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102|回复: 0

弥天大谎红楼梦之诸多故事素材来源(47)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5:35: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二十一、贾府“宽柔以待下人”与顾家宽厚待人家风
    书中第三十三回中金钏儿投井后,作者写道:贾环见他父亲盛怒,便乘机说道:“方才原不曾跑,只因从那井边一过,那井里淹死了一个丫头,我看见人头这样大,身子这样粗,泡的实在可怕,所以才赶着跑了过来。”贾政听了惊疑,问道:“好端端的,谁去跳井?我家从无这样事情,自祖宗以来,皆是宽柔以待下人。——大约我近年于家务疏懒,自然执事人操克夺之权,致使生出这暴殄轻生的祸患。若外人知道,祖宗颜面何在!”据顾天锡《先妣冯孺人传》云:“府君好賙急,闻里中不能嫁娶者嫁娶之;不能丧葬者丧葬之;饥寒者衣食之;皆孺人籢资,十余年施尽,欢然相对。”(卷四十六)此处是说顾景星祖父顾大训事,其祖父对外人尚且如此,更何况下人呢?顾景星同样如此,如他的仆人戴金,跟随他十五年,从江南至江北,每出行必带在身侧,主仆相敬如宾。其仆人死后,还写有《悼仆人戴金文》,字里行间,深为悲切。可见,顾家祖祖辈辈如此宽待下人,是有“宽柔以待下人”之遗风。
二十二、“接履于云霄之上”与顾景星相关诗作
   书中所谓“接履于云霄之上”,当是有生活依据的。如《答刘克献·子壮》:“七稔吴间别,风尘望杳茫。飞腾何迅速,仿佛料行藏。故友多林壑,高名独庙廊。余书石作室,君草玉为堂。几緉思还著,双鱼寄莫忘。寻仙终五岳,志士各津梁。”刘子壮为顺治初年状元,黄冈人,作者江南避难归蕲不久,身为状元公的刘子壮特地莅临蕲州来拜访他,以叙旧谊,没想到友人顾景星以如此的诗作答。又如《送梅川张进士先基之任枣强》:“我今行年三十二,颠毛欲白色憔悴。朝持一卷空山中,暮揣腹中无一字。君年较我两岁强,锦袍玉面横银章。扬鞭紫陌誇騕里,献赋金銮夺凤凰。代殊貌改不复记,却思十六年前事。垂髫高揖太守堂(许公文岐),我名居昆尔居年。兴亡转盼剧电过,旧日结交今几何?昨逢下马一携手,使我泪雨流滂沱。眼前庐岳高嵯峨,青鞋已脱乌皮靴。送君还望君行处,万里黄云乌尾吪。”(卷八)张先基为广济人,取得进士后,作者与其聚饮作了这首诗。此二人均为作者友人,又是蕲黄老乡,显而易见,诗句中对友人多有讽刺,这与书中写贾雨村飞黄腾达、平步青云之事是如此雷同!
二十三、贾妃省亲与顾景星知晓宫廷故事
    书中有关贾妃省亲细节,作者描写得活灵活现。如第十八回,“且说贾妃在轿内看此园内外如此豪华,因默默叹息奢华过费。忽又见执拂太监跪请登舟。贾妃乃下舆。”“茶已三献,贾妃降座,乐止。退入侧殿更衣,方备省亲车驾出园。至贾母正室,欲行家礼,贾母等俱跪止不迭。贾妃满眼垂泪,方彼此上前厮见,一手搀贾母,一手搀王夫人,三个人满心里皆有许多话,只是俱说不出,只管呜咽对泪。庚辰双行夹批:《石头记》得力擅长全是此等地方。庚辰眉批:非经历过如何写得出!邢夫人、李纨、王熙凤、迎、探、惜三姊妹等,俱在旁围绕,垂泪无言。”贾妃因问:“薛姨妈、宝钗、黛玉因何不见?”王夫人启曰:“外眷无职,未敢擅入。”
    接着是太监发放赏赐。贾母的是金、玉如意各一柄,沉香拐拄一根,伽楠念珠一串……邢夫人、王夫人二分,只减了如意、拐、珠四样……宝钗、黛玉诸姊妹等,每人新书一部,宝砚一方,新样格式金银锞二对。宝玉亦同此。庚辰双行夹批:此中忽夹上宝玉,可思。……贾珍、贾琏、贾环、贾蓉等,皆是表礼一分,金锞一双。其余彩缎百端,金银千两,御酒华筵,是赐东西两府凡园中管理工程、陈设、答应及司戏、掌灯诸人的。外有清钱五百串,是赐厨役、优怜、百戏、杂行人丁的。当年顺治帝是否有过下江南的事,不得而知。但是,作为居住在蕲州城岛上的顾景星,当见到过荆王妃省亲及其赏赐的事。此外,作者对友人佟国器家事知悉颇多,是否也有过类似的事呢?再者,顾景星对于历代宫廷的事知道的也较多,可以说,历朝历代的宫闱秘史他没有不知道的。这就是为何作者将贾妃省亲场面描写得如此惟妙惟肖,这也是庚辰双行夹批所言非身经历眼见过此等场面,则写不出如此逼真之故。
    首先,类似贾元妃省亲的场面,当年荆王府的王妃省亲,作者当是见过或听说过。这是因为,荆王府里的礼仪与皇宫的礼仪略同,顾家与历代荆王又系世交,顾景星居蕲州城岛上,自然见过类似的盛大礼仪,当知晓这些程序。荆王府虽小,但是宫廷里设置了多个部门,有道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诸如如第十四回,话说宝玉举目见北静王水溶头上戴着洁白簪缨银翅王帽,穿着江牙海水五爪坐龙白蟒袍,系着碧玉红鞓带,面如美玉,目似明星,真好秀丽人物。当年荆王的妆扮,以及王妃省亲的场面顾景星当也见到过。
    其次,前面在贾元春的形象已经说过,贾妃的原型为佟国器之堂妹,自然顾景星知道佟氏家事。贾妃省亲情节写得如此活灵活现,无亲身经历过,何以能写出?作为康熙帝国舅爷的同年友佟国器当经历过这种场面,至少闻其叔父或家族人谈论过类似场面的故事,此等描写,即便顾景星没有经历过佟家接驾皇妃省亲,当也听其友人佟国器说过。
    其三,顾景星平生涉猎广泛,从其对历代宫闱秘史的题咏诗中可以看出。如《忆戊子夏客广陵遇田九自云故贵妃异母季弟也潜述往事恨流传失实追赋此篇》(梅村有《田家铁狮歌》):“内府玉盘红一尺,昨日宫奴偶携出。至尊乍索阿监惊,白靴不待东方明。(西司房缉捕皆着白靴)御街初屏金莲炷,线香引过西清路。铺宫恩例本寻常,万寿金钱杂银豆。内家渐作两般妆,姑苏梳掠逊维扬。只为奇香进钩弋,何曾纨扇怨昭阳。端门北望干清远,永和月落鸣鸡短。未闻樊嫕使两宫,不比班姬召同辇。漏水丁冬十五声,铜签掷响正三更。朱鸟窗前谁窃听,自鸣枕上至尊惊(自鸣枕大西洋所献)。君王盛德无瑕疵,母后推恩保始终。外人误指武安骄,椒殿还怜贵妃死。珠襦冷落出昌平,忍料龙(卓而)早晚行。商贾醵钱开隧道,行人麦饭上清明。(贵妃初葬昌平,甲申四月初四日,李贼令三十六人,奉先帝梓宫十六人,奉周皇后梓宫并厝妃墓所,义民敛钱三万开隧道)万事消沉有如此,绮语何繇挽青史……贵妃季弟流离苦,曾抱琵琶向予鼓。一弹别鹤低翠眉,再鼓哀蝉泪如雨。秋草斜阳恨未消,诸陵宰木总萧条。谁唱永和宫内曲,夜深红鬼诉蓬蒿。”(卷十五)此诗写于顺治五年,作者在扬州时遇到崇祯帝的贵妃小弟田九,听其讲述家姐贵妃之事。又如第五十五回,且说元宵已过,只因当今以孝治天下,目下宫中有一位太妃欠安,故各嫔妃皆为之减膳谢妆,不独不能省亲,亦且将宴乐俱免。故荣府今岁元宵亦无灯谜之集。请看顾景星《临颍旅夜与儿昌说史寄叶四掌院》之一:“大孝惟尊养,乘舆迎太妃。午门回凤辇,子夜泣龙衣。政府惭家令,皇衷重姒■。当时泥金书,张桂未全非。”(卷二十)说的是前朝某太妃之事,与上文中“太妃欠安”亦相合。
    类似以上宫廷秘史,在《白茅堂集》中可以找到多处,如作者写于康熙十年辛亥的《偶和元人宫词七首》:“当年孙武岂知兵,枉杀宫中二美人。博得仇邦进歌舞,姑苏台上几青春?(吴宫)”“章华台下草离离,不怨平王怨伍胥。歌舞未终兵甲入,细腰高髻付吴儿。(楚宫)”“漳河流水滚春沙,铜雀台高换物华。宝枕抛残山海誓,不知还肯忆袁家。(魏宫)”“频年玉臂赐红绡,此日青衣拟北朝。临上马时私嘱咐,邺中女子莫千妖。(晋宫)”“晋阳烽火照汾河,十万王师已倒戈。更请君王围一猎,不围一猎待如何?(齐宫)”“结绮楼头罢晓妆,吴宫台下梦尤长,井栏数点胭脂泪,消尽青溪一夜霜。(陈宫)”“法驾征辽往不旋,自言离别只今年。可怜园寝前朝地,便有人来垦墓田。(隋宫,鲍溶诗:“野老几代人,种田炀帝宫。”)”(卷十六)因为康熙十年,正是作者撰写此书之时,大约正是写到贾妃省亲情节,意欲未尽,于是连续写了七首《偶和元人宫词》,慨叹国家兴亡。
    其四,作者写于顺治十七年,农历庚子的《读永和宫词三首》之一:“嬖御疾庄后,先朝何有哉?贵妃无乱德,天子本英才。公论千秋在,吞声万国哀。松楸方获惜,汉寝正崔嵬。”(卷十一)可见作者借怀古而咏今,其中的贵妃是否为借喻同年友人佟国器的堂妹佟佳氏?即后来的孝康章皇后,或有寓焉。因佟佳氏当时封为贵妃,大约遭到顺治帝孝惠章皇后的妒忌,遭到排挤,未几,便一命呜呼。孝惠章皇后,为博尔济吉特氏,科尔沁贝勒绰尔济女,顺治十一年五月聘为妃,六月册为后。因为顺治十一年春,妃佟佳氏到太后宫问安,准备出门,突然衣裾间有光若龙绕,太后向旁边的太监问看到了什么?于是对近侍说:“皇帝才有这种祥瑞,今妃亦是,生子必膺大福。”三月戊申,玄烨生,这就是后来的圣祖康熙皇帝。历代宫中争宠的事颇为多见,太后当时这样说话,自然令皇后博尔济吉特氏心怀怨恨,嫉妒佟家氏当在情理之中。顾景星知晓友人堂妹的事,当有此语。
    除佟国器外,再如作者友人龚鼎孳、徐子星等,均是见过大世面的人,龚作过明、清两朝皇上的宠臣,徐曾当过顺治帝的御前侍从官,此二人当见过诸如类似盛大的礼仪场合,自然将他们见到过的这些事情告诉过顾景星,更何况顾本人博学多闻,历朝历代什么样的事他岂有不知道的?!如作者写于康熙十二年的《建蕲州文昌阁碑记》载:“皇帝即位之九年庚戌,特命山东布政徐惺分守武汉、黄三郡。始,公以进士典中书,为世祖皇帝侍从……”既然徐惺这样一个好朋友做个世祖顺治帝的侍从,那么,岂有不知道元妃省亲这样的事之理?或许徐惺当年担任过某贵妃省亲之事的首席侍卫官,如此则不难知道顾景星对于贵妃省亲的事了如指掌的了。
二十四、秦可卿托梦王熙凤情节与顾景星相关诗文
    如第十三回,写王熙凤梦秦可卿托梦一事, 秦氏说:“婶婶是个脂粉队里的英雄,连那些束带顶冠的男子也不能超过她,说到常言月满则亏,水满则溢登高必跌重”。如今我们家赫赫扬扬,已将百载,一日倘或乐极悲生,若应了那句‘树倒猢狲散’的俗语,岂不虚称了一世诗书旧族了!”凤姐听了此话,心胸大快,十分敬畏,忙问道:“这话虑的极是,但有何法可以永保无虞?”秦氏冷笑道:“婶子好痴也。否极泰来,荣辱自古周而复始,岂人力能可常保的。但如今能于荣时筹画下将来衰时的世业,亦可谓常保永全了。即如今日诸事都妥,只有两件未妥,若把此事如此一行,则后日可保永全了。”
    作者为何要借秦可卿托梦给王熙凤?他究竟要说的是什么?请看后文:“凤姐便问何事。秦氏道:“目今祖茔虽四时祭祀,只是无一定的钱粮;第二,家塾虽立,无一定的供给。依我想来,如今盛时固不缺祭祀供给,但将来败落之时,此二项有何出处?莫若依我定见,趁今日富贵,将祖茔附近多置田庄房舍地亩,以备祭祀供给之费皆出自此处,将家塾亦设於此。合同族中长幼,大家定了则例,日后按房掌管这一年的地亩、钱粮、祭祀、供给之事。如此周流,又无竞争,亦不有典卖诸弊。便是有了罪,凡物可入官,这祭祀产业连官也不入的。便败落下来,子孙回家读书务农,也有个退步,祭祀又可永继。若目今以为荣华不绝,不思后日,终非长策。眼见不日又有一件非常喜事,真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要知道,也不过是瞬息的繁华,一时的欢乐,万不可忘了那‘盛筵必散’的俗语。”
    蒙批不知其意,以为这只是有志事业功名者的一种想法。请看蒙侧批:“瞬息繁华,一时欢乐”二语,可共天下有志事业功名者同来一哭。但天生人非无所为,遇机会,成事业,留名于后世者,办必有奇传奇遇,方能成不世之功。此亦皆苍天暗中扶助,虽有波澜,而无甚害,反觉其铮铮有声。其不成也,亦由天命。其好人倾险之计,亦非天命不能行。其繁华欢乐,亦自天命。人于其间,知天命而存好生之心,尽已力以周旋其间,不计其功之成否,所谓心安而理尽,又何患乎?一时瞬息,随缘遇缘,乌乎不可!又如,“此时若不早为后虑,临期只恐后悔无益了。”凤姐忙问:“有何喜事?”秦氏道:“天机不可泄漏。甲戌侧批:伏得妙!妙在哪里?批书者似乎一知半解。“只是我与婶子好了一场,临别赠你两句话,须要记着。”因念道:“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此赠言,当是作者心声。请看顾景星为至交龚鼎孳死后的《哭合肥公十首》之九:“辇下从容问,君王命所忠。病留遗表在,书进阁门通。沟产怜疏广,残编购孔融。髫年弟子职,老泪哭秋风。”(卷十六)此处的“沟产怜疏广”,便是引用“田庐令子孙耕种供衣食”之典,这与王熙凤梦见秦可卿对她说话的意思完全相同,同时也是顾景星的一贯主张。诗后作者自注:“辛亥元日,庆贺两宫礼成,召至玉辇旁问所著述,后遗表,人悉取具书。○《疏广》:旧有田庐令子孙耕种供衣食,日我亡后,不欲益其过。魏文帝募天下有藏孔融文词者购之。”或许作者当年与友人龚鼎孳曾经讨论过这样的话题,所以将其写于书中。再如,顾景星与布政使书《论积处贮》曰:“大河以南,吴楚大熟,数十年未有,故虽大病,民或休息。景星闻难得这势,易失者失,凶丰十年,率相往复,往者饥馑,加以军旅,有司束手,相继得罪去者,为公私无储蓄而不预策于平时也。楚俗不知远虑,岁凶富户丰囷待价,贫者诣门贷,升斗不肯假,而年谷一登,一秉相望,掉背不顾,以致出贾他境。四五月间雨旸稍愆,谷价顿踊,丰囷乞贷如前,岂不大可恨哉。今连岁大熟,明岁或不可知。《春秋》书‘大有年’,刘向以为灾,何者?变生于盛满,而祸福于不备也。”(《湖北通志检存稿·顾景星传》)这段话说的是人们在丰年没有准备,而祸患往往则出自丰年。这与秦可卿托梦王熙凤“此时若不早为后虑,临期只恐后悔无益了”意思大同小异,简言之,就是告诉人们要树立未雨绸缪观念,国家繁荣昌盛时要想到战争、天灾或衰落之时的贮备等应对策略,否则,遇有大事发生则悔之晚矣,这便是作者为何在书中写秦可卿托梦王熙凤的事的主因。再从文笔来讲,《论积处贮》与书中秦可卿所论,两相对比,如同一辙。
二十五、书中的“照妖镜”与顾景星诗文中的相关故事
    如第十二回,“王熙凤毒设相思局,贾天祥正照风月鉴”。贾瑞被王熙凤布下的“相思局”,害了一场大病,就在生命垂危之际。忽然这日有个跛足道人来化斋,口称专治冤业之症。贾瑞偏生在内就听见了,直着声叫喊说:“快请进那位菩萨来救我!”后来,那道士叹息说他这病非药可医,于是,从褡裢中取出一个宝贝与他,说天天看时,此命可保。跛足道人交给他的“宝贝”,原来是一面镜子,此镜子两面皆可照人,镜把上面錾着“风月宝鉴”四字。这道人告诉贾瑞道:“这物出自太虚幻境空灵殿上,警幻仙子所制,专治邪思妄动之症,有济世保生之功所以带他到世上,单与那些聪明俊杰、风雅王孙等看照。千万不可照正面,只照他的背面,要紧,要紧!三日后吾来收取,管叫你好了。”
    谁知道人走后,贾瑞拿起 “风月宝鉴”来,向反面一照,只见一个骷髅立在里面,唬得贾瑞连忙掩了,想着,又将正面一照,只见凤姐站在里面招手叫他。贾瑞心中一喜,荡悠悠的觉得进了镜子,与凤姐云雨一番,凤姐仍送他出来。到了床上,“嗳哟”了一声,一睁眼,镜子从手里掉过来,仍是反面立着一个骷髅。如此再三。只见两个人走来,拿铁锁把他套住,拉了就走。贾瑞叫道:“让我拿了镜子再走!”——只说了这句,就再不能说话了。
    后来,贾瑞不尊道人嘱咐,擅自照正面,虽然能意淫凤姐,然枉送自家一条性命。此故事并非凭空杜撰,而是有一定依据的。请看顾景星写于顺治六年己丑的《王府基》(苏州府城内张士诚故宫)诗云:“野棠灼灼花,废瓦萧萧雨。莫过王府基,黄昏闻鬼语。”“六院一时焚,烦冤讵可吞。金簪蒋侯妹,芳草美人魂。”(卷七)此诗说的是当年苏州府城内张士诚故宫出鬼之事,行人每到黄昏时刻,便能听到鬼叫。王府基里为什么会出鬼?请看《王府基》之二:“月落漆灯移,分明见履綦。人言七姬冢,往往魅男儿。”诗后自注:“士诚伪将潘元绍妾。”“镜里春风面,抑郁鬼解嘲。何须急作髻,不必骋千娇。”诗后自注:“指挥王某住府,某侧妇美色,揽镜作妆,见镜中奇鬼向妇,日脂粉涴面不■,妇惊扑镜,鬼从镜跃出骑妇肩,登屋而逝。亦癸未春事。”(卷七)诗人说的是癸未年春天,有指挥王某住在王府基旧宫,有小妾美色。一日,拿镜梳妆,见镜中有一奇鬼不停的将脂粉涂在脸上,其妇惊恐地放下镜子,女鬼从镜中跳出来骑在妇人的肩上,是妇顿时而逝。所谓“镜里春风面,抑郁鬼解嘲”,说的就是照妖镜的故事,这与书中的风月宝鉴是何其相似!作者当受此故事启发,故有跛足道人持“风月宝鉴”为贾瑞治病一事。作者运用此故事,暗喻大清朝顺、康之际的那些魑魅魍魉之政客,同时也表明作者意淫、调侃大清朝廷。再如,作者关于宝镜的诗作较多,如《浴鹄湾访张存庵同宋又韩赋》诗句:“黄金薄枷梵,宝镜香靉叇。”《又步又韩韵(三十二韵)》诗句: “有时回宝镜,无力倚箜篌。”(卷七)作者既知王府基中某小妾镜中出奇鬼故事,又善于描写宝镜诗句,这样自然能杜撰“风月宝鉴”的故事来。(待续)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