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100|回复: 0

弥天大谎红楼梦之婚丧嫁娶民俗(15)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5:17: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三节  《红楼梦》中婚丧嫁娶与蕲俗之雷同
   
一、过门、开脸、圆房和石榴寓多子
    过门。旧时蕲俗,男女经媒妁之言说定婚事后,女子出嫁到男方谓之“过门”。过去蕲州的女子出嫁前是不许同未婚夫见面的,直到出嫁这一天才第一次到男方家,因是第一次去男方家,故称之为“过门”。由于这个风俗,也曾毁了不少良家妇女的一生。过去,女方父母或听信媒婆之言,或得到男方巨额彩礼,不少姑娘嫁到男方后,方知梦寐以求见到的夫君原来是一癞痢、瞎子或哑子,甚至比癞痢更丑陋不堪的,如此上当受骗的事时有发生。如第七十回,偏生近日王子腾之女许与保宁侯之子为妻,择日于五月初十日过门……此处过门,指的是出嫁。现在因不存在出嫁前不同未婚夫见面的事,如今的“过门”意思略有变化,不再是指出嫁,单指女子第一次去男方家里,哪怕是女子与丈夫结婚后孩子长大了,只要是初次去,就被称之为过门。
    又如开脸。蕲俗,女子出嫁前均要开脸,一开了脸便是“大人”了。一般由其嫂子或姑妈、舅娘等人用丝线及夹钳等物替其扯去鬓边上的绒毛,谓之开脸。如第三十八回,凤姐道:“既这么样,就开了脸,明放他在屋里岂不好?”此处“开了脸”,凤姐的意思是让袭人和宝玉结婚,也即圆房,为委婉说法。此外,蕲俗没到女子出嫁这一天,家人还要“哭嫁”,视为祥瑞,有“哭动喜神来”之意。
    又如圆房。蕲俗,指童养媳和未婚夫开始过夫妻生活谓之圆房,即正式结婚。如第六十八回,王熙凤让宝玉同袭人“圆房儿”,其意思与蕲俗相同。因袭人虽说是丫环,但是属贾家的人,犹如蕲地贫穷人家的童养媳一样,故说圆房。可见,书中“开脸”“圆房”正是蕲俗。此外,新郎新娘入洞房,也称圆房。即于新房内摆上一桌“圆房”酒,共十人,取十全十美之义。书中所谓让宝玉袭人圆房,乃作者别有用意。随着顾家的败落,娶不起媳妇儿,当可能有这样的事,而真正象书中的贾府,门第显赫,其冢孙宝玉断断不会娶一个丫环做媳妇儿,从中可以看出,此为顾景星家事。
    再如书中以石榴寓多子也合蕲俗。旧时,蕲州女子出嫁之夕,一下花轿踏入男方家大门槛或洞房门槛之时,便要将随身带来的一包诸如花生、红枣、石榴、豆子、桂圆等物撒向地上,让小孩们抢着吃,视为吉利,花生红枣有早生贵子之意,又有干花生的意思,即男女干着生;石榴取多子之意;豆子即结婚生子,即挺着肚子,表示早怀孕;桂圆有圆圆满满之意。书中正册判词之二有“榴花开处照宫闱”句,蔡义江先生解释为用《北史》事,说的是北齐安德王高延宗称帝,把赵郡李祖收的女儿纳为妃子。后来皇帝到李宅摆宴席,妃子的母亲宋氏送上一对石榴,取石榴多子的意思,当是对的,这恰恰正合蕲俗。
    此外,自古蕲俗在男女婚配上,还非常注重属相与对方的属相和生辰八字是否相合,若不合则不能结为夫妻。如第五十七回,宝钗笑问道:“我且问你,我哥哥还没定亲事,为什么反将邢妹妹先说与我兄弟了,是什么道理?”黛玉道:“他不在家,或是属相生日不对,所以先说与兄弟了。”蕲俗:还有一家兄弟姊妹当中,往往居长先定亲,尤其是长兄更是如此,而此处宝钗反诘黛玉,说刑岫烟与其弟薛蝌定亲之事,因为他哥哥薛蟠还没有定亲,香菱只是妾而不是夫人,这种说法说正是蕲俗。
二、丧葬祭祀习俗
    蕲俗,一般老了人或有亲人死去都要延请道士念经。旧时富贵人家则是和尚、道士同台念经,还要唱戏,并非每个地方都是这样。此俗源于明嘉靖年间,据嘉靖《蕲州志·风俗》条载:“嘉靖新令于后俾人知所戒云:监察御史刘谦亨等奏为禁奢,以正风俗事。内开丧葬之家肆,筵裂帛,扬旛结彩,崇僧、道念经,聚优伶为戏,恬不为怪乞要。……”如第十三回,秦可卿死后,“宁府的人,一面吩咐去请钦天监阴阳司来择日,推准停灵七七四十九日,三日后开丧送讣闻。这四十九日,单请一百单八众禅僧在大厅上拜大悲忏,超度前亡后化诸魂,以免亡者之罪;另设一坛于天香楼上,是九十九位全真道士,打四十九日解冤洗业醮。然后停灵于会芳园中,灵前另有五十众高僧、五十众高道,对坛按七作好事。”此处“停灵七七四十九日”、“九十九位全真道士”,为蕲州人从道教说法,道教认为人死后,在七七四十九日之内魂魄依然还在屋里,故每七要念经超度,以便死者顺利过奈何桥,可以早日托生。道教还认为,天有“九十九”重,乃至高无上。如蕲州旧称有九十九座牌坊、九十九口井、九十九座庙等,实际上远远不止此数,但是从道教说法,只说“九十九”,而不说一百余。其中“单请一百单八众禅僧”,蕲州人也有说法。为什么要请这个么多的禅僧呢?这是从佛家说法,佛家认为人生有一百零八种烦恼,故蕲州旧时大型斋醮场合念经超度时往往用一百零八僧,寺庙里敲钟也要敲一百零八下,原是帮助世人敲醒烦恼。所以,书中有“单请一百单八众禅僧拜大悲忏”之语,那就是让死者早日脱离苦海。又如同一回,“会芳园临街大门洞开,旋在两边起了鼓乐厅,两班青衣按时奏乐,一对对执事摆的刀斩斧齐。”这与嘉靖《蕲州志·风俗》所载“聚优伶为戏”一样。为什么死了人还要唱戏呢?因为蕲人将丧事说成是“白喜事”,有别于婚嫁“红喜事”,既然称之为白喜事,那当然要唱戏,以增添热闹气氛。若是以胡适等红学家之说此书为曹雪芹所撰,曹当写不出此俗。
    又如铭旌文字。如第十四回,“至天明,吉时已到,一般六十四名青衣请灵,前面铭旌上大书‘奉天洪建兆年不易之朝诰封一等宁国公冢孙妇防护内廷紫禁道御前侍卫龙禁尉享强寿贾门秦氏恭人之灵柩’。”这铭旌上书有四十六字,这也与蕲俗相合,合在哪里呢?同样合在蕲俗中的佛道文化,佛教认为人有“生老病死”,而道教认为人生无非是一“苦”字,所以人死后要念经超度,令其脱出“苦海”。蕲俗将佛道合二为一,便是“生老病死苦”,所以,无论在灵幡铭旌,还是墓碑上的主题词,或书或镌之字,均要以“生老病死苦”五字循环,而最后一字要求以“生”字落脚,以上铭旌所书之字,即要念九个“生老病死苦”,至最后的一个“柩”字,恰好落脚为“生”,这就是秦可卿的铭旌上为何有长长四十六字之故。当然,不是每个人死后有如此多的字,因为秦可卿与众人不同,一是家族显赫,二是诰封的命妇职位有别于常人,所以有这么多的文字。也就是说,蕲俗常规要么为六字,要么为十一字,要么为十六字,要么为二十一字,如此类推。请看顾景星撰《亡姊萧淑寄葬砖铭》末云:“弟顾景星镌砖,而大人为之铭曰:蕲州顾重光长女长存之柩。”其父为其姊所题砖铭正好是十一字,末尾“柩”字同样是以“生”字落脚,与秦可卿铭旌上末字相同。又如刘贞节的丈夫刘钺死后,刘一直守节,后来有司建坊旌表,其文字为:“已故童生刘钺妻顾氏贞节”共为十一字,最后一个字同样是落脚为“生”。由此可以看出上面秦可卿铭旌所书字数,正好符合蕲俗丧葬所体现出的佛、道文化,不难看出,这正是蕲俗。可以说,非蕲人不可为!
    又如“传灯照亡”与蕲俗也同。如同一回,“这日乃五七正五日上,那应佛僧正开方破狱,传灯照亡,参阎君,拘都鬼,筵请地藏王,开金桥,引幢幡,那道士们正伏章申表,朝三清,叩玉帝,禅僧们行香,放焰口,拜水忏,”所谓“传灯照亡”,指的是“放路灯”。蕲俗共有两次。第一次是在出殡的前一日黄昏时分,用竹筒装上灯捻再浇上植物油扎成的火把,死者亲人披麻戴孝,家族人和亲戚等紧跟其后,大家手举火把,一路走,一路燃放鞭炮,每隔几步远插上点燃的香一支或数支不等,香要插入路边,并且沿途撒“往生钱”。其路线有二:一是从亡故者家门前至东岳庙;二是往往绕城一周,农村的则绕村落一圈,因俗传是为亡魂前往阴间照路,让亡者一路好走,故谓传灯照亡。第二次是在死者“五七”斋醮之时。斋醮时设经堂,挂佛像,请大批道士念经文,斋醮的重点之一是“游旌”活动,即和尚或道士若干唱引于前,孝子捧灵牌行于后,伴以锣鼓唢喇乐队,游行十余里而返,途中每隔数步置一火光,谓之放路灯,也称“照路”,俗传是为亡灵回家照路,与上面给亡灵到天堂放路灯正好相反;及至家门前,用白布数十丈架成桥状,和尚、道士引导孝子捧灵牌从“桥”上走过,继而再引导孝子于“桥下”,谓之“参桥”,也说成是开金桥。俗传这样可以把亡灵从“阴府河”的对岸接引到阳间来。
    又如上文所说的“这日乃五七正五日上,那应佛僧正开方破狱……”,同样也是蕲俗。宁府斋醮为何不选择在五七的第七日呢?这是因为蕲俗认为,斋醮时要烧“往生钱”,也就是纸钱,当日烧的纸钱是“热钱”,亡者烫手拿不去,所以要提前一、二日。只有提前一二日烧的是“冷钱”,亡者才能拿去。书中“五七正五日上”念经超度,与蕲俗提前念经正好相合。
    又如绕棺。如第六十六回,尤三姐道:“姐姐信他胡说,咱们也不是见一面两面的,行事言谈吃喝,原有些女儿气,那是只在里头惯了的。若说糊涂,那些儿糊涂?姐姐记得,穿孝时咱们同在一处,那日正是和尚们进来绕棺,咱们都在那里站着,他只站在头里挡着人……”此处所说的“绕棺”,正是蕲俗。所谓绕棺,就是道士或和尚在给死者超度亡灵时,一面念经,一面率死者至亲绕棺而行,为死者免下地狱,早上天堂托生为人。
    又如路祭。如同一回,“又有十三众尼僧,搭绣衣,靸红鞋,在灵前默诵接引诸咒,十分热闹。走不多时,路旁彩棚高搭。设席张筵,和音奏乐,俱是各家路祭:第一座是东平王府祭棚,第二座是南安郡王祭棚,第三座是西宁郡王,第四座是北静郡王的。”蕲俗,贫穷人家死了人后,便请阴阳生择日安葬,不会久留,一切从简,只延请道士在一七和七七念经,家庭稍微好一点的有一、三、五、七念经的,富贵人家去世则大不一样,每七和百日要念经做道场,当延高僧高道念经忏悔,以示死者早日超生。其中“路祭”“祭棚”是什么意思呢?蕲俗:一般在出殡时,灵柩所经之地,其至亲好友便要在路上设棚路祭,即摆上香案供品,点燃香烛,为死者烧纸钱,是为路祭。除敲锣打鼓吹唢呐、放鞭炮外,并给抬棺的人施以汗巾或铜钱之类的礼物,场面极为热闹。
    又如春、秋祭祀祖先。蕲俗历代从楚俗,自古有之。明王世贞在《顾氏祠堂记》中说:“春秋牲牢,相协厥资。”如第六十四回,大约必是七月因为瓜果之节,家家都上秋祭的坟,林妹妹有感于心,所以在私室自己奠祭,取《礼记》‘春秋荐其时食’之意,也未可定。可见,此处说到春秋祭祀,是从楚俗、蕲俗。
   又如念《金刚咒》。所谓《金刚咒》,就是《金刚经》中的咒语。《金刚经》是佛教的一部经典,属大乘佛教,因文字简短,易于念诵,所以最为流行。旧时,蕲州人在家人临死之前均要高声诵念《金刚经》,尤其富人家更是如此。相传死者便少受苦难,且容易过奈河桥,有不在阴间受苦早托生之意。如顾景星撰《亡室安正君状并诔》载:“十一月中旬微疾,察其神气有异,强之琴,一弄未终,明日痢血数斗,医谓血热,误投香连丸,血遂剧,诸儿跪诵《金刚》,普翦肉代香,肉从炉中爆出,捉入者三,以为不祥。”“予高声诵《金刚》,君目而微笑,及曰:‘好!’遂瞑。”如第二十五回,可巧王夫人见贾环下了学,便命他来抄个《金刚咒》唪诵唪诵。
    再如书中的火化、土葬,与蕲俗也同。蕲州在明朝正德以前多实行火葬,其火化的场地在蕲州城北门外的平顶山火化场,即今天的沿市湖边的郦公园附近,直到嘉靖年间方实行土葬,顾景星的先祖顾敦为蕲州最早倡导土葬的人。如顾天锡《曾祖化之公传》载:“先是俗,多火葬,言于州守周公广荣,以北门外平顶山,教民葬,立禁格,为文谕之。”如第七十七回,晴雯死后,王夫人闻知,便命赏了十两烧埋银子。又命:“即刻送到外头焚化了罢。女儿痨死的,断不可留!”他哥嫂听了这话,一面得银,一面就雇了人来入殓,抬往城外化人场上去了。此处“抬往城外化人场上去了”,正是蕲州当年火化场地,蕲州的老年人依然将平顶山叫作化人场。
    ……
    可见,书中的婚丧嫁娶文化,与旧时蕲州习俗完全相合,且大部分习俗至今依然如此。(待续)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