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117|回复: 0

弥天大谎红楼梦之相关体裁与《白茅堂集》比较(59)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6:17: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铁证之十:顾景星惯常写作形式及多种风格与《红楼梦》中的雷同
第一节  《红楼梦》中的诗与顾景星相关体裁比较
纵观中国文学史,没有哪一部小说像《红楼梦》一样,有如此多的文学样式;在历代文人诗文集中,也没有一部像顾景星《白茅堂集》那样有那么多的文学样式,而且也没有一个文人惯常的写作风格如此多元,这种“多面手”的创作并非偶然,其原因是顾景星个性使然和平生遭际所决定。如《耳提录·论诗文》载:“(府君曰):愚山病予诗文甚杂,予亦谓予不能如使君,笃信一家。”所谓不拘泥“笃信一家”,就是说他的诗文风格是多元的。在古代社会文人的眼中,风格多样或许是不足取的,这也许就是今人不知晓顾景星其人的缘故。他的一生,除“三都两赋”、“七启”、“七发”和“客难”等少数名篇没有模仿外,其余名篇无一不有模仿,尤其是唐人的名篇!这也是书中多有模仿前人作品之故。如“(府君)尝曰:‘三都两京,吾不难为之,正以古人牙慧,不必袭耳。吾之不拟七启、七发、客难,演连珠亦是如此。’又曰:‘左太冲一赋,仍以迟至十年,盖古人书籍难得,不似今时易购,非是其才思之钝(傅盛斯曰:知人论世,真能尚友,即此可想见先生宅心之厚)。’”非但如此,书中诗作的哀艳和含蓄与《白茅堂集》中的诗作,在内容和风格上,两者也是完全相同的。《红楼梦》一书的诗词曲赋及其杂体所反应的深刻涵义,一方面是反应明亡及其明末遗士的悲哀境遇,也就是明末遗士哀悼明亡的一曲挽歌;另一方面充分反映了作者悲天悯人、愤世嫉俗的思想。书中所表达的便是红楼一梦,也就是作者对人生感到幻灭,通过所谓的“大旨谈情”,以及诗词曲赋等来营造出的一种空灵缥缈的气氛。
作者的一生,是坎坷曲折的,除词曲另有集子被焚、只留下少量的词外,其诗文集所反映的文学样式,几乎囊括殆尽。说到小说,从唐传奇到明清小说,虽说“文备众体”,然没有一部作品可以与《红楼梦》相提并论,它几乎将中国古代文学样式,面面俱到。诸如诗、词、曲、辞赋、歌、谣、赞等体裁,均能在《白茅堂集》中找到。又如《红楼梦》一书中多有自创曲牌,而顾景星善于自创词牌、曲牌,这在他的一些乐府诗中即可体现。再如《红楼梦》中的五绝、七绝、五律、七律、排律、歌行、骚体,咏怀、咏物、怀古、即事、即景、谜语、打油,限题、限韵、限诗体、同题分韵、分题合韵、应制体、联句体、拟古体,有拟初唐《春江花月夜》的,有仿中唐《长恨歌》的,有拟晚唐《击瓯歌》、《会稽歌》的,也有师《离骚》、《招魂》的等,每一种体裁的传世名篇仿拟之作都能从收录近四千首诗的《白茅堂集》中找到。同时,《白茅堂集》中还有歌谣类的“四字歌”、“六字诗”、“九字诗”的杂体诗等等。尤其是唐及其以前的名篇,多有效仿。从《红楼梦》众多诗作的风格来说,也是常人难以企及的。古人作诗多是效仿一家,而顾景星则不然,其诗有如作者在《红楼梦》第四十九回中借薛宝钗之口说道:“怎么是杜工部之沉郁,韦苏州之淡雅,又怎么是温八叉之绮靡, 李义山之隐僻”等语,其实,薛宝钗的这番话是作者委婉地说出自己诗作风格博采众长、众家兼备。如当时名士何令远对顾黄公的诗评价说:“太白之放,少陵之严,长吉之精,浑乎出之。是真一代风骚之主,吾师乎黄公是哉!”
可以说,中国文学史上除顾景星外,找不出第二个风格如此多元、体裁如此“众体兼备”,且能达到如此之高境界的文人。这也是《红楼梦》一书众体兼备和风格多元的主要原因。因《红楼梦》一书,历来的红学家们注解、分析的版本较多,无论正确与否,恕不再进行注解、分析,现就《白茅堂集》中部分文学样式与《红楼梦》一书中出现的文学样式做一比较。
一、五绝、七绝
五言绝句的省称。指五言律绝。四句二韵或三韵。平仄定格凡四式,见近体诗格律。如第一回《自题一绝》“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这首诗众多红学家认为是小说中以作者身份来写的唯一的一首诗。既然能否定该书为曹雪芹所写,那么,自然与曹雪芹无涉,而应为该书真正作者顾景星所写无疑。观顾景星平生所作五绝较多,如《思庵兄自吴归楚赋新诗》:“把诗全迸泪,触感细吞声。空郭云能入,寒江雨易横。”又如《梨花》:“一夜洗妆雨,如欢复似愁。当风小垂手,对月倚高楼。柳絮飞他院,桃花逐浅沟。独余香粉重,点级在庭幽。”(卷二十四)又如《临皋同素扶鳞长踏月时二子将之襄阳》诗句:“自作黄州客,频多明月诗。影添联袂处,光满踏歌时。”(卷十一)这在《白茅堂集》里还能找出很多。作者平生诗作,在内容上,深受佛道的遁世思想影响,处变不惊,坦然以待,每篇诗作无不充满血泪、悲愁和哀怨,哀而有声,这与其坎坷的身世有关。在风格上,淡雅、沉郁、绮靡、隐辟兼具,雄肆气大,含蓄委婉,艳而不俗。如当时的一代名士陈其年说:“黄公诸诗,力厚而气完,笔健而法密,五百年无此作矣”。
又如七绝。七言绝句的省称。指七言律绝。四句二韵或三韵。平仄定格凡四式,见近体诗格律。如《对月寓怀口号一绝》等均为七绝。如第二回《一局输嬴料不真》:“一局输嬴料不真,香销茶尽尚逡巡。欲知目下兴衰兆,须问傍观冷眼人。”再如第七回题头诗:“十二花容色最新,不知谁是惜花人?相逢若问名何氏?家住江南本姓秦。”因此诗于本回篇首,当也是作者自题,这是由于作者有避难江南的经历。再看《白茅堂集》中的七绝《观灯》:“燕姬对月惯沽酒,楚客朝天来看灯。红粉坐车南国丽,黄衣骑马喇嘛僧。”(卷二十)又如《夜话龚端毅公诗句用咏志感同子星赋四首》之三:“鱼素几回来蓟苑?莺花无复会扬州。可怜风月桓伊笛,剩有江山王粲楼。”(卷二十四)为作者慨叹战争带来的灾难。
二、五律、七律
五言律诗的省称。八句四韵或五韵。平仄定格凡四式,见近体诗格律。如第一回《中秋对月口占五言一律》云:“未卜三生愿,频添一段愁……蟾光如有意,先上玉人楼。”又如贾宝玉《有凤来仪》题诗:“秀玉初成实,堪宜待凤凰。竿竿青欲滴,个个绿生凉。迸砌防阶水,穿帘碍鼎香。莫摇清碎影,好梦昼初长。”如《白茅堂集》中的《七夕西湖舟中》:“风起红蕖岸,香回青雀舟。雷声秋近树,雨色晚归楼。令节添襟泪,余生逐浪鸥。临安旧风俗,瓜果作清秋。”(卷十三)又如《夏夜纳凉》:“凭轩良快哉,静夜起徘徊。月向碧峰出,风从银汉来。千巡河朔饮,百尺越王台。我爱清江上,芙蓉相对开。”(卷十四)又如作者作于少年时的《水溢芙蓉沼》:“岸草连波色,芙蓉待水香。绿深藏翡翠,红密乱鸳鸯。罢镜还窥影,羞花更懒妆。才将一掬泪,泊泊满银塘。”一个上十岁的少年,能作出如此高雅的诗作,实在是难能可贵。尽管是仿照唐人赵嘏同名诗题而作,但是丝毫不逊色,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又如作于十八岁的《赠盱眙邓山人》:“绨袍何处客,雨雪款荆扉。常醉山公酒,能吟阮藉诗。绿蕉春染翰,白发夜弹綦。四海方多事,闲闻此杖藜。”(卷二)一位狂放不羁如阮籍的才子,听到到处传说着战事,心里难过,惟有以酒解愁。不难看出作者才之高,同时也可看出书中一群少年所吟之诗,俨然一个顾景星。
又如七律。为七言律诗的省称。八句四韵或五韵。平仄定格凡四式,见近体诗格律。书中七律较多,如第八回中的《嘲顽石幻相》、第三十七回的《咏白海棠》和第三十八回中的“菊花诗”等均属于七律。请看顾景星《喜晤宋琦三首》之一:“天地繇来尊北极,东南都会数钱塘。千年庙貌思球马,百越雄风压海洋。孤岛锦旗留战斗,穷檐儿女说兴亡。把君诗历吟堪老,门外云涛接混茫。”(卷十三)又如《无题二首》:“梁家第院郁崔嵬,玳瑁为堂锦作堆。早盖晓随金凤出,青衣晨捧玉麟来。莲花莲子同时玩,桃根桃叶并蒂裁。别由墙东相望去,王昌应时可怜才。”其中“莲花莲子同时玩,桃根桃叶并蒂裁”句,与书中《桃叶渡怀古》“桃枝桃叶总分离”和《 桃花行》中“桃花桃叶乱纷纷,花绽新红叶凝碧”几近相同。“宝鼎烟青蜡炷红,夜深潜祷女郎宫。香凝檀晕人初寂,月冷菱花泪半融。车马指南心识路,云因走北雨成空。汉皋未见神仙侣,归掩兰巾卧绮栊。”(卷五)这与《咏白海棠》中的“晓风不散愁千点,宿雨还添泪一痕”的诗句,有异曲同工之妙,媚而不俗,哀而不失雅音。又如《排冰筋雪中作灯》:“排冰聚雪在庭中,绛蜡光寒影不红。丹鼎乍烘云母粉,明珠乱挂水晶宫。五枝作炬曾何羡,四照名花可略同。■国颇黎他自贵,敢将璀璨敌天工。” (卷十)作者友人沈友圣,在一首七律后说:“近人学杜者空洞,雄而杂大,复英而纤,俱得其偏。若沧溟,则又守而不变,步摩诘李颀后尘,则近之。欲入少陵之室,则未梦见。黄公此调,有独行之妙。”
三、排律
排律,为诗体名,律诗的一种。就律诗定格加以铺排延长,故名。每首至少十句,有多至百韵者。除首、末两联外,上下句都需对仗。也有隔句相对的,称为“扇对”。书中的排律主要为五言,如第五十回的《庐雪广即景联句》和第七十六回《中秋夜大观园即景联句三十五韵》便是。如《白茅堂集》中的五言排律《同竺炼师过周生侗伯圃中白兰一跗双秀》:“海燕初命子,猗兰双作花。同相并同穗,分蒂复分葩。帘栊相映启,花叶对交加。煦粉凝朝露,裁绞衬晚霞。连环百子帐,夹谷七香车。宝髻宜骈插,芳心欲共夸。应怜郑姑梦,好在阿侯家。更拟寻三秀,偕君引白麚。”(卷十)排律为作者最擅长的律诗,不仅仅是五言排律,即便是七言排律也同样擅长,如《夜雨前韵柬曹石霞孟天友(易吉)》(孟携曹再过草堂,乃效曹体兼柬杨西印兵宪):“头风剧处欲旋天,暗牖真看棘蜇穿。只为腥贪遭鬼扇,莫缘鸟爪犯神鞭。坐深酷怨刘邕癖,客去翻思羊季贤。井器莫■杨氏龛,床书只似米家船。壁边双足多时倚,镜里通眉枉自怜。柳长左肱须忘我,草生荒迹动弥年。身居水泊莲花国。但有一飘风即妒,总无半笠雨凭连。白衣天上斯须变,红颊人间几日妍?多少诗坟迷鲍鬼,不堪尸冢对衡眠。琴歌半曲心成扌寿,桦烛三更影乱煎。良友偶来心愈只,典型如在句难骈。药囊计日看题减,胡粉炉中莫妄添。幸有同心忘尔汝,病疗得力和陶篇。”(卷十一)作者家住莲花池边,又是隐士,故有“身居水泊莲花国,梦甸山南豆秸田”之语。(待续)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