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103|回复: 0

弥天大谎红楼梦之高雅与粗俗(12)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5:15: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四节  《红楼梦》中所表现出蕲黄文人的高雅与粗俗
一、高雅
    蕲、黄自古乃地灵人杰之乡,自古骚人墨客儒雅风流,达官贵人风雅尽显,结社吟诗,相互唱酬,为历代文人之风。或即景赋得,或咏史寄怀,或咏物托兴,即便在酒席上,不是摇骰子联诗,便是限题限韵,或猜谜以娱,其乐多多,玩法有别,风流如斯。如顾昌《耳提录·论诗文》载,其父与同邑人王子云及其众友人在黄州聚饮时的盛况:“府君曰:予昔在黄州,与诸老友数聚饮,赤壁斫鲙赋诗,独王子云先生旷达不覊,真有步兵佳趣,其诗文之清奇卓绝,适如其人。尝绘图写序,一时传诵,称为盛事。今则晨星落落,人往风微,良可慨也。”顾昌还说:“昌曾于庚午岁,樊口舟次,有追咏■披鱼图小序,并《满江红》词一阙,附录于后:沽酒黄州,看赤壁江山千古。想当日,名贤高会,银丝鲂鮙,绯锦袍,推供奉客,惰鬟香艳,神仙侣,写疏狂。一味晋人真图并序。兰亭禊,谁重举,竹林趣,谁当补?只年年樊口,跳鳊如雨。寂寞金盘,飞雪冷,欢娱彩笔,凌云去痛,茅堂几席,素尘生吾何怙?”其中序云:“黄冈俗,善斫鲙,士大夫皆工自为之,昌儿时,闻先君子与诸友,聚饮赤壁,绘图为序,大约锦袍秀目,拥几而视者,先君子也;玉貌若姥绣,倾襦绿韛袜,操作面前者,王子宝臣也;缕切粗就,注壶洗雪,激水而沃者,三山袁子也;雅适匀细,喂庖刀下,碎肥豚亦锦衣而韛袜者,洪生念佛也;调和陆续,奉葱渫姜汁椒沫,褐衣听命者,素山人苍莨子也;旁坐跂足通眉,戌削指示蒸槅者,曹生尚白也;探鼎候火,忽掉头疾语,串绩都侧者李子介眉之烹调,迥别将发,为雄辩而欲衒所长也。排阅砉啸挈,只履踉跄,就次朵颐,延齅勇将生攫者,王先生子云之磊落不覊,而珊珊来迟也。几侧委惰髻,绣红襦团扇,侧摇莞面微睇者,为歌姬弱兰、子云所匿妓也。是时,太守道存何公,别驾牧仲宋公,大尹逸史徐公,往来宾客,又桐城何公令远,方君还青,商邱练子石林,更相唱和,皆一时之儁宜,其风流若此图者,旧未见,序亦莫传。后有向慕,谁与述者?今先子骑鲸,已忽忽三载,秋雨泊舟樊口,触忆曩说,不禁怆然,追赋所闻,窃志私痛。”一时名士云集于斯,斫鲙吟咏,歌姬助兴,“锦袍秀目,拥几而视者,先君子(顾景星)也”,大有王右军等东山雅聚之趣,由此可见其父顾景星及其友人风雅如此。这与《红楼梦》中贾宝玉与诸钗结社聚宴吟咏是何其相似!如“竿竿青欲滴,个个绿生凉”诗句,清新脱俗;“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典雅如美人,正是古时蕲、黄文人高雅之风的体现。
    再如雅称,蕲州人对人、物品,乃至动、植物,昆虫、鸟儿等常常有一个雅称的别号。如称成天在外吃吃喝喝的人为篾片相公。如第四十回,鸳鸯笑道:“天天咱们说外头老爷们吃酒吃饭都有一个篾片相公,拿他取笑儿。咱们今儿也得了一个女篾片了。”称用蕲竹制成的一种抱着睡觉的用具为“竹夫人”等。此外,蕲州人称新女婿为“娇客”,称地方官为“土皇帝”,叫蛆虫为“相公”,谓一种捕食蚜虫的半圆形甲虫为“红娘子”,称一种青色细蜻蜓为“豆娘子”,也称作“繠夫人”,如顾景星咏《豆娘子》诗云:“小名豆娘子,别号繠夫人。行雨慵难起,翾(音xuān,飞翔)风戏几巡。合欢藏薤叶,弱立向青萍。来去还依旧,心心在水滨。”,再如谓彩蝶为“凤子”,顾景星《彩蝶》诗云:“凤子来何处?衣裾绣两重。化生推国色,食邑许花封。莫被■游丝,恒忧晓露浓。纷纷多命薄,莺燕转愁侬。”还有称老虎为“大虫”或“山君“,称牛为“大力王”,称鬼为鬼伯,如顾景星《乞台》(陈蔡皆有)诗句:“鬼伯皆邀去,刘根啸不来。牢愁余我在,怀抱向谁开?”(卷十八)又如称一种名叫蒺藜的植物为先生。如《雪霁》诗句:“五行占夏旱,二麦望春晴。饥鸟冲人起,哀鸿蔽野鸣。道旁冰破处,似见蒺藜生(农占岁旱,蒺藜先生)。”(卷十六)又如称一种菜叫做懒汉,称一种鸟叫思归。请看《答龚仲震》六字诗:“篱下菜名懒汉,林间鸟唤思归。午梦惊回不记,时人说者都非。”(卷二十一)蕲人最善取诨名别号,连菜、鸟也取一个别号,俗雅之中见诙谐。
    观古代蕲州文人中,顾景星乃第一高雅之人,如称鬼为鬼伯,称月亮为“月姊”,即“月亮姐姐”,如《五日篇二首》诗句:“中山府里原如此,争道蟾蜍来月姊。”又如《照水梅九首》诗句:“深深避月姊,故故惹江妃。”《红楼梦》以善取雅号闻名,如林黛玉为“潇湘妃子”、薛宝钗为“蘅芜君”、贾宝玉为“怡红公子”、“绛洞花王”、“富贵闲人”,史湘云为“枕霞旧友”,探春为“秋爽居士”、“蕉下客”,迎春为“菱洲”,惜春为“藕榭”,李纨为“稻香老农”,妙玉为“槛外人”等等。这正是蕲州旧时文人风雅之风在书中的体现。
二、粗俗
    俗话说:物极必反。事物总是相对的,总有一个极限,譬如说,一杯水直往里面注水,总有溢出的时候,“满”就是一个极限。古人有句话叫做“水满则溢,月满则亏”,便是这个道理。古代蕲州儒士们高雅到一定界限后,便表现出一种粗俗,即骂人的话较为粗鲁,这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如顾景星的父亲顾天锡为一代大儒,而他的性格便是好骂,只是不接人短罢了。蕲州常见的骂人话,就有些粗俗不堪。如上面方言条所列举的“野牛肏的”“猴儿肏的”“蛇肏的”“狗肏的”,“你娘的屄”,可谓粗鲁至极,俚俗尽显。又如让人少说话或骂人胡说八道,爱说“夹着屄嘴”“放你娘的屁”。请看书中第四十六回,鸳鸯听说,立起身来,照他嫂子脸上下死劲啐了一口,指着他骂道:“你快夹着屄嘴离了这里,好多着呢!……”又如第二十九回,写王熙凤等陪贾母到道观去斋醮,凤姐儿知道鸳鸯等在后面,赶不上来搀贾母,自己下了轿,忙要上来搀。可巧有个十二三岁的小道士儿,拿着剪筒,照管剪各处蜡花,正欲得便且藏出去,不想一头撞在凤姐儿怀里。凤姐便一扬手,照脸一下,把那小孩子打了一个筋斗,骂道:“野牛肏的,胡朝那里跑!”那小道士也不顾拾烛剪,爬起来往外还要跑。正值宝钗等下车,众婆娘媳妇正围随的风雨不透,但见一个小道士滚了出来,都喝声叫“拿,拿,拿!打,打,打!”又如第四十三回,尤氏笑道:“我说你肏鬼呢,怎么你大嫂子的没有?”以上两例的“夹着屄嘴”、 “野牛肏的” 和“肏鬼”,又如第七回,凤姐(对贾蓉)啐道:“他是哪吒,我也要见一见!别放你娘的屁了。再不带我看看,给你一顿好嘴巴。”又如第六十一回,那柳家的笑道:“好猴儿崽子,你亲婶子找野老儿去了,你岂不多得一个叔叔,有什么疑的!别讨我把你头上的杩子盖似的几根屄毛撏下来!还不开门让我进去呢。”再如“女儿悲,嫁个男人是乌龟”、“女儿愁,绣房撺出个大马猴。”如此粗俗不堪,当为蕲人之语。而黄州人相对于蕲州人来说,骂人则没有如此粗鲁。此外,书中还有诸如“你娘的屄”、“你没有屄本事”等市俗粗话,均为蕲州(蕲春)人日常口语中最常见的骂人之语。不难看出这种骂人方式,也是蕲州人自古以来的一种流俗,一直沿袭至今。(待续)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