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405|回复: 1

石油子弟包分配,逆势而动的“时光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5-22 18:42: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特约评论员邓海建


  近期,上市公司中石油旗下最大、最“古老”的油田公司——大庆油田出台新招工政策:老职工的子女如毕业于“二本”非石油专业或“三本”将无法直接“接班”,而要通过考试。部分职工及其子女集体表示反对。这是那个以王进喜为标志的激情迸射、高歌奉献的遥远年代,与推崇现代企业管理制度的当下时代的一次对撞。(5月20日《新京报》)
  这是公元2014年的中国,竟然还有“子弟”因为工作无法世袭而愤世嫉俗。天方夜谭的“包分配”,在古老的大庆油田成为明规则之上的天经地义。于是,仅仅是“包分配”政策的“微调”,也让那些打过“江山”的父辈郁结于心、悲愤难平。
  我们不妨来听听那些意难平的声音吧:一者,若干年前,在中国石油系统,有一句响亮的口号,“我为祖国献石油,献完青春献终身,献完终身献子孙。”这句口号激励着一代又一代人,在计划年代,这种子承父业的做法,确实也起到过积极作用。二者,石油子弟的父辈中间,有不少人常年在野外工作,如果孩子能在就近油田上班,彼此也有个照应。再说,多数的操作岗位收入也不算特别高,基本可以维持生活并且补贴家用。而给孩子找一个安稳的工作,基本就是很多一线职工的最大心愿。“这类职工子女本来也没有太多的人脉关系,在大庆机关及重要岗位的竞争上必然会处于劣势,还不如将孩子安排在父母身边。”
  这些话,很走心。但细想想,似乎又不是没有疑问:第一,正如网友所言,所谓“奉献了一辈子”,不过是个煽情而感性的说法。大凡劳动者,在艰苦年代,谁不是在本职岗位“奉献了一辈子”呢?历史以来,国企职工工资福利“一个都不能少”,尤其在前30年,工人农民生活更有“九天九地”之别,说“奉献”,太矫情了吧?再以奉献的逻辑来要求岗位世袭罔替,这是什么逻辑?第二,油田父母面临的苦恼或者困惑,是天下父母面临的共性课题。或者说,这就是真实的人生。最近,在微信朋友圈流传很广的一篇创业记《我为什么要辞职去卖肉夹馍》提到一个细节,“我们万万没想到开一家10平米的小吃店居然也要经过4层级、长达两个多月的行政审批!”这样的万万没想到,能不能再也想不到?创业难、就业难,加之各色萝卜招聘屡见不鲜,谁不希望自家的孩子有个稳妥的、距离自己近点的工作呢?莫非说,油田子弟就是孩子,非油田子弟就理该姥姥不疼舅舅不爱?
  铁饭碗的弊病,是时代的共识。市场机制健全这么多年,其对社会公平、经济效率的伤害,越发昭然。目前,大庆油田可能是中石油旗下唯一还在采取内部消化方式解决员工子女毕业生就业问题的子公司。还是数字更有说服力:媒体报道称,近年来,由于公司利润增长速度下降以及人员数量和成本的上升,中石油已经多次提出要“减员”。自2011年以后,大庆油田的公司业绩就在一路下滑,2013年净利润降至573亿元。而且,随着员工薪酬支出快速攀升,已经成为中石油发展的一个掣肘。当此背景下,人力资源管理改革可谓箭在弦上。
  这只是“家情”对铁饭碗的倒逼。
  法理而言,如此明目张胆的连年“包分配”,更挑战着公序良俗的底线。上世纪80年代国务院就颁布《国营企业招用工人暂行规定》,明确表示招工要“面向社会,公开招收,全面考核,择优录用”,实行劳动合同制,废止子女顶替。我国《就业促进法》更是明确规定:用人单位招用人员,应当向劳动者提供平等的就业机会和公平的就业条件,不得实施就业歧视。就在不久前,国务院办公厅专门发文,要求促进公平就业,其中,“国企应公开招聘应届生,公示拟聘人员”广受关注。法条规定如汗牛充栋,公众想问的是,大庆油田难道是法外之地?
  这让人联想起经济学家张维迎的话,“垄断国企是全员寻租”。日前,国家发改委发布消息,强调要狠抓贯彻落实,确保完成2014年经济体制改革重点任务。在经济体制改革九任务中,铁路投资、国企改革成最大亮点,而在国企改革的表述中,消息称加快推进电力、油气、盐业等重点行业改革。只是,“现代企业制度”建立了这么多年,油田子弟还活在“活该包分配”的荫庇之下,这算是说破真相、抑或举报违法违规?即便在商言商,如此经营管理,置股东利益于何种境地?
  改革在走向纵深的时候,我们才忽然发现,原来少数领域、少数部门竟然连表皮的功夫都没有做好。石油既然可以有子弟,铁路呢、电力呢、通信呢……
  时代有时代的脚步,市场有市场的规律,石油子弟该不该包分配——如果这还算个问题,难道真的有逆势而动的“时光机”?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