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110|回复: 0

弥天大谎红楼梦之薛宝钗形象来源(35)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5:29: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二、薛宝钗形象来源
薛宝钗这个形象,在《红楼梦》一书中,几乎是一个完人,她有封建时代知识分子家庭女子所应有的一切涵养:处事得体,尊敬长辈,关心下人,与人为善,善解人意,雅好朴素,博学高才,深得众人喜爱。可以说,她有中华民族历来所倡导的一切美德。而不少研究者,将其说成是一个城府极深的阴谋家,甚至完全将其作为一个反面人物,殊不知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能有多少城府呢?实在是令人啼笑皆非!说薛宝钗几乎是个完人,这是有根据的,这个完人的雏形就是作者的妻子萧瑜。顾景星在《荐亡室安正君疏》中说:“隐微皆礼法之地,生平无纤细之疵。”既然连“纤细之疵”都没有,自然是个完人。所以说薛宝钗这一形象是从萧瑜性格的多面性中分化出来的,但其中不少也是顾景星本人那种才高孤傲和愤世嫉俗的个性反应。脂砚斋曾有过“钗黛合一”说,过去不少红学家似乎也认同这一观点,如第四十二回“庚辰(批语):钗玉名虽两个,人却一身,此幻笔也。今书至三十八回时已过三分之一有余,故写是回使二人合而为一。”此处已经说明了“钗黛合一”。可是却找不到生活中的真实人物依据。然而此说,后来也曾遭到不少研究者的否定,否定的原因是认为黛玉是一个封建礼教的叛逆者,而宝钗却是个封建礼教的卫道者。
那么,薛宝钗这一形象与顾景星夫妻之间究竟有那些联系呢?
第一,这一形象的塑造,是与顾景星妻子萧瑜性格的多面性有关。萧瑜一方面遇事理解和支持丈夫愤世嫉俗的叛逆性格和纵酒狂歌的心态,同时与丈夫一样忧国忧民,为国亡而哭,为民生之艰而哭,为家庭困苦而哭;但另一方面又诺守封建礼教,一尽妇道,真正做到“夫唱妇随”。顾景星在《亡室安正君状并诔》中说:“为女若妇,孝且恭,为母慈,内外无间言,举止必中礼。”“生平无惰容、无听视、无俚语方言,不说梦寐,不睹媟遗之书”,这与薛宝钗平素之为人之言行几乎相同。如第三十六回,宝钗道:“所以咱们女孩儿家不认得字的倒好……你我只该做些针黹纺织的事才是,偏又认得了字,既认得了字,不过拣那正经的看也罢了,最怕见了些杂书,移了性情,就不可救了。”而《亡室安正君状并诔》说:“予夜读必鸡,再唱,君渲寰危坐,送酒焚香,时出清言,皆有义意。”夫君夜读,红袖添香,温言清语,其乐融融,作为妻子的萧瑜,这种恩爱的生活实在难得。可以看出萧瑜乃封建社会典型的贤妻良母型人物,单纯、明洁,待人接物颇为得体。这与知书达礼,温柔敦敏,幽闲贞静的薛宝钗一样,同是典型的封建淑女型人物。而不少研究者认为,薛宝钗受到封建礼教思想的束缚,貌似温柔敦厚,实则虚伪市侩,这话不是一般地有失公允,而是大错特错,作者将薛宝钗这个形象完全是作为封建时代的一个正面人物来写的,更是才气横溢的明末遗老顾景星自己的真实写照。其原因是不少研究者在理解上存在误区,认为作者所反映的主题,实际上完全写的是封建礼教的叛逆者与卫道者之间矛盾冲突,是一部反映封建时代知识青年觉醒的小说。他们哪里知道这是一部反映明末遗老们的血泪史呢?只是作者假托青年男女爱情、婚姻编织故事罢了。如有人说薛宝钗梦寐以求地想成为贵族公子贾宝玉的配偶,从而成为贾府里的真正主人,这是极不恰当的。其实薛宝钗平素日所遵奉的“德”,是封建时代作为一个女子所应有的美德,并非市侩。即便是在今日,依然倡导这种美德,并非封建的东西都是糟粕啊!
第二,宝钗雅好朴素、节俭与顾景星夫妻相同。书中写的很清楚,宝钗雅好朴素,不喜雕饰,如第七回,薛姨妈道:“姨娘不知道宝丫头古怪着呢,他从不不爱这些花儿粉儿的。”又如第四十回,“及进了房屋,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无;案上只有一个土定瓶中供着数枝菊花,并两部书、茶奁、茶杯而已。床上只吊着青纱帐幔,衾褥也十分朴素。”同时,宝钗同宝玉等人一起饮酒等言行,极显风流儒雅。在萧瑜一生经历中,也可以体现出来,书中的薛宝钗与萧瑜当年嫁入顾家“不惜脱江南佳丽服,佐客食饮”颇有相似之处。萧瑜朴素而不失整洁,大方而不失庸俗。又如萧瑜临死之前,嘱咐家人“以遗言不陈牲,不设他供,名香素烛,酌水献花,缨络华幢,缤纷严饰,德行十比丘遶棺呗,诵三昼夜,亲戚里友复供十比丘遶棺呗,诵五昼夜。”再看顾景星,幼时是一个好动、好玩的孩子,然又对荆王府和州府奢侈之举极为反感。据其子顾昌《皇清征君前授参军顾公黄翁府君行略》载:“(府君)五岁……岁饥,荆王命有司元夕张灯。家人衣彩襦从往观,府君蹙然曰:‘何不以此赈饥,吾不愿往。’”一个五岁小孩能知道什么?要拿今天的小孩巴不得去玩,可是顾景星此时读了很多史书,知道稼穑艰难,岁歉而不赈济百姓,还要大兴灯会,这太浪费了!拿今天的话来说,便是拿纳税人的钱来做面子工程,佯装太平盛世,可是老百姓连饭都没有吃的呀!所以,顾景星不去凑这个热闹。宝钗为何如此朴素?这与顾景星夫妻历经坎坷的身世有关,当年他们一家从昆山归蕲后,正逢大旱,连草根、枸杞芽、荷叶尖都吃过的人,能不朴素吗?请看第二十二回的谜语诗之八薛宝钗所吟春灯谜“更香”诗句:“焦首朝朝还暮暮,煎心日日复年年”,正是顾景星夫妻当时的生活写照。
第三,宝钗怜贫惜弱、善待下人与顾景星夫妻相同。宝钗怜贫惜弱,善待下人。如第五十七回,“宝钗倒暗中每相体贴接济,也不敢与邢夫人知道,亦恐多心闲话之故耳。”顾景星体贴善待他的仆人戴金文,戴金文死后,他还作祭文哀悼。萧瑜死后“有贫婆三五,各手楮香,与之钱,不受,曰:‘素蒙赒急,来哭贤人,岂匈钱邪?’尽哀而去。”(《亡室安正君状并诔》)所谓“来哭贤人”,便是来哭好人,这些贫苦妇人平素日得到她的接济,从而可以看出她平素日之为人,以及临死时嘱托家人不事铺张的美德。
第四,和尚赠金锁故事相同。如第八回,宝玉看过宝钗的金锁后,莺儿笑道:“是个癞头和尚送的,他说必须錾在金器上……”又如书中第二十八回,“因往日母亲对姨妈王夫人等曾提到金锁是个和尚给的,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等语。”而萧瑜“母梦菩萨贻玉而生”。同为菩萨(和尚)所送,一个是金锁,一个是玉,物虽异而事相同。只是一个是梦,一个是非梦而已。或许当年萧瑜母亲向和尚讨玉时,某和尚或曾说过“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类似的话,亦未可知,不然何以后来成为有仙玉、琼玉之称的顾景星的配偶呢?而顾景星最终找到萧瑜为妻,也是应了和尚说宝钗“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故说“钗黛合一”之说,当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第五,薛宝钗的病情与萧瑜几乎相似。如第八回,宝钗笑道:“那里的话。只因我那种病又发了……癞头和尚给她说了一个奇异的药方——海上方,叫作‘冷香丸’”。且看萧瑜,“十一月中旬微疾,察其神气有异,强之琴,一弄未终,明日痢血数斗,医谓血热,误投香连丸,血遂剧,诸儿跪诵《金刚》,普翦肉代香,肉从炉中爆出,捉入者三,以为不祥。”(《亡室安正君状并诔》)可见萧瑜平素日所患之病也是热症。薛、萧二人之病均为“热症”,薛服食“冷香丸”与萧误服“香连丸”而终是何其相似!当然,大约顾景星在写《石头记》一书时,妻子萧瑜当时应该还没有死,因蕲州行医之人,往往替女人医治时多做成某种香药丸,如香莲丸、藿香丸等。
第六,宝钗处事从容镇静如顾景星。书中多处写到薛宝钗处乱不惊,从容镇静,而这正是顾景星惯常处事之风。如《耳提录·述丧乱》说“府君曰:予自有生来滨(濒)于死者数矣,而风涛舟楫之险不与焉……既出城,从火光下见四面皆贼,莫知所往,因循城堧而行。先君欲乘夜掖贞节姑涉濠,予止曰:等死耳。涉水亦即冻死,安可往?先君不听,旁一老人赞曰:郎君言是也。顾老人所依,则败楼一间,无墙壁、梯级,惟数柱夔夔然动。予曰:死地生也,此上可避。老人亦曰:止上可避。遂相与臂接肩踏而登,凡三昼夜伏楼上,其下则杀人如麻,哀号之声所不忍闻。”又如《高碑店故老述旧》诗句:“我昔遭寇难,屠戮城郭空。从容免锋刃,奔走翻路穷。肌肤裂荆棘,虮虱窠鬅松。”(卷二十)可见顾景星处乱不惊、从容镇静而免刀锋之灾,也是他大难不死之故。
第七,薛宝钗的淘气、谦恭、才气和博学如顾景星。书中的薛宝钗少时淘气,博学多闻,杂学旁收。她工于诗,精于画论,从容大雅,是一个耿介孤高又愤世嫉俗的女子。如第八回说宝钗“罕言寡语,人谓藏愚;安分随时,自云守拙”,作者将一个大智若愚的女子送到读者的面前。不少人认为这是她的虚伪、藏奸。中国传统文化原本就是一种内敛式的儒家文化,讲究的是自谦,何错之有?再如第五回《红楼梦十二支曲》〖终身误〗所赞扬的“山中高士晶莹雪”,俨然一个顾景星。试想一下,清初有这样称呼才女的吗?没有。惟有博学高才、啸傲林泉而不愿意做官的明末遗士顾景星方能有此称呼。无论是《咏白海棠》,还是《忆菊》、《画菊》均显露出薛宝钗有高人一等的才华。也无论是诸子百家,还是唐诗宋词元人百种,无所不通,很多时候不说令湘云甘拜下风,即便是贾宝玉也同样感,到自愧弗如。她博到什么程度呢?谈诗论画,抑或是草木之名无所不晓,我们可以送她一个外号叫“薛百晓”。书中的薛宝钗艺术造诣极深,作者不少艺术见解,往往是通过她的口说出,或片言只语,或侃侃而谈,无不鞭辟入里,令人生敬。而顾景星呢?平常也是如此。如《耳提录·论诗文》云:“府君曰:文之有起伏呼应,如人身之有百脉筋骸,自然联贯,非有意为之也。今人动言某段起,某段伏,某字呼某字,应某字是。王莽之剔人而度其经络起止,鲜有生理矣。此说滥觞于茅鹿门,要须神而明之,不可以迹象求之也。”“府君曰:予于乐府,有天性之乐,河南练石林曰:顾侯才似海,乐府妙无双。今有问作灋于予者,口不能言,汝说当何如以答之?”又如《耳提录·读书》载:“府君性好读书,所至之处,书必盈几榻,客至无坐凭,处砚则经月或不一洗砚,不得暇也。曹君尚白,尝睨之而笑,谓是油盐担上登帐簿物,府君亦不介意,然每借人书,必辑破坏,订其讹字而还之。尝言予无所望于人,但能日饮我以酒,日赠我以书,南面王不如是乐也。”又如当时名士友人周屺公的评语:“黄公乐府,上下八千年,纵横一万里”。又曰:“读顾先生乐府,知其胸中原本正大”。又曰:“有人辨得咏高句丽之故者,许他具一只眼。”又曰:“仅作《燕歌行》,读此诗亦寻常耳,今不寻常何也参。”又曰:“凡咏古人及拟古人,未有不寓己意者,徒然摹拟,无自家见解,不作可也。惟黄公诸作,最得之。”又曰:“总不为古人所缚,自能搏挽古人。”又曰:“蕴籍,前人所无。”可见其友人对其诗作评价是何其之高!再看薛宝钗的“螃蟹咏”诗句:“眼前道路无经纬,皮里春秋空黑黄。”众人不禁叫绝。宝玉道:“写得痛快!我的诗也该烧了。”“众人看毕,都说这是食螃蟹绝唱,这些小题目,原要寓大意才算是大才,只是讽刺世人太毒了些。”这是一个闺阁女子所能吟出的诗句吗?是一个封建卫道者和坏女人所能吟出的诗句吗?分明是才高八斗薛夫子所吟,自然这薛夫子当是顾夫子顾景星无疑。此外,顾景星对于画论则更多,因为他曾为不少历史上著名书画作过跋,如《张旭东明帖》、《米海岳画卷》、《仇实父采莲图》、《南唐百马图卷子》等。顾景星的博学多才,从他的众多史论以及给古代名家典籍、书画作跋、作序中可以窥见,涉及的范围如历史、兵法、书画、钱谱,乃至风角等,所论无不新颖独到,实乃大家风范。书中薛宝钗对诗、画方面的见解也是颇为独到,一如顾景星。
    第八,薛家藏书与顾家藏书同为祖上遗留下来。书中轻松道出薛宝钗之所以博学,是因为她家祖上藏书甚多、读书极多的缘故。如第四十二回,(宝钗)款款的告诉他(林黛玉)道:“你当我是谁,我也是个淘气的。从小七八岁上也够个人缠的。我们家也算是个读书人家,祖父手里也爱藏书。先时人口多,姊妹弟兄都在一处,都怕看正经书。弟兄们也有爱诗的,也有爱词的,诸如这些《西厢》《琵琶》以及‘元人百种’,无所不有。他们是偷背着我们看,我们却也偷背着他们看。后来大人知道了,打的打,骂的骂,烧的烧,才丢开了。”其中“祖父手里也爱藏书”与顾景星藏书家的祖父相同。据顾景星父亲顾天锡所撰《府君少桂公传》载:“府君(按:指顾景星祖父顾大训)年十八,补诸生,食廪气,试辄第一,数奇不第,折节问学,藏书五万余卷,手抄录千余卷,书法精严,无一字误。经史百家,稗官小说,诵皆上口,喜谈兵,善骑射,以济时自命。”再看《耳提录·书籍琐谈》中载:“府君曰:予家前朝书籍有八十一厨御府赐书,则外祖冯公家物也。予七八岁时恒从老婢菊女者,启钥而窥,塾师深以为禁。乃于案底作夹板,置书其中潜读,师至则密之。先君从京师归,乃谢。塾师尽出所藏共读之。父子怡怡,问难终日,自谓人世间,不复更有他乐。先君因扁其居曰:中心。愿取鸣鹤在阴之义也。尔时,予文章亦遂焕发,至今所供笔下驱使者悉,是时,所读之书也,尔后读书,多不能记矣。”此处所说的“予家前朝书籍有八十一厨御府赐书,则外祖冯公家物也”,指的是顾景星父亲的外公——嘉靖朝兵部尚书蕲州人冯天驭所藏书籍,因冯天驭无子,临死前将家藏八十一柜书籍全部送给女婿顾大训,也就是顾景星的祖父,而顾景星的祖父顾大训是蕲州有名的藏书家,这与薛宝钗“我们家也算是个读书人家,祖父手里也爱藏书”一事相合。“(府君)又曰:幼见吾家所藏御书,皆黄绫为面,上有玺文,其纸板特精妙,凡字画及界线稍有缺者,悉笔墨补之句读则硃砂小圈,想当年翰林诸公,所谓校书中秘者,大抵如此而已。”正是这样,宝钗与顾景星少时读书,都是得益于祖父遗留之藏书。
第九,二人感叹国亡家失相同。如蘅芜君《忆菊》诗句“怅望西风抱闷思,蓼红苇白断肠时。空篱旧圃秋无迹,冷月清霜梦有知。” 如顾景星《无题二首》之一:““宝鼎烟青蜡炷红,夜深潜祷女郎宫。香凝檀晕人初寂,月冷菱花泪半融。车马指南心识路,云因走北雨成空。汉皋未见神仙侣,归掩兰巾卧绮栊。”( 卷五)又如《感事》:“送别赠春草,扁舟独去时。东风花断艳,寒食鬼题诗。故国江山好,还乡士女悲。偏逢子规鸟,啼血上棠梨。”(卷六)诗人有感故国灭亡而发出的悲鸣。
    观是书,薛宝钗这一形象,与林黛玉一样,不仅仅是顾景星夫妻的化身,同时也是清初明末遗士们的化身。不少研究者总以为薛宝钗是一个坏女人,为什么不将他作为一个道德高尚的才女、才子看呢?这个道德高尚的才女、才子,既是萧瑜,更大程度上则是一代奇才顾景星本人。恕我直言,即便是今天,如果生活中真有这么一个美丽而完美的女子,她一定是千千万万个男子所崇拜的偶像乃至“梦中情人”无疑,谁能得到她,那将是三生有幸!难道不是吗?(待续)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