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1250|回复: 3

离了麻将,农民的精神上还剩下什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9-17 12:43: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摘自小池生活网

去年暑假,家乡兴起了一般争办麻将馆的怪风。四个村方圆约三公里内,一时间里就近十家麻将馆开张营业,并且这些开麻将馆者是经政府部门批准取得营业执照并需纳税的经营单位。他们的经营方式虽然很简单,但为了吸引顾客,各家麻将馆主想方设法办到服务“优质”:馆内一般都摆放有五、六张配套的麻将桌,顾客一般是吃过早餐就三五成群地“光临”了,因为收费不高且服务周到,原本赌劲就很高的农民们都非常愿意光顾。据我了解,一家处于中心地带的麻将馆,生意尤其好,最高峰时一天摆设了10张桌子,毛收入就有80元。

由上例我们不难想象中国许多农村当前麻将之风盛行程度之深。经查阅了一些资料,我了解到对开办麻将馆这件事人们众说纷纭,有人给它套上了“发展是硬道理”的帽子,甚至把它视为一个经济增长点;有人则坚持认为它终究是一种赌博工具。不管怎么评论,麻将现在已成为中国大多数农村中农民的主要甚至是唯一的娱乐方式。寒假回家,这一现象更为突出。因为是年节下,人们聚集的机率很高,所到之处没有听不到乒乒乓乓的麻将声的,不分男女老少,只要桌子上有席位,没有不“上阵”的。目睹这一幕幕“奇观异景”,我不由地感叹当今农民娱乐之风日下。寒暑假虽说正逢农闲期,劳累的农民们的确应当娱乐消遣一下。可是,为什么偏偏是无聊的麻将在他们的娱乐活动中唱着绝对的主角,而且,除了搓麻将,他们几乎没有进行任何其他的娱乐活动呢?

记得在我还很小的时候,家乡的娱乐活动还算得上多姿多彩。春天春风和煦的日子里,小孩子喜欢用报纸糊各种各样的风筝,选择—块草地自由地奔跑;夏天的夜晚村里经常组织乡亲们看电影:秋冬季节,妇女们常聚在—起比赛做鞋子、织毛衣:过年过节有吹嗽叭、踩高跷、玩船等活动;婚丧娶嫁时也有很多民俗活动。可就在这短短的十几年时间里,被麻将迷昏了头的人们把这些民俗娱乐方式差不多都给遗忘了,取而代之的就是单调乏味的赌博游戏一——麻将。麻将何以对农民有如此大的吸引力以至于他们连老祖宗的东西都敢遗弃?这的确是一个值得我们冷静思考的现实问题。

麻将之风在农村如此盛行,农民们如此钟爱麻将是追赶潮流吗?一直以来,我都在寻究麻将具有如此大魅力的根源。麻将史据说最早应追溯到东汉时期,那时它仅是贵族阶层用来娱乐的游戏,后来很快流传到民间,庶民大众也因此能享受麻将乐趣。据查证,刘备、关羽、张飞和吕布四人皆为麻将坛高手,并且刘备、关羽、张飞三人“桃园三结义”之举就是在桃花园里喝酒打麻将时完成的。从东汉至今,麻将作为一种赌博工具能一直流传下来有它的客观必然性,当然,现在它能如此盛行也是有其客观原因的。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三步走”战略的逐步实现,农民的生活水平得到了很大的改善,手中有了盈余,不知不觉中就爱上金钱游戏。因为在玩金钱游戏的过程中,一方面可以炫耀自己的“富有”,另一方面能加强“人际交往”。在当前的农村社会中,甚至出现了这样一种畸形现象:一个不玩牌的人极可能被视为小气不合群之类,他很少有找到合适的玩伴。看来,要处理好“人际关系”,要能合群,你还真得学会或假装喜爱麻将不可。长此以往,这种“流行病”就感染了村里几乎是所有的男女老少。

在竞争日趋成为主流的今天,搓麻将似乎也正好起上了这股潮流。可千万别小看了搓麻将的农民们,经过日积月累,他们的赌技可都称得上是一流的,若是哪天真输惨了,那也只能归于bad luck。他们搓麻将都是怀着“必胜”的心理“参战”的,对于这一点,可以从我们的迷信行为中得以证实:早晨出门之前,或者祭拜财神爷,或者在枕头下面压一包火柴(意为压火)。并且,他们打牌还有很多规矩,无论是何种关系的人,只要是在牌桌上,就得遵守牌规,说白了就是他们常说的“牌桌上无六亲”,言外之意即钱最亲。所以,归根结底,麻将仅是一种赌博工具而己,它在给人们提供消遣的同时,也带着一点“竞争”因素影响着人们。今天我要是输了赶明儿一定得找机会赶本,今天若赚了呢,还企望明儿能赢更多。也正是怀着这种不正常的竞争心理,农民们的赌劲越来越大,对搓麻将的兴致越来越高。

都说中国农村进展缓慢的根本原因在于农村教育的滞后,其实,这也是有目共睹的。据一则数字显示,当前,中国人民受教育的平均水平仅相当于美国—百年前的水平,而其间拉后腿的就是农村。对于这一点,我是有着亲身体会的:在我生长的家乡,父母能支持子女到上大学的屈指可数。他们宁可把时间和精力花在永无止境的赌博上,也不愿为教育投资,为子女的大好前程铺路。都已进入21世纪的知识经济时代了,农村中仅小学毕业、中学毕业的当代青年还大有人在,这可真是中国农村的一大悲哀呀。正是由于农民受教育程度和文化素质低下,导致他们不懂得精神享乐,仅能以单调的赌博方式来充饥。对于这一点,我可以举一个非常实在的例子。自去年冬天起,我国的禽流感预防和病发状况无论是在各种报纸还是新闻联播节目中都是被作为头条新闻载播的,而就在我那个不算太封闭的家乡农村,春节期间当我提到禽流感这个词时,居然还有几位文化水平不算低的人对此表现出了异常陌生的神态,提出了诸如“什么是禽流感”,“什么时候发生的”,“在哪里发现的”之类的低级疑问。我不敢想象,这些乡亲们,当他们通宵达旦地沉浸于玩牌的游戏中时,难道就抽不出一点时间来听听新闻联播关注一下时事吗?难道麻将真的成了他们精神上的唯一吗?从这一实例不难看出,农村要发展,农民观念要转变,首先必须消除赌博之风,而要清除赌博之风,要提高农民的精神水平,教育是绝对要摆在首位的。

虽然表面上农民们是把麻将作为农闲之余的一种消谴方式,但实际上,它在给人们带来某种精神上的满足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造成了一些不良的影响。其中最直接的莫过于对广大农民的身心健康的损害。例如,长期无休止地搓麻将会造成“职业病”最常见的如颈椎病、腰间盘突出、胃病等;屡次赌博输难免会引起家庭纷争,严重的甚至会造成家庭破裂;另外,赌博对后代的思想和心理造成了尤为恶劣的影响。其次,赌博会使人变得颓废、不思进取。试想想农民们浪费在麻将桌上的时间累积起来能做多少实际的工作,能增加多少年收入!最后,从更深广的角度讲,赌博是阻碍国民素质、农村经济发展和国民经济收入的重要因素。不管怎么说,广大农民如此钟爱麻将实质上是农民娱乐方式单调的体现,农民们没有也不愿别出心裁地创造一些娱乐花样,他们心中装的只有赌博这种低级娱乐方式。

以上是我耳闻目睹了家乡人民把麻将作为精神上的唯一的畸形现状后的—点看法,我以此为题目的有二:其一是想从麻将娱乐中窥视农村现状和农民的精神生活;其二是想唤醒已沉浸于赌博游戏很久的农民们。


 楼主| 发表于 2014-9-17 12:44:3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蕲州人好像也一样啊,老老少少打麻将。
    打麻将的人都是面和心不合。
  赢了别人的钞票,别人不会说你好吧?
发表于 2014-9-17 21:24:4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这些麻将坯子人就晕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