发茶汤点心与刘婆吃。临去,包了三钱药钱,另外又秤了五钱,要买纸扎信信物。明日早饭时叫刘瞎来烧神纸。那婆子作辞回家。又如第十二回,那日西门庆还在院中,看门小厮便问:“瞎子往那里走?”刘婆道:“今日与里边五娘烧纸。”这婆子领定,径到潘金莲卧房明间内,等了半日,妇人才出来。瞎子见了礼,坐下。妇人说与他八字,贼瞎用手捏了捏,说道:“娘子庚辰年,庚寅月,乙亥日,己丑时。初八日立春,已交正月算命。依子平正论,娘子这八字,虽故清奇,一生不得夫星济,子上有些防碍。乙木生在正月间,亦作身旺论,不克当自焚。又两重庚金,羊刃大重,夫星难为,克过两个才好。”又如同一回,贼瞎收入袖中,说道:“既要小人回背,用柳木一块,刻两个男女人形,书着娘子与夫主生辰八字,用七七四十九根红线扎在一处。上用红纱一片,蒙在男子眼中,用艾塞其心,用针钉其手,下用胶粘其足,暗暗埋在睡的枕头内。又朱砂书符一道烧灰,暗暗搅茶内。若得夫主吃了茶,到晚夕睡了枕头,不过三日,自然有验。”此两段话中所说的“回背”故事,以及“瞎子查八字算命”等事,均为旧时蕲州习俗。这是因为,蕲州人自古以来巫风盛行,素有炼符法的习俗。类似情节,这在《红楼梦》书中也有所表现。再者,蕲州素来算命查八字多为瞽目之人,解放前在蕲州靠算命、卜卦的瞎子可以说是比比皆是,即便是今天,人们到蕲州街上还能见到以算命查八字为业的瞎子,至少可以找出十数人。
    “回背”及瞎子算命为蕲州自古以来的风气。且书中刘瞎子算命掐八字的方法,与今天蕲州的瞎子算命查八字完全相合。这是为何佛道在蕲州盛行数千年的原因,也是为何作者将刘瞎子算命情节写得如此逼真的缘故。
    五、《金瓶梅》中的民居特征及寺庙建筑解析
    观《金瓶梅》一书,其对建筑的描写与《红楼梦》几乎一样,均是以江北蕲州的民居建筑格局为原型。如第二十回,西门庆心内暗道:“此必有跷蹊。”于是潜身立于仪门内粉壁前,悄悄听觑。只见小玉出来,穿廊下放桌儿。原来吴月娘自从西门庆与他反目以来,每月吃斋三次,逢七拜斗焚香,保佑夫主早早回心,西门庆还不知。只见小玉放毕香桌儿。少顷,月娘整衣出来,向天井内满炉炷香,望空深深礼拜。此处仪门、粉壁、天井,与书中说到的堂屋、厢房、耳房、角门一样,为江北蕲州民居建筑布局。江北蕲州旧时富贵人家民居最典型的便是三进、五进,每进房屋的前重与后重之间均建有一天井,《红楼梦》一书描写的较为全面,只是将“天井”省略未写,而《金瓶梅》作者则将天井写出来了。
    又如书中对蕲州寺庙的刻意描写。如永福寺、地藏寺、岳庙、真武庙、玉皇庙、晏公庙、报恩寺、水月寺等,均能在蕲地找到出处,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奇特的现象。据乾隆《蕲州志》载,永福寺在州北三十里云峰山,为明洪武年间建。地藏寺在州东十里,据嘉靖《蕲州志》载,旧传唐上祖师道场,久废。后来,明代荆府王亲、黄州刘镇出资重建。岳庙在州城外,南宋时,岳飞曾经担任过蕲州制置使一职,且在蕲州任上,作有风流千古的《满江红》一词。南宋末年,蕲州耆老为纪念岳飞,建祠祀之。至今蕲州和黄梅均有岳飞的后裔。真武庙在蕲州城内官井处,建于洪武元年,毁于成化六年(1470年),后又重建。玉皇庙在麒麟山之西南,建于明代,祀奉玉皇大帝,后毁。清代同治年间又重建。晏公庙在蕲州江边的乾明矶上,洪武十九年州民胡恂建。庙里供奉的是元朝初年江西人孟戍仔,被封平浪侯。据说晏公曾显灵救过明太祖朱元璋,被敕封为负责水利工作的都督大元帅,所以,蕲州人立庙供奉。嘉靖三年运使陈大中以不经,改为禹王庙。报恩寺在州城外,建于明代,顾景星有《报恩寺灯塔》二首,其中有“凌空一塔浮,月上晚烟收”的诗句。水月寺,又名水月山寺(也称作水月庵),在州城南,明末清初学者蕲州人李炳然有“重过水月山寺”五言诗一首。即便是书中的弘化寺,当也是由荆藩家庙昭化寺变化而来。因较为敏感,故而变化。当然,这些寺庙全国不少地方也有,然而,在一地与书中一模一样如此之全则几乎不可能。可见,书中这些寺庙是以旧时蕲州寺庙为依据的,当是作者刻意将家乡各种寺庙写入书中。
    六、《金瓶梅》中的中医药文化解析
    从种种迹象可以看出《金瓶梅》中的中医药文化,所依据的是蕲州的中医药文化。如第五回,潘金莲给武大吃上毒药后,武大哎了一声,说道:“大嫂,吃下这药去,肚里倒疼起来。苦呀,苦呀!倒当不得了。”这妇人便去脚后扯过两床被来,没头没脸只顾盖。武大叫道:“我也气闷!”那妇人道:“太医分付,教我与你发些汗,便好的快。”虽然是潘金莲骗武大的话,然病人吃药发汗,此俗源于蕲州的中医药文化。只是因为,蕲州的中医看病,遇上风寒诸症,是要盖上被子发汗的。
    又如第十七回,竹山就床诊视脉息毕,因见妇人有姿色,便开口说道:“学生适诊病源,娘子肝脉弦出寸口而洪大,厥阴脉出寸口久上鱼际,主六欲七情所致。阴阳交争,乍寒乍热,似有郁结于中而不遂之意也。似疟非疟,似寒非寒,白日则倦怠嗜卧,精神短少;夜晚神不守舍,梦与鬼交。若不早治,久而变为骨蒸之疾,必有属纩之忧矣。可惜,可惜!”此处“骨蒸之疾”,蕲州人旧时指的是肺结核。当年李时珍曾经得过此病,后由其父李言闻运用元代名医李东垣的一味“黄芪汤”治愈,李时珍深感药理之妙,遂决意学医,悬壶济世,造福生民。而顾大训正好是与李时珍同时代的人,其伯父顾问更是当过李时珍的老师,可以说,顾大训对蕲州自古以来的中医药文化了于指掌。又如第十九回,先是一个问道:“你这铺中有狗黄没有?”竹山笑道:“休要作戏。只有牛黄,那有狗黄?”关于“牛黄”一词,古代医药书籍较少见到,惟有《本草纲目》、《红楼梦》等书有过记载或描写。又如第三十三回,玉楼道:“只怕还有些余血未尽,筛酒吃些锅脐灰儿就好了。”所谓“锅脐灰儿”,便是锅底的烟灰,俗称锅烟子。蕲州中医文化,“锅脐灰儿”和“灶心土”具有止血的作用。如胃出血、血山崩等病,或用于调酒喝,或用作药引子。
    又如第五十九回,月娘众人见孩子(指官儿)只顾搐起来,一面熬姜汤灌他,一面使来安儿快叫刘婆去。不一时,刘婆子来到,看了脉息,只顾跌脚,说道:“此遭惊唬重了,难得过了。快熬灯心薄荷金银汤。”取出一丸金箔丸来,向钟儿内研化。牙关紧闭,月娘连忙拔下金簪儿来,撬开口,灌下去。此段话中所言“灯心薄荷金银汤”为蕲州中医药文化。蕲州旧俗,遇小儿患抽搐病症,如称小儿麻痹症为“金环儿病“,原因是婴儿抽筋时,需要用金耳环、灯心和薄荷等煮水给病儿喝可救,所以作者如此写来。
    又如第六十一回,赵太医答道:“龙岗是贱号。在下以医为业,家祖见为太医院院判,家父见充汝府良医,祖传三辈,习学医术。每日攻习王叔和、东垣勿听子《药性赋》、《黄帝素问》、《难经》、《活人书》、《丹溪纂要》、《丹溪心法》、《洁古老脉诀》、《加减十三方》、《千金奇效良方》、《寿域神方》、《海上方》,无书不读。药用胸中活法,脉明指下玄机。六气四时,辨阴阳之标格;七表八里,定关格之沉浮。风虚寒热之症候,一览无余;弦洪芤石之脉理,莫不通晓。小人拙口钝吻,不能细陈。”据顾景星撰《李时珍传》载,李时珍作过太医,担任过太医院院判的职务,可见不会是空穴来风。所以,《金瓶梅》书中有太医、太医院的说法。且李时珍祖孙三代,靠行医济世,作者当然可以信手拈来。再者,书中对于拿脉、用药的描写,可见作者深谙医道,尽管我们未能从其个人家传中得知,但是,据《湖北通志检存稿》人物传记中说到其子顾天锡撰有《素问灵枢直解》六卷、《针灸至道》三卷、《焦氏筮法》二卷等,其子顾天锡尚能深懂医道,博学多才的顾大训当然也不例外,可见他深懂医道的了。而且,他与李时珍生活同一时代的,尤其是出生在蕲州这样一个名医辈出之乡!
    从以上诸多地方,可以看出作者写的是蕲州的中医药文化。(待续)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