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97|回复: 0

弥天大谎红楼梦之贾惜春形象来源(39)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5:31: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八、贾惜春形象与清初顾景星僧道之友
    首先来看判词之七。画:一所古庙,里面有一美人,在内看经独坐。所谓美人,即明末遗士。因为明亡后,许多明朝遗老不愿为满清效劳,或为僧,或为道,甘当隐士,最终的结局都是非常悲惨的。顾景星本人虽然没有削发为僧,但是一名居士,他的诸多友人如陈惺、方以智、王臣缙等,无不如此。王臣缙为蕲州人,顺治初走海外,鲁王授分巡副使,兵败入虎丘寺为僧,上赦之许其母弟还苏州,后与景星相约归蕲;桐城人方以智,他在明亡后,别号药地,人称“药地禅师”,在顾景星的诗文集里多有提到。明亡后,顾景星明末遗老圈友中皈依佛门为僧的,数不胜数。如“勘破三春景不长,缁衣顿改昔年妆。”句,一语双关,字面上说看到春光短暂,借以说惜春的三个姐姐(元春、迎春、探春)都好景不长,实则是说满清犹如三春过后之花草必然有凋谢的一天。书中是说惜春感到人生幻灭,遂作长久之计,早入佛门,这实质上就是当时众多遗士们的想法。请看作者写于康熙四年(乙巳)的《吊振海张公》(名涛,字振海,黄陂人)诗句:“幅巾归去缁黄侣,钓艇时来■芡乡。此地山川原用武,百年钟梵出慈航。”(卷十三)与“缁衣顿改昔年妆”是何其相似!“可怜绣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旁。”作者真实意图,是说那些明末遗士们进入佛门,独自守着青灯古佛,其身世悲凉。据曾见过下半部佚稿的脂砚斋评语,惜春后来“缁衣乞食”,境况悲惨,并非如续书所写取妙玉的地位而代之,进了花木繁茂的大观园栊翠庵过闲逸生活,还有一个“自愿”去的丫头紫鹃服侍,这是续书者未能理解前八十回作者的意思的缘故。
    其次,再看《红楼梦曲》〖虚花悟〗“将那三春看破,桃红柳绿待如何?把这韶华打灭,觅那情淡天和。说什么,天上夭桃盛,云中杏蕊多。到头来,谁把秋捱过?则看那,白杨村里人呜咽,青枫林下鬼吟哦。更兼着,连天衰草遮坟墓。这的是,昨贫今富人劳碌,春荣秋谢花折磨。似这般,生关死劫谁能躲?闻说道,西方宝树唤婆娑,上结着长生果。”这支曲子暗喻明末遗士看破红尘,所谓看破红尘,也即看破自古兴旺替代,贫穷富贵也是轮回流转的,表现出作者的佛家思想,这在《白茅堂集》里多有表现。
    第三,又如第二回冷子兴说宁府珍爷之胞妹的四小姐惜春,最终当了尼姑,是宁府而不是荣府,这与前面所说的宁府暗喻大明朝相合。因为明末遗士出家当和尚的特多,如上面所说的作者友人陈惺、方以智等便是。书中貌似写的是四大家族的没落命运,三个姐姐的不幸结局,使她为自己的未来担忧,现实的一切既对她失去信心,她便产生了弃世出家的念头,实则是作者曲折地表达明末遗士们不愿与清廷合作、志甘当隐士的傲岸性格。不少红学家说她孤僻冷漠,毫不关心他人,这是典型的利已主义世界观的表现。以人家说她是“心冷嘴冷的人”,她自己的处世哲学就是“我只能保住自己就够了”。其实不然,作为一个明末遗老来说,国家灭亡了,心能不冷吗?话能不少吗?因为只有通过自保,才能生存下去,这并非利己主义。也难怪红学家们,作者的曲笔实在是难以猜度。
九、王熙凤形象的塑造与清初明末遗士之悲哀
    王熙凤这个角色,在《红楼梦》一书中尤为重要。她聪明、干练、狠毒。她又长人所不及的治家能力,不单女流之辈无人能及,即便是须眉男子也会感到汗颜。这个人物形象实质上也同样是明末遗士中高士的化身,作者赋予这个形象浓抹的笔墨,写了她的严厉和治家之才,这个治家之才不是治一般的家,而是说有匡扶社稷的王佐之才!她便是明末遗士中具有高才的如作者友人龚鼎孳,以及顾景星本人这样的高士,只是作者假托一个善于治家的美人主妇罢了。为何这样说呢?其证据主要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先来看看判词之八。画:一片冰山,上有一只雌凤。冰山与雌风所表现的是什么意思呢?说的是明末遗士们犹如冰山上站着的一只被冷落孤立的凤鸟,处境悲哀,冰山随时会融化,雌凤何处何从?这不是暗喻明末遗士是什么呢?
    第二,再来看词:“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所谓凡鸟,暗合王熙凤的“鳳”字,点其名。源于《世说新语·简傲》:晋代,吕安有一次访问嵇康,嵇康不在家,他哥哥请客人到屋里坐,吕安不入,在门上写了一个“凤”字去了。嵇康的哥哥非常高兴,以为客人说他是神鸟。其实吕安嘲笑他是凡鸟。书中借“凡鸟”说明末遗老,实际上也是作者的一种自指。请看顾景星《耿篪伯赠墨原韵》:“已老终宜题凤字,从今戒作换鹅书。”(卷二十)其中“已老终宜题凤字”与“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是何其相似!再看《十月七日晴暖百菊正放与兄辈拈得十四寒偶拟天池体得百二十四句》中的诗句:“柴荆冷落谁题凤,宾客来过想伏鸾。”“晚节真逢花处士,萧晨况有竹平安。”由此可以看出作者当时的心境是慨叹年渐老迈,纵有司马相如之才,还不如嵇康的哥哥,如今门庭冷落,就连题凤字的人也没有了。当然,这是个形容。那么,“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是什么意思呢?不少红学家因为不知原稿中王熙凤的结局如何,所以对这一句颇多猜测。脂批说“拆字法”。意思是把要说的字拆开来,但如何拆法没有说。有人说“二令”是“冷”,“三人木”是“秦”(下半是“禾”非“木”),也不像。吴恩裕先生在《有关曹雪芹十种·考稗小记》中说:“凤姐对贾琏最初是言听计‘从’,继而对贾琏可以发号施‘令’,最后事败终不免于‘休’之。故曰‘哭向金陵事更哀 ’云云。”吴先生的说法似乎有些可笑,“三人木”与“休”字能挂上号吗?我们姑且凤姐后来是否被贾琏所休弃不论。论者以为,二令拆开来便是“冷”字,没错,而“三人木”则应该是一个“泰”字,很明显“三人木”之“木”,为抄写人之误,应该是“氺”字而非“木”字,其中一“从” 还有“从众”之意。这样一来,便容易理解了,合起来看便是“从冷态”,因为古时文人多用通假字,作者为了写出这一句诗,故将“态”写作“泰”。从冷态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大清朝廷对明末遗老们是从冷之态,用今天话来说就是采取“冷处理”。无论你是否满腹经纶!我就是弃之不用。反过来,明末遗士们对所谓的大清朝廷也是从冷态、从众之态,这就是说明末遗士们对于做官可以不屑一顾。因为是书写于作者参加康熙十八年博学鸿儒科之前,所以,作者将王熙凤写成是一个治家、理家的高手,后来依然被人冷落,最终的结局是非常悲凉的。“哭向金陵事更哀”则指的是明朝遗老们吊念大明朝亡国之事,不吊则已,一吊会更加感到悲哀,明亡令人永远难以忘怀。这也是书中第三回,为何王熙凤初次见到林黛玉便说道“只可怜我这妹妹这样命苦,怎么姑妈偏就去世了!”说着,便用帕拭泪。因为她哭的贾敏(家明)也即前明啊!
    第三,从王熙凤协办宁国府秦可卿的丧事,可以看出她治家的才能。无论是持否定说的红学家,也不得不肯定她善于治家的才能。如果将贾母比作赫赫贾府里的董事长的话,王夫人是总裁,那么,王熙凤则是一名执行总裁。换句话说,王熙凤要是生活在现在,一定是一个女企业家、女强人,同时,也能做好一个女市长什么的。其中,王熙凤善于理家,作者借鉴了其先从叔祖妣隐节朱孺人事,因为朱孺人以善于理家而闻名乡里,据顾景星《忌日丘墓记》载:“先祖德宣公妣朱孺人,嘉靖三十年辛亥九月二日生,崇祯十五年壬午四月某日卒,葬安平乡祖墓,朱侍郎茔下。”又据顾天锡撰《从叔妣隐节朱孺人》载:“从叔德宣公,任侠,不事家产。叔妣,朱侍郎仕俊之曾孙女也。年十七归德宣公。姑杨严急中馈不敷,辄呼杖。德宣公仅有田数十亩,池数■。家僮不力,孺人脱簪珥,雇佃客以■。大半种粇,余种秫,岁获备。孺人私计算,木棉子花百二十斤,则为絮,三十五斤线,如之则织布二十匹,麦、菜、麻以时种,蔌以时种,鸡鹜以时伏,鳙、鲤、龟六七百斤则薨,二三百斤果饶给。杨孺人卒,孺人病疗,女道士程静林教服气,逾年病良已。德宣公尝负贷,其人雅重公,焚券,德宣公感泣,或笑之,夜仗剑割笑者耳亡去。复以杀人亡归,事觉尽破其产,孺人寡居单竭,妣孺人迎养之。妣孺人卒,天锡养之。寡饮食,少言语,日中夜半,正坐服气,能述古女仙自缑婉妗下百余人,雅俚不一,■■可听。予少时多病,辄请说之。孺人曰:是皆凡人苦心得道耳。崇祯壬午四月,忽欲上德宣公冢,整衣登肩舆及冢,开舆已逝矣。年九十二。嘉靖三十年辛亥生。为吴丞相雍居吴郡时,遂名其里曰雍里。又若干世,不可考。明与元卫辉怀孟路总管之后,自雍里分占蕲。当是时,予姓避难于黔于滇,各藏谱系,世远氵瓜分莫得而详焉。崇祯十六年正月,寇犯蕲,天锡从家庙抱始祖以下神主并谱系、家集及天锡撰著,捆载入城,逾五日城陷,书多不能举,裂谱系一卷纳揾袍中,九江兵乱复失。呜呼!予侍王父桂岩公久,颇闻先世事略,今如不言,小子何述。诗不云乎‘君子有谷贻孙子’。夙兴夜寐无忝耳所生。吾子孙其视兹矣。”在小农经济时代,像朱孺人这样善于理家的女子不可多见,这就是作者为何将王熙凤塑造成一个善于理家的形象,以及将王熙凤的生日写成与朱孺人同一日的缘故。又如顾天锡在该传记结尾处写道:“诗不云乎‘君子有谷贻孙子’。夙兴夜寐无忝耳所生。吾子孙其视兹矣。”这与书中秦可卿托梦凤姐所说的一番话又是何其相似?当然,王熙凤并非写的就是顾家的朱孺人,只是作者借鉴先祖妣这样好强而又善于理家的故事而已,从而间接地写其家事。
    第四,再来看一下《红楼梦曲·聪明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生前心已碎,死后性空灵。家富人宁,终有个,家亡人散各奔腾。枉费了意悬悬半世心,好一似荡悠悠三更梦。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呀!一场欢喜忽悲辛。叹人世,终难定!”不妨先来看看王熙凤的身世。王熙凤是《红楼梦》里的重要人物,她出身于金陵官宦世家,漂亮、聪明、乖巧,具有普通闺秀所没有的待人处事的能力。所谓“出身于金陵官宦世家”,当然指的是前朝大明。她是贾家荣府的实际统治者,威重令行,机敏善变,凭着自己的才智与苦心,在贾家这样一个封建大家庭里如鱼得水,得心应手。而不少研究者将其说成是一个十足的坏人,以为作者原本就是将其作为坏人来写的,这实在是违背了作者的意思。如抄检大观园,她消极地应付;探春“新政”,她迁就退让;她爱护宝玉、黛玉、宝钗诸人等,这无异于是在保护明末遗士。所以说,王熙凤与上面众多人物形象一样,同样是明末遗士们的化身。那么,作者又为什么将其写成如此贪婪、狠毒乃至残忍呢?这是因为:作者借这个人物形象狠毒的一面来影射大清朝廷。当然明末遗士中并非个个都是好的,也有一些人受到清初世俗的影响,贪污腐化的大有人在,或有寓焉。为何这样说呢?作者之所以写她有后来之蜕变,是因为当时大清朝廷从上到下腐化堕落不作为而造成的,以致天下老百姓苦不堪言,而这便是作者为何将王熙凤后来写成一个狠毒、贪婪、残忍之人的缘故。从“弄权铁槛寺”“毒设相思局”“诱害尤二姐”,到“逼死鲍二家的”,四条人命都要直接或间接地算到她的身上。但作者不是将她写成一个完全的反面人物,更没有把她写成一个纯粹的坏人。如周济刘姥姥,反对她的公公讨鸳鸯做妾,在宝黛爱情上也是站在他们这一边,与夏金桂完全是相对立的人物。尽管如此,她勾结权贵,害死人命,最终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她制造了别人的悲剧,最后必然也将自己葬送在大清朝这个岌岌可危的大厦底下。
    第五,明末遗士并非个个啸傲林泉当隐士,当然也不排除作者借机讽刺那些为清廷卖命的明末遗士。他们当中也有不少人在明亡后继续效劳满清朝廷,如作者早期的黄冈友人顺治时状元刘子壮,还有对顾景星有知遇之恩的好友龚鼎孳等便是。当然,从顾景星大量诗作中对龚鼎孳是充满肯定的,甚至替其辩护,朋友圈外人不理解龚鼎孳为何效劳满清,甚至多有指责,而不知龚当时的处境。如果他不做官,当时那些明末遗老们谁来保护?从龚鼎孳效劳清廷后的大量疏谏来看,无一不是胸怀天下百姓,为如何治理国家、为老百姓的生存困苦着想?为明末遗士生存着想。然而,他的一生也是几起几落,晚景悲凉,以致英年早逝。诚然,王熙凤这个角色虽然不是写的龚鼎孳的事,当是隐喻此等有王佐之才的高士,也是有可能的。作者借王熙凤这个人物形象,旨在讽刺清廷官场上的丑恶现象。当时官场上的黑暗令人发指,尔虞我诈、互相排挤、腐败至极、草菅人命,如书中贾雨村之流的人大有人在。作者借王熙凤这个人物形象,仅仅是描画出当时的官场势态而已,并非将其描画出一个反面人物。
    第六,书中的王熙凤目不识丁,而又是偌大的贾府实际发号施令和掌权者。贾府上上下下几百号人,无论是没读过书的,还是学富五车的宝玉、宝钗、黛玉、湘云诸人都归其管制,对当时大清朝是一大讽刺,即借喻不懂汉文化的夷族后金管制深懂汉文化的大明遗士,与书中诸多春秋笔法相似。(待续)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