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141|回复: 0

弥天大谎红楼梦之相关体裁体与顾景星比较(66)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6:22: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四节   《红楼梦》中的杂体与顾景星杂体之作比较
一、谣谚、赞
    谣谚,即所谓俚语歌谣。它起源于市井俚人,一般不用乐奏而直接唱出;在语言形式上多运用民间的俚言俗语,其特点是通俗易懂,不少谣谚可以准确而生动地反映一个时代的历史。如第一回跛足道人的《好了歌》和第四回《护官符》均可以看作谣谚。如顾景星的《唧唧词》:“长唧唧,短唧唧,莫遣孩儿赤膊睡。短唧唧,长唧唧,滴尽西窗女儿泪……”此外《白茅堂集》中的《鸡鸣曲》、《五更转》和《黟山谣》等均是属于此类的谣谚。无论是《红楼梦》书中,还是《白茅堂集》,从中可以看出作者善于吸取民间文化。
旧时蕲州地区谣谚较多,如王质《林泉结契》中记载的《蕲州鬼》,谣云:“蕲州鬼,蕲州鬼,江南淮北隔江水。淮山巉巉深又深,鬼哭狼头险无比。尔且鸣,我且睡,花草薰人令人醉。呜呼此友兮愿相逢,谷烟溪重谷重重。”此谣中所说的蕲州鬼,即蕲州鬼车鸟,据《岭表录异》载:“鬼车,或云九首。”今人称湖北人为或褒或贬的“九头鸟”当来源于此鸟。又如《绿毛龟》:“似太平,似开元。虽垂老,不逾钱。只爱绿苔静,弗爱金钱鲜。绿毛龟,绿毛龟,三三八八总不知,徜徉露荷风蒲稀。”又如《蕲蛇》:“白花蛇,谁叫尔能辟风邪?上司索尔急如火,州中大夫只逼我。积骨如巴陵,杀尔种类绝,白花不生祸始灭。”此外,前面方言里说到的谚语、歇后语同样是属于谣谚。可见蕲州人编造谣谚由来已久,如此之类的谣谚还可以列举很多,堪作旁证。
    又如赞。作为一种抒情文体,常以情调的特别激扬,风格的精炼为标志。如第二回《娇杏赞》:“偶因一着错,便为人上人。”又如第十一回:《赞会芳园》:“黄花满地,白柳横坡。小桥通若耶之溪,曲径接天台之路……”又如第三回《林黛玉赞》:“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泣非泣含露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又如《赞癞头和尚》、《赞跛足道人》。顾景星生平所作“赞”不少,如《冬日雨花庵赞佛》:“旁观八部性,冥念诸天着。不假人道修,何繇无吾学。六尘本道器,三涂乃良药。舍刀利不存,缘形神始托。···” (卷七)又如《病中自赞:“吾生得岁五十有二,可以死矣。死亦何畏?君子曰终,小人曰死,宛其死矣,胡不遄死。生于天地,长于天地,塞乎天地,浩然之气。世所谓生,吾所谓死,孰是?滔滔知其所止;世所谓死,吾所谓生,寂然不动,而返其真。生非曰存,死非曰殁,四大五常,盖此身发,月生于西,日生于东,天地不尽,我生不穷,可以死矣,可以无死,朝闻道乎,夕死可矣(昌按:此赞作于己未岁秒)。”此外,作者还作有《东方朔赞》、《鱼篮大士赞》、《小像自赞》、《金处士像赞》、《画鲤赞》、《画鹰赞》、《野菜赞四十四首》等赞文数十篇,就其数量之多和质量之高而言,这在古人诗文集中也是比较少见的。
二、诔
    诔,为旧时叙述死者事迹表示哀悼的一种文体。一般为前叙(行状)后歌。如书中的《芙蓉女儿诔》便是。该篇诔文在体式、格调、词采上都酷似屈原之作。尤其是以“香草美人以比忠贞,恶禽臭物以比谗佞”的艺术手法,以及牢骚满腹而哀伤的情感格调,更接近原汁原味的骚体。一方面,我们看到作者自觉学习屈原《离骚》等骚体诗的作法,以香草美人抒发自己的爱憎;另一方面,我们也不能不承认,作者师法屈原骚体并非死搬硬套,而是取其精髓,又参以其他人的创作方法,博采众长。该作品诗的部分主要取法屈原之骚体,得其神髓;文的部分则博采庄子、贾谊、嵇康等人文章之精华。请看玉山道人撰《亡室安正君状并诔》便是“前序(行状)后歌”:  
    “状曰:君姓萧氏。祖讳某,扬州江都人,昭武将军上辅军都尉、山东参将。父讳世忠,字振寰,崇祯末镇守福山,(为)参将、皇朝协镇苏州府副总兵官。母仇恭人,梦菩萨贻美玉而生君,因名瑜,生字幼佩。安正君者,乡谥也……事定还苏,岁戊子冬合卺。先妣曰:真吾妇也,真能为德耀少君邪……生平无惰容、无听视、无俚语方言,不说梦寐,不睹媟遗之书,予夜读必鸡,再唱,君渲寰危坐,送酒焚香,时出清言,皆有羲意。予为诗,或下语未安,辄能订易一二字,又识大体,说事多中……伉俪二十七年,不知殆异人也。有贫婆三五,各手楮香,与之钱,不受,曰:“素蒙賙急,来哭贤人,岂匈钱邪?”尽哀而去。以遗言不陈牲,不设他供,名香素烛,酌水献花,缨络华幢,缤纷严饰,德行十比丘遶棺呗,诵三昼夜,亲戚里友复供十比丘遶棺呗,诵五昼夜。渴葬亦遗言也……君生于崇祯乙巳正月二十五日,享年四十六。呜呼哀哉!予修庐杖礼不可弗诔焉。诔曰:
    察其生也,本无生。非徒无生,且无形,此荘叟之鼓盆。察其死也,非死也。噫乎!翩何其潇洒,此仙家之尸解。亲莫亲兮,羲合一身;而还其真兮,我犹为人;非我送汝兮,即汝送我;偶尔先后兮,何为不可;生不辱兮,死而哀御;灮乞兮,归复来珥;明星兮,佩华月赧;需幢兮,刿■节穷;碧落兮,历浩劫;宝不消兮,真固存形;泯泯兮,乞魂魂;揽纤阿兮,烛突冥;从帝子兮,潇湘渚;出飘风兮,入(上品下皋)雨;聪明正兮,神灵主;蜕墋黩兮,良胡尤在;玉为瑜兮,金则谬;二贞三淑兮,永千秋。”这与作者假托宝玉所作的那首千古绝唱的《芙蓉女儿诔》比起来,如同一辙,均是前序后诔,只是《亡室安正君状并诔》前面多了一个行状而已。而《芙蓉女儿诔》前面的序言,其实便是一篇行状,即对死者生前及死后的一个总结。
    又如顾景星撰《荐亡室安正君疏》(甲寅十二月)“伏念过去室人,萧氏,名瑜,生字幼佩,法名双修,私谥安正。君生于乙巳年正月二十五日酉时,性秉端淑,教有本源。因善根而再来,作散花之天女。智行兼备,莲花月上以同流;乳育虽多,阿那邠邸之七子。隐微皆礼法之地,生平无纤细之疵。香泽婉娈,琴书静好。脱绮罗而荆布,甘高蹈以偕臧。茹苦万千,仅年五九。彩云易散,非造物之不仁;诸法无常,悟死生之齐致。自崇祯以后,刀兵劫乱若网,闻知必多。生以来静业修持,绝无沾滞。临终示疾,不减精神。于本年十二月初四日戌时吉祥而逝。见大夫相不作儿女之语。初五日申时亻夷殓,容色如生。屈伸手足,若兜罗绵。解脱尘缘,一刹那顷。谥曰安正,媲德耀以何惭;称曰少君,拟桓姬而匪愧。景星爰率哀子及合家眷人等,仰叩洪慈,虔申法会,修建道场五昼夜。伏愿世尊掌施无畏臂接母。陀长福之因缘,作菩萨之伴倡。见在安乐,过去逍遥。春花秋月,皆圆满之妙容;美景良辰,悉天人之法界。寿同无量,普渡友情。上朔先人,均兹功德。”(卷四十四)体裁虽异,但内容相同。既有《芙蓉女儿诔》之典雅,又有《芙蓉女儿诔》之浓情。情感真挚,入木三分,令人不胜唏嘘!
    又如《徐母宋太夫人诔》的开头:“皇清康熙二十一年二月乙卯,徐母宋太夫人考终于江宁里第,享年八十。”“遂为诔曰:人气产物,坤母道修。礼宗阴教,诗赞柏舟……永捐容臭,茂年十九。忍死育孤,成我大儒方伯;起家通籍,中秘南宫既售。”(卷四十)其句式之工整,也一如《芙蓉女儿诔》。此外,作者还写过一篇《戏代风姨辨花神弹事》也与《芙蓉女儿诔》多有相似之处,尤其是开头。文曰:“青阳公主封姨稽首东皇陛下:伏维乾元统天万物资始,坤德载厚,品■咸亨。妾……”其中“伏维乾元统天万物资始”与《芙蓉女儿诔》起句“维太平不易之元”是多么相同!
    可见,作者工于诔这样的文学样式,在他的笔下竟然能够妙笔生花,真不愧为是一代高才,两朝文学巨擘!
三、偈语
    所谓偈语,就是预言的话,指的是佛经中的唱词,偈陀之省。如佛教中的偈文、偈句、偈言、偈语、偈诵等,均为梵语“偈佗”,即佛经中的唱颂词。如第二十二回,宝玉细想这句趣味,不禁大哭起来,翻身起来至案,遂提笔立占一偈云:“你证我证,心证意证。是无有证,斯可云证。无可云证,是立足境。”接着黛玉续了两句:“无立足境,是方干净。”从《石上偈》、《参禅偈》到《悟禅偈》,观《白茅堂集》顾景星撰有偈语多篇。如《募灯偈》:“见诸有法,命为我目。我见何由,日月灯烛。见非我目,目日月灯。我施非施,自取妙明。”作为玉山居士的顾景星,平生所作偈语较多,其他诸如《僧上水募僧伽黎偈》、《募荳偈》、《代僧宏度发愿募铜鼓偈》、《正觉寺募墙垣什物偈》、《黄陂县募藏经阁偈》、《雨华寺建大悲阁疏并偈》、《雪岸上人募衣钵偈》等。不但如此,他还为众多寺庙写过碑记,除《孝女曹娥碑》外,还有《休宁县汉前将军寿亭侯庙碑》、《真慧寺碑》(即五祖寺)、《宗远禅院碑》、《横岗山真武庙碑》、《黄州安国寺放生池碑》,以及《杭州金刚禅院序》、《苏州东岳大帝行宫序》、《华亭县重修城隍庙序》、《言铎禅师语录序》和《天峰禅师语录序》、《正觉寺转轮阁序》、《五祖真慧寺重建钟鼓楼颂》、《僧彻募建大悲阁疏并颂》、《演如禅师像赞》和《僧定慧册子》等与佛教有关的文章。能写出如此多的佛教碑记、序言、疏颂之类文章的人,当然能写出诸如《红楼梦》书中的偈语来的。历来偈语是最难写的,高品质的偈语则更难写,《红楼梦》作者顾景星却深谙此道,除开他的博学多才,有深厚的佛道文化功底外,还与他有高出常人的智慧和平素日所交友人中多为高僧有莫大关系。
四、帖、启
    帖与启,为旧时一种较短的书信,用作不同的场合则有不同的意思,有时完全是邀请函,如探春给宝玉的结诗社帖,有时则是一张留言条式的简短书信,如贾芸送白海棠的帖子。而启有开启的意思,一般来说为下对上,相当于“呈”,如有人在信封上写某某启,严格来说,是写给上级或长辈的书信才用“启”,而写给平、晚辈和下级的则用“收”即可,可是今天有人写信时一概用启。顾景星平生与亲友往来的帖、启和书牍之类的体裁可谓多矣。如如第十八回,贾政呈给贾妃的启,同样属于简短的书信,只是这封书信有别于常规信函,而是作为臣下呈与皇妃的。启曰:“臣,草莽寒门,鸠群鸦属之中,岂意得征凤鸾之瑞。今贵人上锡天恩,下昭祖德,此皆山川日月之精奇、祖宗之远德钟于一人,幸及政夫妇。且今上启天地生物之大德,垂古今未有之旷恩,虽肝脑涂地,臣子岂能得报于万一!惟朝乾夕惕,忠于厥职外,愿我君万寿千秋,乃天下苍生之同幸也。贵妃切勿以政夫妇残年为念,懑愤金怀,更祈自加珍爱。惟业业兢兢,勤慎恭肃以侍上,庶不负上体贴眷爱如此之隆恩也。”
    观《白茅堂集》中录有数十篇启的文体。如《谢贺尚书遗米碳酒酱菜启》:“”《迎兵宪吕公启》、《候河南佟巡抚启》、《迎佛幢和尚东山开讲启》、《谢程太翁许三儿启》、《候李亲家为大儿普请期启》等。
五、铭文
    所谓铭文,指刻在器物、碑碣上的文字。大多铸成或刻成。如《红楼梦》书中通灵宝玉正面图式所镌的篆文为通灵宝玉,另有“莫失莫忘,仙寿恒昌”,反面图式所镌的篆文为“除邪崇,疗冤疾,知祸福”等字样。薛宝钗的金锁亦然。书中所镌篆之文字与顾景星撰《宫镜铭并图》大相径庭。作者在《宫镜铭》中,图文并茂,图为圆形,铭文呈六角,篆字,每角通往镜子中央为三字,顺时针念则是:“兰蕙香”、“流夜光”、“宣文章”、“宜君王”、“登砂堂”和“乐未央”,六角边缘为四字篆文,旋转着念。另一面为宋体,文字略同。又如《镜囊铭》:“圆以体物,虚以寒照。静则弢光,动则发耀。”类似的铭文,这在《白茅堂集》中还能许多,诸如《盘砚铭》、《龙文砚铭》、《浮瓠铭》、《笔筒铭》、《竹笔筒铭》、《正觉寺幽冥钟铭》和《鸳鸯酒壶铭》等。尤其是《宫镜铭》,作者不但像书中的通灵宝玉一样,画出了图形,而且注解怎样读此回文,这在古人诗文集里可以说是开了先河。(待续)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