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105|回复: 0

红楼梦醒时 金瓶梅绽开(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7:16: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红楼梦醒时  金瓶梅绽开
——《金瓶梅》作者简考
作者:王巧林
    多少年来,我国学界便有过这样的说法,“没有《金瓶梅》,便没有《红楼梦》”。这种说法可谓经典至极!为什么会有这句话呢?这是因为,《红楼梦》渊源于《金瓶梅》。历代学者,均认为“金”、“红”这两部书,展现了中国古典小说的两座巅峰——明代“第一奇书”《金瓶梅》和有着清代“天下第一情书”美誉的《红楼梦》,不少学者将这两部书称作并列存在的两个世界:即成人世界和少年世界。以及通过分析这两部伟大作品在结构设置和整体性构思上的内在关联,在审美追求上的相对性与延续性。这说明“金”、“红”二书两者存在着千丝万缕之间的联系,如《金瓶梅》书中的独特的佛道文化、方言、民俗等,为《红楼梦》一书诸多借鉴,即便是人名也有颇多相同的地方,如迎春、海燕、昭儿、金钏儿、玉钏儿等,乃至曲折表现作者家人别号的“桂岩”、“天锡”等,均能在《红楼梦》一书中直接或曲折地找到,这些现象不能不说是源于《金瓶梅》一书,只是《红楼梦》表现得更加含蓄而已。可见《红楼梦》一书是源于《金瓶梅》的。
    从明万历年间至今,关于《金瓶梅》的作者问题,与《红楼梦》的作者一样,学界揣测颇多,主要有“王世贞说”、“贾三近说”、“屠龙说”、“李开先说”、“徐渭说”、“王稚登说”、“蔡荣名说”、“赵南星说”、“李渔说”、“卢楠说”、“冯梦龙说”和“丁纯父子说”等,不少于五六十种之多。然而如此之多的说法均不足为证,未免有牵强附会之嫌。作者兰陵笑笑生究竟是何方神圣?要解开此迷,无异于解开中国文学史和金学的“哥德巴赫猜想”,数百年来一直困扰着众多的专家学者。我们从“笑笑生”这个笔名中,可以看出当与隐士有关,不可能是“嘉靖朝大名士”或“万历间巨公”所作。殊不知,兰陵者,酒名也,蕲州也。李白诗云:“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顾景星有诗云:“兰陵有美子,秀绝双眉髫。”(《白茅堂集》卷之五《既赋王、刘,念亡友萧霁癸未城陷,千古同悲》第610页)而非指作者的籍贯为山东或江苏等地旧时之兰陵。笑笑生者,寓隐士也,高士也,顾大训之托名也。伴随着《红楼梦》一书作者的浮出水面,那么,《金瓶梅》一书的作者,也就不难知道他是谁了。近年来,本人通过研究顾景星与《红楼梦》时,通过大量阅读“顾氏家传”等资料,又对《金瓶梅》一书反复研读,认为该书同《红楼梦》一样,同为蕲州人,且锁定该书作者为顾景星的祖父、万历间蕲黄名士——一代高人顾大训。
    顾大训(1550——1603),嘉靖二十九年生,湖广蕲州(今湖北蕲春)人。据清初著名学者章学诚《湖北通志检存稿•顾大训传》载:“顾大训,字德蒙,号少桂,别号薇垣。父阙自有传。大训生有奇表,容仪骏劭……年十七,即颖脱盼睐成文,作《太和山赋》,辞多失传。年十八补诸生,食廪饩,试辄第一,数奇不第。折节问学,藏书五万余卷,手抄录千余卷。经史百家,裨官小说,诵皆上口。喜谈兵,善骑射,意气跃跃,以济时自命……晚年家落,以贡授南昌府通判,病足不赴,旋卒。”又据顾大训的曾孙顾昌所撰《耳提录•书籍琐谈》载:“府君(按:指顾景星)曰:予家前朝书籍有八十一橱御府赐书,则外祖冯公家物也。予七八岁时恒从老婢菊女者,启钥而窥,塾师深以为禁。乃于案底作夹板置书其中潜读,师至则密之。先君从京师归,乃谢。塾师尽出所藏共读之。父子怡怡,问难终日,自谓人世间,不复更有他乐。”“又曰:幼见吾家所藏御书,皆黄绫为面,上有玺文,其纸板特精妙,凡字画及界线稍有缺者,悉笔墨补之,句读则朱砂小圈,想当年翰林诸公,所谓校书中秘者,大抵如此而已。”即便是手抄本一千余卷不算的话,单是那八十一橱书,无异于今天一个中等规模的书店。“经史百家,裨官小说,诵皆上口。喜谈兵,善骑射,意气跃跃,以济时自命。”可见,顾大训爱好广泛,博学多才,非等闲之辈。
    为何说《金瓶梅》的作者为顾大训?其依据何在?现就该书中的诸多与顾家、蕲黄等地的诸多独特现象暗示进行一一解读吧!
    一、为什么说《金瓶梅》的作者为顾大训
    我们从《金瓶梅》一书中,种种迹象可以看出该书是骂严嵩、严世蕃父子的。如第九十八回,“不一时,韩道国走来作揖,已是掺白须鬓,因说起:‘韩中蔡太师、童太尉、李右相、朱太尉、高太尉、李太监六人,都被太学国子生陈东上本参劾,后被科道交章弹奏倒了。圣旨下来,拿送三法司问罪,发烟瘴地面,永远充军。太师儿子礼部尚书蔡攸处斩,家产抄没入官……’”很明显,这是隐喻嘉靖朝严嵩父子事败之事。如明沈德符《万历野获编》卷二十五“金瓶梅”条载:“闻此为嘉靖朝大名士手笔,指斥时事,如蔡京父子则指分宜(按:指严嵩),林灵素则指陶仲文,朱■则指陆炳,其它各有所属云。”那么,作者为何骂严嵩、严世蕃父子?其家与严嵩父子究竟有何过节?何恨之有?!请看《白茅堂集•家传》顾天锡口述、顾景星所录《祖桂岩公》载:“王父祖桂岩公,讳阙,初字子忠……幼明慧,散朗飘然,有出天地间意……癸丑,廷试二甲,除刑部主事。丁父母忧,哀慕过毁,同日岩公庐墓。先后凡十年。起迁礼部仪制司,改南刑部员外,吏部稽勋司郎中。出为福建按察司副使,不赴。予告归里,时年三十八。在北部时,员外杨公继盛劾严嵩,上怒,下继盛狱。公与主事临海任公某,保护独力,中嵩忌,几不测。会母忧,解官移南。”该小传中记载了顾大训的父亲顾阙为杨继盛的冤屈鸣不平,“中嵩忌,几不测”,可见其父与严嵩有过节。再说其岳父、伯父等与严嵩之间的过节。据《家传•先妣冯孺人》载:“嘉靖三十年辛亥十一月十九日子时生,万历三十年壬寅六月十二日午时卒,刑部主事萧公震为墓志。先妣孺人,刑部尚书冯公讳天驭女。母张夫人,无子,钟爱十岁,尚乌幍锦袍,揖见缙绅大老于邸第。大学士严嵩欲为姻娅,奉酒上寿,冯公佯醉,严大惭。嗾给事中侯某劾。”又据顾昌撰《耳提录•先世遗事》载:“府君曰:吾曾外祖冯公讳天驭,嘉靖朝官刑部尚书,无子,止一女,即吾祖母也。爱甚,年十三,犹巾服称曰郎。分宜(严嵩)相强见之,以淳化阁帖并他物为赠。冯公不能却,强受其阁帖,而厚报之,因送夫人与女旋家。分宜欲为其子世蕃纳聘,冯公揣知戒门者曰:‘明早有严瞎子来,可留粥,云我上朝,蚤兼以家信至不快,彼必问故,即出此纸示之。曰此稽勋郎中顾公之子,其生命八字也。试推休咎。’再问,则曰:‘所以不快者,以夫人不谋于主,竟将爱女许聘于顾也。彼必自退。’已而瞎子来,果分宜所遣,媒妁闻言,怏怏而去。冯公遂戒行装,分宜大怒,嗾给事中朱某,弹以无能,勒令致仕。并迁先日岩公福建左参政,出桂岩公福建按察副使,二公引嫌,遂同日致仕归。”由此可以看出,顾大训与严嵩有过节的主要原因是,其妻少时因貌美,又知书识礼,当时,被权倾一时的礼部大学士严嵩看中,欲与其岳父冯尚书结为亲家,被其岳父妙策而拒,最终却遭到严嵩公报私仇而遭贬,其父阙、伯父问与严嵩有过节亦然。关于冯尚书被严嵩抄家的事,至今蕲州不少耆老递代传说,每每谈及,皆如数家珍。这也是作者为何借写此书隐射严嵩父子的主因。
    那么,能写出《金瓶梅》一书者,可以说不是一般人能写得出来的,不但要有较高之才,而且要有深谙古代的性文化,尤其是要有深厚的佛道文化功底之人方能写出。而顾大训便是最适合写作该书的最佳人选。据顾天锡《家传•府君少桂公》载:“府君讳大训,字德蒙,号少桂,别号薇垣。凤目,准耸,微须,容仪骏劭……生平无疾首之患,而随遇有安土之仁。斯时也,不知人世之有尧跖,又安辨士林之有浊清。见者大笑,叹其天才……试辄第一,数奇不第。折节问学,藏书五万余卷,手抄录千余卷。书法精严,无一字误,经史百家,裨官小说,诵皆上口……万历十六年,湖广大饥,流民刘少溪、余孟新聚众燕子崖,与黄梅刘汝国众合。调靖州守备周弘谟进战,至竹麻尖。贼断竹树,贯死人首,被以血衣,置数百山阜……言于州守徐公希明,徐公立起拜案。案复之贼所,会猛风,夜半四面纵火,官军乘之,擒贼首梅堂并妻子……先王父不治产,先慈为尚书爱女,奁富以故。府君致宾客,散金累万,晚年单竭,宾客渐引支。以贡授南昌府通判,出彰义门,车撞伤足,归病甚,时万历三十一年也……越六日捐馆。不孝狃于俗,不克遵命。呜呼痛哉!寿五十四。撰《续高士传》八卷,《孝顺事实广注》十五卷,《语林》十卷,《杂文诗词》八卷。生平排难赒急如不及……武昌郭文毅公,语辄垂泪扼腕,曰:‘薇垣长者、长者云。’”既然能撰《续高士传》、《孝顺事实广注》、《语林》和《杂文诗词》等数十卷之人,自然也是高士,可见其才学非同一般。作者出生于蕲州这样一个佛道颇为兴盛之地,且顾家历代信奉道教,炼丹、辟谷不乏其人。顾大训博学多才,一生未做过官,多少年来一直隐居赋闲在家,自然有充裕的时间来完成这样一部巨著。且顾家历代多隐士,著书立说是有传统的。能写出此书者,光有较高才学还不行,必须具备对佛道、性文化等有较深的研究或亲身感受,非普通文人所能写出,而顾大训则具备以上所有条件。
    二、《金瓶梅》中与作者本人、家人及其家乡有关的独特人名、地名解析
    首先来说说“薇仙”。如第四十九回,董娇儿道:“小的贱号薇仙。”而通过前面《顾大训传》得知,大训别号薇垣,人称薇垣长者。“董”可解为“千里草”,也即隐士。当是作者借此姓和别号委婉地说出自己别号及其隐居乡里。又如第四十九回,胡僧赠给西门庆丸药,作者借胡僧之口说到“玉山无颓败,丹田夜有光”之语。又如第七十九回,作者写到“玉山自倒非人力,总是卢医怎奈何”的诗句。作者为何说到“玉山无颓败”和“玉山自倒非人力”?因为玉山乃其祖籍昆山,一如《红楼梦》中的“玉山倾倒难再扶”,为作者曲折地表达其祖籍。可见,《红楼梦》书中诗句当是受此启发。可以说,与昆山无关联的人当不会写出此类诗句。
    其次来说说“倪桂岩”。如第五十六回,西门庆笑骂道:“你这狗才,单管说慌吊皮鬼混人。前月敝同僚夏龙溪请的先生倪桂岩,曾说他有个姓温的秀才。且待他来时再处。”此处“倪桂岩”,当是作者暗喻其父顾阙之号。据顾氏家传《祖桂岩公》载:“王父祖桂岩公,讳阙,初字子忠。”倪者,人儿是也。若将“倪桂岩”颠倒过来,也即桂岩之子的意思,当为作者委婉地表达自己是桂岩的儿子。又如第五十八回,西门庆道:“承老先生先施,学生容日奉拜。只因学生一个武官,粗俗不知文理,往来书柬无人代笔。前者因在敝同僚府上会遇桂岩老先生,甚是称道老先生大才盛德。正欲趋拜请教,不意老先生下降,兼承厚贶,感激不尽。”《红楼梦》中有“素女约于桂岩”之语。顾桂岩官至嘉靖朝刑部主事,累迁吏部郎中,出为福建按察副史等职。一生为官清廉,以节省著名,当时同僚均称他为“顾小菜”,万历间,以传授程朱理学为己任,为著名理学家,乃蕲州名宦,州人将他与兄顾问共祀之名宦祠,当年好友王世贞多次让其入社,可见以“大才盛德”而著称。如此不难想象作者为何将父亲别号委婉地写入书中之故。
    又如书中“殷天锡”一名。书中第八十四回写道:“这本地有个殷太岁,姓殷,双名天锡,乃是本州知州高廉的妻弟。”姓氏姑且不论,就此双名“天锡”来看,当为作者委婉地将其爱子天锡的名字写入书中。因是儿子,无需避讳,自然符合古代文人习惯,可以直接称呼其名了,而有别于称父亲或长辈以字号为尊。作者只是借《水浒传》里有“殷天锡”一名,从而可以迷惑世人。据其子顾天锡《府君少桂公》载:“府君讳大训,字德蒙,号少桂,别号薇垣。”(详见《白茅堂集•家传》)不难看出,书中“天锡”为作者爱子之名。《红楼梦》中有“上锡天恩,下昭祖德”之语。
    很明显,以上三个人名、别号,均为作者曲折的表现自己及其父其子之名号。由此可以看出,乃作者刻意为后人研究《金瓶梅》一书而留下的一条重要信息,堪称铁证。
    再如书中诸多与楚地乃至蕲黄相关的人名、地名和官职名称。如第七十七回,因说:“苗青替老爹使了十两银子,抬了扬州卫一个千户家女子,十六岁了,名唤楚云……”,《红楼梦》书中有湘云一名,还有“湘江水逝楚云飞”诗句,不难看出均与楚地有关。又如第二十四回,“只见荆千户——新升一处兵马都监--来拜。”此处“荆千户”“荆都监”,当是暗喻荆王府某人,或是作者以此隐喻庶母妹夫、荆藩镇国中尉朱由柱,亦未可知。又如第九十三回,作者描写道:“清河县城内有一老者,姓王名宣,字廷用,年六十余岁,家道殷实,为人心慈,仗义疏财,专一济贫拔苦,好善敬神……因后园中有两株杏树,道号为杏庵居士。”此处人名“王宣”,当是暗示蕲州雨湖岛上村名。明朝初年,一支琅琊王氏从兴国州妙果洞迁徙至蕲州,其一世祖名宣,因名焉。至万历年间,王宣已经成为蕲州的一大望族,世代靠着雨湖作为依托,过着半耕半渔半读传家的生活,多有富裕者,与李时珍陵园近在咫尺。该王氏家族历代不乏名士,如清代著名书画家王恕便是王宣人,作者以此人名曲折地表现家乡地名。书中与蕲州相关的地名还有不少,只是说得委婉而已。又如第十七回,蔡攸道:“你去到天汉桥边北高坡大门楼处,问声当朝右相、资政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讳邦彦的你李爷,谁是不知道!也罢,我这里还差个人同你去。”此处“天汉桥边北高坡大门楼处”之说,当与《红楼梦》中“北下之门”一样,当写的是蕲州城北门,即雄武门,因该门建在一个高坡之上,昔日城门上有楼,且高坡之下便是一护城河,河上有一吊桥,因楼高桥低,故时人称其吊桥为“天汉桥”,为作者委婉地说出蕲州城北门地理环境。又如第四十六回,三市六街人闹热,凤城佳节赏元宵。所谓“凤城”,即蕲州城。因蕲州城依长江边上的凤凰山势而筑,故名。旧时,元宵佳节之际,荆王府的王爷及蕲州州府官员与民同乐,大兴灯会,极为热闹。又如第八十八回,作者写道:“本县新任知县也姓李,双名昌期,乃河北真定府枣强县人氏。”此处“昌期”,颠倒过来便是“期昌”(齐昌),“河北”即是“江北”。当是暗喻江北蕲州、蕲春,因蕲州、蕲春旧称“齐昌”。又如第九十回,来旺儿道:“我离了爹门,到原籍徐州,家里闲着没营生,投跟了老爹上京来做官。不想到半路里,他老爷儿死了,丁忧家去了。我便投在城内顾银铺,学会了此银行手艺,各样生活。这两日行市迟,顾银铺教我挑副担儿,出来街上发卖些零碎……”此处所言“顾银铺”,当与顾家有关,或许顾氏某族人在蕲州城内开过银铺,亦未可知。又如第七十六回,宋御史问道:“守备周秀曾与执事相交,为人却也好不好?”西门庆道:“周总兵虽历练老成,还不如济州荆都监,青年武举出身,才勇兼备,公祖倒看他看。”所谓守备,便是总兵,明朝时蕲州设有总兵。此处“济州荆都监”当为暗喻“蕲州荆藩国都监”。济州者,水边之齐(蕲)州也;周守备,当是指守备周弘谟。据《湖北通志检存稿•周弘谟传》载:“周弘谟,字文元,麻城人……蕲黄贼起,调弘谟兵,战不利。”为什么说此处周守备是指周弘谟呢?因为周乃作者友人,曾经在一起抗贼。据《白茅堂集•府君少桂公》载:“万历十六年,湖广大饥,流民刘少溪、余孟新聚众燕子崖,与黄梅刘汝国众合。调靖州守备周弘谟进战,至竹麻尖。贼断竹树,贯死人首,被以血衣,置数百山阜。判官陈策率兵,颤栗自溃。府君与客潘案谋曰:‘余刘竖子坐令猖獗,官军已不可用,卿为我取死人头,当出百金为卿寿。’案偕里中少年,夜取死人头,易以纸幡。贼大惊,徙芦荡中。府君出百金,为案寿。言于州守徐公希明,徐公立起拜案。案复之贼所,会猛风,夜半四面纵火,官军乘之,擒贼首梅堂并妻子。太湖乡勇张惟忠亦擒汝国,余党遂平。”又据《湖北通志检存稿•顾大训传》载:“大训同时破土贼者,有州判陈策、守备周弘谟、州人潘案、太湖人张惟忠。”因此说,周守备就是指的是周弘谟。
    又如与蕲黄相关的地名。如第八十九回,却说吴月娘和大舅、大妗子吃了回酒,恐怕晚来,分付玳安、来安儿收拾了食盒酒果,先往杏花村酒楼下,拣高阜去处,人烟热闹,那里设放桌席等候。“杏花村”酒楼,地址在蕲黄之麻城的岐亭,历代不少名士均到过此酒楼,如苏东坡、陈季常、杜牧、辛弃疾等。《红楼梦》有“杏花村”之说。又如第九十二回,“原来新任知县姓霍,名大立,湖广黄冈县人氏,举人出身,为人鲠直。”黄冈县为作者家乡黄州府所在地。又如第六十四回,“掣童掌事的兵马,交都御史谭积、黄安十大使节制三边兵马,又不肯,还交多官计议。”此处黄安,为蕲黄地名,后为黄麻起义所在地,即今黄冈市辖内红安县的旧称。
    再者,书中与蕲州邻近的地名。如第七十五回,荆都监便道:“良骑俟候何往?”西门庆道:“京中太师老爷第九公子九江蔡知府,昨日巡按宋公祖与工部安凤山、钱云野、黄泰宇,都借学生这里作东,请他一饭……”九江为作者家乡蕲州的近邻,一衣带水,属于楚文化区域范围,方言、民俗均相同。其中人名安凤山,或是寓意蕲州城,因蕲州城依凤凰山而筑,而蕲州城岛有明以来行政所属安平乡。又如第二十三回,月娘分咐道:“对你姐说,上房拣妆里有六安茶,顿一壶来俺们吃。”六安,位于大别山北麓,东汉时分属九江郡,俗称“皖西”,与蕲地接壤。所谓六安茶,即安徽六安地区所产的茶叶,为旧时名茶。自古蕲、六两地居民往来频繁,故作者有六安茶的描写。(待续)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