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133|回复: 0

弥天大谎红楼梦之相关体裁与顾景星比较(续)(65)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6:22: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三节  《红楼梦》中的骚体诗赋与顾景星之辞赋比较
一、辞赋
    赋之别称。滥觞于骚,盛于汉,故世称汉赋。后转为对诗文之总称。清吴曾祺《文体刍言》说:“辞赋类,辞为文体之名,犹之论也,盖语言之别称,惟论则质言之辞,则少文矣。故《左传》称子产有辞是也,而后之文体,亦由此而分。曾氏每以无韵者入之论著类,以有韵者入之辞赋类,即其义也。春秋以后,惟楚人最工此体,故谓之楚辞。”如第五回,《警幻仙姑赋》:“方离柳坞,乍出花房。但行处,鸟惊庭树;将到时,影度回廊。仙袂乍飘兮,闻麝兰之馥郁;荷衣欲动兮,听环佩之铿锵。靥笑春桃兮,云堆翠髻;唇绽樱颗兮,榴齿含香。纤腰之楚楚兮,回风舞雪;珠翠之辉辉兮,满额鹅黄……信矣乎,瑶池不二,紫府无双。果何人哉?如斯之美也!” 再看《白茅堂集》中的《孟大将军美人请赋》句子:“侧浓环之倭堕兮,流香影于风烟。象赵后之扬衼兮,汉帝临风而絷仙。歇箫笳之嘈杂兮,偃羽斾之翩翾。清哇啖其娇唳兮,哀鸾独鹤呦哟乎九天。俯绕欐之秦娥兮,陋遏云之辥谭。”
    《白茅堂集》中此类骚体诗赋较多,又如《夏萼赋·有序》(崇祯丁丑予年十六见杨用修雁来红赋未尽体之妙别拟此作甲申居吴门春晚多闲偶忆其略录之。):“朱炎已升,青阳方谢,繁英既披,胜花未卸。感荣薚之芳时,续蓓蕾于始夏。表春余以孤花,留不尽于造化。则有薀露韬霞,继荑函葩,铃旃缓撤,恩网新遮。数枝杜曲,几树韦家,远望迫视,旖旎柔嘉。何芳心之内固,虽过时而转佳。深藏斜蔍,掩映交加。隐亶妓于绿箔,隔融姬于绛纱。思辗转之未得,愧彷徨而愈遐。有若三五名嫮,二八姹女,豆蔻初含,丁香未吐,宝袜束兮香罗,密态陈兮芡乳……抱媚怀忡恻,若歛兮班娘。自屏于团扇,婧欲留兮河阳,故露于障风或仰,而企江媵待年于汜水之上,抑俯而就秦娥,卷衣于嬴帝之宫,尔乃朱紫异色,珍琲分光,卓兮独立,避若迷藏,其柎之未旉也,钩弋双举之握,其房之乍渋也,徐妃半面之妆。”(卷一)又如《悲凛秋赋》(有序):“悲凛秋之怀慄兮,唯气候之感乎夙终。白日澹其短光兮,草木蘦乎变风。长夏之众(上艸下艸)兮,螫厉于聚处蓐。收清野冷乎善兮,蘅荃复无所朕。欲判其葬莸兮,使夫嘉芔为之乱。芳萎落不善兮,梧桐翳夫秋阳。何纷糅而共瘁兮,竟失时而无当。抑刊蓁而成实兮,赠凤鸟之所粮。维桂树之层旁兮,表幽谷之孤馨。榕筠贯四时兮,櫹槭愈自贞。隲余马于高逢兮,天寂寥而景清。霠霖之愁人兮,浮云济济而西南。征铠稍蹏噭兮,还乎何声中夜……洒毛血于大荒兮,辄副心之所喜。重曰:登陇首兮木叶飞,皎明月兮入中闺。彼美人兮坐太息,年易迈兮时易失。拾桂花兮将遗君,拎长带兮心因殷勤,亮余悲兮思孔殷。我思君兮思孔稠,逆及盛颜兮通绸缪,千秋万岁乐忘忧。”(卷一)这与屈原以美人芳草自况完全相同,从中也可看出顾景星乃写作骚体诗赋的高手。
二、仿《离骚》、《招魂》
    骚体诗,就是指《离骚》一类的诗。这是因为屈原诸作为韵文,属于诗歌之范畴。屈原《离骚》属自创新体,即以骚体作“诗”,故称屈原之作为骚体诗。这类作品富于抒情成分和浪漫气息,篇幅、字句较长,形式较自由,不拘于古诗章法,其主要特征是:思绪放纵,或陈述,或悲吟,或呼告,有发端,有展开,也有回环照应,脉络极其分明,句尾多带“兮”字等。是指以历史题材为咏写对象的诗歌创作,大多针对具体的历史事件或历史人物有所感慨或有所感悟而作,这正如宋人黄伯思说过的一样:“盖屈、宋诸骚,皆书楚语,作楚声,纪楚地,名楚物,故可谓之‘楚辞’。”其实,《红楼梦》的作者顾景星,平生所吟之诗,不少便是骚体,或许与屈、宋同为楚人的缘故吧。如《芙蓉女儿诔》中招魂之歌便是典型的骚体诗,大有屈原之遗风。如《白茅堂集》中楚辞《乱》:“一阴兮一阳,昼短兮夜长。天道适如此,为何苦悲伤?” 又如《山中人四章》:“与子别兮几秋?贯灵槎兮既周。尘扬海兮陆为洲。隔绛纱兮阻丹丘……”此外,作者还写有“释怀九章”等多首骚体诗。在体用、格调、词采上骚体如此独特,那么拟作者要肖其形神,自然有很大难度,作者平生对骚体颇感兴趣,如《雨中读骚》:“秦火不焚骚,雄魂正可招。斯文肯磨灭,奇笔本孤■。”(卷十七)能在雨中读骚,可见对屈原的作品是何其兴致!
     又如《愍国殇赋》(序略):“岁纪星寿兮,夫子南征。凌洞庭之澜波兮,陟衡阳之嶙屿。抚湘累之暂罢兮,过怀兰之故城,吊平员忠直兮,慕夫人之感慨。哀贤哲之遭乱兮,年失时而左迈。欸前世而已然兮,心何时得暂忘。盖圣人终身补这兮,曰是道何足臧。惧日月其不我与兮,冀收桑榆之未光。世重躯以虑难兮,谓杀身之无功。苟肤发之羌存兮,虽裒弃亦何伤。怜私心之不可惩兮,俎苦节之不可贞。蕸罹壁之扼蹙兮,竟怫郁而莫信。违灵氛之吉占兮,式先民之所程。知时讫不可兮,又奚(骨页)此营营。曰吾憾昔者之不逮兮,乙之鼍吾以行。阽危处其弗悔兮,奄风风而上征。前泰厉使先驱兮,后国殇纷御绥。朝三危莫九疑兮,乙魂气无弗之。涉洋海之零丁兮,历陵隝之委蛇。吊古帝之幽踪兮,召舍蘦而问之。曰司命不汝察兮,焉乃逝以徘徊。路弥漫以鄘隳兮,(上穴下良)不知其所抵,帝元冥使筭予兮,魂欲往而中止。王鲔浮不贰向兮,越羽陨不北飞。凌阳候使竞渡兮,吾终转乎南娭。背工祝令先行兮,临睨恒干吾将归。飘风纵其入门兮,弸彃披拂羌其若来。乱曰:大禹羸胝兮,仲雍文身。箕子被发兮,接舆暮髡。大时不齐兮,道有常经。凡百君子兮,宜讽斯文。”
    顾景星骚体诗尤其较多,且风格与《红楼梦》书中几近完全相同,而续书者假托薛宝钗的《与黛玉书》中的四章和林黛玉的《琴曲四章》,两相比较,相形见绌。
三、仿《大言》、《九辩》和《枯树》等
    书中第七十八回,晴雯死后,独有宝玉一心凄楚,回至园中,猛然见池上芙蓉,想起小丫鬟说晴雯作了芙蓉之神,不觉又喜欢起来,乃看着芙蓉嗟叹了一会。忽又想起死后并未到灵前一祭,如今何不在芙蓉前一祭,岂不尽了礼,比俗人去灵前祭吊又更觉别致。想毕,便欲行礼。忽又止住道:“虽如此,亦不可太草率,也须得衣冠整齐,奠仪周备,方为诚敬。”想了一想,“如今若学那世俗之奠礼,断然不可;竟也还别开生面,另立排场,风流奇异,于世无涉,方不负我二人之为人……何必不远师楚人之《大言》、《招魂》、《离骚》、《九辩》、《枯树》、《问难》、《秋水》、《大人先生传》等法,或杂参单句,或偶成短联,或用实典,或设譬寓,随意所之,信笔而去,喜则以文为戏,悲则以言志痛,辞达意尽为止,何必若世俗之拘拘于方寸之间哉。”作者通过宝玉的一番议论,是有根据的。这个根据就是作者善于模仿历代诗人的传世名篇,前面说到顾景星平生除“三都”“两京”、《七启》、《七发》、《客难》等少数名篇未拟外,其余名篇无不有拟,可见作者之高才。如“释怀九章”分别为:《一框机》、《二通路》、《三危俊》、《四昭世》、《五尊嘉》、《六蓄英》、《七思忠》、《八陶壅》和《九株昭》,便是属于这类诗作。又如作者所写的《杂言十首》分别是:《小言》、《大言》、《难言》、《易言》、《危语》、《安语》、《迟语》、《疾语》、《了语》、《不了语》等,虽然将其列入“古今乐府杂体”,但是从题目来看,与骚体诗题无异。如《大言》:“部居虮虱营褌裆,地狱业身满铁床。野干竖拂登道场,拥书万卷南面王。”此诗中所说的“南面王”与书中的镜子谜“南面而坐,北面而朝”不也是相吻合吗?(待续)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