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81|回复: 0

弥天大谎红楼梦之《红楼梦》中大量楚蕲方言的运用(续)(9)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5:14: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二)扩散到外地的楚蕲方言
    1.架桥拨火儿:蕲方言指挑拨离间,也说成掭灯拨火儿。如第六十三回,晴雯笑道:“你(指宝玉)如今也学坏了,专会架桥拨火儿。”2.糊涂鬼:蕲方言称糊涂的人往往称作糊涂鬼,也说成糊涂鬼儿。如第三十四回,(宝玉)心中自思:“我不过捱了几下打,他们一个个就有这些怜惜悲感之态露出……冥冥之中若不怡然自得,亦可谓糊涂鬼祟矣。”此处是说糊涂鬼作祟。3.滚水:蕲方言指热水;滚热的,就是热的;滚滚的,就是非常热的。如第三十八回,次的便与宝玉,又说:“把酒烫的滚热的拿来。”再如第八回,“命人倒滚滚的茶来。” 4.忘八、王八:蕲方言将乌龟说成是忘八,也说成王八,多含贬义,借已婚男子与他人发生两性关系,后来往往对妓院老鸨丈夫的一种称呼。如第二十三回,宝玉着了急,向前拦住说道:“好妹妹,千万饶我这一遭,原是我说错了。若有心欺负你,明儿我掉在池子里,教个癞头鼋吞了去,变个大忘八。”5.丧声歪气:蕲方言指人不振作精神。如第二十八回,林黛玉想了一想,笑道:“是了。想必是你的丫头们懒待动,丧声歪气的也是有的。” 6.雀儿:蕲方言指鸟儿,也说成鸟雀。如第五十八回,(宝玉)正悲叹时,忽有一个雀儿飞来,落于枝上乱啼。7.唾绒:原指古代女子做针线活时所吐出的断线头,蕲方言借指男女之间亲嘴调情的动作。如第五回,宝玉听了,点头称赏。因看房内,瑶琴、宝鼎、古画、新诗,无所不有,更喜窗下亦有唾绒,奁间时渍粉污。旧时蕲州采茶戏三十六大回中便有一回戏叫做《唾绒记》,今可参阅,由此可见蕲州(蕲春)早在宋朝便有此说法。8.茅厕:蕲方言指厕所,也说茅司。如第十二回,(贾瑞)少不得撒谎说:“黑了,失脚掉在茅厕里了。”9.黄土陇:即黄土丘,蕲方言指坟地。请看顾景星《约友人花下饮》诗句:“愍彼泉下人,黄土已安宅。”(卷十一)如第一回《好了歌解》中“昨日黄土陇头送白骨”。蕲州不少老年人常对晚辈说,我死后搞一坨黄土做个记号就行了。所谓黄土,便指的是坟墓。10.别信这雷打的:蕲方言骂人缺德遭到报应的话头。20.老鸹:蕲方言对乌鸦的称谓,也说成老鸹雀。如书中“老鸹窝里出凤凰”。11.日头:蕲方言对太阳的称呼。如说“今天日头好毒”,则说的是今天的太阳好烈。如第三十一回,忽见宝玉从那边来了,笑问道:“你两个在这日头底下作什么呢?” 又如,翠缕听了,笑道:“是了,是了,我今儿可明白了。怪道人都管着日头叫‘太阳’呢,算命的管着月亮叫什么‘太阴星’,就是这个理了。”12.体己:也作梯己,蕲方言犹言私房的意思。体己钱便是私房钱,“梯己话”就是“私房话”,是两个人私下里偷偷讲的贴心的、知己的、不可公之于众的私房话。“梯”是“贴” 意思;“梯己”就是“贴心”、“知己”的意思。如第九回,因此秦钟趁此和香怜挤眉弄眼,递暗号儿,二人假装出小恭,走至后院说体己话。此处体己话,即私房话的意思。又如第二十五回,赵姨娘道:“这又何难。如今我虽手里没什么,也零碎攒了几两梯己,还有几件衣服簪子,你先拿些去。”此处几两梯己,则指的是几两私房钱(银子)。再如书中的体己茶,便是不给外人喝的茶,也是私于自己的意思。13.臭死:蕲方言指特别厉害。如某人被骂得厉害,则说成“被骂个臭死”,还有“累个臭死”“打个臭死”等句子,均为特别厉害。如第四回,谁晓这拐子又偷卖与薛家,他意欲卷了两家的银子,再逃往他省。谁知又不曾走脱,两家拿住,打了个臭死,都不肯收银,只要领人。此处“打了个臭死”,指被人打得特别厉害。14. 开脸:蕲俗:女子出嫁前请人用丝线、镊子等扯去脸上的绒毛,谓之开脸。开脸一般在女子临上花轿前进行,一开了脸便是“大人”了。如第三十八回,凤姐道:“既这么样,就开了脸,明放他在屋里岂不好?” 15.是了:蕲方言最常见的话头,指是的;对了或这就对了。如第七回,周瑞家的道:“是了。小人儿家没经过什么事,就急得你这样了。”16.堂客:蕲方言指妻子;也泛指女人。至今湖北的鄂东地区和湖南的部分地区等还有此称呼。如第四回,这冯公子必待好日期来接,可知必不以丫鬟相看。况他是个绝风流人品,家里颇过得,素习又最厌恶堂客,今竟破价买你,后事不言可知。此处堂客则指的是女人。17.立个方子(儿):蕲方言指写药方,也称开个方子。18. 打箩柜筛面:蕲方言形容某种声音的状况词语。如第六回,刘姥姥只听见“咯当”“咯当”的响声,大有似乎打箩柜筛面的一般,不免东瞧西望的。忽见堂屋中柱子上挂着一个匣子,底下又坠着一个秤砣般一物,却不住的乱幌。刘姥姥心中想着:“这是什么爱物儿?有甚用呢?”18.拐:蕲方言指不花钱获得某种物品。如第七十八回,王夫人忙问:“今日可有丢了丑?”宝玉笑道:“不但不丢丑,倒拐了许多东西来。” 19.讨人嫌的很:为蕲方言最常用的骂人讨厌的话头。如第二十七回,凤姐听说将眉一皱,把头一回,说道:“讨人嫌的很!得了玉的益似的,你也玉,我也玉。”20.大海:蕲方言指盛东西大的碗、钵或壶。蕲方言里带“大海”的词语较多,诸如酒海(装酒的器具)、大海碗、大海钵、大海灯、大海量等,不胜枚举。如第二十六回,薛蟠执壶,宝玉把盏,斟了两大海。那冯紫英站着,一气而尽。此处“斟了两大海”,即斟了两大碗的意思。再如第二十五回中的“大海灯”,便是盛油多的灯。21.树杪:蕲方言指事物的末端或顶部为杪,如树杪、岁杪等。如第十七回,皆隐于山坳树杪之间。此处指树梢。如说年末则说成岁杪,蕲方言还保留有“官至尚书到了杪,人到讨米尽了头”之语。22.园子:蕲方言对花园、菜园、戏园子等的一种称呼;又对一种用糯米做成的有馅食品也称作园子。如第六十四回,贾宝玉道:“我岂不知闺阁中诗词字迹是轻易往外传诵不得的。自从你说了,我总没拿出园子去。”此处指大观园。23.标致:蕲方言指齐整、漂亮。如第八回,“贾母见秦钟形容标致,举止温柔,堪陪宝玉读书,心中十分欢喜,便留茶留饭,又命人带去见王夫人等。”24 逞:蕲方言指抢先出风头的意思。如第五十回,李纹《咏红梅花》中“逞艳先迎醉眼开”,意即春天未到抢先开放。蕲人对耍威风的人叫做逞强,对抢先出风头的人谓之逞能。25.索子:蕲方言指绳子。如“拿根索子将他捆起来”,还有称较细的线称作线索,如纳鞋底用的棉线、麻线都叫作线索。如第三十三回,那贾政喘吁吁直挺挺坐在椅子上,满面泪痕,一叠声“拿宝玉!拿大棍!拿索子捆上!把各门都关上!有人传信往里头去,立刻打死!”26.下作:蕲方言骂人下贱的话。如第三十回,只见王夫人翻身起来,照金钏儿脸上就打了个嘴巴子,指着骂道:“下作小娼妇,好好的爷们,都叫你教坏了。”27.闹热:蕲方言指热闹,也说做热闹。如第六十二回,因王夫人不在家,也不曾象往年闹热。此处“闹热”,相当于现代汉语中的“宾语前置”,有加强语意的功效,重心突出一个“闹”字,充分体现了蕲方言语言特征。28.人客:蕲方言指客人,也说成客人。从结构来讲,蕲方言与现代汉语无异,同是复合词组,但是在表达数量上有差别,如说“家里来了客人”,可以是一人,也可以是多人。而“人客”往往表示多人,如“今天你家人客真多啊!”例如第五十六回,四人听了,都笑道:“老太太这话正是。虽然我们宝玉淘气古怪,有时见了人客,规矩礼数更比大人有礼。“29. 体面:蕲方言指漂亮,多用于对某人或某一件事的赞美,也用于自称。如第四十回,刘姥姥笑道:“我这头也不知修了什么福,今儿这样体面起来。”30. 狐媚子:蕲方言指狐狸精。在今日的蕲春地区,关于狐狸精媚后生的民间故事传说很多。其中蕲州近郊有一山名叫野狐山,民间有狐狸精的传说。如第二十回,李嬷嬷拄着拐棍,在当地骂袭人:“忘了本的小娼妇!我抬举起你来,这会子我来了,你大模大样的躺在炕上,见我来也不理一理。一心只想妆狐媚子哄宝玉,哄的宝玉不理我,听你们的话。“ 31.倚老卖老:蕲方言指长者年纪大卖弄老资格。如第五十七回,紫鹃听了,也红了脸,笑道:“姨太太真个倚老卖老的起来。 32.打叠:蕲方言指堆砌;打理、安排。如“你现在打叠起再多的好话也没有用”“我将这事打叠好后再过来”。如第二十回,宝玉见了这样,知难挽回,打叠起千百样的款语温言来劝慰。 33.打谅:蕲方言犹说估计,有猜测的意思。如第六十四回,却说紫鹃端了茶来,打谅二人又为何事角口。”34.心实、实心:蕲方言指没有长心眼儿的人,即非常老实单纯的意思。如第五十七回,薛姨妈劝道:“宝玉本来心实,可巧林姑娘又是从小儿来的,他姊妹两个一处长了这么大,比别的姊妹更不同。这会子热剌剌的说一个去,别说他是个实心的傻孩子,便是冷心肠的大人也要伤心。这并不是什么大病,老太太和姨太太只管万安,吃一两剂药就好了。”35.腌臜:蕲方言指肮脏,不讲卫生。如第二十九回,张道士道:“老太太不知道,看着小道是八十多岁的人,托老太太的福倒也健壮;二则外面的人多,气味难闻,况是个暑热的天,哥儿受不惯,倘或哥儿受了腌臜气味,倒值多了。”36.尖、嘴尖、眼尖、耳尖:尖,蕲方言指说话尖刻、厉害;吝啬。如“这人尖得要死”,则是指这人吝啬的要死。在蕲方言里,“尖”与不同的名词组合有不同含义,如眼尖则指眼快、眼光敏锐;耳尖则指听力特别厉害。如第五十七回,岫烟道:“姐姐想,二姐姐也是个老实人,也不大留心,我使他的东西,他虽不说什么,他那些妈妈丫头,那一个是省事的,那一个是嘴里不尖的?我虽在那屋里,却不敢很使他们……”如第四十七回,凤姐儿眼尖,先瞧见了,使眼色儿不命他进来,又使眼色与邢夫人。再如第六十三回,晴雯听了,赶着笑打,说道:“偏你这耳朵尖,听得真。”37.发引:蕲方言指灵柩出门,往往是一大力士背棺首,其余众人用肩扛出门外。如第十四回,“那贾珍因见发引日近,亲自坐车,带了阴阳司吏,往铁槛寺来踏看寄灵所在。”38.老没正经:蕲方言常用作对爱开玩笑的老年人一种骂人的话头。如第五十七回,林黛玉先还怔怔的,听后来见说到自己身上,便啐了宝钗一口,红了脸,拉着宝钗笑道:“我只打你!你为什么招出姨妈这些老没正经的话来?”39.才刚:蕲方言犹言刚才,也说成才刚儿。如第十六回,凤姐道:“可是别误了正事。才刚老爷叫你作么?”这是蕲州地区的语言习惯,象上面将客人说成人客,将热闹说成闹热等一样,其他地方则没有如此称呼。40.强嘴:蕲方言也说成犟嘴,指强词夺理。如“你还敢同我强嘴?”如第四十四回,凤姐儿道:“你聋了不成?你还和我强嘴!”在蕲方言里既可单用,也可与“白说”连用,说成 “强嘴白说”。如“这人强嘴白说的!”。41.槽牙:蕲方言指嚼食物的板牙。如第三十九回,刘姥姥道:“都还好,就是今年左边的槽牙活动了。”42.现世宝:为蕲方言骂人的话头,旧时江南个别地区也有此叫法。指丢丑,多为父母骂自己的儿女。如第六十五回,他(尤三姐)反说:“姐姐糊涂。咱们金玉一般的人,白叫这两个现世宝沾污了去,也算无能。”43.日头晒着屁股:蕲方言指太阳升的老高睡觉起得晚的话头。如第三十九回,平儿道:“明儿一早来。听着,我还要使你呢,再睡的日头晒着屁股再来!……”44.体面:蕲方言指漂亮。如第四十回,刘姥姥笑道:“我这头也不知修了什么福,今儿这样体面起来。”45.小器: 蕲方言指吝啬。如第五十六回,探春因又接说道:“咱们这园子只算比他们的多一半,加一倍算,一年就有四百银子的利息。若此时也出脱生发银子,自然小器,不是咱们这样人家的事。”46.齐整:蕲方言指漂亮,犹言标致。如“这个闺女长得好齐整。”如第十六回,贾琏笑道:“正是呢,方才我见姨妈去,不防和一个年轻的小媳妇子撞了个对面,生的好齐整模样。47.牛心:蕲方言指固执、倔强;心大、野心。如第十七回,众人见宝玉牛心,都怪他呆痴不改。如说人想法大则说成“你有牛心这么大!”48头:蕲方言指借故起事而找个借口或原因。如第五十五回,探春没听完,已气的脸白气噎,抽抽咽咽的一面哭,一面问道:“谁是我舅舅……何苦来,谁不知道我是姨娘养的,必要过两三个月寻出由头来……”49头:蕲方言旧指戏子、妓女,后引申为作风不正派的妇女。至今蕲州、黄冈乃至武汉人还有如此称呼。如第六十回,赵姨娘又说:“你瞧瞧,这屋里连三日两日进来的唱戏的小粉头们,都三般两样掂人分两放小菜碟儿了。”此处“粉头”则是对小戏子们的一种蔑称。又如第六十五回,尤三姐站在炕上,指贾琏笑道:“你不用和我花马吊嘴的……这会子花了几个臭钱,你们哥儿俩拿着我们姐儿两个权当粉头来取乐儿,你们就打错了算盘了。50.俏皮:蕲方言指漂亮的意思,也说成齐整、标致。至今湖北人说漂亮依然还说成俏皮。如武汉人说某个女孩漂亮时往往说“这个姑娘蛮俏皮的!”而蕲方言则说成“这个女伢儿蛮俏皮的!”如第六十三回,贾蓉又戏他老娘道:“放心罢,我父亲每日为两位姨娘操心,要寻两个又有根基又富贵又年青又俏皮的两位姨爹,好聘嫁这二位姨娘的。这几年总没拣得,可巧前日路上才相准了一个。”51.发丧:蕲方言指人死安葬。如第二回,不过说些黛玉之母如何得病,如何请医服药,如何送死发丧。 52.角口:蕲方言指口角。如第六十四回,却说紫鹃端了茶来,打谅二人又为何事角口,因说道:“姑娘才身上好些,宝二爷又来怄气了,到底是怎么样?” 53.绰号:蕲方言指外号、诨名,用于指称人的小名或对某种事情形象化的称呼。如第四回,门子道:“这还了得!连这个不知,怎能作得长远!如今凡作地方官者,皆有一个私单,上面写的是本省最有权有势,极富极贵的大乡绅名姓,各省皆然,倘若不知,一时触犯了这样的人家,不但官爵,只怕连性命还保不成呢!所以绰号叫作‘护官符’。”54.虼蚤:虼:音gè,蕲方言指跳蚤。如第三十回,翠缕道:“这些大东西有阴阳也罢了,难道那些蚊子、虼蚤……”55.鸡巴:蕲方言指男性生殖器,为骂人的话。如第九回,这里茗烟先一把揪住金荣,问道:“我们入屁股不入屁股,管你鸡巴相干?横竖没入你爹去罢了!你是好小子,出来动一动你茗大爷!又如第七十五回,这一个年少的纨裤道:“这样说,原可恼的,怨不得舅太爷生气。我且问你两个:舅太爷虽然输了,输的不过是银子钱,并没有输丢了鸡巴,怎就不理他了?”再如第二十八回薛蟠的“女儿乐,一根鸡巴往里戳。”请看清朝咸丰年间蕲州著名诙谐怪才陈仰瞻、绰号细怪的才子,曾经为一名迂腐的老学究作过一首扇面藏头诗《扇鸡巴头》,诗云:“扇子扇清风,鸡冠花正红。芭蕉不结籽,头顶状元公。”堪作旁证。由此可见,鸡巴一词与蕲方言有关,至今蕲人还用作骂人的话。56.作兴:蕲方言指也许;时兴、流行;喜欢。如第三十七回,李纨也来了,进门笑道:“雅的紧!要起诗社,我自荐我掌坛……既是三妹妹高兴,我就帮你作兴起来。”又如第七十一回,这费婆子原是邢夫人的陪房,起先也曾兴过时,只因贾母近来不大作兴邢夫人,所以连这边的人也减了威势。57.打发:蕲方言指指派、安排。如说“女方人来,打发一些衣服”,如第七回,宝玉听了,便和丫头说:“谁去瞧瞧?只说我和林姑娘打发了来请姨太太姐姐安,问姐姐是什么病,现吃什么药。……” 58.女人:蕲方言指妻子,也称屋里人。如说“我家女人很懒”,则是说他的妻子很懒。如第七回,“原来这周瑞的女婿,便是雨村的好友冷子兴,近因卖古董和人打官司,故教女人来讨情分。” 59.大阵仗儿:蕲方言指大的场面。如第七回,贾蓉笑道:“不是这话,他生的腼腆,没见过大阵仗儿,婶子见了,没的生气。”60.是了:为蕲方言常见话头,犹说对了、是这样的。如第二十四回,宝玉笑道:“是了,是了,我怎么就忘了。“ 61.一副板:蕲方言指棺材,也称寿木,为委婉说法。如第十三回,秦可卿死后,家人要为她购买一副棺材,贾珍见父亲不管,亦发恣意奢华。看板时,几副杉木板皆不中用。可巧薛蟠来吊问,因见贾珍寻好板,便说道:“我们木店里有一副板,叫做什么樯木,作了棺材,万年不坏。” 62..不安生:蕲方言指不安宁。如说“吵得人不安生。”如第二十九回,袭人因劝宝玉道:“……明儿初五,大节下,你们两个再这们仇人似的,老太太越发要生气,一定弄的大家不安生。依我劝,你正经下个气,陪个不是,大家还是照常一样,这么也好,那么也好。”63.对赖:蕲方言指双方互相抵赖。如第六十一回,林之孝家的听他辞钝色虚,又因近日玉钏儿说那边正房内失落了东西,几个丫头对赖,没主儿,心下便起了疑。64.把你:蕲方言指给你;将你。如第五十一回,宝钗笑道:“偏这个颦儿惯说这些白话,把你就伶俐的。”此处“把你”为蕲方言语法习惯。65.遭雷打:为蕲方言骂人的话头,指做坏事会遭到雷电报应。如第六十五回,兴儿忙跪下说道:“奶奶要这样说,小的不怕雷打……”66.闹黄了:蕲方言多指事情弄砸了。如第八十回,薛蟠听了这话,又怕闹黄了宝蟾之事……67.阴阳生:为阴阳先生的简称,指依靠给人家看风水为生的人。68.破席:蕲方言指女子失去贞节,为骂人的话。如第五回袭人的判词,宝玉看了,又见后面画着一簇鲜花,一床破席。69.天打雷劈:为蕲方言赌咒发誓话头。如第十二回,贾瑞道:“我嫂子跟前,若有一点谎话,天打雷劈!……”70.没了:蕲方言对人死的委婉说法,也说“走了”,还有称小孩死了叫“丢了”、“没了”。如第十三回,凤姐还欲问时,只听二门上传事云牌连叩四下,将凤姐惊醒。人回:“东府蓉大奶奶没了。”71.绊住:蕲方言指因某事被耽搁。如第二十回,黛玉冷笑道:“我说呢,亏在那里绊住,不然早就飞了来了。”
    ……
    以上例证,所引用的书中方言,主要以蕲州七、八十岁目不识丁的老年人能说出的为准,当然,随着《红楼梦》一书出世后数百年的影响,今天不仅仅为蕲州、蕲春及所属鄂东地区所独有,全国不少地方或有少量方言词汇与书中雷同的地方,但仅仅只是少量而不像有蕲方言如此之多,这就是前面所说的方言的扩散。书中众多方言词语,如“调歪”、“过逾”、“贴烧饼”、“胭脂(疒计)”、“嚼用”、“白嚼蛆”、“烈货”、“爬灰”、“过了人”、“浮炭”、“吐绒”、“老鸹”、“渥被窝”、“烧包袱”、“村话”、“肏鬼”等两百条之多典型词汇,依然流行于蕲州地区,足可证明书中的所用的语言,多采用北方方言中的古楚语中的变体——蕲方言所写成。(待续)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