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101|回复: 0

弥天大谎红楼梦之诸多故事素材来源(48)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5:36: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二十六、《好了歌》、《好了歌解》与顾景星相关诗作
    为什么会有《好了歌》和《好了歌解》?此歌内容,当为作者平时与佛道友人在明亡后所谈论的话题。书中写甄士隐家破人亡,暮年贫病交迫,光景难熬。一日上街散心,遇一跛足疯道人口念此歌,士隐听了问道:“你满口说些什么?只听见些‘好’‘了’‘好’‘了’。”那道人笑道:“你若果听见‘好’‘了’二字,还算你明白。可知世上万般,好便是了,了便是好。若不了,便不好;若要好,须是了。我这歌儿便名《好了歌》。”跛足疯道人所唱的《好了歌》,是用蕲州最通俗、最浅显的话而歌唱的,是对人世间普遍存在的种种愿望与现实的矛盾现象所作的概括,还包含某种深刻的人生和宗教哲理,这样的歌实在是最难写的。后四十回续书中也摹拟了几首民谣俚曲,两相比较,就发现根本不可与此相提并论。由此可以看出多才多艺的顾景星在摹写多种复杂生活现象上的本领是常人难以超越的。   
    请看顾景星《和陶饮酒》诗句:“妻孥不长好,神仙当物化。”(卷八)此句与《好了歌》中“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恰好反映了作者对现实生活的矛盾心理,既表明作者立场,同时也表明作者在书中讽刺的委婉。再如《好了歌注》中“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句,当说的是明末清初事,而且是与蕲城被屠、明朝灭亡及其顾家事等有直接的联系。明末时,先是张献忠屠蕲城,继而李自成进驻紫禁城,接着李自成弃城逃跑,清军入城,接着是清军占领整过全国,满清朝廷开始摄政,在作者心目中自然是“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张献忠屠蕲城后,顾家人南下祖籍昆山避难七年,后又回到蕲州,顾氏在蕲州居住十余代了,书中的“故乡”自然是指蕲州,而“他乡”自然就是昆山了。由此可以看出“反认他乡是故乡”之句,为作者说出一家人避难祖籍昆山之事,所以,书中多次提到避难典故,道理就在这里。同时,也是委婉地说出明亡之事。也即将“故乡”隐喻大明,“他乡”,则是隐喻大清之意。
    此外,还有如“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之类,合作者父亲顾天锡事。这是因为,其父顾天锡在明亡之际,正处暮年,不少友人相继地死去,如昔日的故交艾千子、张公亮等。作者一家人从昆山回到蕲州不几年其父也去世了,因《好了歌解》作者是以其父的口吻写的,当然是“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了。
    《好了歌》和《好了歌注》,形象地勾画了封建末世统治阶级内部各政治集团、家族及其成员之间为权势利欲剧烈争夺,兴衰荣辱迅速转递的历史图景。在这里,封建伦理道德的虚伪、败坏,政治风云的动荡、变幻,以及人们对现存秩序的深刻怀疑、失望等等,都表现得一目了然。这种“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景象,是封建王朝兴衰荣枯转递变过程已大为加速的反映,是封建社会经济基础已经日渐腐朽,它的上层建筑也发生动摇,正趋向崩溃的边缘。这些征兆都具有时代的典型性,作者为我们勾勒了一幅极其生动的封建末世社会的讽刺漫画,没有经历过国亡之大故的人,是写不出的,非曹雪芹辈所能写出此等歌谣来的。
二十七、 侠女尤三姐与顾家侠女金氏
    书中为何有侠女尤三姐?这与顾家侠女故事有关。如第六十六回,“情小妹耻情归地府,冷二郎一冷入空门”。此回说到柳湘莲赠鸳鸯剑给尤三姐作为定情信物,后又反悔,书中写道:那尤三姐在房明明听见。好容易等了他来,今忽见反悔,便知他在贾府中得了消息,自然是嫌自己淫奔无耻之流,不屑为妻。今若容他出去和贾琏说退亲,料那贾琏必无法可处,自己岂不无趣。一听贾琏要同他出去,连忙摘下剑来,将一股雌锋隐在肘内,出来便说:“你们不必出去再议,还你的定礼。”一面泪如雨下,左手将剑并鞘送与湘莲,右手回肘只往项上一横。可怜“揉碎桃花红满地,玉山倾倒再难扶”,芳灵蕙性,渺渺冥冥,不知那边去了。如此烈女,其根据是什么呢?请看顾天锡撰《载之公妾侠节金氏》:“金氏者,字香,荆藩乐籍元故左丞金某后也。有姿首,其父教之新声。载之公匿之,许纳焉。荆庶宗某,白昼推剽,吏不敢诘,欲劫香,值香沐,握发捉刀出户外,曰:‘我祖宗获罪于天,世隶乐工今也,轮赀国主,死心顾君,有二天邪?我且死,请血吾刃!’众惊散。卒委身载之公。载之公卒,香齿壮,或诱再适,即骂之。年老极贫,纫缝自食,无怨言。谚曰:蓬生麻中,不扶自正。兰生荆棘,不隐其馨。”真个是一代侠女!
    虽然金氏自杀未遂,但是这个故事自然给作者带来了灵感,这就是作者为何将尤三姐写成一个侠女的形象,以及将琪官写成是忠顺王府而不是北静王府优伶的缘故。
二十八、说字与顾景星撰《黄公说字》
  如第八回,“原来袭人实未睡着,不过故意装睡,引宝玉来怄他顽耍。先闻得说字问包子等事……”此处“说字”之语,貌似引《说文解字》,实则指作者计划中的《黄公说字》,当是作者有意而为之。请看顾景星《答康伯问字说》诗句:“斯文义轩后,微义竟谁绍?智惭识其情。遗象存理要,流传有淫体。”(卷二十二)《四库总目提要·黄公说字》(湖北巡抚采进本·国朝顾景星撰)云:“ 景星字黄公,蕲州人。康熙己未荐举博学鸿词。其学自称推本许慎,而大抵以梅膺祚《字汇》、廖文英《正字通》为稿本,仍以楷字分编。如丑字从芑从丨,象手有所执也,而列之一部。於六书之义,未免有乖。至於西域梵文,尤自别为一体。儒书所载,已改为楷画,非其本真。一概收载,亦为泛滥。其注皆杂采诸书,不由根柢。所列各书,唐《说文》、蜀《说文》、葛洪《字苑》、何承天《纂文》、吕静《韵集》、李启《声韵》、吕忱《字林》、阳休之夏侯该《韵略》、孟昶《书林韵会》、林罕《字源》等目,不知何从见之?又以李焘《说文五音谱》为徐铉,以杨桓《六书溯源》为吴元满,以赵明诚《金石录》为欧阳修,以张守节《史记正义》为《六书正义》,以司马贞《史记索隐》为《六书索隐》,舛误不一而足。至於司马光《集韵解》,诸家目录未著斯名。米芾《大宋五音正韵》,仅名见所著《画史》中,盖欲为之而未成,亦非真有其书也。”《四库总目提要》之撰者,指出《黄公说字》所列书名及举例“舛误不一而足”等语,论者以为,非也。当是撰提要之人见识浅薄不及顾景星之故,未见其书,则认为没有此书,而将同名、近似书名,则说成是舛误,当是站不住脚的。因为,顾景星的祖父顾大训为明末著名收藏家,光其岳父冯天驭因无后,临死前便赠送他八十一柜书,相当于今天一个中等书店,加上他自己手抄本书籍便有数千卷。顾景星幼时博览祖父所藏万卷书籍,所见古代典籍孤本甚多,非其舛误,而是后人未见其所引论之书,则一味地说没有此书,不足为据。《红楼梦》书中谈到“说字”,其实是作者当年较早的计划。因为,按推论顾景星《黄公说字》撰于《石头记》一书之后,故说当时只是个计划。根据顾昌《皇清征君前授参军顾公黄翁府君行略》云:“(府君)癸丑以后,究心‘六书’之学。”从癸丑到甲子起草完成,历时十二年。如顾景星写于甲子年的《三月二十六日说字起草成也大雷雨纪梦》诗句:“吾庐转不漏,寝梦安如饴。”“恒星聚成字,乃在天中逵。垂芒灿八角,来往群真窥。兹实文字祥,于予兆奚为。书成见宣圣,此事吾颇疑。心精落寤寐,结习非神奇。”(卷二十四)顾昌撰《皇清征君前授参军顾公黄翁府君行略》载:“康熙戊午,诏求鸿儒六科。公荐府君,称其“专心诵读,雅擅诗文,品得端方,兼精字学”,论者以府君为无愧云。”据顾氏家传和《湖北通志检存稿》记载,全书为二百三十卷,不知何故,只剩下四十六卷,大约是后来丢失了。可见,此书是一个浩大的工程。
    《黄公说字》由顾景星子孙们相继校录誊写,直至乾隆十四年(1749年)誊清正副二本,从编著至此,耗时长达七十六年!今日不少图书馆有其藏本,原书手稿现存入蕲春图书馆,均为四十六卷本的《黄公说字》。
二十九、贾妃“口传教弟”、“长姊弱弟”与顾家相关故事
书中贾妃口传教弟识字读书的事,也是有根据的。那么根据在哪里呢?如第十八回,“当日这贾妃自幼亦系贾母教养。后来添了宝玉,贾妃乃长姊,宝玉为弱弟,贾妃之心上念母年将迈,始得此弟,是以怜爱宝玉,与诸弟待之不同。且同随贾母,刻未离。那宝玉未入学堂之先,三四岁时,已得贾妃手引口传,教授了几本书、数千字在腹内了。其名分虽系姊弟,其情状有如母子。自入宫后,时时带信出来与父母说:“千万好生扶养,不严不能成器,过严恐生不虞,且致父母之忧。”眷念切爱之心,刻未能忘。”这段话中,有几点与顾家事相同。
    首先是元春“未入宫时,自幼亦系贾母教养”,“那宝玉未入学堂之先,三四岁时,已得贾妃手引口传,教授了几本书、数千字在腹内了。”这与顾景星的同父异母所生的姐姐顾椐 “幼师于姑刘贞节”,继而教弟读书一样。因为景星三四岁时姐姐便教其识字,并授以诗书,可以说顾景星有后来如此高的才学,除深得姑母授其经史之功外,在某种程度上也不外乎其姊的口授之劳,一如元春教弟宝玉识字、读书,二者完全相同。据顾景星《亡姊萧淑寄葬砖铭》载:“亡姊名椐,字长存。幼师于姑刘贞节,能属文……年三十一。”再从前面《亡姊萧淑寄葬砖铭》可知,崇祯癸未这一年,弟弟景星二十二岁,由此可知其姊大他九岁。当时,其弟弟出世,其母年近半百,父亲膝下无子,遂娶庶母明氏生弟景星,这也是为何安排书中的贾妃“念母年将迈,始得此弟”之语了。试想一下,景星“六岁,能赋诗。八九岁,遍读经史,目数行下,时称“圣童”,有诗文一囊。”(顾昌撰《皇清征君前授参军顾公黄翁府君行略》)而当时景星的父亲在北方讲学,其姑刘贞节授以经史,景星幼时识字读书,乃至吟诗作赋,直到姐姐顾椐十七岁出嫁,此前读书的事当然是靠其姐姐了。否则,顾景星六岁作《雨过》,七岁作《鳌山灯》,九岁作《镜中灯》,十岁作《涉江赋》,哪来如此之天才呢?早慧是一方面,更大的则全赖其姑母和姐姐所教之功,这说的是顾景星本人之事。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作者同时委婉地说出父亲的事,其父顾天锡当年也是靠姐姐刘贞节教其识字读书的。
其次,为何作者又说贾妃、宝玉“其名分虽系姊弟,其情状有如母子”。书中说贾妃自入宫后,时时带信出来与父母说:“千万好生扶养,不严不能成器,过严恐生不虞,且致父母之忧”的话呢?这样的话,乍看起来实在是有些令人费解。但是,当你了解顾家事后则又不难知道作者的用意了。这同样是作者借父亲的事而说事。这是因为,作者的父亲自幼由其姐姐刘贞节抚养成人并教其诗书的。如果单纯是姐姐教弟读书的事这太普遍了,不足为据,但是书中“其名分虽系姊弟,其情状有如母子”之语,则大有文章,前面在“贾母、警幻仙姑形象来源于刘贞节”中说过,其姑母刘贞节与作者父亲顾天锡两人之间的关系,既有书中说元春与宝玉的“长姊”“弱弟”,同时又是书中所说的二人之间“情同母子”的关系。
三十、游历甚广的薛宝琴与顾景星及其先叔祖顾以行的故事
    书中的薛宝琴,作者将其描画出一个博闻广见的才女形象,实质上这个人物形象,乃作者写其本人及其先从祖顾以行之事。如第五十回,薛姨妈心中固也遂意,只是(宝琴)已许过梅家了,因贾母尚未明说,自己也不好拟定,遂半吐半露告诉贾母道:“可惜这孩子没福,前年他父亲就没了。他从小儿见的世面倒多,跟他父母四山五岳都走遍了。他父亲是好乐的,各处因有买卖,带着家眷,这一省逛一年,明年又往那一省逛半年,所以天下十停走了有五六停了。”可见宝琴游历极广。书中“这一省逛一年,明年又往那一省逛半年”,实际上是暗喻作者本人之事,因为作者自出名后,便在外游历的时间较多,不是往江南的昆山、苏州、华亭、杭州、宣城,就是去福建、湖南、河南等地,一去便是数月。又如第五十一回,从薛宝琴所咏怀古绝句十首中,可知她多才博学,这分明就是暗喻作者本人之高才,而非闺阁女子,且都是作者借怀古来感叹国家兴亡。再请看作者父亲顾天锡《鸿如公(传)》里记载鸿如公从弟事,该文说:“从弟队,字以行,以字行。美髭髯,善谈笑。三十余,始为学生。应乡试,问搜者何为?曰恐怀挟,曰叱。以行始试童子,犹忍之,既为学生,则古所谓士也。古者待士,有司敦请驾车,待金世宗试士,解发袒衣索,及耳鼻,省臣奏,非待士礼,因立。沐浴官令就沐浴更衣,堂堂圣朝,以囚待士,吾不忍也。出弃举子业,自号东山先生,喜浪游。大言自云足迹周六七万里,见计子勋,即蓟子训云。又言黄金可成,特不为耳。任诞如此,然明于义利,慷慨急难,人所不及也。”可见,宝琴游历广的事源于作者本人事,以及先从祖顾以行事得到启发,作者是将他们二人游历甚广之事糅合在一起来写的。(待续)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