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99|回复: 0

弥天大谎红楼梦之相关体裁与顾景星比较(续)(6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6:19: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八、打油诗
    打油诗是旧体诗的一种。内容和词句通俗易懂﹑不拘于平仄韵律。相传为唐代张打油所创。打油诗最早起源于唐代民间,以后绵绵相续,不断发展,表现出活跃的生命力。这类诗一般通俗易懂,诙谐幽默,或暗含讥讽,或富于哲理。如第一回中的《好了歌》:“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此为跛足疯道人所唱的歌,运用的是最浅显、最通俗,任何平民百姓、妇女儿童都能听懂的话,而歌又要对人世间普遍存在的种种愿望与现实的矛盾现象作概括,同时还要包含某种深刻的人生和宗教哲理,这样的歌没有娇柔做作,平白如话,实在是最难写的。又如书中刘姥姥的“老刘,老刘,食量大似牛,吃一个老母猪不抬头。”通俗易懂,幽默风趣,完全适合一个平民口语。再如第四回中“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实质上这也是一种俚谣式的打油诗。请看《白茅堂集》中的《平西王宝床》:“沉香若山积,楠梓非其俦。紫花及红豆,瘿彩交绸缪。连舟入吴会,征匠来东瓯。造为百宝床,诡状穷雕■。回旋凤鸾死,蜿蟺蛟龙愁。明珠选答纳,火石■丹丘。煎胶胜麟角,深钉皆精谬。一柎费百万,两桯千万余。昆明五百里,宫殿居上头。玲珑启八牖,叆叇飞层楼……”(卷十四)又如《淮南王篇》:“淮南王,好神仙,坐怜夸父思上天。后宫甲帐金作床,钟鼓窈窕乐未央……”再看《吴翁赠桃源图》:“吴翁貌古心亦古,万历遗民七十五”诗句等,诙谐幽默,简直令人喷饭。又如《答姬人问顾郎何如人》:“不惜千金骏,能弯八石弧。风流卫叔宝,妒极李君虞。”(卷六)诙谐中而又不失典雅。
    类似《好了歌》和《好了歌解》这种带通俗幽默而富于宗教哲理的民谣俚曲式的打油诗,古时蕲州的文人最为擅长,而顾景星更是古蕲州文人中的佼佼者,当然更能写出。后四十回续书中虽然也摹拟了几首民谣俚曲,但是,两相比较,就发现与原书风格简直是相差十万八千里。这也可以看出续书者难以超越多才多艺的顾景星的。同时,也可看出此类诗作,显示出蕲方言风趣幽默的特征。
    观顾景星不少诗作的格式和风格,与《红楼梦》中的打油诗,二者多有相似之处,从中可以看出作者虽然生活在乱世,经历坎坷,但是,他能在这种情况下依然风流豪迈,能做到在悲哀愁苦中见风趣的豁达个性,以及笑对人生的处世哲学人生观,实在是不简单。
九、口占
    所谓口占,即为一时之感触即兴而作。一般注重重时效、速度,其格式不限,规则以古诗为参照,无严格标准。实质上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即兴赋诗,旧时文人多在酒席上当场作诗,故也说成即席赋诗。如第一回,贾雨村口占五言一律云:“未卜三生愿,频添一段愁。闷来时敛额,行去几回头。自顾风前影,谁堪月下俦?蟾光如有意,先上玉人楼。”请看《白茅堂集》中《曹秋岳舟中口占》:“闲操短擢苏堤外,尽日论诗烟雨中。水上春来青欲换,隔湖红寺隐双峰。”(卷七)又如《到山园口占示儿》:“手引儿童笑一回,四山松竹净无埃。苦瓜食后思回味,传语山僧试道来。”“初出春明梅子黄,到家篱菊晚生香。双峰寺下题诗客,载酒还须纵老狂(去年北行迂道双峰,有“归来梅子熟,消息问枝头”之句,今年果于梅熟出都)。水浅芙蓉艳欲流,一樽相对赏高秋。而今无限潇湘兴,欲采萍花果自由(柳子厚破额山诗:‘破额山前碧玉流,骚人遥住木兰舟。而今无限潇湘意,欲采萍花不自由。’)。”(卷二十)作者善于化用唐人诗句,然又喜反其意而用之,是顾景星,也是《红楼梦》一书中善于化用前人诗句的一大特色。类似带“口占”字样的标题或即兴赋诗的诗作,在《白茅堂集》里还能找出许多。
十、限题、限韵、限诗体
    限题、限韵、限诗体,顾名思义,便是在作诗时对于题目、韵律以及诗体的一种限制。在《红楼梦》一书中,如第三十七回 “咏白海棠”中,限诗题:白海棠;限韵:“门盆魂痕昏”;限诗体:七律。如《白茅堂集》中《偕还青石林集补石草堂限韵》:“衣荷带索早归田,珍重山中听杜鹃。蔓草再寻王粲井,剡溪曾负子猷船。碧梧黄落高秋月,红烛青幡午夜烟。枕角愁心千里梦,一时吹聚大江边。”(卷十一)又如《阊门寒夜季深见过限韵》:“北风瑟瑟鸣庭柯,白田先生时见过。乌银价重且须购,石鼎句险来相磨。安得更吹黍谷律,却令长忆熏风歌。肉屏貂?婕(在下方去女旁)谁家子,雕筵兽火围嵯峨。”(卷六)又如《重九风雨还青石林补石倩修研瞿斋携妓见过限韵》(八韵):“上客集重阳,天涯似故乡。假予为地主,有菊即山庄。以此聊相慰,诸君各尽觞。中原漂泊恨,生死乱离妨。风雨留今夕,牢愁选妙倡。江声入城郭,云气满潇湘。莫自悲鹦鹉,还堪典鹔鹴。罗衣一携手,青镜幸毋忘。” (卷十一)又如《雪夜粒如豆荆妻戏限十韵》:“暖际凝寒雨(寒雨得暖际而成雪说,见《佛经》),坚■降太请。溥成草露态,散作瀑泉声。萧飒闻金井,瑩园乱水晶。乍投明月满,潜共晓风生。抛席流难定,簏空重欲倾。光辉谁比洁,宛转最多情。百(王非)轮佳丽,双珠辱令名(注:百(王非),石崇事,《妆楼记》:洛阳乐姓者,撒珠厚数寸,令姬以文螺酌之得双者与宴,名双珠宴)。只应天上有,未许掌中擎。舞急璎灵串,啼多玉坠枪。凤祛盛不著,鸳瓦听尤硁。鄙调惭巴曲,无才愧楚伧。更怜儿女意,选韵勒重赓。”(卷八)
    非但如此,作者与友人还曾玩过避故事、避韵的文字游戏。如《白鹦鹉·有序》,序云:“合肥公使粤,携来白鹦鹉,素表,缃裹黄冠,黑咮慧舌,媚舞不条而放,至于饮啄,不苟去就,有方高人介士之所尚,可以触类,引申宣已寓物者矣。酒阑赋四绝句,不足以称。是夕,秦淮河房烧烛,得五十韵,避白鹦鹉故事及霜、雪、粉、银、皎、皓、鸥、鹭等字,准欧、阳、白、战,例徐渭体。”诗云:“瑞雉曾闻献越裳,更知言鸟产南方。奇姿不受炎荒热,扇翮能生五月凉。几处名山寻胜迹(粤山多以鹦鹉名),遥过弱海市番航。……”(卷十)此诗有避开白鹦鹉故事及霜、雪、粉、银、皎、皓、鸥、鹭等字,准欧、阳、白、战等字,实际上便是一种变相的限韵,并且要求做成徐渭体。作者说到避故事、避韵、限时等,这与贾宝玉诸人限题、限韵、限诗体事完全相同。
    可见,作者平素日与友人聚饮时,时常玩这种士大夫们经常玩的文字游戏。
十一 、同题分韵、分题合韵
    同题分韵,为旧时作诗方式之一。指作诗时先规定若干字为韵,各人分拈韵字,依韵作诗,叫做“分韵”,一称“赋韵”。古代诗人联句时多用之,后来并不限于联句。如《虞海元夕澹岩惠灯舟中烛下作》:“我生不得御前撤,送金莲烛又不得。太乙扬光■天禄,还乡暗拾蓬中萤。经史纵横从满腹,中原昔日繁华同。长边处处无烟烽,鱼龙角伎来西域。凤蜡传方自汉宫,传方角伎夸奇妙。豪门戚里争光耀,放禁何曾司隶诃……”(卷十五)从中可以看出诗人不断地换韵。如第三十八回的“菊花诗”,既可以看作是同题分韵,又可以看作为分题分韵,说它是同题分韵,是因为同为咏菊花,而其韵脚有别;说它是分题分韵,是因为吟诗之人各人所吟之诗,其标题各异。又如《六十初度秋屏楼冈任臣俟斋赓臣集窥园分韵四首》,其一:“山中草木阅年华,岁岁长看五粒花。岂意沧田三变后,麻姑来献蔡经家。”其二:“谁唤多情杜牧之,当筵唱出断肠诗。十年已觉扬州梦,一曲清歌惹泪垂。”其三:“月明丝管倍囋嘈,竹坞云堂秋气高。欲拟玉山修禊事,樽前恰有小蟠桃(妓名,见先玉山芝云堂分韵)。”其四:“负瓢春雨太婆娑,惭愧当年春梦婆。破额山(按:又名双峰山,为黄梅四祖寺所在之山)前前后事,凭谁举起老东坡。”(卷二十一)相传苏轼贬官昌化,遇一老妇,谓苏轼曰:“内翰昔日富贵,一场春梦!”里人因呼此妇为“春梦婆”。苏东坡《被酒独行遍至子云威徽先觉四黎之舍》诗之三:“投梭每困东邻女,换扇惟逢春梦婆。”后因用作感叹变幻无定的富贵荣华的典故。不难看出作者运用此典,切合其坎坷身世,这也是书中为何有“春梦随云散”以及作者所慨叹红楼一梦之事的缘故。
    又如分题合韵。旧时作诗方式之一。若干人相聚,分找题目以赋诗,称分题,亦称探题。大抵以各物为题,共赋一事。宋严羽《沧浪诗话·诗体》:“古人分题,或各赋一物,如云送某人分题得物也。”分题有时分韵,但不限制。.所谓合韵,便是同一韵律,有时表现出叶韵,也就是将相近的韵或古音相同的韵作为韵脚,谓韵脚符合韵部或韵辙。也有时表现出指的是合元音。旧时语音学上指开口度较小,发音时舌位比较高的几个元音。这在古人诗作中常常见到,恕不举例说明。(待续)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