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135|回复: 0

弥天大谎红楼梦之春灯谜和黛玉葬花及部分题咏寓意解析(26)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5:21: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六节  春灯谜和黛玉葬花及部分题咏寓意解析
一、春灯谜、黛玉葬花解析
    作者为何在书中设置春灯谜和“黛玉葬花”情节呢?其目的又是什么呢?这是作者借春灯谜和黛玉葬花来暗喻明亡、哀悼明亡,就像书中的红和泪一样。为什么这样说呢?请看作者在《传奇丽则序》一文中说:“崇祯中,阮大铖造春灯谜《燕子笺》、《桃花笑》,弘光时兵部尚书又造《井中盟》、《双金榜》,而江南亡矣。大约谓事苦错谬,世集人鬼,其时转相摹效数十百家,伴侣之曲兴而齐灭;玉树之歌作而陈亡,风气之徵,应如景响,有若宝常令。言辈闻之,当复何如?痛苦哉﹗……其有惩于风气之故,畏于亡国之音乎!”(卷四十四)这是作者为自己创作的传奇戏曲《传奇丽则》而写的一篇序言,作者在序中说“崇祯中阮大铖造春灯谜《燕子笺》、《桃花笑》,弘光时兵部尚书又造《井中盟》、《双金榜》,而江南亡矣。”作者在该文中结尾写道“其有惩于风气之故,畏于亡国之音乎”,同时署名为“雨中燕香垒记”,这也是书中为什么有“春燕”一名之故。《红楼梦》书中第二十二回说到的春灯谜,如贾元春的“能使妖魔胆尽摧,身如束帛气如雷。一声震得人心恐,回首相看已化灰。”(爆竹)又如贾迎春的“天运人功理不穷,有功无运也难逢。因何镇日纷纷乱?只为阴阳数不同。”(算盘)又如贾探春的“阶下儿童仰面时,清明妆点最堪宜。游丝一断浑无力,莫向东风怨别离。”(风筝)又如贾惜春的“前身色相总无成,不听菱歌听佛经。莫道此生沉黑海,性中自有大光明。”(佛前海灯)又如薛宝钗的“朝罢谁携两袖烟?琴边衾里总无缘。晓筹不用鸡人报,五夜无烦侍女添。焦首朝朝还暮暮,煎心日日复年年。光阴荏苒须当惜,风雨阴晴任变迁。”(更香)
    书中继续写道:当贾政看罢佛前海灯迷,心内沉思道:“娘娘所作爆竹,此乃一响而散之物。迎春所作算盘,是打动乱如麻。探春所作风筝,乃飘飘浮荡之物。惜春所作海灯,一发清净孤独。今乃上元佳节,如何皆作此不祥之物为戏耶?”心内愈思愈闷,因在贾母之前,不敢形于色,只得仍勉强往下看去。直到贾政看完最后一首薛宝钗所作的谜语,心内自忖道:“此物还倒有限。只是小小之人作此词句,更觉不祥,皆非永远福寿之辈。”想到此处,愈觉烦闷,大有悲戚之状,因而将适才的精神减去十分之八九,只垂头沉思。
    贾政为何说“皆作此不祥之物”、“更觉不祥,皆非永远福寿之辈”呢?因为诸人所作谜语,都是隐喻明亡,因此,贾政如此丧气垂头。而不少研究者认为这些春灯谜是暗示书中人物自身的最终结局,此言差矣!请看“回首相看已化灰”、“因何镇日纷纷乱,只为阴阳数不同”、“游丝一断浑无力,莫向东风怨别离”、“莫道此生沉黑海”、“光阴荏苒须当惜,风雨阴晴任变迁”等诗句,无一不是暗示明亡,所谓“风雨阴晴任变迁”,就是说对于大明亡国无可奈何,只是作者说得比较含蓄罢了。可见,作者对阮大铖造春灯谜《燕子笺》、《桃花笑》而导致明亡的事颇多感慨。
    再看书中的黛玉葬花情节。先请看第二十七回回目“滴翠亭杨妃戏彩蝶埋香冢飞燕泣残红”。为何书中有“黛玉葬花”?为何作者又借林黛玉之笔写有《葬花吟》?从“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闷杀葬花人,独倚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等诗句来看,如运用蜀帝杜宇啼血而死化为杜鹃之典,自然是为国亡而哭。如有研究者说多愁善感的贵族小姐林黛玉,思想感情十分脆弱,其主要原因是未能理解林黛玉为何葬花,为何哀伤而泪尽,同时认为《葬花吟》中表现出只是林黛玉消极颓伤情绪的一面,而不知这是一个明末遗士在国家灭亡后所作的哀音。
    请看第七十回中林黛玉的《桃花行》诗句;“胭脂鲜艳何相类,花之颜色人之泪。若将人泪比桃花,泪自长流花自媚。泪眼观花泪易干,泪干春尽花憔悴。憔悴花遮憔悴人,花飞人倦易黄昏。一声杜宇春归尽,寂寞帘栊空月痕!”不少研究者以为这首《桃花行》,是专为命薄如桃花的林黛玉的夭亡预作象征性的暗示。作者描写宝玉读这首诗的感受说:“宝玉看了,并不称赞,却滚下泪来,便知出自黛玉。”殊不知林黛玉为何作此哀音?多数研究《红楼梦》一书的学者,只是认为黛玉性格多愁善感,所以有葬花情节,而不知其葬花的真正含义。论者以为,春灯谜是说明亡,而黛玉葬花乃是作者借葬花来吊大明故国之亡。
    再请看顾景星《花落》:“月月有花开,月月有花落。何事独伤春,多情自愁着。若使花开长不落,苍梧云结英媓活。君不见昨日之日非今朝,今世之世非前朝。兴亡自古有递代,繁华不久成萧条。金乌玉兔日西逝,东流之水长滔滔。物故必有新,有新必有故。隧道澌泉台沼开,骊山宫殿牛羊路。劝君花下日进觞,仙人示我不死方。团团九野鞭三光,六鳌跛足立清浅,麻姑绿发入秋霜。”作者字里行间道出一个规律,那就是自古兴亡替代,这也是书中的秦可卿临死之前托梦给王熙凤所说的一番话的意思。又如《为龚端毅公请祀浠川次子星韵四首》之四:“花外斜阳凭吊处,独余老树发秋枚。二疏祖帐还丘壑,万卷藏书入夜台。往往山阳横笛泪,年年春雨杜鹃来。浠川儿女余香火,缥缈香祀酒一杯。”(卷二十四)所谓“花外斜阳凭吊处”,自然是凭吊明亡;所谓“往往山阳横笛泪”,当然也是悲叹国家的灭亡。又如《赏落花》:“满城新绿悟春阑,树底殷红树上残。便可邀欢重把酒,一番开谢两般看。”(卷二十四)可见作者对桃花情有独钟,“一番开谢两般看”大有文章,与林黛玉感叹的“花谢花飞飞满天,红绡香断有谁怜”的意境是何其相似!无论是感叹“花落”,还是“赏落花”,抑或是“花外斜阳凭吊处”,均体现出作者通过赏花,得到花有开有落、事有盛有衰之理,暗喻大清朝必然象大明王朝一样,最终走向灭亡的下场,此与《红楼梦》宗旨相合。这也是是作者有感当年阮大铖造春灯谜《桃花笑》而江南亡,继而明亡所作的的一番感慨。
    顾景星晚年,与好友徐子星多有往来,请看徐惺《读黄公茅堂诗集》一诗:“我读茅堂诗,中夜起三叹。作者固不易,读者良亦难。一读秋月明,再读秋风寒。秋月照人目,秋风摧肺肝。想其落笔时,感慨来无端。何以抒离忧,愿言劝加餐。五车既已毕,毋令心力殚。灼灼百卉荣,不如九畹兰。鸿雁满天宇,安得平生欢?回头送飞鸟,策杖看林峦。”(卷二十四)可见友人读其诗作,也是感慨万端,唏嘘不已!片片桃花,滴滴血泪啊!
    不难看出,作者借书中春灯谜和黛玉葬花来哀悼明亡!这就是作者在书中何以写有春灯谜,何以描写黛玉葬花目的之所在。
  
二、部分题咏解析
    《红楼梦》一书的所有题咏与“黛玉葬花”一样,同为暗寓作者的身世和对亡明的感慨。为什么这样说呢?这主要有三类:一类是感叹明亡;二类是隐喻明末遗士志甘当隐士,虽然穷困潦倒,也无怨无悔;三类是讽刺当时清初小人得志。
    一是感叹明亡的题咏,如咏白海棠。白海棠洁白浓艳,犹如一个洗尽铅华的美人,别有一番妩媚,因与别的花相比,她有超凡脱俗之感,故自古以来的文人将其视为一种高雅的象征。同时,作者以白海棠喻红颜薄命,也就是借喻明亡。如《白茅堂集·弟慊海棠花下作》诗句:“海棠二月落更开,委脂拂■池上台。飞红罩绿纷下来,搅衣扑帽沾琼杯。春风此地摇香雪,中原豺虎正横绝。天宝曾传桃李园,永和实羡兰亭哲。”为作者曲折地表达个人遭际,以及感叹明亡。这也是书中为何有咏白海棠的缘故。如第三十七回《咏白海棠》,探春有诗句“莫道缟仙能羽化,多情伴我咏黄昏。”薛宝钗有诗句“欲偿白帝宜清洁,不语婷婷日又昏。”宝玉有诗句“晓风不散愁千点,宿雨还添泪一痕。独倚画栏如有意,清砧怨笛送黄昏。”林黛玉有诗句“月窟仙人缝缟袂,秋闺怨女拭啼痕。”史湘云白海棠和韵二首,其中有诗句有云:“花因喜洁难寻偶,人为悲秋易断魂。玉烛滴干风里泪,晶帘隔破月中痕。幽情欲向嫦娥诉,无那虚廊月色昏。”无一不是犹言美人命薄。探、钗、黛、云等所吟诗作,无不催人泪下,一如一代高士顾景星平生诗作多哀音。其哀伤的原因自然是哀悼明亡,因为烈皇帝朱由检当年便是在煤山(今景山)上的一棵海棠树上自缢身亡的,当有寓焉。
    二是隐喻明末遗士志甘当隐士的题咏,如咏菊诗、咏红梅花。因晋代陶渊明性爱菊花,尤其是那“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诗句,脍炙人口,赋予菊花独特的的隐者风范,从此菊花便有了隐士的灵性,故在唐代以前的文学里,诗人们常常拿菊花比作人坚贞不移的品格。然而,到了宋代,菊花成了伤感的象征。这是由于南宋的一代才女李清照在《醉花阴》词里感叹的“人比黄花瘦”,令人读后伤感不已。如第三十八回,潇湘妃子《咏菊》诗句“满纸自怜题素怨,片言谁解诉秋心?一从陶令评章后,千古高风说到今。”所谓“秋心”,便是愁,此等诗句,完全可以与李清照“载不动许多愁”有异曲同工之美。如顾景星《登姜九绮李秦淮寓楼看写红叶图戏姜九》诗句:“一城红叶输图书,半日秋心落酒卮。”(卷十)又如《与卢澹岩夜泛步韵》诗句:“海气江鸥外,秋心正泬寥。”蕉下客《簪菊》诗句“长安公子因花癖,彭泽先生是酒狂。”潇湘妃子《菊梦》诗句“登仙非慕庄生蝶,忆旧还寻陶令盟。” 又如《九日娄江舟中答卢澹岩原韵》诗句:“故园亦有陶潜菊,首夏呼儿次第栽。”(卷十四)无论是作者书内中的相关诗句,还是书外相关诗句,无不是一个隐士的自况。
    再看书中的咏梅花。如第五十回“赋得红梅花”,邢岫烟《咏红梅花得“红”字》诗句:“魂飞庾岭春难辨,霞隔罗浮梦未通。”李纹《咏红梅花得“梅”字》诗句“误吞丹药移真骨,偷下瑶池脱旧胎。”薛宝琴的《咏红梅花得“花”字》诗句“幽梦冷随红袖笛,游仙香泛绛河槎。”又如第五十回宝玉《访妙玉乞红梅》诗句:“槎枒谁惜诗肩瘦,衣上犹沾佛院苔。”书中咏红梅花,与贾府养鹤一样,作者自然也是有寓意的,这就是作者将自己比作是梅妻鹤子的林和靖之类的人物,也就是隐士。如顾景星《楼头把镜有池中梅影》:“贝宫仙佩摇玲珑,月娥一笑偷春风。崔徽手冷画初脱,人间百本临真容。碧空如雾行云重,愁断萧娘梦中梦。不堪折寄栊头人,高楼玉笛调三弄。”(卷六)又如《和友人燕京春半梅花》诗句:“仰见团团花,低头泪簌簌。”(卷十)又如《咏梅赠何叔鉴》:“樽前攀折分香雪,帘内频看隐绛唇。”(卷十一)又如《梦季深道服见访二首》诗句:“昨夜梅花下,黄冠到鹿车。”(卷十三)顾景星此类诗作较多,实在是难以罗列,为作者遁世逃名的佛道思想,也就是厌世向往成仙的思想在书中的曲折反应。
    此外,书中的咏柳絮,并非都是书中每个人未来的自况,这只是表层意思,实则是暗寓明亡后明末遗士的悲惨遭遇。柳絮,飘忽不定,清风一吹也就不知去向,譬喻作者漂流在外,常年风尘碌碌,以及向往成仙的隐士生活。如第七十回对柳絮的题咏,薛宝琴咏柳絮词的《西江月》词句“三春事业付东风,明月梅花一梦。”“江南江北一般同,偏是离人恨重!”再看作者写于顺治丁亥年的《杨花》:“杨花如雪嬲,二月满章台。阵阵风抟合,疏疏雨擘开。宝环难就捧,云鬓易黏回。为忆登楼咏,还怜道蕴才。”(卷六)古人所说的杨花,实际上就是柳絮。与以上《柳絮词》是何等相似。无论是书中的《柳絮词》,还是《白茅堂集》中的《杨花》,均是作者慨叹自己飘忽不定的悲凉生活的一种自况。
    三是讽刺清初小人得志的题咏,如螃蟹咏。如第三十回里的《螃蟹咏》,则是作者对当时清初官场上丑态进行大胆地揭露。如薛宝钗的诗句“眼前道路无经纬,皮里春秋空黑黄。”薛宝钗的这首诗,锋芒犀利,全诗讽刺清初顺、康之际现实社会政治中丑恶的人物,如贾雨村之流的政治掮客,表现出作者对当时社会种种丑恶现象所表示出的极大愤慨。所以,小说中特地来一个强调:“看到这里,众人不禁叫绝。”宝玉道:“骂得通快!我的诗也该烧了。”此类人物,实际上就是作者对当时顺康时期官场上的丑态不满,从而被作者骂得个痛快淋漓!
    再说,作者与友人聚饮时,便有螃蟹咏的经历。如《华亭同周釜山(茂源)卢文子(元昌)董阆石(含)苍水(俞)饮沈友圣(麟)洞泾草堂作》诗句:“泖湖鲈蟹我所嗜,持钱朝鬻归中厨。盘中新句更叫绝,坐有周子董与卢。”(卷十四)此处“盘中新句更叫绝”,不是螃蟹咏是什么呢?可见书中的螃蟹咏来源于作者生活。(待续)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广播台

精彩推荐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