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91|回复: 0

弥天大谎红楼梦之《红楼梦》中的楚蕲方言(续)(8)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5:14: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日常用语
    为了读者诸君鉴别书中是否属蕲方言口语,不妨摘录书中原文句子,以示对照,举例说明:
(一)典型的蕲方言
    1。调歪:调,音diào,楚蕲方言指调皮,然又有别于调皮,调皮一般常用作贬义,而“调歪”通常褒贬兼用,一般指有本事,即贬中有褒,褒中有贬。如第七十八回,王夫人笑道:“老太太挑中的人原不错。只怕他(指晴雯)命里没造化,所以得了这个病。俗语又说:‘女大十八变。’况且有本事的人,未免就有些调歪。”在蕲方言里,往往将有本事的人说成“调歪”,此处“调歪”,富褒于贬,为最具典型的楚蕲方言,充分体现了楚蕲方言的含蓄、深邃的语言特色。可以说,非蕲人不可用此词,更不能理解其中所蕴含的内涵。然而,有人说是东北方言,不知从何说起。2.嚼蛆、嚼……蛆、白嚼蛆:嚼,在蕲方言里音读成jiào, 除有嚼食物的意思外,多指说话唠叨,有背地里说人之意。蛆,在蕲方言里则读成qī, 所谓“白嚼蛆”就是指白费口舌。如第二十四回,凤姐听了满脸是笑,不由的便止了步,问道:“怎么好好的你娘儿们在背地里嚼起我来?”又如第五十七回,黛玉啐道:“你这几天还不乏,趁这会子不歇一歇,还嚼什么蛆。”紫鹃笑道:“倒不是白嚼蛆,我倒是一片真心为姑娘。……”3.过逾:蕲方言共有四义:一是过分、过错,二是吝啬,三是刻薄,四是缺德。“过逾”一词,可谓典型的蕲方言。逾者,越也。“过逾”即是“越过”之意,表示超过了原定的某个规定或界限,引申为“过分”。例如“我给你做了这么多的事,拿你一百块不为过逾吧?”“这事你做得太过逾了,会遭报应的!”如第六十二回,宝钗笑道:“小心没过逾的。你瞧你们那边,这几日七事八事,竟没有我们这边的人,可知是这门关的有功效了。”此处则指的是“小心没有错的”。又如第六十九回,(尤二姐吞金以后)平儿看不过,说丫头们:“你们就只配没人心的打着骂着使也罢了,一个病人,也不知可怜可怜。他虽好性儿,你们也该拿出个样儿来,别太过逾了,墙倒众人推。”此处指缺德。再如第三十六回,王夫人听了,又想一想,道:“也罢,这个分例只管关了来,不用补人,就把这一两银子给他妹妹玉钏儿罢。他姐姐伏侍了我一场,没个好结果,剩下他妹妹跟着我,吃个双分子也不为过逾了。”此处“过逾”为“过分”的意思。关于“过逾”一词,《红楼梦》书中多处运用到。庚辰本抄书者不懂得蕲方言,曾一度把“也不为过逾了”抄作“不为过于了”,又点改为“也不为之过”。“也不为过于了”,这样一来自然讲不通;“也不为之过”,没有口语“过逾”生动。己卯本首先是把“不为过逾”写作“不为过迂”,随后大概又发觉“逾”写作“迂”不妥,没有原文“过逾”贴切,于是又用朱笔圈去,还“迂”为“逾”。无论写作“于”或是“迂”都不对,这种情形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庚辰本和己卯本的抄者对蕲方言不了解的缘故,即不知其中内涵。4.丢下笆儿弄扫帚:蕲方言指一刻也没有闲空。如第四十七回,贾母道:“他逼着你杀人,你也杀去?如今你也想想,你兄弟媳妇本来老实,又生得多病多痛,上上下下那不是他操心?你一个媳妇虽然帮着,也是天天丢下笆儿弄扫帚。凡百事情,我如今都自己减了。” 丢下笆儿弄扫帚,至今还是蕲州人形容忙的代名词。5.锥子扎不出一声儿:蕲方言比喻性格内向,不善于说话的人。如第二十七回,凤姐听了十分诧异,说道:“哦!原来是他的丫头。”又笑道:“林之孝两口子都是锥子扎不出一声儿来的。”6.爬灰:蕲方言指公公与儿媳发生不正当的乱伦关系。如第七回,焦大越发连贾珍都说出来,乱嚷乱叫说:“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宝玉听到焦大骂宁府有爬灰一事后,连忙问凤姐是何意思。说来也巧,笔者幼时也曾向大人请教过宝玉问凤姐什么是“爬灰”的事(一笑!)。同时,蕲地还衍生出“爬灰佬”一词,则泛指有不正当男女关系的男人。至今蕲州还流传有一句歇后语叫作“爬灰佬拜堂——外里外行”,皆由“爬灰”一词衍生而来。7.涎皮赖脸:蕲方言指耍赖皮,也说死皮赖脸。如第三十回,林黛玉将手一摔道:“谁同你拉拉扯扯的。一天大似一天的,还这么涎皮赖脸的,连个道理也不知道。”8.拔一根寒毛比咱们的腰还粗:蕲方言比喻穷人家不能同富人家相比。如第六回,刘姥姥说:“……如今王府虽升了边任,只怕这二姑太太还认得咱们。你何不去走动走动,或者他念旧,有些好处,也未可知。要是他发一点好心,拔一根寒毛比咱们的腰还粗呢。”9.歪诗:蕲方言指写得不好的诗,用于自称时,一般作为谦辞。如说“我写了一首歪诗,请不要见笑!”如第一回,“虽不敢说强似前代书中所有之人,但事迹原委,亦可以消愁破闷,也有几首歪诗熟话,可以喷饭供酒。”10.村话:村,音cūn,蕲方言指粗俗不中听的下流话。如第二十六回,黛玉便哭道:“如今新兴的,外头听了村话来,也说给我听;看了混帐书,也来拿我取笑儿。我成了爷们解闷的。”此处“村话”,意俗词雅,谑而不露,极显蕲方言蕴藉含蓄的一面。11.起个社: 蕲方言指开个社,即成立的意思。蕲方言之“起”,有最初和开始的意思,如说唱歌开个头叫做起个头。如此之类的话,蕲方言往往说“起”,而不说“开”。请看第三十七回,宝玉笑道:“可惜迟了,早该起个社的。”12.短命鬼儿:为蕲方言骂人短寿的口语。第六十三回,丫头们忙推他,恨的骂:“短命鬼儿,你一般有老婆丫头,只和我们闹……”13.些微:蕲方言指略微、稍微或简单。如“你这么聪明,要是些微认真一点儿也不至于考这么一点点分数。”再如书中第五十八回,黛玉见他也比先大瘦了,想起往日之事,不免流下泪来,些微谈了谈,便催宝玉去歇息调养。14.先不先:蕲方言指“事先”、“先前”,有加强语意的功效。如:“会议还没开,你先不先就告诉大家了,那怎么行呢?”如第六回,刘氏一旁接口道:“你老虽说的是,但只你我这样个嘴脸,怎么好到他门上去的。先不先,他们那些门上的人也未必肯去通信。”15.打尖:旧时蕲方言指早餐与午餐或午餐与晚餐之间吃点东西;在路途中间,未到吃饭的时候吃点东西,也称作“过昼”。如第十五回,那时秦钟正骑马随着他父亲的轿,忽见宝玉的小厮跑来请他去打尖。此处则是指宝玉的小厮跑来请秦钟去吃点东西,惟鄂东有此叫法。在蕲方言里,还有称中途停留叫做“打吞”。16.两把:蕲方言指动作简单快速地完成某种动作或事情,为虚指。如第二十一回,宝玉道:“站着,我趁势洗了就完了,省得又过去费事。”说着便走过来,弯腰洗了两把。此处洗了“两把”,是蕲人的习惯称呼,指简单地洗了几下子完事的意思。17.拐棍:蕲方言指拐杖,也称作拐棍子、拐棍儿。如第二十回,(王熙凤)一面说,一面拉着走,又叫:“丰儿,替你李奶奶拿着拐棍子……”18.守着多大的碗吃多大的饭:蕲方言指量力而行。也说成“多大个虫蛀多大的木”。如第六回,因此刘姥姥看不过,乃劝道:“姑爷,你别嗔着我多嘴。咱们村庄人,那一个不是老老诚诚的,守着多大的碗吃多大的饭?……”19.起的意:蕲方言指发起的、较早的意思。如“我家与张家结为亲家原是我起的意。”再如第三十七回,探春道:“只是原系我起的意,我须得先作个东道主人,方不负我这兴。”20.劈做八瓣子:蕲方言指忙得不能分身的意思,犹言不能像大蒜可以分瓣。如第五十九回,春燕道:“你老又使我,又怕这会子反说我。难道把我劈做八瓣子不成?”21.尺头:蕲方言指布头,借指衣料。如第七回,“平儿知道凤姐与秦氏厚密,虽是小后生家,亦不可太俭,遂自作主意,拿了一匹尺头……”22.方胜:楚蕲方言指斜方块形状,犹如说今日扑克牌中的方块。外人多不知其意,惟蕲人有此称呼,今不多用。如《本草纲目》鳞部第四十三卷“白花蛇”(蕲蛇)条,【集解】时珍曰:“花蛇,湖、蜀皆有,今惟以蕲蛇擅名。然蕲地亦不多得,市肆所货,官司所取者,皆自江南兴国州诸山中来。其蛇龙头虎口,黑质白花,肋有二十四个方胜文……”此处“肋有二十四个方胜文”,是说蕲蛇肋有二十四个斜方块的花纹。如第三十五回,宝玉道:“共有几样花样?”莺儿道:“一炷香、朝天凳、象眼块、方胜、连环、梅花、柳叶。”23.七事八事:蕲方言指事情多的话头,犹言这事那事。如第八十回,王夫人因说:“我正要这两日接他去,只因七事八事的都不遂心,所以就忘了。前儿宝玉去了,回来也曾说过的。明日是个好日子,就接去。”24.挺尸:为蕲方言骂人的话头,也说成挺死尸、摊尸,指睡觉时腿伸得直像死人一般睡着,泛指睡懒觉。如第四十四回,贾母啐道:“下流东西,灌了黄汤,不说安分守己的挺尸去,倒打起老婆来了!” 25.刀搁在脖子上:蕲方言指临危不惧,引申为强迫不得。如第十九回,袭人笑道:“咱们素日好处,再不用说。但今日你安心留我,不在这上头。我另说出三件事来,你果然依了我,就是你真心留我了,刀搁在脖子上,我也是不出去的了。”26..心肝儿肉:蕲方言对亲爱之人的称呼,多称年幼晚辈,也用于情侣之间的爱称。如第二回,(林黛玉)早被他外祖母一把搂入怀中,心肝儿肉叫着大哭起来。27.跟前人:即眼前人、身边的人,蕲方言旧时指妻子。如第三十六回,王夫人道:“那就不好了,一则都年轻,二则老爷也不许,三则那宝玉见袭人是个丫头,纵有放纵的事,倒能听他的劝,如今作了跟前人,那袭人该劝的也不敢十分劝了。如今且浑着,等再过二三年再说。”28。孤鬼儿:蕲方言指孤单一人。在蕲方言里,还有称被雨淋着的人说成“淋成一个水鬼儿”,唤年龄小的人为“细鬼儿”。如第十九回,宝玉听了,自思道:“谁知这样一个人,这样薄情无义。”乃叹道:“早知道都是要去的,我就不该弄了来,临了剩了我一个孤鬼儿。” 29.横针不拈,竖线不动:蕲方言指偷懒不愿做事的人。如“这人懒得很,横针不拈,竖线不沾”,也说成“横草不拈,竖草不沾”。如第六十二回:袭人笑道:“倘或那孔雀褂子再烧个窟窿,你去了谁可会补呢。你倒别和我拿三撇四的,我烦你做个什么,把你懒的横针不拈,竖线不动。 99.空头情:蕲方言指空头人情,即没有实物表示的人情,多指出力不讨好。如“我是为你好,还没领到个空头情不说,你倒怪起我来了。”如第二十一回,贾琏笑道:“罢,罢,这空头情我不领。你不盘察我就够了,我还怪你!”30.睡醒:蕲方言也称困醒,指睡觉,而不是已经睡过觉后醒来。如第四十四回,丫头便说道:“二爷也是才来房里的,睡了一会醒了,打发人来瞧瞧奶奶……”此句“睡了一会醒”中的“醒”,为动词当名词用,指贾宝玉已经睡了一会儿觉。31.作保山:蕲方言指可靠的担保人。如第五十七回,邢夫人想了一想:薛家根基不错,且现今大富,薛蝌生得又好,且贾母硬作保山,将计就计便应了。79.睡迷了:楚蕲方言指睡觉睡过了头。如第十四回,凤姐便说道:“明儿他也睡迷了,后儿我也睡迷了,将来都没了人了。”32.全挂子的武艺:楚蕲方言指全部的本事、本领。比方说人没有多大本事,蕲人说成“你那全挂子本事难道我还不知道!”如第十六回中的“都是全挂子的武艺”。33.体恕:楚蕲方言指体谅。如“我那亲家人好,体恕我家困难,没花几个钱就让女儿嫁到我们家里来了。”如第七十五回,两个娈童都是演就的局套,忙都跪下奉酒,说:“况且我们又年轻,又居这个行次,求舅太爷体恕些我们就过去了。”34.过了人:楚蕲方言指将传染病传染给他人,如麻风病、天花。蕲俗认为:一个人感染上麻风病、天花之类的传染病,需要传染给他人才会好起来的,这种感染方式称为“过了人”。如第五十一回,晴雯睡在暖阁里,只管咳嗽,听了这话,气的喊道:“我那里就害瘟病了,只怕过了人!我离了这里,看你们这一辈子都别头疼脑热的。”此为典型的蕲方言和蕲俗,非蕲州地区没有此俗。35.打个花胡哨:蕲方言指用花言巧语敷衍敷衍,也称走走过场。如蕲人说“我去打个花胡哨就回来”。如第三十五回,(林黛玉)心里自己盘算道:“如何他不来瞧宝玉?便是有事缠住了,他必定也是要来打个花胡哨,讨老太太和太太的好儿才是。”97.失惊打怪:蕲方言指故作惊奇,也称作大惊小怪。如第七十五回,众媳妇答应着,提灯引路,又有一个先去悄悄的知会伏侍的小厮们不要失惊打怪。36. 渥:蕲方言指用手或衣被等物包着使之暖和;也指睡觉。如说某人成天渥在被窝里,则是指睡在被子里。如第八回,宝玉听了,道:“我忘了。你(指晴雯)的手冷,我替你渥着。”宝玉一看,只见袭人和衣睡着在那里。宝玉笑道:“好,太渥早了些。”前者之渥,是指用被子裹着的意思,后者之渥,则是指睡觉,“太渥早了些”,便是说她睡觉早了些。37. 啬:蕲方言往往说人小气说成啬或啬气,而不说吝或吝啬。如第五十七回,贾母吩咐道:“咱们家的规矩你是尽知的,从没有两亲家争礼争面的。如今你算替我在当中料理,也不可太啬,也不可太费,把他两家的事周全了回我。”不可太啬则是说不可太小气。38. 打闷葫芦:蕲方言指发愣。如第五回(警幻仙姑)笑向宝玉道:“且随我去游玩奇景,何必在此打这闷葫芦!”39. 糊涂油蒙了心:蕲方言指人糊涂到了极点。如七十四回,(尤氏)因骂入画,“糊涂脂油蒙了心的。”此句 “糊涂脂油蒙了心”本是蕲地的一句歇后语,后面的意思便是“糊对糊”,意思是说这人本来就糊涂,加上糊涂脂油蒙了心,自然是“糊对糊”。40. 茶匙儿:蕲方言对小勺子的称呼。如第三十四回,王夫人道:“嗳哟,你不该早来和我说。前儿有人送了两瓶子香露来,原要给他点子的,我怕他胡糟踏了,就没给我怕他胡糟踏了,就没给。既是他嫌那些玫瑰膏子絮烦,把这个拿两瓶子去。一碗水里只用挑一茶匙儿,就香的了不得呢。”41.胭脂(疒计):蕲方言称痣作(疒计),红色痣则称为胭脂(疒计)。如第四回,况且他(英莲)眉心中原有米粒大小的一点胭脂(疒计),从胎里带来的,所以我却认得。42. 瞒神弄鬼:楚蕲方言指有所隐瞒。如第二十回,晴雯笑道:“你又护着。你们那瞒神弄鬼的,我都知道。等我捞回本儿来再说话。”42.绰起:楚蕲方言指用手端起某物的意思。如第六十五回,(尤三姐)说着,自己绰起壶来斟了一杯……43.嚼用:嚼,楚蕲方言同上读音jiāo,所谓嚼用,是指日常生活开销、花费,如说家里嚼用大,则指家里花费大。如第十回,(胡氏)因问道:“你(指金荣)这两年在哪里念书,家里也省好大的嚼用呢。”此句“省好大的嚼用”指节省好大的开销、花费,与蕲人意思和习惯称呼相同,他地则鲜有此说。44.杏癍癣:楚蕲方言指青年男女青春期面部所生的一种癣。因此癣要用桃花、冬瓜仁研末蜜调敷之,故又名桃花癣(详见《本草纲目》)。如第五十九回,湘云因说两腮作痒,恐又犯了杏癍癣,因问宝钗要些蔷薇硝来。45. 一个衣包:楚蕲方言指同一个母亲所生的人,也说成一个衣包带儿。如第七十七回,周瑞家的等人皆各有事务,作这些事便是不得已了,况且又深恨他们素日大样,如今那里有工夫听他的话,因冷笑道:“我劝你走罢,别拉拉扯扯的了。我们还有正经事呢。谁是你一个衣包里爬出来的,辞他们作什么。”46.不给不给:蕲方言指“给了”、“已给”的意思,相当于现代汉语中否定之否定,而不是“不给”、“未给”,同时在语法上,有让步关系。意为“即使未给……也给了……”非蕲地则未有如此称呼。如第十回,他(指金荣)母亲胡氏听见他咕咕嘟嘟的说,因问道:“不是因为在那里念书,你就认得什么薛大爷了?那薛大爷一年不给不给,这二年也帮了咱们有七八十两银子。”此句中“不给不给”表示已经给过,为典型的蕲方言。47. 不卯:蕲方言本指卯榫不合,即有间隙,借指某人与某人之间不睦、有隔阂。如第二十一回,凤姐道:“都是你惯的他,我只和你说!”贾琏听说忙道:“你两个不卯,又拿我来作人。我躲开你们。”此处“不卯”说的是凤姐同平儿争风吃醋,搪塞她们不睦,蒙本因不懂楚蕲方言的通俗、含蓄,将 “卯”改作“睦”,虽然意思相近,然远远没有用“不卯”内涵深邃。48. 打牙撂嘴:蕲方言指无聊打趣,故意斗口角玩。如六十五回“打牙撂嘴”。49.撞尸游魂:楚蕲方言指随便走动或闯入某地,为骂人的话。如第八十回,薛蟠好容易圈哄的要上手,却被香菱打散,不免一腔兴头变作了一腔恶怒,都在香菱身上,不容分说,赶出来啐了两口,骂道:“死娼妇,你这会子作什么来撞尸游魂!”50. 安席:楚蕲俗谓安排客人坐席吃酒,往往用于吃酒前。若是喜事,安席时还得放爆竹。如第六十三回,宝玉说:“天热,咱们都脱了大衣裳才好。”众人笑道:“你要脱你脱,我们还要轮流安席呢。”51.贴烧饼:蕲方言指男女青年脸挨脸的动作,表示男女相爱,相当于今日之拥抱接吻。“贴烧饼”是蕲人旧时闹新房时取闹新郎新娘的俗语。蕲俗,男女青年新婚之夜,小伙子们闹洞房时往往要新郎和新大姐儿当众挨脸亲嘴儿,谓之“贴烧饼”。“贴烧饼”形象生动,诙谐幽默,远比挨脸、接吻更富于内涵。如第九回,“金荣笑道:“我现拿住了是真的。”说着,又拍手笑嚷道:“贴的好烧饼!你们都不买一个吃去?”批书者不懂其中含义,充其量也只是略有一丝意会,故不敢妄批,否则,将会批上诸如“譬如恰极”等形容词来。52.三不知:蕲方言最常见的口语,指事情发生的起因、经过和结果都不知道,泛指对什么都不知道或什么都不了解,常说成“一问三不知”。“三”为古汉语中的虚指,并非实指,为“多次”的意思。蕲方言还有“多次不自觉地”、“多次情不自禁地”的意思。如第八十回,(薛姨妈)只得赌气喝骂薛蟠说:“不争气的孽障!骚狗也比你体面些!谁知你三不知的把陪房丫头也摸索上了,叫老婆说嘴霸占了丫头,什么脸出去见人!也不知谁使的法子,也不问青红皂白,好歹就打人。”此处“三不知”是指多次不自觉地的意思。再如第六十三回,袭人便说:“告诉不得你。昨日夜里热闹非常,连往日老太太、太太带着众人顽也不及昨日这一顽。一坛酒我们都鼓捣光了,一个个吃的把臊都丢了,三不知的又都唱起来。四更多天才横三竖四的打了一个盹儿”。此处“三不知”则是指什么都不知道,多次情不自禁地唱起歌来。53.大不是:蕲方言指没有什么大过错。如第七十七回,迎春含泪道:“我知道你干了什么大不是,我还十分说情留下,岂不连我也完了。”54. 强盗贼:蕲方言通常将强盗说成强盗贼。如说某人长时间没回来来,常说成“还没回来,做强盗贼去了?”如第三十六回,袭人笑道:“有什么没意思,难道作了强盗贼,我也跟着罢。再不然,还有一个死呢。人活百岁,横竖要死,这一口气不在,听不见看不见就罢了。”55. 没有红过脸儿:楚蕲方言指亲友之间没有发生吵嘴打架的事情。如第十一回,秦氏拉着凤姐儿的手,强笑道:“这都是我没福。这样人家,公公婆婆当自己的女孩儿似的待。婶娘的侄儿虽说年轻,却也是他敬我,我敬他,从来没有红过脸儿……3”此处“从来没有红过脸儿”,则是指夫妻之间从来没有发生吵嘴打架的事。56. 肏、小狗肏的、肏鬼:肏,楚蕲方言音读cuò,在楚蕲方言里既有做爱的动作,但又不尽然,还有用筷子或锋利之物戳入肉、丸等物的意思,为前者的引申义。如“他用筷子肏起一个肉丸子”。书中小狗肏的,猴儿肏的,肏鬼吊猴、肏牛等语,均为蕲方言骂人的话头。其中肏牛一词,还有动作粗鲁、野蛮的意思。如第九回,李贵忙断喝不止,说:“偏你这小狗肏的知道,有这些蛆嚼!”又如第四十三回,尤氏笑道:“我说你肏鬼呢,怎么你大嫂子的没有?”如第六十五回,尤二姐笑道:“猴儿肏的,还不起来呢。……”再如第四十回,刘姥姥拿起箸来,只觉不听使,又说道:“这里的鸡儿也俊,下的这蛋也小巧,怪俊的。我且肏攮一个。”此处“肏攮一个”,则是指刘姥姥夹不住,直接用筷子戳入一个鸡蛋,这正是蕲州人习惯叫法。57.落纸:蕲方言指下笔。如第十二回,贾蔷道:“你若谢我,放你不值什么,只不知你谢我多少?况且口说无凭,写一文契来。”贾瑞道:“这如何落纸呢?”58. 扯篷拉纤:旧时蕲人驾船术语,指有所企图,借指故意说些不相干的事。如第十五回,凤姐又道:“我比不得他们扯篷拉纤的图银子。这三千银子,不过是给打发说去的小厮作盘缠,使他赚几个辛苦钱,我一个钱也不要他的。便是三万两,我此刻也拿的出来。”59. 翻尸盗骨:也说成翻尸弄骨,源于盗墓,蕲方言指人乱翻动;引申挑陈事。如第二十八回,王夫人道:“阿弥陀佛,不当家花花的!就是坟里有这个,人家死了几百年,这会子翻尸盗骨的,作了药也不灵!”此处为实指。60. 老鸹:蕲方言指乌鸦,其他地方少有此叫法。如第四十一回,刘姥姥道:“那廊下金架子上站的绿毛红嘴是鹦哥儿,我是认得的。那笼子里的黑老鸹子怎么又长出凤头来,也会说话呢。”61.包头:楚蕲方言旧时指老妇人用作缠头的长条黑色纱织品,故名包头。如第四十一回,(平儿)说着又悄悄笑道:“这两件袄儿和两条裙子,还有四块包头,一包绒线,可是我送姥姥的。62.浮炭:蕲方言指栗炭以外的木碳,多用来烤火、暖酒、炖菜、煲草药和画画等。第四十二回,宝钗说道:“头号排笔四支……浮炭二十斤”。63.灌丧:蕲方言骂人喝酒的话;也指强行要别人喝酒,多含贬义。如第四十四回,尤氏笑道:“说的你不知是谁!我告诉你说,好容易今儿这一遭,过了后儿,知道还得象今儿这样不得了?趁着尽力灌丧两钟罢。”64.丢下笆儿弄扫帚:笆儿,楚蕲方言指竹笆子,为笆松针等柴草的工具。比喻忙,没得空闲。如第四十七回,贾母道:“……你一个媳妇虽然帮着,也是天天丢下笆儿弄扫帚。”65.见神见鬼:楚蕲方言指故作惊奇、夸张的话头。如第五十一回,宝玉笑道:“倒不为唬坏了他,头一则你冻着也不好;二则他不防,不免一喊,倘或唬醒了别人,不说咱们是顽意,倒反说袭人才去了一夜,你们就见神见鬼的。你来把我的这边被掖一掖。”66. 戳手、戳心、戳动:戳手,即刺手;戳心,即伤了人心,蕲方言对于此类词语往往说“戳”,而不说“刺”。戳动,即打动。如第六十五回,兴儿笑道:“玫瑰花又红又香,无人不爱的,只是刺戳手。”又如第七十二回,凤姐听了,又自笑起来,“不是我着急,你说的话戳人的心……” 再如同一回,(旺儿媳妇)一语戳动了凤姐和贾琏。67.不干净:楚蕲方言多指女的与别的男人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不光彩的历史;也指经济上有贪污行为。如蕲人说某人手脚不干净,则是说他有偷窃行为。如第六十六回,湘莲听了,跌足道:“这事不好,断乎做不得了。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我不做这剩忘八。”68. 大白日:蕲方言指大白天。如第七十八回,麝月道:“大白日里,还怕什么?还怕丢了你不成!”69. 娇客:蕲方言指不能惹的娇气人;对女婿和老鼠的雅称。如第五十五回,门外的众媳妇都笑道:“姑娘,你是个最明白的人,俗语说,‘一人作罪一人当’,我们并不敢欺蔽小姐。如今小姐是娇客,若认真惹恼了,死无葬身之地。”70. 烈货:楚蕲方言犹言厉害、有本事,有褒有贬,非蕲人没有此称呼。如蕲人称年老人为“老货”,称人傻为“苕货”。如第十四回,因传齐了同事人等说道:“如今请了西府里琏二奶奶管理内事,倘或他来支取东西,或是说话,我们须要比往日小心些。每日大家早来晚散,宁可辛苦这一个月,过后再歇着,不要把老脸丢了。那是个有名的烈货,脸酸心,一时恼了,不认人的。”71. 慌脚鸡:蕲方言指人做事潦草马虎容易出错,多为教训人,也说成花脚猫。如第二十五回,凤姐三步两步的上炕去替宝玉收拾着,一面笑道:“老三还是这么慌脚鸡似的,我说你上不得高台盘。赵姨娘时常也该教导教导他。”王熙凤骂贾环“慌脚鸡”,极合蕲州人骂人习惯。72..淡话:蕲方言也说成“没有油盐的话”,即不是正经的无用话。如第二十回,正说着,可巧凤姐在窗外过,都听在耳内,便隔窗说道:“大正月又怎么了?环兄弟小孩子家,一半点儿错了,你只教导他,说这些淡话作什么!”73. 着实:楚蕲方言指犹言实在,但比实在更显得富于内涵。如第二十六回,薛蟠笑道:“你提画儿,我才想起来。昨儿我看人家一张春宫,画的着实好……”74. 分斤拨两:蕲方言指斤斤计较。如第四十五回,李纨笑道:“听听,我说了一句,他就疯了,说了两车的无赖泥腿市俗专会打细算盘分斤拨两的话出来。75.弄鬼:蕲方言指有隐瞒或不可告人的事;做作。如第二十三回,黛玉笑道:“你又在我跟前弄鬼。趁早儿给我瞧,好多着呢。”76. .赶热灶:楚蕲方言指来的不是时候。如第七十五回,尤氏忙笑道:“我今儿是那里来的晦气,偏都碰着你姊妹们的气头儿上了。”探春道:“谁叫你赶热灶来了!”77. 先时:为蕲方言最常见的口语,意即先前。如第四十九回,宝玉道:“先时你(黛玉)只疑我,如今你也没的说,我反落了单。”78. 洑上水:为楚方言,在楚蕲方言有两种含义,一是指把某人给拖进去了的意思;二是占上风、得便宜。如第五十七回,(薛姨妈)又摩娑黛玉笑道:“好孩子别哭。你见我疼你姐姐你伤心了,你不知我心里更疼你呢……只说我们看老太太疼你了,我们也洑上水了。”再如第七十五回,(贾珍)因骂道:“你们这起兔子,就是这样专洑上水。天天在一处,谁的恩你们不沾,只不过我这一会子输了几两银子,你们就三六九等了。难道从此以后再没有求着我们的事了!”79. 蓬头鬼:楚蕲方言比喻人头发蓬乱的话头。如“这姑娘怕有好些时没有梳头,像个蓬头鬼儿似的。”如第四十回,鸳鸯道:“凑成便是个‘蓬头鬼’。”80. 摸:蕲方言指某人悄悄地来到某地,犹言说躲。如问某人怎么才来,则说成“你才刚儿摸到哪儿去了,怎么才来?”如第二十三回,只见袭人走来,说道:“那里没找到,摸在这里来。”蕲人往往说“摸”,而不说“躲”,此为最典型的蕲方言。81. .身上:蕲方言指身子、身体。如第七回,周瑞家的道:“身上不大好呢。”82. 打闷葫芦:蕲方言指不轻易暴露自己的观点、思想及某一事情看法的人。如第五回宝玉还欲看(判词)时,那仙姑知他天分高明,性情颖慧,恐把仙机泄漏,遂掩了卷册,笑向宝玉道:“且随我去游玩奇景,何必在此打这闷葫芦!”83. 好的:楚蕲方言往往用作婉称丑的、难听的话或事,与书中“好事”一词取反义意同。如第三十一回,翠缕道:“这也罢了,怎么东西都有阴阳,咱们人倒没有阴阳呢?”湘云照脸啐了一口道:“下流东西,好生走罢!越问越问出好的来了!”此处“好的”,比直接说出“丑的”要文明、含蓄得多,与上面众多词语一样,体现了蕲方言中的含蓄。84. 茶卤:蕲方言指较浓的茶汁。《本草纲目》说茶叶可去毒,故旧时蕲人多用旗枪茶作茶卤,往往用开水掺合着茶卤成为茶水招待客人或自饮。又因茶叶味香、有去毒之功,故用茶卤漱口,在古时没有牙膏的年代,可见蕲州人自古以来有着良好的卫生习惯。如第五十六回,宝玉向前瞧了一瞧,原是那嵌的大镜对面相照,自己也笑了。早有人捧过漱盂茶卤来,漱了口。请看顾景星诗句:“茶漱必旗枪”,可资佐证。85. 鹦哥:蕲方言对鹦鹉的雅称。如第三十五回,(黛玉)一面想,一面只管走,不防廊上的鹦哥见林黛玉来了,嘎的一声扑了下来,倒吓了一跳,因说道:“作死的,又扇了我一头灰。”86. 好看:楚蕲方言除指人物、衣服、风景漂亮外,还指事情办得风光体面。如第十三回,贾珍便忙向袖中取了宁国府对牌出来,命宝玉送与凤姐,又说:“妹妹爱怎样就怎样,要什么只管拿这个取去,也不必问我。只求别存心替我省钱,只要好看为上。”87. 好事:蕲方言既指好事,又指坏事,同时也指做了男女之间的“丑事”,为委婉说法。如第十回,璜大奶奶说道:“难道荣儿不是贾门的亲戚?人都别忒势利了,况且都作的是什么有脸的好事!”此处指做了同性之间的事。取反义是蕲方言的特征之一,如蕲方言称瞎子为“亮子”,因为这样说的比较委婉,体现蕲方言的含蓄。88. 拉硬屎:蕲方言指不愿求人的意思。如第六回,刘姥姥道:“……当日你们原是和金陵王家连过宗的,二十年前,他们看承你们还好,如今自然是你们拉硬屎,不肯去亲近他,故疏远起来。”89. 驮:楚蕲方言指身负重物,即需要用肩背来扛的才用驮,拿较轻的东西则说成拎、拿或提,前后两种意思有别。如第二十三回,“我(贾宝玉)往你坟上替你驮一辈子的碑去。” 蕲人对不识抬举的人谓作“驮重不驮轻”,另有歇后语“公公驮媳妇过河——好心讨不到好报”。90. 村你:楚蕲方言指用生硬的话来回答他人。如第六十三回,袭人笑道:“你一天不挨他两句硬话村你,你再过不去。” 在蕲方言里,“村你”一词极为常用。(待续)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