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143|回复: 0

弥天大谎红楼梦之元春的形象来源(37)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5:3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四、元春的形象或来源于景星好友佟国器之堂妹
清朝初年,辽阳佟佳氏一族显赫已极,佟氏一家便有三位佟佳氏入宫,他们分别是佟养性、佟图赖和佟国维之女,一门三代,每代一人入宫为妃为后,这在中国历史上是少见的。据《清史稿·列传一·后妃》条云:“元妃佟佳氏,归太祖最早。子二,褚英、代善。女一,下嫁何和礼。”“孝康章皇后,佟佳氏,少保、固山额真佟图赖女。后初入宫,为世祖妃。顺治十一年春,妃诣太后宫问安,将出,衣裾有光若龙绕,太后问之,知有■,谓近侍曰:‘朕■皇帝实有斯祥,今妃亦有是,生子必膺大福。’三月戊申,圣祖生。圣祖即位,尊为皇太后。康熙二年二月庚戌崩,年二十四。初上徽号曰慈和皇太后。及崩,葬孝陵,上谥。雍正、乾隆累加谥,曰孝康慈和庄懿恭惠温穆端靖崇文育圣章皇后。后家佟氏,本汉军,上命改佟佳氏,入满洲。后族旗自此始。子一,圣祖。”“孝懿仁皇后佟佳氏,一等公佟国维女,孝康章皇后侄女也,康熙十六年为贵妃,二十年进皇贵妃,二十八年七月病笃,册为皇后,翌日甲辰崩。”这样一来,清初佟佳氏一门共有三位皇妃、皇后了。
那么,佟佳氏孝康章皇后与景星好友人佟国器有何关联呢?其关联主要在于他们的祖父是兄弟。既然他们的祖父是兄弟之间的关系,当然他们之间也就是堂兄妹的关系了。据陈寅恪《柳如是外传》援引《清史稿·列传肆·佟养正传》和参同书同卷《恩格图》及《张大猷传》略云:“佟养正辽东人,其先为满洲,世居佟佳,以地为氏。祖达尔哈齐以贸易寓居开原,继迁抚顺,遂家焉。天命初,佟养正有弟养性输诚太祖高皇帝,于是大军征明,克抚顺,佟养正遂挈家并族属来归,隶汉军。六年奉命驻守朝鲜界之镇江城。时城守中军陈良策潜通明将毛文龙,诈令谍者称兵至,各堡皆呼噪,城中大惊,良策乘乱据城叛。佟养正被执,不屈死之,长子佟丰年并从者六十人俱被害。诏以次子佟图赖袭世职。佟图赖初名佟盛年,后改今名。崇德七年始分汉军为八旗,佟图赖隶镶黄旗,授正蓝旗都统。顺治二年五月军次江南,败明舟师于扬子江,先后攻扬州及嘉兴诸府,皆下之。十三年八月引疾乞休。命加太子太保,以原官致仕。十五年卒于家,年五十有三。康熙十六年圣祖仁皇帝以孝康皇太后推恩所生,特赠佟图赖一等公(爵),令其子佟国纲承袭,并令改隶满洲。”又据《清朝通志二·氏族》“满洲八旗姓佟佳氏”条云:“佟佳氏散处玛察雅尔呼加哈哈达佟佳等地方。佟养正镶黄旗人,世居佟佳地方,国初率族众来归。其子佟图赖系孝康章皇后之父,追封一等公。佟养性,佟养正之弟,国初来归,太祖高皇帝以孙女降焉。”又据陈寅恪《柳如是外传》中寅恪案:“佟国器于顺治二年授浙江嘉湖卫,当是从其叔父佟图赖军破嘉湖后,因得任此职。”由此可以证明佟国器与孝康章后佟家氏之间乃堂兄妹关系无疑,而非像有人认为他们之间只是一般的同族关系。
为什么说贾元春这一形象就是孝康章皇后佟佳氏呢?这里有几个非常重大的证据:
第一,那就是贾元春与佟佳氏均为早死。据《清史稿·列传一·后妃》记载佟佳氏的崩年为康熙二年(1663),这年农历为癸卯年,而上一年正是壬寅,所以书中“金陵十二钗判词之二”中的贾元春的判词云:“二十年来辨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兔(一作兕)相逢大梦归。”此处“二十年来辨是非”指的是佟佳氏从出生到如今有二十岁了。实质上应是指顺治十六年,“虎兔相逢大梦归”,则指的是康熙壬寅与癸卯相交之年,由于佟佳氏死于康熙二年农历癸卯的二月,所以称为“大梦归”,大梦归就是梦归天堂,正合孝康章皇后佟佳氏崩事。再请看顾景星《十二属杂述》诗句:“虎步方容与,兔脱岂徘徊?”(卷十)从此诗句可以看出作者借说佟佳氏事。此诗写于顺治十六年(1659年),佟佳氏十五岁生玄烨,这一年正好是二十岁,与正册判词中“二十年来辨是非”相合,而不是像某些红学家说的那样“大概是这一年被选入宫的”。从佟佳氏十五岁生玄烨,得知她至少在十三或十四岁就进宫了。再说,清代宫廷有几个女子是二十岁才进宫的呢?此说肯定是错误的。直到顾景星写《十二属杂述》的四年后,也即康熙二年二月庚戌,佟佳氏崩,初封徽号慈和皇太后,后来又被加封为孝康章皇后。大约作者此时已经知道友人佟国器堂妹佟佳氏所在的宫闱斗争,故作者采取春秋笔法借说明末遗老而言其事,从而可以惑人,后来果然不出所料,可见作者的预见能力是何其之高!这与作者夫妻每说事多中又是多么地相合!于是作者在书中便有“虎兔相逢大梦归”之言。当然,也有可能是作者占卜所得出的结果,因为顾家历代多精于占卜。或者是从蕲州的算命先生兔年出生之人,最怕逢上寅卯相交之年的说法。书中种种迹象表明,贾元妃与孝康章皇后佟佳氏一样死得较早,且都是死得不明不白,二人死时从年龄上是如此相吻合。《红楼梦》后四十回中的第九十五回,说元春死在甲寅年的十二月十九日,十二月十八日立春,虽未过年,节气已交立春,次年是乙卯年。此寅卯之说无论与否,都不是贾元春死亡之年,其主要原因便是续书者不知道这是写孝康章皇后事。蔡义江先生根据早期脂本的《乾隆抄本百二十回红楼梦稿》和“已卯本”中“虎兔”作“虎兕相逢大梦归”,认为就有可能暗示元春死于两派政治势力的恶斗之中,当在乎情理。但是,并非指的是康熙死后之事。还有人认为“虎兔相逢”乃影射康熙死胤禎嗣位于壬寅年,明年癸卯元雍正事,更是一种附会。因为,这与孝康章皇后崩年相隔整整一个甲子。
第二,根据第二回,子兴道:“不然,只因现今大小姐是正月初一日所生,故名元春……”依照上面冷子兴的叙述,元春是因为生于正月初一,所以取名元春。其实并非如此,从书中其他人物生日均由作者家人生日变化而来。按此推论,佟佳氏绝非是生于顺治己卯正月初一,如果真是这样,那太敏感了,不符合作者惯常手笔,因为对友人佟国器和自己不利,很容易让人对号入座。作者之所以写成此日期,主要是契合“元妃”以惑乱试听,根据上面引《清史稿·列传一·后妃》条:“元妃,佟佳氏。归太祖最早。子二:褚英、代善。女一,下嫁何和礼。”此元妃非彼元妃。也就是说这个元妃,不是佟国器堂妹佟佳氏,而是褚英、代善的母亲佟佳氏,按辈分称也就是佟国器的姑姑。作者之所以这样写,是因为可以为友人佟国器避嫌,从而也可为自己避祸。
第三,佟佳氏父亲被封为国公与贾府贾源贾演被封为宁荣国公事同。据上面所引《清史稿·列传肆·佟养正传》载,“佟图赖初名佟盛年,后改今名。崇德七年始分汉军为八旗,佟图赖隶镶黄旗,授正蓝旗都统……十五年卒于家,年五十有三。康熙十六年圣祖仁皇帝以孝康皇太后推恩所生,特赠佟图赖一等公(爵)”又据《清朝通志二·氏族》“满洲八旗姓佟佳氏”条云:“……其子佟图赖系孝康章皇后之父,追封一等公。”这与贾府荣宁二公事情又是如此相合。而作者故意反其道而行之,不写贾府因贾元妃之故而封为国公,而是说其因军功封为国公。因军功而封为国公的,如作者家乡蕲州人、明初大将康茂才,薨后便是封为蕲国公的,而且也是世袭。实际上佟图赖当年也是满清的著名战将,虽然不是因赫赫战功而封,但是也符合逻辑,让人难以看出其中缘故。
第四,书中的元妃是贾宝玉的姐姐,而生活中的孝康章皇后佟佳氏为佟国器之堂妹。“后初入宫,为世祖妃”“三月戊申,圣祖生。圣祖即位,尊为皇太后。”是为后来的康熙帝之母,书中没有写贾元春生子当了皇帝,被尊封为皇后,当然作者不会这样愚蠢,真要这样那就不是叫顾景星了,顾景星当年在写这部小说时,当是听到好友佟国器讲过许多有关其堂妹的故事。因佟佳氏不是作者自己的妹妹,将妹妹写成姐姐,如此反其道而行之,也是作者的惯常做法,故将书中的贾元春写成是贾(假)宝玉的姐姐,实则是甄(真)宝玉佟国器的堂妹。
第五,书中人名侯孝康,为修国公之孙,仅仅是托名而已,同书中诸多人名一样,与其本人的事和命运无关。所谓侯孝康,便是上文说的顺治帝之妃,即后来被尊为孝康皇后的佟佳氏。作者不说是某国公之女,而将侯孝康说成是修国公之孙,原是用以惑人。不难看出,作者借侯孝康人名,隐喻书中的贾元春写的是顺治帝孝康皇后。
由此可见,书中的贾元妃这一形象,则是来源于孝康章皇后佟佳氏无疑。《红楼梦》一书的作者,貌似写的是贾政之女贾元春,实则写的是世祖顺治帝孝康章皇后佟佳氏。作者借此人物形象,或暗喻顺治帝对汉民族残酷之治和无能,连自己最宠爱的妃子也不放过,也保不住。而有的文章,如《石头记索隐》说贾元春写的是董鄂妃,也就是秦淮名妓董小宛之事,还有的说元春是犯官(曹頫)之女被选入宫,后来晋为贵妃,父亲才得以复职,所谓曹家中兴云云,可谓荒唐至极!
五、妙玉形象来源于明末遗士顾景星夫妻
所谓妙玉,就是妙瑜,也就是作者妻子萧瑜。因前面说到林黛玉、薛宝钗和史湘云与萧瑜之间的联系,而没有说到带发修行的事,作者通过妙玉来表现妻子带发修行。
首先来看看判词之五。画:一块美玉,落在泥污之中。词:“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一块美玉,落在泥污之中,美玉喻明末遗士,泥污喻清初鱼龙混杂,合起来看便是心志若坚的高士顾景星夫妻落入满清这样的污浊的泥沼之中。判词的前两句洁,是佛教所标榜的净,也即人心之洁。佛教宣扬所谓“净土”,所以佛教又称净教。所谓“空”,即是佛教要人看破红尘领悟万境归空的道理,暗示顾景星、萧瑜信佛。“(萧瑜)生以来静业修持,绝无沾滞。”(《荐亡室安正君疏》)可见,萧瑜之洁,也即是像妙玉一样信奉佛教的人物。不仅如此,顾景星本人也如此。尤其是作者在张献忠屠蕲城之后,心里极度空虚,为了从佛教中寻求解脱,时常走入佛门,且交了不少高僧诗友。如等观、道开等,作者大约写于顺治二年的《题道开法师真》(时讲经虎丘):“我以图中见,君之方外身。忘形初到汝,想象即斯人。不尽捐熏习,因缘服应伦。(旌,生换童)香来鹿女,钵器隐龙宾。长者亲敷席,诸天见结巾。同生逃四面,异刹仰微尘。绘事推元霭,交游定许询。未知方丈室,旁魄几由旬。”再如写于顺治七年的《金刚庵赋得明月照积雪》:“吴山夜雪晴,鹫岭积瑶京。一素偏为色,诸天莫可名。画为飞白写,诗向远空生。众籁俱沉寂,虚堂钟梵声。”(卷七)类似这样与佛寺佛教有关的诗作颇多,由此可以窥见作者当时的心境。所谓金玉质,喻妙玉的身份。如第十七回,贾家仆人说她“祖上也是读书仕宦之家……文墨也极通,经典也极熟,模样又极好。”此处说的是妙玉身份,实则是顾景星妻子身份,因为萧瑜出生于世袭将军家庭,当然是金玉质的了。
其次,再看《红楼梦曲》【世难容】“气质美如兰,才华复比仙,天生成孤癖人皆罕。你道是啖肉食腥膻,视绮罗俗厌;却不知太高人愈妒,过洁世同嫌。可叹这,青灯古殿人将老,孤负了,红粉朱楼春色阑!到头来,依旧是风尘肮脏违心愿;好一似,无瑕白玉遭泥陷;又何须,王孙公子叹无缘?”“气质美如兰”是说妙玉生得漂亮,指萧瑜。复比仙,也即与神仙一样的人物,指作者夫妻。春色阑,喻春光将尽,也即喻人青春将过。因明亡后,作者写此书时已到壮年,自然都是青春将尽。才高八斗的顾景星,堪称神仙一流人物。他天生孤僻性格,鄙视功名利禄,不愿与清初污浊的官员们同流合污,却遭到不少人的嫉妒,而他依然我行我素,如顾景星不少遗士友人看破红尘,在青年时便为僧为道的,如方有智、陈惺、陈云兴等。
第三,书中说来自苏州的带发修行的尼姑妙玉,原来也是宦家小姐。她住在大观园内的栊翠庵,靠贾府来供养,前面已经说过贾府为作者虚拟的贵族大家庭,因妙玉住在栊翠庵,妙玉系其的法名,故妙玉自称“槛外人”,这与萧瑜信奉佛教有关,顾景星《荐亡室安正君疏》(甲寅十二月)载:“伏念过去室人,萧氏,名瑜,生字幼佩,法名双修。”萧瑜既有法名,而本身的名字为瑜,这自然是妙玉了。萧瑜带发修行,而书中的妙玉也是如此。顾景星时常同友人吟诗唱和,而萧瑜一心念佛,这与书中的妙玉自称“槛外人”意思相合。所谓“槛外人”,即槛外之人,也就是局外人。再,妙玉住在栊翠庵,靠贾府来供养,作为顾家的媳妇萧瑜,虽然带发修行,自然靠顾家来提供费用,非靠化缘和香客供养。
第四,【世难容】中说到“却不知太高人愈妒,过洁世同嫌”,可谓警语。作者本人如此,友人也如此。《耳提录·论诗文》载:“府君曰:金坛张公亮先生,以文章虎视一切,然气魄悍肆,亦所谓君患多才也。”可见,与曲中“太高人愈妒,过洁世同嫌”意思相同,非泛泛之言,既是作者自己,同时也是作者类似张公亮等友人。所以,妙玉的遭遇是有依据的。至于续书写妙玉的遭劫是因为强人觉得她“长得实在好看”,又听说她为宝玉“害起相思病来了”,故动了邪念云云,原本就是夫妻,何谈邪念?!
第五,扶柩千里相同。如第十八回,他(指妙玉)师父极精演先天神数,于去冬圆寂了。妙玉本欲扶灵回乡的,他师父临寂遗言,说他‘衣食起居不宜回乡,在此静居,后来自有你的结果’。所以他竟未回乡。”此事当是真事,因为顾景星在其诗作中多次提到他不会料理自己。大约是当年顾景星意欲扶母亲灵柩归蕲州,昆山雨花庵的和尚对其说过“衣食起居不宜回乡,让他在此静居”之类的话,其母死于顺治七年三月,而扶母灵柩归蕲则是次年之事,可见是信了和尚的话,“所以他竟未回乡”,将母亲的灵柩寄存在雨花庵里。古时在外为官之人死后家人扶灵回乡的事较多,并非是一件稀罕事。然而,与《红楼梦》一书寄灵寺庙如此吻合的事则不多。前面已经说过书中的妙玉,乃顾景星及其妻子的化身,所以,“妙玉本欲扶灵回乡”之事,实为顾景星夫妻扶母灵柩归蕲之事。
第六,书中描写妙玉标榜清高,连黛玉也被她称为“大俗人”,却独独喜欢和宝玉往来,连宝玉生日也不忘记,特地派人送来祝寿的帖子。顾景星幼年,“以贞姑教严,不令与时辈相接”,景星也曾说过“不与俗人交”。书中说妙玉不会忘记宝玉的生日,男女之间不会忘记对方的生日,这关系自然非同一般,为作者有意道明他们原本就是“夫妻”。你想萧瑜她怎么会忘记丈夫的生日呢?
    由此可以看出,妙玉这一形象的塑造,表面上写的是带法修行的妙玉,实则是作者夫妻对亡明的感叹,因为国亡家破,明末遗老们出家当和尚和带发修行的人较多,尤其是在蕲、黄这个佛教盛行的地方。(待续)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