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149|回复: 0

弥天大谎红楼梦之绛珠草、绛珠仙子、林黛玉的形象来源(34)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5:28: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绛珠草、绛珠仙子、林黛玉的形象来源于顾景星妻子萧瑜生
    我们知道林黛玉的前生,先是大荒山上的一株绛珠草,继而幻化成绛珠仙子,再由绛珠仙子幻化成人形来到人间的。如第一回,“赤瑕宫神瑛侍者,日以甘露灌溉,这绛珠草便得久延岁月。后来既受天地精华,复得雨露滋养,遂得脱却草胎木质,得幻人形,仅修成个女体,终日游于离恨天外,饥则食蜜青果为膳,渴则饮灌愁海水为汤。”前面说过神瑛侍者为贾宝玉的前生,也即生活中的贾宝玉顾景星的前生。那为什么又有绛珠草、绛珠仙子呢?绛珠草、绛珠仙子指的是谁?此话问的似乎有些多事一举,谁都知道回答是后来幻化成人形的林黛玉。为什么是黛玉?黛玉为什么姓林?关于这个问题,将在下文中要详细谈到。此处只是简要地说说绛珠草。请看顾景星《咏通灵台》诗:“终军贾谊东方朔,三少当年在汉朝。夭折下僚兼放逐,千秋孤愤倩谁消?玉沟本自流春色,进屋何曾老阿娇!造物有情怜不得,通灵风草总萧萧。”书中“通灵宝玉”当是受此通灵台启发。再看《送耦长游西山兼致施尚白》诗句:“吾方整归辕,还山拾灵草。”(卷二十)可见“通灵风草”“还山拾灵草”与大荒山上赤瑕宫“绛珠仙草”必然有些渊源,“通灵风草”自然是指林黛玉了,当为诗人内心早有此通灵仙草,是为林黛玉这一形象前生之雏形,也就是暗喻明末遗士。
    为了弄清林黛玉的形象是否来源于顾景星之妻萧瑜生,我们不妨来看看下面这个履历表,将林黛玉与萧瑜的个人及家庭情况作一比较:
      姓  名
类  别
          林 黛 玉
          萧  瑜
    说  明
原名、曾用名、外号或别号
名不详(当为瑜),乳名黛玉,一字颦颦(颦儿),别号“潇湘妃子”、外号“多病西施”
名瑜生,字幼佩,乳名或为紫玉,别号或称“潇湘妃子”,法名双修
同为玉;别号或也相同
性  别
不须填写
不须填写
出  生
二月十二日
正月二十五日
略异,月减一日增一倍
前  生
赤瑕宫的绛珠草、绛珠仙子,居赤瑕宫,与草、玉有关
萧姓,从草字,母亲梦菩萨赠玉而生,与草、玉有关
各有来历
几乎相同
籍  贯
扬州(祖籍苏州),林黛玉父亲死于苏州
扬州江都(祖籍或为苏州,其父母死、葬于苏州)
几乎相同
学  历
从家学
从家学
相同
有何特长
吟诗、善琴
吟诗、善琴
相同
有何爱好
爱桃花、荷花
爱桃花、荷花
相同
是否会女红
不会
不会
相同
性格特征
多愁善感;好哭
多愁善感;好哭
相同
身体状况
欠佳
欠佳
相同
父亲出身及从事何种职业
探花;兰台寺大夫钦点巡盐御史(文官)
将军,驻苏州(武官)
相反
母亲情况
可从略不写
可从略不写
兄弟姐妹情况
独生女,假充男儿养
独生女,假充男儿养
相同
是否会家务
不会
不会
相同
    我们从以上履历表主要十三栏中可以看出,顾景星的妻子有十一项几乎与林黛玉相同,只是出生月日略异,两人父亲官职有异,而两人父亲官职是最敏感的问题,唯独相反,当是作者惟恐后来遭好事者对号入座,故反其道而行之。其生日亦然。那么,具体证据从何而来呢?
    首先,关于黛、瑜二人姓氏、乳名及别号问题。书中黛玉从林姓,为何姓林?一是源于林和靖的“月明林下美人来”的诗句,二是顾景星妻子姓萧。萧者,草也;林者,木也。自古草木犹如一对孪生姐妹,故黛玉从林姓,貌似“林下美人”,实则是隐喻隐士,有爱国深意寓于其中,这也是作者为何吟出“通灵风草总萧萧”诗句来的原因。这“通灵风草”,自然也就是指赤暇宫的“绛珠草”了。由草到木,不难知道作者为何安排黛玉为林姓,这也是书中“木石前盟”之由来。虽然书中的林黛玉的大名忽略未写,黛玉只是乳名,但是,不难想象她的大名当是瑜,瑜就是美玉,与黛玉之“玉”字合。黛玉黛玉,或寓代瑜。为何称之为黛玉呢?难道黛玉是指青黑色的玉吗?当然不完全是,黛是古代女子用来画眉的一种青黑色颜料,从上面顾景星诗中“蛾眉一月一回新”,可知萧瑜善画眉,本身名字又是一种美玉,故在书中取一黛玉来代瑜。若按景星友人张仁熙撰《安正君谥议》云:“少君姗姗磨鄃,麋拂紫玉。”由此得知,萧瑜生所佩带之玉当是紫玉,这也是上面履历表中为何以紫玉作为其乳名之故。萧瑜生既然生字幼佩,瑜是美玉,又善画眉,自然当有一个与林黛玉类似的乳名。其母梦菩萨赠玉而生其女,或许在女儿出生后真的上寺庙向某一高僧讨了一块紫玉,亦未可知,不是没有可能的,否则,其父母何以给她取字幼佩?幼时佩戴什么呢?自然是玉无疑。书中的林黛玉也有一块玉,只是藏着没有给贾宝玉看见而已。故作者在第二回中,宝玉摔玉后,借贾母之口说:“妹妹原有这个来的,因你姑妈去世时,舍不得你妹妹,无法处,遂将他的玉带了去了。一则全殉葬之礼,尽你妹妹之孝心,二则你姑妈之灵,亦可权作见了女儿之意。因此他只说没有这个,不便自己夸张之意。”此处用玉作为“全殉葬之礼”,当为顾景星家事,其姑刘贞节平生所佩戴之琥珀,死后当作为殉葬之物。一是书中贾宝玉之姑,一是生活中顾景星之姑,明显是作者写其家事。
    再谈别号。请看第三回,宝玉笑道:“我送妹妹一妙字,莫若‘颦颦’二字极妙。”探春便问何出。宝玉道:“《古今人物通考》上说:‘西方有石名黛,可代画眉之墨。’况这林妹妹眉尖若蹙,用取这两个字,岂不两妙!”林黛玉外号颦颦、颦儿,实质上这与清初的政治、战争和天灾无不关系,源于萧瑜生平经历坎坷。萧瑜来到顾家没有过一天安定的日子,由于张献忠屠蕲城的缘故,顾家已经衰落,客居昆山时,也是大故迭出,自从新妇三日洗手作羹汤起,便日子艰难,能不皱眉吗?“庚寅三月妣见背时,予侍先子客钱塘,君亦归宁,闻变,脱珠绮质钱八十千,即日还昆,敛袭如礼。越旬,予奔自钱塘见,成服之具备焉。是年淫雨三月至五月,斗米七百钱,”庚寅,也就是顺治七年,即萧瑜与顾景星结婚后的第三年,婆婆死时,昆山时逢罕见的大水灾,“斗米七百钱”能不愁吗?“辛卯归蕲,就全胜坊第故址,诛茅以居,败垣荜门,榛砾四塞,狐虎夜遶,鸱鸺尽飞,君不恇怖,岁洊凶,采草木根叶,君举箸恬然。”(《亡室安正君状并诔》)如此一来,也难为这位江南美人了。如何不哭?如何不愁?如何不颦?她哭的国亡家失,愁的是战争不断,颦的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日子艰难!这既是萧瑜的感受,更是顾景星本人的感受。如《拜月新篇》(九月)诗句:“拜新月,新月可怜新。弯环眉共断,敛约态同颦。来伴闺中薄命妾,也应独照关山人。”作者为了避嫌,所以在书中既拟一个黛玉的乳名,同时又拟出一个“颦儿”来,没有经历过丧乱之痛、天灾之苦,当不会写出此名。请看顾景星《中秋病起侍大人率诸孙拜月是时江海戒严兼答汪大(蘅)》诗云:“露下空江夜色新,水花烟叶绝纤尘。犬声旷野真如豹,月暗蓑锄似有人。恐照白衣红袖泣,不堪锦字翠眉顰。难云万里同今夕,怅望金波一怆神。”(卷十)顾景星借吟诗多次说出为何“眉顰”,堪可为证。
    有关林黛玉潇湘妃子之称谓,书中说是根据她所居住的屋子多湘妃竹而命名。观顾景星诗文集中虽然没有直接说其妻有“潇湘妃子”这一别号,为什么在上栏履历表的第一栏中,给她加上这一别号呢?请看第三十七回,(探春)又向众人道:“当日娥皇女英洒泪在竹上成斑,故今斑竹又名湘妃竹。如今他住的是潇湘馆,他又爱哭,将来他想林姐夫,那些竹子也是要变成斑竹的。以后都叫他作‘潇湘妃子’就完了。”作者借探春之口,说出娥皇女英洒泪在竹上成斑事。民间传说斑竹是二妃的眼泪染成的。据晋张华《博物志》记载:“尧之女,舜之二妃,曰:‘湘夫人’。帝崩,二妃啼,以涕挥竹,竹尽斑。”祖冲之撰《述异记》云:“舜南巡,葬于苍梧,尧二女娥皇、女英泪下沾竹,久悉为之斑,亦名湘妃竹”。历代文人雅士对此多有题咏,唐代诗人高骈曾写有《湘浦曲》:“虞帝南巡去不还,二妃幽怨水云间。当时垂泪知多少,直到如今竹尚斑。”顾景星当读过此诗,其意是感叹国家灭亡,这便是作者为何将林黛玉比作是舜妃的缘故。说萧瑜生有“潇湘妃子”称号,这与顾家湘妃竹园有关。顾家既有湘妃竹园,作者又经历过亡国之恨,加上妻子姓萧,作者自然就会联想到虞舜二妃潇湘水边哭泣泪洒竹而成斑之典,不难想象,作者平素日当会有戏谑妻子为“潇湘妃子”的事。再来看顾景星《铭湘妃竹杖》:“八尺裁来已过眉,不同邛竹异桃枝。手中一把湘妃泪,何处云山诗九疑。”(卷二十二)作者将自家湘妃竹林的竹子挖掉一棵作为竹杖,并刻了铭文,在送给友人时写了这首诗,作者字里行间感叹国亡家失。又如《新篁解箨声次调阳韵》诗句:“春庭罗婵娟,离立添几辈。想象湘夫人,鞙鞙佩长璲。姱修既多姿,苞符岂无意。卷书固有时,气机此焉视。我歌清商音,扣角粗与类。”(卷九)又如《病中喜蓖陵蒋俟斋至订病起之约兼见秋屏》诗句:“楚天云雨隔湘妃,海畔风涛梦泉客。爱君无恙守丘园,幅巾逍遥湖上村。”(卷二十一)诗人在其诗作中多次提到湘妃,一个明末遗士的一腔爱国情怀频繁地出现在诗作中。再如《亡室安正君状并诔》末尾云:“从帝子兮,潇湘渚。”所谓“从帝子兮,潇湘渚”,就是说萧瑜死后如今跟随舜帝于潇湘的水边去了。由此可以看出,无论是书中的潇湘妃子,还是生活中的“潇湘妃子”萧瑜生。同时,也有顾景星的影子,及暗喻明末遗士慨叹亡国之恨,从而有感而发塑造出一个林黛玉的形象来。
    其次,关于林、萧二人籍贯相同。看过《红楼梦》的人,从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得知林黛玉为扬州人,只是籍贯为姑苏而已。“因闻得今岁盐政点的是林如海。这林如海姓林名海,表字如海。乃是前科的探花,今已升至兰台寺大夫,本贯姑苏人氏,今钦点出为巡盐御史,到任方一月有余。” 再来看看顾景星妻子萧瑜生,根据玉山道人在自撰《亡室安正君状并诔》中说:“君姓萧氏。祖讳某,扬州江都人,昭武将军上辅军都尉、山东参将。父讳世忠,字振寰,崇祯末镇守福山,参将、皇朝协镇苏州府副总兵官。”这也是为何作者将林黛玉写成是祖籍苏州的扬州人之故。
    第三,同是独生女和无亲族。书中的林黛玉是独生女,生活中的萧瑜生也是。如第二回,作者叙述道:“今只有嫡妻贾氏,生得一女,乳名黛玉,年方五岁。夫妻无子,故爱如珍宝,且又见他聪明清秀,便也欲使他读书识得几个字,不过假充养子之意,聊解膝下荒凉之叹。”再看萧瑜及其父亲:“振寰公无子,惟生君,年十四犹称曰郎。”可见,萧瑜生与林黛玉一样是无兄弟姊妹,故书中说林如海支庶不盛。再者,紫鹃在话中提到“各省流寓不定”,也是指的明末各省流寓到江南的事,如顾景星曾经流寓到苏州住了很长一段时间,并曾经写有《春日阊门》等诗。非曹雪芹生活时代之事,曹氏自然写不出此类话来。又如第五十七回,紫鹃笑道:“那些顽话都是我编的。林家实没了人口,纵有也是极远的。族中也都不在苏州住,各省流寓不定。纵有人来接,老太太必不放去的。”此段话中,说出林家“实没了人口”“族中也都不在苏州住”当是有原因的。因为萧瑜的娘家原本在扬州江都,父亲驻守苏州,自然“族中也都不在苏州住”。举一个例子可以证明萧瑜家也是无亲族,其父母死后,景星一家子相隔又远,当时无亲人替其安葬,后来,还是其父的一位友人帮忙安葬在苏州的,由此推测,不但其直系亲族无人,而且她的祖籍当也是苏州,因为古时人死归宗,也就是死后是要归祖坟山的。所谓死者,归也,便是这个道理。这与“林家实没了人口”又是何其相似!又因林黛玉与萧瑜的个人及家庭情况最为敏感,故作者将二人父亲官职设计成相反,一个是文官,一个是武将。
    第四,二人举止谨慎相同。林黛玉初来贾府想起母亲的遗言:“外祖母家与别家不同。”因而她“步步留心,时时在意,不肯轻易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路。”这与萧瑜当初嫁入顾家的情况极为相似。顾家作为蕲州一大望族,又是有着繁琐礼节的理学世家,萧瑜生初来乍到,当然处处小心。无论是顾家客居昆山,还是归蕲,身处异乡的萧瑜,自然有如寄人篱下之感,所以不得不“敛袭如礼”。黛玉、宝玉一见如故,不仅感觉对方似曾相识,而且同时怦然心动,似乎是一见钟情。这与顾景星“复睹莲花化身眷属”后的数年,第一次见到萧瑜的情景也是一样。
    第五,二人品行修养、多才多艺相同。萧瑜生的品行修养、才艺如林黛玉。如第四十八回,宝玉便找了黛玉来,笑道:“我虽看了《西厢记》,也曾有明白的几句,说了取笑,你曾恼过。如今想来,竟有一句不解,我念出来你讲讲我听。”黛玉听了,便知有文章,因笑道:“你念出来我听听。”宝玉笑道:“那《闹简》上有一句说得最好,‘是几时孟光接了梁鸿案?’这句最妙。‘孟光接了梁鸿案’这五个字,不过是现成的典,难为他这‘是几时’三个虚字问的有趣。是几时接了?你说说我听听。”作者委婉地说明林黛玉有孟光之德,与顾景星之妻事情相契。请看《亡室安正君状并诔》云:“安正君端雅、明慧、知书,振寰公难其配……先君子为更聘。振寰公曰:‘顾郎天下才,奈不就官?贫甚!’君(按:指萧瑜)徐曰:‘欲儿为孟德耀、桓少君乎?’公起舞曰:善’。遂许焉。”“辛卯归蕲,就全胜坊第故址。诛茅以居,败垣荜门,榛砾四塞,狐虎夜遶,鸱鸺尽飞,君不恇怖,岁洊凶,采草木根叶,君举箸恬然。予戏曰:‘德耀少君不若是之甚。’君笑曰:‘禹稷、颜子易地则皆然。’”“为女若妇,孝且恭,为母慈,内外无间言,举止必中礼。”另据梅川(旧称广济,今武穴市)张仁熙撰《安正君谥议》云:“吾友顾黄公,避寇南渡,择配广陵之萧氏女……肃雍静好,婉栾琴书,是时,黄公年少才丰,挟少君入嫏嬛二酉之室,而少君姗姗磨鄃,麋拂紫玉,佐黄公玄黄经纬,更或按部考词。”“予数过蕲诣黄公,黄公好客,尝尘甑,少君不惜脱江南佳丽服,佐客食饮,昔鲍宣妻鹿车归里,布裳出汲,以事舅姑,少君不让焉。”“(木夏)楚教之丹黄,能半夫子。”顾景星在《亡室安正君状并诔》中说:“予为诗,或下语未安,辄能订易一二字,又识大体,说事多中。”再如,《荐亡室安正君疏》云:“谥曰安正。媲德耀以何惭;称曰少君,拟桓姬而匪愧。”这与《芙蓉女儿诔》中的句子又是何其相似!可见,萧瑜不但品行如孟德耀、桓少君诸封建女性,而且其“半夫子”“婉栾琴书”,与林黛玉多才多艺亦同。
    第六,林黛玉多愁善感也如萧瑜生。林黛玉因其善感多愁,喜皱眉,贾宝玉给取个绰号颦颦或称颦儿;因其多病,人称“多病西施”。如第二十七回,“紫鹃雪雁素日知道林黛玉的情性:无事闷坐,不是愁眉,便是长叹,且好端端的不知为了什么,常常的便自泪道不干的。先时还有人解劝,怕他思父母,想家乡,受了委曲,只得用话宽慰解劝。谁知后来一年一月的竟常常的如此……”这恰恰是当年萧瑜之故事。萧瑜的家远在千里之外的扬州、苏州,一个远在异乡的少妇,思念父母想家乡当在情理之中,加上蕲州这地方多有天灾,不是大水,便是干旱,时常为没有吃的而发愁,愁则皱眉,皱眉到一定之时则流泪,自然悲从愁来,更重要的是萧瑜在十五岁时亲历过明亡。请看顾景星《惜春》诗:“窗前思妇含颦语,记得侬年十五时。”“何人见此不惆怅,金勒少年归未归。”(卷十五)此诗中“窗前思妇含颦语”,当是作者思念妻子,有感故国灭亡之语。这与作者借林黛玉所吟之诗也是相合的。
    第七,林、萧二人对爱情的坚贞相同。大家都知道,林黛玉对爱情是很坚贞的。而萧瑜生与顾景星结婚二十七年,共生有八子二女,患难与共。并且八子均为单名,而二女名字一名玉玖,一名藻,均取带玉字的双名,查遍《武陵蕲阳顾氏家谱》查不出“玉”字辈,由于此二女排行最末,且年最幼,正是顾景星刚刚开始撰写《石头记》一书之时,而且是他们俩爱情的结晶,也不难想象这两女为何从“玉”字取名。这与顾景星夫妻俩名号琼玉(宝玉)、瑜(黛玉)无不关系,故作者将书中主人翁命名为贾宝玉、林黛玉当在情理之中。又如《安正君钗篦婢子旦夕陈之》诗云:“床前小婢泪盈盈,牙篦珠钗旦夕陈。不分嫦娥偏耐老,蛾眉一月一回新。”(卷十七)我们从诗中可以看出,顾景星对于妻子的死去不胜眷恋,睹物思人,回忆萧瑜既爱美又漂亮,故将其比作嫦娥。顾景星夫妻真个是郎才女貌。
    第八,林黛玉与萧瑜生的叛逆悲剧性格。书中的林黛玉的形象最令人激动人心、催人泪下,还是在她的身上闪耀着追求个性解放、争取婚姻自由的民主主义思想的光辉。在“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封建社会,她不仅才情横溢、学识渊博,而且又是那样如饥似渴地阅读“性灵之学”和描写爱情的角本杂剧,那样如醉如痴地沉浸在艺术的境界。如第三十六回,“独有林黛玉自幼不曾劝他去立身扬名等语,所以深敬黛玉。”而顾景星妻子萧瑜,家里时常难以为继,也从未劝他立身扬名。因为,她所追求的是真正爱情,而不是追求爱情之外的所谓显达富贵。否则,当年初次见到景星,不会回答其父“欲儿为孟德耀、桓少君乎?”故不稀罕他做官与否。从上文中提到的“佐客食饮”的叛逆性格与书中林黛玉与男人在一起喝酒吟诗也合。蕲州旧俗,家里来客妇女一般是不上餐桌的。又如第三十八回潇湘妃子的《咏菊》中“一从陶令评章后,千古高风说到今”、《问菊》中“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开花为底迟”、《菊梦》中“登仙非慕庄生蝶,忆旧还寻陶令盟”,这哪里是一个闺阁女子所吟诗句?分明是一位志在山林的隐士也即明末遗老的口吻,这正是顾景星、萧瑜生夫妻的真实写照。正因为没有让顾景星做官,所以,一家人落得如此贫困。此其一。其二,关于作者在林黛玉的判词中写到“玉带林中挂”,与正册里的画“两株枯木,木上悬着一围玉带”,表面是喻林黛玉之名,实则是作者写林黛玉的最后归宿是自缢。且旧时蕲州城内有山名玉带,蕲州人遇事想不通上吊者不乏其例。试问:“玉带林中挂”,难道不是自缢么?作者为何安排林黛玉如此结局?这与蕲州人日常口语爱说“急得上吊”、“愁得上吊”有关。因林黛玉这一形象是以萧瑜为原型的,重要的萧瑜一生亲历过明亡,又因萧瑜生一生是在悲和愁中度过的,故作者如此安排其最终结局。无论是前八十回埋下的伏笔,还是后续四十回,作者均将其作为一个悲剧角色,只是续书者未能理解“玉带林中挂”所寓之事。从判词中可以看出,林黛玉最后的结局应该是自缢而死,并非像后四十回续书中说贾母、凤姐等人施“调包计”后,因病中的林黛玉听到贾宝玉与薛宝钗结婚不断吐血而死。在八十回后的原稿中,黛玉之死与婚姻问题无关,与外祖母及其周围的人对她的冷淡厌弃无关。其“泪尽”“自缢”的原因,是一场大的变故——即明朝的灭亡和天灾人祸不断的清初现实。因续书者不解作者其意,故只好这样写来,以合作者为林黛玉设计的悲剧结局,可惜不少研究者只一味地称赞赏续书者所设计的林黛玉之死,如何契合作者设计的悲剧角色,如何写得成功云云。
    为什么林黛玉那样牵动人的衷肠呢?自古及今,多少人因她而狂、为她而死?她为什么有如此强大的艺术魅力?她究竟美在何处,动人在哪里?评论家只知道有一种悲剧美,而不知该书作者对其人物形象所要表达的真正意思。作者为何将其描写成一个多愁善感而好哭以致最终泪尽的形象?林黛玉为何而哭?为谁泪尽?多数评书者以为是她没有赢得贾宝玉的爱情而泪尽。除作者的妻子萧瑜本身一生历经悲愁困苦之外,更大程度则是与明亡有关。论者以为,林黛玉之哭之泪尽,实为“国哭”,即为国亡而哭而泪尽,非为情而哭,也非为情而泪竭!(待续)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