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106|回复: 0

弥天大谎红楼梦之甄宝玉的形象及甄家来源于好友佟国器与顾景星家事(4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5:31: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三节  《红楼梦》中次要人物形象原形
一、甄宝玉的形象及甄家来源于好友佟国器与顾景星家事
    甄宝玉这一形象,在《红楼梦》一书中,似乎无足轻重,可有可无,其实不然,他可以烘托甄府与贾府由盛转衰的历程,如此,甄宝玉这一形象为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角色。在谈论甄宝玉这一形象之前,不妨先介绍一下佟国器其人。
    据《金陵诗徵·四一·佟国器小传》载:“国器,字汇白,襄平籍,居金陵。顺治二年授浙江嘉湖道,再迁福建巡抚,终江西南赣巡抚。有《茇亭诗》、《燕行草》、《楚吟》诸集。(原注:魏惟度云:‘中丞筑僻园在古长干,山水花木甲白下。子孙入籍焉。’”同治修《福建通志·壹肆拾·宦绩门·佟国器传》云:“佟国器,奉天辽东拔贡,顺治八年任左布政使。十年擢巡抚。”又据钱牧斋《有学集》三三《佟母封孺人赠淑人陈氏墓志铭》云:“淑人姓陈氏,父讳其志,母汤氏。故山东按察司佥事登莱监军佟府君讳卜年之妻,今御史中丞国器之母也。佟与陈皆辽阳上族。府君擢上第,宰京邑,册府锡命,天书煌煌,闺阃荣焉。天启初,府君受命东略,监军登莱,钩党牵连,蜚语逮系,淑人奉二尊人暨诸姑子侄,扶携颠顿,徙家于卾。乙丑九月府君奉矫诏自裁,太公哀恸死客舍,淑人泣血襄事,奉太夫人渡汉,迁黄陂。又三年仍迁江夏。秦寇躏楚,太夫人殁而渇葬。中丞补弟子员,奉淑人卜居金陵。崇祯甲申避兵,迁甬东。中丞受新命,以兵宪治嘉兴,淑人版舆就养。丙戌九月十九日卒于官舍,年五十有八。淑人既殁,中丞扶柩归金陵,卜葬于〔钟〕山之阳。子一人,即中丞公国器,女适李宁远曾孙延祖,以死事赠冋卿。中丞妻赠淑人萧氏,继室封淑人钱氏。孙三人世韩世南世杰。”又,《清史稿·贰佰柒·疆臣·年表伍·巡抚栏》载:“顺治十年……四月丙午佟国器巡抚福建。”关于佟国器的生平,《全清词·顺康卷》(中华书局2002年版)第四册收有满族词人佟国器的词作六首,其小传云:“佟国器,字汇白,原籍辽东襄平(今辽宁辽阳东北),移居江苏南京,隶汉军正蓝旗。”谓“汇白”为佟国器的字,非是。“汇白”是其号,“思远”才是其字。佟国器为清朝官员,满族佟佳氏。顺治三年(1646)担任福建左布政使,十年担任福建巡抚,主要从事福建军政事务,相当于二品官阶。佟国器还曾订旧增新完成了其父佟卜年初定的《佟佳氏宗谱》。作为豪门贵族的佟国器,当时在金陵时的府邸,家人及婢女奴仆有三百余口,与贾府数百家口也完全相合。
    据前面贾元春和贾迎春形象里,已经说过佟国器为顺治帝孝康章皇后之堂兄,迎春形象雏形的佟佳氏之亲哥。书中的甄宝玉则是来源于佟国器,那么,书中的所谓江南甄家,即是佟家,其中也穿插有顾景星家事。说甄宝玉的形象来源于作者好友佟国器,其主要证据如下:
    首先,书中说贾宝玉与甄宝玉同年,容貌也象,绝非偶然。因为生活中的甄宝玉(佟国器)与贾宝玉(顾景星)确实如此。请看顾景星《僻园唱和集序》云:“予同年友大仲丞汇白佟公,当大清辟宇,世祖皇帝知眷,节钺三藩,功在社稷,勒国史矣。……公温恭好德,金玉其相,聚则可喜,离则可思……”(卷三十四)可见,佟国器与顾景星二人不仅是同年,而且友情如此深厚。作者称佟国器为同年友,当有二义,一是或许他俩当年在前明湖广时,同为崇祯十二年己卯乡试士子,因为古人称同次科考的称之为同年。二是或许真的象书中的贾宝玉和甄宝玉一样,他们真的生年相同。作者所说佟国器“金玉其相”一如书中对甄宝玉的描写。
    其次,主要是书中的甄宝玉写的是多为佟国器家事。如第二回,雨村笑道:“去岁我在金陵,也曾有人荐我到甄府处馆。我进去看其光景,谁知他家那等显贵,却是个富而好礼之家……”这正是金陵佟国器的家事。你看,作为皇亲国戚的佟家,显贵自不必说,其“富而好礼之家”与佟家相合。又如第十六回,且说贾琏自回家参见过众人,回至房中。正值凤姐近日多事之时,无片刻闲暇之工,见贾琏远路归来,少不得拨冗接待,房内无外人,便笑道:“国舅老爷大喜!国舅老爷一路风尘辛苦。……”此句王熙凤对贾琏的一席恭喜话,实为平素日顾景星所见到众人对其友人佟国器所说的话。
    第三,如书中说“这甄府和贾府就是老亲,又系世交。两家来往,极其亲热的。”又如第五十六回,贾母笑道:“你们大姑娘和二姑娘这两家,都和我们家甚好。”四人笑道:“正是。每年姑娘们有信回去说,全亏府上照看。”贾母笑道:“什么照看,原是世交,又是老亲,原应当的。你们二姑娘更好,更不自尊自大,所以我们才走的亲密。”佟国器之父佟仆年原居武昌,为蕲、黄名士顾天锡友人,据《耳提录·纪节烈》载:“佟公兄弟(国鼎,字君持;国器,字君汇伯),在前朝皆予同年友,佟氏以先人故,其德公也至深。”可见,佟、顾两家系世交,明末时佟家居湖广武昌、黄陂等地,两家父辈便有往来,景星与佟氏兄弟更是关系密切。后来佟家定居金陵,筑僻园,顾景星又是常客,二人过密甚从,非一般友人。又如第十六回,四人听了,都笑道:“老太太(指贾母)这话正是。虽然我们宝玉淘气古怪,有时见了人客,规矩礼数更比大人有礼。所以无人见了不爱,只说为什么还打他。殊不知他在家里无法无天,大人想不到的话偏会说,想不到的事他偏要行,所以老爷太太恨的无法。就是弄性,也是小孩子的常情,胡乱花费,这也是公子哥儿的常情,怕上学,也是小孩子的常情,都还治的过来。第一,天生下来这一种刁钻古怪的脾气,如何使得。”书中甄宝玉之“淘气古怪”,“怕上学”,以及“刁钻”脾气,其实写的便是被称为“顾野王”的顾景星。又如《明史·贰肆壹·王纪传》载:“卜年,辽阳,举进士,历知南皮、河间,迁夔州同知,未行,经略廷弼荐为登莱巾军佥事。逻者搒掠,茂言尝客于卜年河间署中三月,与言谋叛。因挟其二仆往通李永芳。行边〔兵部〕尚书张鹤鸣以闻。鹤鸣故与廷弼有隙,欲借卜年以甚其罪。朝士皆知卜年冤,莫敢言及。”佟仆年当年在河间做官,而景星父亲此时在河间讲学,是为故交。再如顾景星《明故观察辽阳佟公(卜年)》(熹宗初坐事,死西市。殁三十年,景星过闽,适公子国器,以佥都御史巡抚,奉公遗文见示洒涕书,群公诗后用正韵。):“尝曾与论仰英风,实录三朝苦未公。蓟北孤军前化鹤,辽东王气已成龙。覆军岂为同房琬,托国何妨有茂弘。父老糈桨双涕泪,计年今得拜新宫(南皮新建庙)。”“公子南皮昨驻轅,马头故吏泣何言。螭碑未仆前朝物,龙诰犹藏旧主恩(公初知南皮,有惠政。及被难,以诰命遗文付故吏,至是献公子)。饮憾代间多意外,孤忠地下莫声吞。数行遗墨分明在,青史他年仗讨论。”(卷九)作者曾经与父执佟卜年谈论过国家大事,可见,他们两家不是一般关系,而是世交。
    第四,佟国器与顾景星同为庶出。从上面引用钱牧斋《有学集》三三《佟母封孺人赠淑人陈氏墓志铭》载:“(佟母陈淑人)丙戌九月十九日卒于官舍……子一人,即中丞公国器”,由此可见《耳提录·纪节烈》所载佟公兄弟国鼎,字君持,为佟国器嫡母所生,佟国器为庶出无疑。而顾景星的生母明氏,其嫡母则为李氏。故二人同系庶出。
    第五,甄家与顾家相关的故事不少。如第二回,雨村道:“更妙在甄家的风俗,女儿之名,亦皆从男子之名命字,不似别家另外用这些‘春’‘红’‘香’‘玉’等艳字的,何得贾府亦乐此俗套?”佟家姐妹情况不得而知,可这与顾家的姑娘一样,顾家女孩取名字非常男性化,如顾景星之姊,名椐,字长存,避免了普遍常用的“春”“红”“香”“玉”等艳字。可见书中甄(佟)家事里有贾(顾)家事。贾(顾)家事里也有甄(佟)家事。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又如第五十六回,贾母又问:“你这哥儿也跟着你们老太太?”四人回说:“也是跟着老太太。”贾母道:“几岁了?”又问:“上学不曾?”四人笑说:“今年十三岁。因长得齐整,老太太很疼。自幼淘气异常,天天逃学,老爷太太也不便十分管教。”贾母笑道:“也不成了我们家的了!你这哥儿叫什么名字?”四人道:“因老太太当作宝贝一样,他又生的白,老太太便叫作宝玉。”此段话实际说的也是顾景星幼年之事。
    第六,关于甄家被抄家一说,当与佟国器有关。这是因为:佟国器及其妻子为虔诚的天主教徒。如顺治十二年(1655年),时任闽浙巡抚又是天主教徒的佟国器,曾资助在福州传教的意大利籍耶稣会传教士何大化重建毁于兵火的三山堂。四年后的顺治十六年,佟国器又资助支持意大利特伦多耶稣会士卫匡国建杭州天主教堂。几十年来,佟国器每个礼拜都要偕同夫人上教堂去做弥撒。1720年12月17日,由于在是否允许祭祀祖先和孔子的问题上发生矛盾,康熙皇帝发出谕令禁止天主教在中国的存在。不难想象,这也是《红楼梦》书中的江南甄家为何被抄家的缘故。如第七十五回,尤氏听了道:“昨日听见你爷说,看邸报甄家犯了罪,现今抄没家私,调取进京治罪。怎么又有人来?”甄家因犯罪而被抄家,金陵佟家是否被抄家过呢?从上文康熙帝驱逐天主教事件来看,回答应该是肯定的。如顾景星《佟三汇伯携二子入楚省墓二十四韵》诗句:“代遘维新日,朝膺佐命才。一时分陕重,四岳辟门开。”“再领藩司印,三迁御史台。鲸鲵潜渤澥,云气指蓬莱。”“玉斧频操械,金瓯望卜枚。”“永怀增感触,握手重徘徊。”(卷十一),其中“再领藩司印,三迁御史台”,说明佟国器遭贬过三次,虽然作者在其诗中未明说佟被抄家,但是说的颇为委婉,这是由于作为满族旗人的佟国器伉俪不单信仰天主教,而且所交之友人多为明末遗士和外国人,如顾景星、杜些山以及天主教传教士等,这样一来,想必抄家之事在所难免。同时,作者或借此暗喻清军占领紫禁城事。
    第七,对于书中自鸣钟、鼻烟壶之类的舶来品的描写。顺、康之际,佟国器在与西方传教士的交往中,自然也将西方资本主义文明引进中国。佟本人又是康熙皇帝的的叔伯舅父,同年友顾景星自然能在这位国舅爷家里,见到自鸣钟、鼻烟壶这些对于当时来说是奢侈品了。此等物品,这在顺、康年间也算是稀罕玩意儿,皆非寻常之物。而众多红学家说曹家数度抄家,即便其祖上有此类物品也当被抄走充公了,就是后来曹雪芹认识的所谓皇族的敦诚、敦敏友人家里,也未必有这些东西,而敦诚、敦敏也只是王室后代而已,更何况没有资料显示曹雪芹去过他们家里。
    可见,书中的甄宝玉是以佟国器为雏形的。同时,也显示作者写的是金陵佟家事、蕲州顾家事及其作者本人事。
二、贾敬的形象与嘉靖皇帝之间的联系
    前面已经说过,贾敬当是暗喻嘉靖。读者也许会说,这简直是胡说八道!不是说这部书是慨叹忘明,讽刺顺、康时期的政治小说吗?怎么又扯到明中叶的嘉靖皇帝头上了呢?如此岂不自相矛盾?其实一点也不矛盾。作者的目的是借此名、此人,隐喻明朝灭亡的祸根与嘉靖帝信仰道教有关,书中所言“烧丹炼汞”诸事,一如嘉靖。这主要从两方面来看:一是贾敬与嘉靖从姓名上来说是谐音的,二是两人同样好道炼丹,以及最终的结局均是因服食丹砂死亡的事一样。《明史》说:“世宗享国日久,不视朝,深居西苑,专意斋蘸。督抚大吏上符瑞,礼官则表贺。”另据章学诚《湖北通志检存稿·顾阙传》末后云:“顾景星撰其家传,于阙后附阙生平招致诸客之传。盖明世宗好道,而士大夫家争延方士杂流,法所不禁也。”顾景星在其曾祖父的传记里为何加载这段话,可见他对嘉靖皇帝好道炼丹之事是颇多微词的,故在此书中塑造一个贾敬来。如第二回,“宁公死后,贾代化袭了官,也养了两个儿子。长名贾敷,至八九岁上便死了,只剩了次子贾敬袭了官,如今一味好道,只爱烧丹炼汞,余者一概不在心上……只在都中城外和道士们胡羼。”又如第六十三回,正顽笑不绝,忽见东府中几个人慌慌张张跑来说:“老爷宾天了。”……又请太医看视到底系何病。大夫们见人已死,何处诊脉来,素知贾敬导气之术总属虚诞,更至参星礼斗,守庚申,服灵砂,妄作虚为,过于劳神费力,反因此伤了性命的。如今虽死,肚中坚硬似铁,面皮嘴唇烧的紫绛皱裂。便向媳妇回说:“系玄教中吞金服砂,烧胀而殁。”众道士慌的回说:“原是老爷秘法新制的丹砂吃坏事,小道们也曾劝说‘功行未到且服不得’,不承望老爷于今夜守庚申时悄悄的服了下去,便升仙了。这恐是虔心得道,已出苦海,脱去皮囊,自了去也。”……贾敬因年迈多疾,常养静于都城之外玄真观。今因疾殁于寺中,其子珍,其孙蓉,现因国丧随驾在此,故乞假归殓。”天子听了,忙下额外恩旨曰:“贾敬虽白衣无功于国,念彼祖父之功,追赐五品之职。令其子孙扶柩由北下之门进都,入彼私第殡殓。任子孙尽丧礼毕扶柩回籍外,着光禄寺按上例赐祭。朝中由王公以下准其祭吊。钦此。”
    从以上这段话中似乎看出一些“破绽”来,在第六十三回以前没有说贾珍父子“国丧随驾”的事,而此处突然冒出一句“国丧随驾”,那么“国丧”指的是谁呢?不知道!是指贾敬吗?似乎也不是。是作者疏忽遗下的一个破绽吗?当然更不是。实际上作者就是将贾敬写成是嘉靖,只是故意采取烟云模糊法罢了。为什么这样说呢?一个“白衣无功于国”之人,能享受天子额外恩旨的“王公以下准其祭吊”殊荣吗?况且是宁国公的孙子,如果是宁国公还稍有点谱,惟有当朝天子驾崩才有这种可能。这与当初嘉靖驾崩时,新登基的隆庆皇帝朱载垕为父亲的大丧,一定有敕令“王公以下准其祭吊”的事。
    所以说,贾敬这一形象,便是作者穿越时空写的是嘉靖事、明朝事。作者以贾敬寓嘉靖,其用意也是同其它诸多寓意一样,为了转移视线,惑人耳目,令人不可猜度,人们万万想不到此书这是明末遗老所写。(待续)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